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12


R.C.479.12.23

學期的課程早已結束,位於北半球的奧丁軍事幼年學校正被靄靄白雪所覆蓋,以橘紅為主色的校舍頂著純白雪塊,比起平時嚴肅而莊重的氣氛,更多了一點輕鬆的色彩,自奧丁以外的星系前來就讀的貴族子弟早早就收拾了行李回到自己的領地星,而奧丁當地的大貴族子弟們,也為
了即將到來的各式新年慶祝活動而返回各自家中作準備。

在距離新年只剩下十天不到的當下,還留在學校裡的學生,除了有特殊原因無法返家外,就是有意識的拒回到家庭的懷抱。以某種意義層面來看,這些自願留在學校過年的學生們,同質性是相當高的。

三年級宿舍三一二房裡,兩名少年正熱烈的討論著年末該如何度過。

「雖然不知道到了這種年代、慶祝幾千年前猶太先知的生日有什麼意義,不過,放假就是放假!」雀躍的高揚音調裡有掩蓋不住的興奮,那是所有學生對於休假共同的情緒表現。

萊因哈特,沒想到你也會有如此『一般學生』式的發言啊!」

輕輕的在友人肩上敲了一下,金髮少年起了唇抗議。

「什麼話?吉爾菲艾斯,我本來就是『學生』啊!」

「是的沒錯。」

漸漸趨於穩定的男中音柔柔的回著,吉爾菲艾斯越過萊因哈特的肩,留意了一下窗外的情景。持續了好幾天的風雪在昨天終於趨緩,但這會兒。

「又開始下雪了……

坐在吉爾菲艾斯對面的萊因哈特也回過身去,「啊真的耶

「如果變成風雪的話,今年聖誕節晚餐可能就得在宿舍裡吃儲存糧了。」微微皺起紅棕濃眉,海藍的眼底飄著一絲擔憂。

「唉……原本還因為餵豬用的學生食堂假日中只供應早點有點高興哩!真是……」聳了聳肩,金髮少年其實並不介意一定要有個應景的慶祝,對他來,只要和紅髮的摯友的一起,即使只是罐頭食品、儲存乾糧、簡單的微波食品,也是一種慶祝節日的方式。

不過,自己是因為厭惡回家才留在學校的,即使被風雪困住也無所謂,但陪著自己留下的紅髮友人卻不同,他原本大可以返回小鎮上的家,享受一頓麗妲伯母精心料理的熱騰騰晚餐,當父親享受著飯後的黑啤酒時,他可以一邊啜飲熱飲、一邊報告一年來的寄宿生活……

