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8


帝國曆四八一年一月十三日,第國軍幼年學校的四年級生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剛上完選修的美術課,春天的信息尚未傳達到這位於奧丁北半球的地區,教室內強力運轉的暖房設備將外界的寒冷驅擋在外,甚至令室內的人手心隱隱發汗。

收拾著兩人份的畫材與畫具,吉爾菲艾斯留意到金髮的友人若有所思的站在美術教室的窗前,雖然目光盯著窗外的殘雪,但是他能感受到對方並不是單純在欣賞風景。

「在想什麼呢?」

「嗯....」

習慣性的以手指繞著頭髮,無意識的重複著拉扯又梳直的動作,吉爾菲艾斯知道這是他在想事情的時候不自覺的小動作,既然對方還沒有意思要回答,他也就繼續手上的動作,耐心等候。

清洗完使用過的畫具,一一將之收進袋中,吉爾菲艾斯看到今天指導美術的教官發回來的個人作品,本來他是沒有意思偷看教官的評比內容,只是萊因哈特正好將自己的作品翻至背面,幾句簡單的評比詞句便躍入吉爾菲艾斯眼中。

『技術上相當優異,可惜無燦爛的個性也無深刻的感受性』

算是頗為中肯的評語,吉爾菲艾斯莞爾一笑,反正萊因哈特特意選修這門在幼校可稱之為「超級大冷門」的美術課,也不是為了對美術的熱愛,而是為了「培養更寬闊多元的人格」!

指導美術的教官對他們青睞有加,巴不得將畢生所學、一股腦的投注在課堂上唯二的學生身上。只是很可惜,選修者的熱情實在無法給予教官除了最初目的以外的回應。

或許,幼校應該要考慮把美術課整合為全校共同的選修,至少人數上會稍有增加,對於指導者來說也是一種鼓勵吧。吉爾菲艾斯很自然的如此假設著,不過, 要等到他或是身邊的同伴取得對此事建言插手的權力與地位,那該會是多久以後呢?一想到這裡吉爾菲艾斯就不禁想嘲笑起自己的過度自信,想這種遙不可及的未來 計畫,倒不如先專注著周遭事務,達成每一個階段性的目標才是。

萊因哈特是不會浪費時間與精神在任何無意義的事物上。

吉爾菲艾斯很清楚,這種旁人看起來和「前途」、「功績」無關的選修課,那位金髮天使都是經過了考慮,以自己的方式去作出選擇並且加以實踐的。

至於個性與感受性?

吉爾菲艾斯想,這是因為教官無法看透萊因哈特得本質所致,但是也沒有必要看透,毋寧說這樣的誤判反而是萬幸,因為現在就被人察知的話,即使是『皇帝陛下寵妃的親弟弟』這個身分也救不了他。

金髮天使燦爛的個性、深刻的感受性是在名為戰場的畫布上才能完全表現出來,如此狹隘的物理畫布上,又如何收納得了他的人格表徵呢?

「您在意教官的評語嗎?萊因哈特大人....」

紅髮高挑的少年知道,他會得到一個否定的答案。但是,故意先說出相反的意見,再牽引出之後的話題,也是他們兩人之間特有的對話模式之一。

「呵....不,不是的。」淺淺一笑,金髮少年背著黯淡的夕陽迴轉過身,他踱步到紅髮密友身邊,將自己的作品捲起,塞進裝有畫材畫具的袋中。

一翻身,坐上了課桌,與吉爾菲艾斯的視線高度平行。

「吉爾菲艾斯有自己的感受性,也有自己的個性與志向....我在想,會不會是我抹殺掉了吉爾菲艾斯的其他可能性....」

認真專注的眼神,審視著吉爾菲艾斯,萊因哈特不放過友人臉上的任何變化,試圖找尋一絲絲的不安或是動搖,但其實另一方面、他也恐懼著自己的試探。

紅髮少年端整而俊朗的臉蛋上沒有一點陰霾,他的微笑一如往常,音調安穩如聖職者般令人安心,「不,我反而要感謝萊因哈特大人,讓我有了前進的方向,如果不是你當初穿著幼校制服來接我,我或許還在各種渾沌的可能性中摸索也說不定。」

