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千頁 R.C.482Jul


R.C.482.7.10

畢業之後第一個戰場是卡布挈蘭卡。
幾乎全年冰封的星球,雖然是稍微動用了特權請求人事局重新調換的結果,但是對於在地面上的作戰,還是讓他不滿地埋怨許久。
這也不能強求,畢竟赴任前又強硬要求人事部將我們自軍醫院這種肥缺、轉調至前線戰場,這樣的特權動用方式,我想人事部的官僚們一定在心中大罵是哪來的不知好歹小鬼吧。
今天跟著輸送艦隊來到依謝爾倫,第一次以肉眼自宇宙空間觀察這個有名的要塞,表面的流體金屬在暗黑的宇宙裡有一種詭異的光澤,比起我想像中的還要巨大、而且不知為何,給人一種孤寂的感覺。或許是散亂在週邊宙域的各種殘骸,和巨大的人工天體比起來過於渺小所致吧。

R.C.482.7.13

能夠這樣接續著紀錄日記,我想我們真的是有所謂的幸運女神在眷顧著的。

與安妮羅潔小姐餞別時, 她那略帶憂愁欲言又止的神情,以及珍重囑咐的請託,我早該猜測到這絕不只是因為擔心前線戰場,沒想到,宮廷中的敵人除了安妮羅潔小姐之外,連他也不放過, 宮廷鬥爭的延伸對我們來說幾乎是腹背受敵,比起他遠大的志向,我現在只求能在每一次的戰鬥之後,和毫髮無傷的他好好喝杯香濃的咖啡。

R.C.482.7.14

沒想到結果會是如此,果然事情不可能如同計畫般,順著人的意志被準確執行,馬德爾副司令官最後的神情令我不自覺得感到羞愧,那個了解一切、原諒一切並包容所有的無奈,顯得我誘請他前往的藉口更加幼稚。

在那一瞬間,我意識到,自己還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妄想著只要有正論作為武器,便可以通行無阻,卻沒想到對自己來說的正論,對他人來說或許只是自我滿足式的妄言也說不定。

R.C.482.7.16

今天我們的功績被正式報了上去,我和他都被記了第一級軍功,直接往上晉升一階。在配屬地正式確定後,我們就要跟這個行星道別了,我想、滯留行星表面的日子應該也所剩不多了。

拿著他和我的軍服去福利課請求變更的時候,還被史特勞斯小姐拿來當作基地內第一要聞大大宣傳了一番,老實說,有點丟臉。

R.C.482.7.17

下一個配屬地還沒有 決定,在沒有其他勤務的狀況下,我們志願參加了戰死士兵的搬運與挖掘工作,比起幾天前的戰鬥,這樣的工作反而讓我們更貼近戰場的死亡氣息。他在挖掘到一副 被戰車活生生碾斷肢體的友軍屍體時,忍不住乾嘔了起來。那個士兵只是二等兵,冰雪完整的保存了他最後的表情,還很年輕,看上去只是1718歲的樣子,但是痛苦與驚慌的神色,宛如地獄就在眼前展開似的。

今天我和他都無法用餐,鼻間不停嗅到一種濃烈的屍臭味,嘔不出任何東西的胃袋仍不停翻絞,不停地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心理作用,實際上在這樣的冰天雪地裡,屍體是不會腐敗的,但是,

這天的紀錄並沒有完整的結束,亞力克皺著眉、一字一句的咀嚼。

關於戰爭的理論以及方法,因著他的出生血緣、自從初等啟蒙教 育起,便有計畫地被編入他的私人課程裡。他的私人教師們、教導他了解戰爭的本質、戰爭的方法,拿捏編制的原則,射擊方面、他使用的是幾可亂真的擬真標把, 隨著使用武器的強度不同,虛擬敵人被打倒時的反應也有所不同,四濺的血沫、或是靜謐流下的一道血痕,視覺上亞力克對於屍體的各種面貌、甚至是比起進入軍校 就讀的菲利克斯還要更早習慣。他也知道,一個看到血便會貧血發暈的皇帝,對帝國臣民來說、打擊程度或許比自己平庸無能還來得大。