一想到此,萊因哈特的胸口不禁湧起一陣歉疚之情,是自己拖累了友人。即使吉爾菲艾斯什麼都沒有

的察覺金髮友人一瞬間下降的情緒溫度,吉爾菲艾斯出聲詢問。

「怎麼了?有什麼擔心的事情嗎?」

「吶……吉爾菲艾斯……

?」

咬了咬下唇,萊因哈特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話問清楚。

「現在還來得及,趁還沒變成暴風雪,你要不要回家一趟?伯父伯母也很久都沒見到你了吧……那個……

萊因哈特的建議讓吉爾菲艾斯整個人宛如被一陣最為柔軟溫馨的春風所包圍,每個詞句都熨燙著吉爾菲艾斯每一個毛細孔,令他感到暖和而喜悅。

他給了面前的金髮天使一個安心的微笑,「請放心,萊因哈特大人。我是自願留下來的,請不用掛心……

「可……

不等萊因哈特完,吉爾菲艾斯又補上一句。

「何況,我並不是不回去啊?只是在學校裡多留幾天罷了!」

……的也是喔……」接受了友人的解釋,萊因哈特淺淺的點了下頭。

「比起擔心那個……」吉爾菲艾斯巧妙的轉移著話題,伸手抓過電子記事本,吉爾菲艾斯鍵入幾個檢索串,接著道。「我們先擔心這幾天該去哪裡吃大餐、好好犒賞自己的胃吧!」

順便檢視了一下天氣預報,看樣子並沒有嚴重到無法出門的樣子。

正在發育期的兩人,在「為了磨練簡樸的生活作息」之軍校訓條下,一年只有幾次難得的機會可以好好奢侈一下,讓自己的味蕾恢復正常評價標準。

得也是!吉爾菲艾斯!你有什麼腹案嗎?」

搖了搖頭,吉爾菲艾斯先徵詢好友的意見「萊因哈特大人有什麼想法嗎?」

歪了一下潔白的頸子,萊因哈特認真思索了一下,「沒!我隨便都好!」

這「隨和」的意見卻令吉爾菲艾斯苦惱極了,這種時候沒意見就是最困難的意見啊……

他略為喪氣的、垂下肩膀的高度。雖然早就明瞭這位金髮友人對一光年單位以下的事物所展現興趣比一釐米還小,不過……

「偶爾也出點意見吧……萊因哈特大人……」帶了一點哀求與一點為難語氣,忍不住想要抱頭苦思的紅髮少年微弱的抗議著。

而、完全無法察覺友人為難之處的萊因哈特,揚起那仍帶有一點稚氣的臉蛋,咧開嘴一邊笑著、一邊搭上吉爾菲艾斯的肩膀,給了一個算不上安慰的安慰。

「沒關係啦!你辦事我放心!不管什麼事情交給吉爾菲艾斯辦、都不曾有過不好的結果,就照你的意思去選餐廳和行程吧!」

輕輕嘆了一口氣,吉爾菲艾斯只有再一次、以最柔軟的目光與感情接受親友這不負責任的「交辦事項」。重新在臉上掛起微笑,輕聲回應道。

「我知道了,那麼,就由我來安排明天的行程吧。」真是拿這個人沒有辦法哪……

翌日,被人類習慣性的俗稱為「聖誕夜」的24日,雖然細雪自清早便不曾間斷,但是到了中午漸漸回溫,在陽光的輻射之下,粉末狀的細雪在飄落地面之前便蒸散在空氣之中,萊因哈特指著窗外漸漸明朗的景色,興奮的開口。

「吉爾菲艾斯!看!雪漸漸停了,看樣子下午的行程可以照計畫進行了!」

!太好了……」看來今年的冬季假期可以好好盡興一番。

在此時,吉爾菲艾斯沒有料到,「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句話,席捲而來的速度會有多麼快速。他當然也無法預測,今年的冬季假期或許是他有生以來、足堪排進「最差勁假日」的前三名。

吉爾菲艾斯加快著下的步伐,新雪上去總有個不踏實感,空洞的足下感覺令行人忍不住放緩了步,但是紅髮的帝國軍幼年學校學生、吉爾菲艾斯卻顧不得那麼多,雖然還在與友人的約定時間,但是一想到昨晚自己排好的假日行程,他便控制不住迫不及待的心情。

方才在學生交誼廳附近遇到低年級的學弟們,一一和眾 人道別的時間挪後了自己前往赴約的時間,一邊留意著手腕上指示的時間,一邊加緊的邁開雙前進。沒有一會兒,那抹熟悉的身影就在校門口出現,雪地中斜靠在 校門邊上的摯友宛如名家精心繪製的圖畫,那彷彿是閒降臨人間的天使、正收起了潔白雙翼,愜意悠閒的欣賞人世百景般。

啊啊,這世上還有誰,能比眼前的人獨占更多大神奧丁的寵愛呢?