頓了一下,又補充道。

「其他的可能性對我來說並不一定是壞事,但是,卻不會是我打從心底想要追求的。」

綻開一抹安堵的微笑。「嗯.....」即使這是安慰,他也願意接受。

輕輕的、萊因哈特將頭靠在友人肩上,表示接受了吉爾菲艾斯的解釋,在心底,沒有說出口的是道謝的言語,他想即使不說出口,總是和他心意相通的紅髮友人必定能懂得。

持續依賴著友人的肩膀支撐,萊因哈特淡淡問著,「吉爾菲艾斯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怎麼突然這麼問呢?」保持著被依賴的姿勢,鼻尖拂過對方的髮絲,不由得升起一股衝動,想要將頭埋下去好好確認那頭燦爛金黃的感觸。

「你忘了!?」

對方猛然抬頭提醒了吉爾菲艾斯的理智,他隨著萊因哈特的動作,不著痕跡的往外退了一步。

「明天是你生日啊!」

看著對方如此認真的神情,理所當然的回答,吉爾菲艾斯頓時有種已經收到禮物的飽足感。

海藍的雙眸盈滿笑意,開闔的雙唇沒有一點遲疑地吐出兩人共有的最大願望。

「只要身邊有...」

但比吉爾菲艾斯許願更快的是萊因哈特的手勢,他比了個『停』飛快的接下道。「有我和姐姐在身邊再也沒有別的願望是吧?」

嘴裡打著舌頭嘖嘖地搖頭,萊因哈特略帶霸道的否決掉這個他已經會背的願望,「這種願望不是今年就可以實現的!」

「說個我現在能力所及的願望吧!總有現在的我能為你做的事情吧。」強硬的態度根本不容許紅髮少年推辭。

停頓了下,金髮天使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又附帶提醒道,「還有,那種叫我不要打架生事等的願望也不可以,因為我沒辦法答應你!」

因為就算我不去招惹別人,自然會有學習能力低落的傢伙跑過來討打!
面對著金髮天使不容轉圜的強勢作風,只能習慣性地苦笑以對,吉爾菲艾斯為難地心想,還有用這種方式強迫人許願哪....

對紅髮少年來說,苦思一個『現階段可行的生日禮物』而又不是隨意敷衍,實在是一個沉重的任務,雖然被賦予任務本身是件感覺上……相當美好的事情。

皺著眉考慮了約兩三分鐘,紅髮的少年這麼告訴急切等待著答案的萊因哈特。

「那麼,明天我們交換一下叫人起床的任務吧!」

自從一年級下學期開始,吉爾菲艾斯便一直擔任叫醒室友的工作,這當然是考量了兩人的能力與性格之後,所作出的「適才適所」之決定。

「什麼!?」有點不滿的,萊因哈特微微鼓起腮幫子,被友人看扁了的感受令他無法接受。

「就只有這樣!?」我在吉爾菲艾斯眼中就這麼無用?

萊因哈特不免感到有一點點受到傷害,他原本是期待一個更具有挑戰性或是更有創意的願望。

「我不認為這是個萊因哈特大人能輕易達成的任務喔!」深知金髮天使爭強好勝的心理,如果沒有辦法說服他『願望』的難度,恐怕他也不會輕易接受吧!

流暢的將他們一年級上學期時的『實況』背出,吉爾菲艾斯附加了一句決定性因素。

「這幾年來都是由我擔任起床號,偶爾我也想要多睡幾分鐘,可以有個安心、不用去一一在意朝禮時間的早晨。」

話峰一轉,他提醒著這個願望實現的難度所在。

「何況,萊因哈特大人能否順利自行起床、在朝禮前適當的時機叫醒我.....」

面上略有難色,這裡或許參雜了一點點推波助瀾的演技,但是也有85%的真心,這幾年萊因哈特從沒有比自己早起的例子,他實在沒什麼把握能確實收到這份「禮物」。當然,在『實行對友人承諾的生日禮物』這種大義名份之下,或許能促成他自發性早起.....也說不定。

瀟灑躍下課桌,萊因哈特的眼底燃起熊熊烈火,充滿自信的語調宣示,「那有什麼問題!明天就由我來叫你!」

「那麼,明天就拜託您擔任起床號的工作了,萊因哈特大人。」抿著唇笑道,吉爾菲艾斯故作誇張地向萊因哈特一個低頭。

「嗯」地一聲點下頭,拎起自己的工作袋,突然萊因哈特想到了什麼似的,又急忙補充道,「明天是由我叫人!所以,即使吉爾菲艾斯先醒過來了也不准起床!!」

忍不住噴笑出聲,吉爾菲艾斯婉轉的再次回覆「是的,萊因哈特大人。」

続く

——————————-
小萊的起床大作戰……待續

キルヒを起こす大作戦!つづき!
——————————-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