齊格飛十年日記 幼校篇 23


「齊格飛、齊格飛學長....」

「嗯」

「我...我不行嗎?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取代繆傑爾學長的存在嗎?不!不說取代…」

「不說取代……我只要……只要分一點點、一點點的你就好了,不行嗎?」

有那麼一瞬間,吉爾菲艾斯感到自己的胸口因為海因茲的言語、被撞擊得疼痛,但是,他也突然瞭解到,海因茲想要的是什麼。而,諷刺的是,正因為海因茲的關係、他在此刻才清晰的認知到,海因茲所求的,他無法給,也給不了。

痛苦的閉上眼、縮回安慰的手,紅頭髮的少年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開口。

「對不起,海因茲,我隨時願意聽你的煩惱、如果你希望我幫忙,在能力範圍內我都願意幫忙,但是,我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不可能區分成兩三塊、把其中分給你的。」

「也就是,所有的你都是那個目中無人的繆傑爾的所有物?」

「不!不是的,我的意思是...」

「呵呵...不用急著否認啊?繆傑爾的身體的確比我要優美多了啊?就像是上等的大理石雕刻一般....」

連忙打斷了海因茲的話,那也是企圖打斷自己不受理性控制的想像力,吉爾菲艾斯澄清著。

「不!你誤會了,我和繆傑爾不是那樣的關係。從來就不是...以後...也不、不可能的...」

「別騙人了!齊格飛學長!」

高昂的聲調否定了吉爾菲艾斯的解釋。

「下午,你明明看的很高興不是嗎?很興奮吧!?站起來了吧!?我知道你什麼都看到了....」

「海因茲!唉……你!」

因著下級生那露骨的言詞,紅髮的少年頓時漲紅了一張臉,尷尬混雜著憤怒以及不知所措的情緒,令他一時口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該如何否認。

「學長興奮的時候,是想著誰呢....」故意以一種連自己都想直呼噁心的妖嬈姿態,白金髮絲的少年緩緩將雙手攀附上身旁的人,菱形而小巧的櫻色唇瓣做作地在吉爾菲艾斯的耳邊吹著氣,故意壓低音調裡有一絲誘惑的影子。

「如果學長不介意,我願意充當預先練習的對象喔?至少目前為止都沒有什麼『惡評』喲!齊格飛學長....」

「別這樣!」

吉爾菲艾斯一把推開他、猛地起身,眼底不是被挑釁的憤怒而是沈靜的濃濃悲哀。

他知道這是海因茲保護自己的方式,那是一種相當奇妙而倒錯的心理機制下產生的自虐式保護,但正因為理解了、卻無能為力,而令吉爾菲艾斯更感到自身力量的微小與悲哀無奈。

「別這樣,海因茲……請不要用這種方式傷害你自己。」

沉默著仰頭凝視了紅髮少年一會兒,原本多彩的面部表情如退潮一般自海因茲的臉部消逝,回復為一開始令吉爾菲艾斯印象深刻的,那付無表情、無感動、無所謂的樣子。他仔仔細細地拍開沾在身上的草屑,起身。「真是不好玩、一點都不上鉤,我要回去了。」

 

說罷,便踱著他那獨有的、像是魚兒悠遊在水裡的怡然、又像水蛇般的柔軟姿態、緩慢的離去。不再理會身後的紅髮少年。

 

 

佇立在槐樹下的吉爾菲艾斯,一直等到所有練球的人都離去

,等到夜色濃黑如墨,才開始移動僵硬的腳步準備回宿舍。這期間,他想了很多,關於自己、關於萊因哈特、關於安妮羅傑,但是,卻無法做出任何結論。

 

他不認為自己對安妮羅傑的感情不能稱之為愛,直到現在,一想到那位女神的形象,溫柔的言語,他的胸腔便被平和喜樂的溫柔感情所填滿。

 

而萊因哈特,他一直以為自己對他是「最好的朋友」「並肩的戰友」的感情,而今天全面爆發出來的情感卻讓自己不得不承認,他對萊因哈特的想法,似乎並不僅只於自己所認定的那些。

 

 

對於萊因哈特,他有著一種名為「放不下」的感情,總覺得,如果不隨時看著他,心裡便惶惶不安,如果不隨時跟在他身邊,身體就像開了個洞似的,渾身不對勁。或許在海因茲眼裡是「保護的滴水不漏」的小心翼翼,但是,或許他真正想保護的,是自己的心而非萊因哈特的安全。

 

但,這就是所謂的「愛」嗎?

