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リンツ・アレクの秘密 1


プリンツ・アレクの秘密

亞力克大公的秘密

托比!為什麼那個萊曼每次回答不出我的問題就要說,等你長大以後就會知道?


可愛的亞力克,因為那是萊曼的秘密啊~

咦?答不出來的問題叫秘密嗎?

可以這麼說,我可愛的大公。

因為有一些人認為,最高的真理以及教誨難以言語表示令人明瞭,那是需要時間與經驗的歷練才能自我領悟,不過,另一方面……

另一方面?

也可以解釋為,那個古文教師想要隱藏自己其實能力不足的這項秘密!

喔喔,所以說「等你長大以後就知道」這個意思等於是「我不知道不要來問我」的意思囉!?

沒錯!而且這可是萊曼的重大秘密,所以我可愛的亞力克,要小心、萬一你「說溜嘴」的話,秘密就會揭穿喔~

嗯!我會小心說溜嘴的!!



「哈伯馬斯!托比說每個人都會有秘密,你也有嗎?」

「大公殿下,秘密這種東西,當您說出口,或是留下痕跡時,就已經不是秘密了。」

「嗯?所以說……」歪著頭的金髮少年美麗的雙眼裡有著摸不著頭緒的困惑。

「意思就是,如果在下回答有,那麼就表示『在下保有秘密』這件事已經不再是秘密,反之亦然。」

不服氣地扁起雙唇將瀏海往上一吹,亞力克翻著白眼埋怨,「總之就是無可奉告嘛……」繞這麼一大圈還真是無聊!

「所以說,如果是真的有必要保密的事件……應該要徹底斷絕所有痕跡、甚至連『必須要保密』這個動作都應該避免,把『它』當作從沒發生過的『無』才是。」

瞪大了雙眼,金髮的少年 咋舌道,「聽起來好像很麻煩的樣子?總之就是不要露餡就是了吧?那還不簡單!?」

「是的,其實就『消滅痕跡』一事來看,這只是基本中的基本,大公殿下。就例如說……」

亞力克的私人教師微微瞇起了琥珀色的雙眼,調整了一個較為輕鬆的姿勢繼續著。

「如果您想徹底隱瞞今天下午六點至七點之間、偷吃了兩塊鮮奶油水果蛋糕的事實,來……說說看至少要做哪些善後工作?」

視線緩緩移到亞力克總是微微上翹的唇角,哈伯馬斯莞爾地問道。

「啊!」

連忙擦去殘留在嘴角的一抹白色,亞力克狼狽地反問。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連時間都……」

「是啊……為什麼在下會知道呢?殿下,讓我們來看看這個獅子之泉為了保護殿下,設有什麼樣的安全機制與人員配置吧!之後再來談談,為什麼會需要作這樣的安排……」


費沙的深夜,沒有衛星環繞的主星上,夜晚除了群星點綴,夜空裡是一片的墨黑深藍。

宇宙中最為尊貴的十三歲少年正靈巧的操作著儀器,為了排遣心中的不滿情緒,他一人在空曠的書房裡不斷的瑣碎獨語。

「基本中的基本……去!我也到了得要湮滅證據保守秘密的地步了嗎…」

那麼既然要湮滅證據,又為什麼手上卻又進行著留下證據的工作呢?

反問起自己的少年只猶豫了不到一秒,「物盡其用,自然是等到這個資料的利用價值都消失之後,再整個消滅也不遲!」

爽快地為自己的矛盾行為下了簡潔註腳。

少年的作動俐落而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熟練而正確地執行每一個指令,單純的手頭作業令他有多餘的心神胡思亂想,憶起過去私人教師群灌輸的觀念,他忍不住唏噓起來。

小時候,偷吃一塊蛋糕、瞞著大人偷練漂浮板就像是天大的秘密一般,而現在,隨著年歲增長,秘密的重量卻是等比級數般地、呈現飛躍似的曲線。

由於偶然與巧合的絕妙組合,他在意外之中取得了一本日記。而這本由逝者親手一筆一劃所紀錄的日記,不但揭露了前任皇帝、也就是少年親生父親、其不為人知的地下戀情,更意外地讓少年發現自己好友出生的秘密。

還沒來得及好好哀悼自己那堪稱為「陰錯陽差」、「鬼斧神工」的出生秘辛。十三歲的少年就被更巨大的秘密催促著決定。

而他的決定便是立即報告母親,也就是在實際上治理著整個帝國的攝政皇太后。

但是在金髮少年據實以報的誠懇態度之下,他並沒有將日記裡所記載的內容「全數」告知。

只是省略掉一些「不重要的枝微末節」罷了!