但是,除了視覺以外的模擬,亞力克的軍事方面訓練課程卻不包 括其他感覺的模擬,他緩緩闔上雙眼,去年在海尼森的那場街道槍戰,或許是他真正近距離接觸到的死亡,亞力克不禁好奇地想,那名被他射穿頭部的人,該是當場 死亡了吧?但是由於當時他掛念的事情太多,甚至連去確認那名黑衣人是否真的斷氣都忘了,留在記憶中的,就只有扣下扳機的感觸。

端詳著自己潔白的雙手,亞力克皺了皺鼻頭,「屍臭嗎……該說是我比較幸運……或者是我的神經太粗了?」

最後的調查結果只查得到這些人是前同盟軍的軍人,因為找不到 正當職業而淪為傭兵、殺手,以發揮過去在戰場上習得的專業賺取生活費。受雇於前帝國內亂時,早一步流亡到海尼森的舊貴族,但等到視商譽更甚於一切價值的費 沙銀行終於透露銀行帳號所有者的所在之處時,海尼森警察與帝國秘密警察搜索得到的,就只剩人去樓空的公寓、以及高懸在地下室裡的、噴上「羅嚴克拉姆去 死!」的舊帝國軍旗。

「那傢伙……比我想像得還要有骨氣多了……」不甘願地,亞力克低喃了幾句,承認自己的生父、在人品方面的確有值得欽佩之處。

身為士官的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除非有正式命令交代,否則 根本不需要參與這種一等兵、二等兵等工兵之流負責的清掃與屍體收容工作。自願參與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作業,不僅在功勳上不會有任何反應,說不定還會遭受下層 士兵的白眼、認為惺惺作態,但是,他們還是志願參加了這樣的工作。

R.C.482.7.19

習慣是一種相當恐怖的麻藥。

基地周圍的清理工作進行到第三天,我已經能心平氣和的審視屍體欠缺的部份、以及自雪地裡翻找出殘骸,麻木我的不只是卡布挈蘭卡的冰冷,還有戰場上與死亡相隔一線的距離。

我想起過去在某本書裡這樣評論過,當戰爭進步到只要幾個指令輸入便可進行的時代,發號施令的人與前線士兵的距離將會更形遙遠。

明知道我們準備要前往的道路,是吸取了大量敵軍與友軍鮮血的、深紅星路,但是今天我突然害怕起來、當我們走到盡頭時,真的能得到我們所希冀的成果嗎?

R.C.482.7.23

下一個勤務地點決定了,是他念茲在茲的宇宙艦隊勤務。

隸屬於依謝爾倫駐留艦隊的分艦隊,勤務地點為驅逐艦哈美崙斯二號,他被授予航海長的職位,馬德爾代理司令官還笑說,他活到這把年紀從沒看過這麼年輕的航海長,勉勵我們要好好表現,別讓其他人把他的推薦當作笑話。

對於馬德爾代理司令,我實在很感謝, 他不著痕跡的幫我們處理了司令官以及佛肯貝爾上尉的事情,而沒有再多做詢問或是藉此要脅。希望有機會還能再見到他,在那之前,希望他能活得好好的、平安無事。

つづく

4 thoughts on “千夜千頁 R.C.482Jul

  1. ninaan 說:

    這!!
    這個是!!
    這個是什麼!!

    啊啊啊啊啊!
    我媽媽要醒來了~~
    我會被罵~~
    我明天就趕快來看啊啊啊啊!!!

    戰爭篇!
    這是我等了一個多月的戰爭篇嗎??
    (拭淚中!)

  2. Umitan 說:

    啊啊,抱歉讓您久等了……
    後來決定還是讓不肖子串場導讀,所以形式上會跟幼校篇相似,先看日記本文,聽聽不肖子的不負責任講評、然後是日記裡沒有寫完的過去描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