 

夜風揚起少年的殷紅髮絲,他伸手順了一下前額瀏海。如果,複雜的情感也能像頭髮一樣,簡單的梳理成型就好了。吉爾菲艾斯這麼想著。

 

他不知道,自己對於萊因哈特這樣奇妙的想法算不算得上是「愛」,或許是因為兩人之間的關係牽扯了太多複雜的要素吧,他們是朋友,也是戰友,將來上了戰場,吉爾菲艾斯知道,自己還必須習慣上司與下屬的關係,而一方面,他們也曾是鄰居,是同學,更是他心中神殿裡唯一女神的弟弟。

 

如果,如果自己對萊因哈特這樣荒唐的幻想被知道了!?

吉爾菲艾斯楞了一下,他想,安妮羅傑小姐一定會很悲傷、很為難吧。而萊因哈特呢?

 

五月的夜裡,帶著些微暖意的夜風,卻令紅髮高挑的少年經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他不能讓萊因哈特知道,他冒不起這個險。

 

如果不能跟隨著金髮天使飛翔,那麼自己還能做什麼?

 

正因為萊因哈特給了自己目的地,他才有辦法繪製出兩人的地圖,也才知道該如何前進,如果失去了目的地,那麼空有詳細精密的地圖,又有何用?只是茫然的空轉罷了。

 

這天夜裡,當吉爾菲艾斯回到宿舍時,早就超過了門限時間的七點,除了被舍監訓斥了一頓,還被罰第二天起為期三天的勞動服務。

 

輕巧的打開房門,房間裡一遍漆黑,靠著窗的那張床上睡著他的室友,正傳來規律的鼻息。看來已睡去多時,即使怕會吵醒對方,吉爾菲艾斯還是忍不住走向前,彎下腰,輕輕的以指尖探觸萊因哈特的髮絲,乾爽而蓬鬆。

 

他安下心來,頭髮是乾的。

 

無聲息的換上睡衣,吉爾菲艾斯來到寫字檯前,調整了一下檯燈的角度,他打開最低限度的光源,就著昏暗的燈光,他拿出日記,握著筆,卻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就這樣坐在桌前遲疑了許久,最後,他在紙面上寫下了幾句簡短的詞句。
  • R.C.481.05.20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麼醜陋、骯髒、卑鄙、自私的人。我不但對不起安妮羅潔小姐、更對不起自己的誓言。或許、我根本沒有資格繼續留在他身邊。

 

 

 

 

日記第22回 目録へ戻る 日記第24回

2 thoughts on “齊格飛十年日記 幼校篇 23

  1. ninaan 說:

    哇啊啊!這裡也改得很好耶!
    寫得更纖細深入了!
    本來十年生死與共的情誼就不是那麼簡單的
    他們兩個要翻臉早就會翻臉了!
    我真的覺得您的文筆把他們的心態描寫得非常仔細又很貼切哦!

    至於第二洗衣室嘛!
    唔呃…..要怎麼說,趕快寫出來唷
    您一定沒問題可以克服萬難的!

    結果發現您h也寫了不少,
    可是很久以前答應我的初h連半個影都沒有啊啊啊!

  2. Umitan 說:

    n大~~您這樣稱讚會害在下想用臉皮去煎荷包蛋啦!!

    至於初h……呃………
    真是抱歉,意圖式健忘症發作,完全不記得這個東西啦!! XD
    反正現在第二洗衣室比較有希望!努力往前爬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