吉爾菲艾斯將嘆息收藏在心中,舉起手,他揮舞著。

「萊因哈特!我在這!」

微喘著氣息來到金髮天使的身邊,吉爾菲艾斯雖然知道自己並沒有遲到,但還是為了讓友人等待一事低頭。

「抱歉……你等很久了嗎?」

綻開比冬日裡的溫暖陽光更撫慰人心的笑顏,一派理所當然、萊因哈特伸出手揉了下友人那一頭的豔紅,取笑道「真是難得,吉爾菲艾斯居然會比我晚到!?」

「啊……其實是之前在交誼廳碰到幾個學弟,跟大家聊了一會才晚到了。」

不好意思的,吉爾菲艾斯下意識的拂了下因為疾行而略顯凌亂的髮絲,注意到紅髮友人另一隻手上的物品,萊因哈特好奇著。

「咦?什麼東西……

「啊……是聖誕禮物,聽是應景的薑餅,你要吃嗎?」

「薑餅……嗎?」

萊因哈特聽到這個名詞也湊過身來,好奇地接過吉爾菲艾斯手上的紙袋,打開袋口的瞬間一陣清冽的香味撲鼻而來,他忍不住深深吸進一口帶著濃郁辛香的熱氣。

「姊姊不喜歡薑、所以以前總是看看窗裡的薑餅人罷了……

笑了笑,萊因哈特自紙袋中拿出一塊還兀自散發著一點蒸氣的餅,問道「是哪個學弟貢獻的啊?」

紅髮的少年正陶醉在黃金天使那個炫目迷人的笑顏中,毫無戒心地便老實回答。

「是海因茲給的。」

手上的薑餅應聲掉了下去,在新雪堆積的地面上只發出一聲微弱的「」一聲。

「喔………所以,你就是為了收那個諂媚傢伙的貢品、讓我一個人在雪地裡等你就是了?」

萊因哈特的臉蛋立刻為烏雲所密佈,冷淡的神情與山雨欲來的聲調令吉爾菲艾斯一時之間無所適從。彷彿方才的燦爛笑意都只是虛幻的錯覺。

「不……不是的,萊因哈特!你……你怎麼這樣?」

「吉爾菲艾斯根本是爛好人一個!!」

惡狠狠的,金髮少年一個扭頭,先聲奪人對著好友怒道。

「人家送你禮物你就乖乖的收了?如果有詐怎麼辦?而且先跟你約好的是我耶?為甚麼讓我為了這種事在這裡等人!?」

「萊因哈特……你!」摸不著頭緒的吉爾菲艾斯只能無奈的再次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單純的他實在無法理解,萊因哈特突然發火的原因,直覺的他理解到跟「海因茲」這個名詞有關,但是,就事論事,吉爾菲艾斯並不認為這有違自己的原則或是會因此委屈到了摯友。

「你怎麼這麼呢?海因茲也不過是好意送禮罷了……

「什麼好意!?根本就是居心叵測!!那種人你何必對他假以辭色!?」

「你得太誇張了!萊因哈特,就只是和他聊了幾句、收下禮物而已!!」什麼假以辭色、居心叵測,吉爾菲艾斯對於萊因哈特這一瞬間由柔美天使轉化為張牙舞爪的獅子、這巨大的變化感到困惑,他知道萊因哈特不喜歡那個學弟,但是現在的吉爾菲艾斯卻只能了解結果而無法去領悟原因。

「我……我就是討厭你和顏悅色地對那個傢伙!!那根本沒有必要!!」

因為突如其來的怒氣導致體熱量大幅度的消耗、在寒 冷的空氣中噴出的熱氣很快得化為蒸氣飄散,過於激動的後果反而令身體迅速發冷、萊因哈特甚至開始隱隱顫抖,僵立於雪地中太久的關係,嘴唇也微微透著紫色, 看到那個令人擔憂的唇色,吉爾菲艾斯拍掉結在金色髮稍的白色結晶,他軟聲相勸著。

「知道了知道了……我們先走一下吧?」再不動一下,兩個人都要凍僵了。

拉起萊因哈特的雙手,隔著毛料的手套仍隱約感受得到僵硬的指節,心疼的搓了一下,吉爾菲艾斯催促著臉色冷凝的友人。

「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並不是不清楚,這個紅髮摯友是個心地多麼善良溫和的人,溫柔搓著自己雙手的手掌是真心憂慮自己是否被凍僵了,但是,現在的他、就是無法率直的接受紅髮友人的溫柔,一個遏止不住的意念想法不斷的在他心中叫囂著。

吉爾菲艾斯就是這麼溫柔!他對任何人都是這樣溫柔的!!

一想至此,即使全身都眷戀著指尖接收到的暖意,那顆扭而無法釐清的心卻驅使他的手臂狠狠一摔,然後下一句,「你……你就去向他貢獻氾濫的溫柔好了!何必來理我!!」便轉頭往宿舍急奔而去。

留下吉爾菲艾斯一人楞在當場,許久才回過神,領悟到金髮的友人跟自己吵了架的事實。

自然,計畫好的假日大餐與外出計畫也只能宣告破滅。


那天晚上,一邊在嘴裡咬著自校外的流動小攤買回的晚餐,冷而乾的麵包夾著溫熱狗,口感上實在無法令人恭維。一邊拿出了日記,滿腹委屈的紅髮少年即使脾氣再好,遇到這樣的事情也不可能繼續保持平常心。

在心裡埋怨著金髮友人的不講理、任性,吉爾菲艾斯想著一定要好好記上一筆作為往後的提醒,但他才寫了第一行。

  • R.C. 479.12.24

和萊因哈特吵架了,小吵架不是沒有,但是這次實在很冤枉。


耳邊便傳來一聲清晰的聲響,轉過頭去,發現還在賭氣的室友拉起了被子將整個人蓋住,全身縮成一圈,宛如冬眠的幼蟲一般,而第二聲來自空腹的抗議聲很不給主人面子的響了起來。