少年為自己的行動做了這麼一個自圓其說的附註。

由於他的「避重就輕」與「誠實以對」,沒有一點意外的,這位被眾人暱稱為「亞力克大公」的少年,從攝政皇太后陛下口中,確立了對這本日記的所有權。

事不宜遲,當天晚上,這名早熟而聰慧的少年便立即著手進行資料複製工作。

一陣略顯尖銳的警示音響起,打斷少年手下的動作,輕輕「嘖」了一聲。

他煩悶而不耐的,按照螢幕之指示,翻到夾有異物的地方,抽出、翻看。

「票根?」

看得出來頗有一段年代的膠片票根,印製了立體電影的片名與基本資訊,以及日期和膠卷式的宣傳圖案。

隨意掃了紙面的文字幾眼,這天的紀錄很快的被少年定義為「約會紀實」。

「傑倫堡登陸作戰?拜託……真是沒情調!」

據好友之一、約會大王克勞斯所信奉的約會法則裡,便有這麼一條:作為初次約會的選項,電影最好要挑輕鬆又不至於太過浮濫、有一點內涵但是不至於沈重的片子,如此一來才能延續之後約會的聊天話題。

至於這種軍事古典片……

「這部片一定是那傢伙自己想看的。」

從頭到尾屍體滿天飛,主角配角死光光的戰爭片,看完只會覺得吃不下飯消化不良頭昏眼花心情沈重,怎麼能作為約會標準配備呢!?

少年很自然地把這個不臻完美的「約會行程」歸罪於自己親生父親頭上。

即使在那當下,雙方當事人都不認為這天的行為得以被定義為「約會」。


再次檢視了一次這則標為2月十四日的紀錄內容。少年發現、雖然日記的文面上沒有一個詞提到「欣喜」、「高興」、「興奮」,不過,從內容來看,紀錄者那欣喜雀躍的心情是顯而易見的。除了詳細描述了對方在觀賞影片時的各種小動作、表情之外,更紀錄了對方發表的電影評論及感想,不過與其說是觀影心得,倒不如說是戰事評論。

這樣詳細的紀錄內容,令一向個性刁鑽古怪的少年,都忍不住要直率地為日記持有者致上一份同情。

因為,日記持有者看的根本不是電影,而是坐在他身邊聚精會神的盯著電影螢幕的少年。

「這簡直是死老頭觀察日記嘛」少年很不客氣的,為這本彌足珍貴,帝國現代史學家夢寐以求的第一手資料,取上了自個兒專用的代號。

「唉唉……要不是這裡頭有些紀錄以後可能派得上用場,要不是看在吉爾菲艾斯叔叔好歹乖乖寫了十年的份上,要不是有些資料我還得壓在手邊……」

少年對於日記中的「主要觀察對象」,其實是抱持著一種複雜而彆扭的情感。

基於這樣的複雜情感所展現出來的一些言詞表現,或是行為舉止,或多或少,總是造成了少年周圍人士的困擾。

例如從小和少年一同長大的好友,常以「監護人」自居、有著一頭閃耀著絲質光澤的暗色棕髮,身形高挑矯健的少年,只要一聽到好友又拿逝者開玩笑、或是語出不遜之時,總會裝模作樣的擺出年長者的架子教訓一番。

即使。

即使這名棕髮少年也同意將逝者功績無限上綱是一件愚蠢而無用的事情。不過,棕髮少年本來就不是出自於對於先人的崇敬而糾正金髮好友,而是出自於一種本能的鬥嘴性格。故意提出與好友相反的意見,或是故意拿出「一般論」來和好友拌嘴。

——-

next

Back to index

4 thoughts on “プリンツ・アレクの秘密 1

  1. 千风扶柳 說:

    ==其实偶在想。。电子档的日记。。最后会不会因为病毒啊,进水或者其它什么的也米有了。。。

    偶果然素不相信科技的人。。。orz…

    好几天都上不了这里乜。。今天终于刷出来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