吉爾菲艾斯幾乎能清楚的描繪出那金髮摯友正紅著臉蛋、咬著下唇壓住肚子卻又死不開口的景象。想想,他們為了晚上要吃大餐的關係,只隨便用了早餐,而午餐則 簡單的用了一點宿舍裡的儲備乾糧,自己正在氣頭上,因此出外買晚餐的時候忘了多買一份,只是現在看到隔壁床那一團鬧脾氣的棉被團,還有聽到無法以自主意志 克制的聲響,直到方才都還是滿腹的怨懟,突然間也都消失了。


微微綻開一點笑容,吉爾菲艾斯靠到那縮成一球的棉被團旁邊,開口道。


「萊因哈特,萊因哈特……


棉被的主人一動也不動,看來還沒有解除冷戰的打算。


「肚子餓了嗎?我這邊還剩一個培果夾起士,你要吃嗎?」


又等了一會兒,除了微弱的腸胃蠕動聲響,沒有一點回應。嘆了口氣,吉爾菲艾斯只有將那份食物留在屬於金髮少年的桌上。期待這個扭起來便教人只能舉雙手投降的少年不要賭氣餓壞了自己。


只是,第二天早上,當吉爾菲艾斯看到仍然留在桌面上的冷透培果時,才覺悟到這次的冷戰似乎不像自己想像中那麼好解決了。

有時候萊因哈特突發的任性真的很令人頭痛,因為先去了一趟海因茲那裡,推不掉他要送的薑餅而遲到了一點,但嚴格來我根本 沒有遲到,我在約定時間 到了,只是萊因哈特先到了。結果他居然氣成那副德性!自顧自的下莫名其妙的話、什麼「你就去向他貢獻氾濫的溫柔啦!」我實在不懂、對他人和顏悅色又不是 什麼大不了的事,難道一定要冰冷對待別人才行嗎?

我知道他瞧不起海因茲,認為他向大貴族的子弟們奉承是獻媚的行為,但是,他所做的只是為保自身平安,據我所知,海因茲並沒有仗著恩格巴爾特等人的關係狐假虎威,或是藉此欺壓他人。萊因哈特那樣批判海因茲,我覺得有點太苛刻了。

我們無法責怪他,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萊因哈特一樣,有勇氣、有能力去對抗自己的命運的。更多數的人只能隨波逐流,只求保全自己的周身安全,如何能去苛責他。

続く

Back to Index

作者的ps

冷掉的東西才拿來給我吃!?哼!!我才沒那麼隨便呢!!

(這就像換了便宜三十元的貓飼料,食盤裡就開始剩沒吃完的飼料一樣)

7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12

  1. ninaan 說:

    耶?我是第一個看完留言的哦!!
    這一章真好看耶
    陛下總是為很可愛的小事在生氣!
    就因為這樣讓人覺得他更可愛了!
    可惜大公是一個溫柔(只對小萊和姐姐)的人
    要我的話!
    哼哼~~~就讓陛下多為這種事生氣幾次~~~~
    可愛透了>////////////<
    不過這樣一來我可能會被揍得很慘吧~~~~

    陛下,這樣不行哦
    常常吃醋會變妒夫哦!!

  2. Lycoris 說:

    提前很多很多的聖誕節賀文?
    突然有種違何(合?糟了我的國文……)的感覺(笑)
    雖然說還是很好看……我看我得找一天來補補進度了Orzlll

  3. Umitan 說:

    >>Lycoris
    真是不好意思,作者一向沒有寫應景文的習慣
    第一次寫應景文好像是出自n大的鞭策?
    總之腦內世界裡是春夏秋冬混在一起,不好意思~~

  4. ninaan 說:

    後面又是新加的?
    奇怪昨天沒看到後面?
    話說回來,
    愛情這種長途競爭
    本來就是在一次次的吵架上決定日後優勢的傾向
    原來小萊從幼校就開始在執行馴夫術了啊!!

  5. earthinsea 說:

    人總是會"以人廢言", 當然也會"因為討厭一個人而排斥他所有的行為"

    而且身為軍校生的萊茵哈特與身為皇帝的萊茵哈特肩負的責任不同

    當然更不需要委屈自己, 而會盡情的耍任性啦!

    倒是遲鈍的吉爾飛艾斯竟然認為這是"突發"的任性;

    這任性其實是"此中有深意"啊! 深到萊茵哈特本人也未覺察的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