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忠誠 stage 0.75


注意!!

本篇的情節描述雖然基本上來自於單行本第二集的內容

,卻在作者獨斷解釋下,與原著相違甚大。

另外,奧貝斯坦建議萊因哈特不要派出艦隊一段的情節以小說描寫為準。

也就是沒有故意誤報攻擊時間這件事。

另外、重申以下幾點。

原作至上派或是有以下三點想法的讀者,建議最好不要閱讀本篇,

唯有這個部份不接受苦情申訴!

1)吉爾菲艾斯是個溫柔xN次方的從裡到外善良到不行的稀有保育種

2)奧貝斯坦總之該死!死個一百萬次都還不足以贖罪!

3)本人來自威斯塔朗特(!?)或是、「少數的犧牲解救大多數」這種違反正義良俗的論調我不能接受!

—————————————

—————————————

 

 

 

 

「門閥貴族的滅亡是歷史演變的必然結果,把五百年來的舊帳一一清算,勢必會造成流血悲劇,但是、不能讓無辜的民眾成為犧牲品,新的體制必須要以被解放的民眾為主體,這樣國家的基礎才能穩固。犧牲了這些民眾,無異於自掘墳墓!」

「我說我知道了!」

萊茵哈特一口氣喝下杯中的紅酒,瞪著紅髮的青年,那眼神裡混合了不悅以及心虛,總之,這個話題他不想繼續下去。

但吉爾菲艾斯卻沒有意思要在此停下。

「萊茵哈特大人……」

紅髮的年輕人,面容沉痛,語氣中夾帶了極力的哀求。

「如果對象是大貴族們,在權力鬥爭下,無論是什麼樣的手段、只要勝了即可,不需要為了過程的不光明而羞愧。然而利用民眾的犧牲來成就的勝利,無論怎麼掩飾、都難免受人質疑,而且這份質疑會侵蝕到您的形象!萊因哈特大人……」

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費心打造軍神的神話,並不是為了讓旁人拿來侮蔑拆穿用的!!

「像您這樣的人,為甚麼要為了一時的利益,而置己身於險地?」

請告訴我,只要一句話,說這是聽信了參謀長而做的錯誤判斷,只要您一句承認!

吉爾菲艾斯企圖用逼迫的方式,導出自己想要的回應,只要得到萊因哈特的一句許可,他多得是將整件事轉嫁到他人身上的方式!

金髮的年輕人頓時臉色蒼白。面對吉爾菲艾斯的責難式的言語,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失敗了。

於是,在無地自容的同時,這份認知變成紊亂的思緒,進而產生強力的反彈。

他惡狠狠地瞪視著紅髮的好友,目光有如極力反抗的小孩。

「我受夠你的說教了!!」

萊茵哈特咆哮起來,剎那間,他意識到自身行為的可恥,他想擺脫這種感覺,但卻反而不受控制的更為激昂憤怒。

「首先,吉爾菲艾斯﹗關於這件事,我有要你發表意見了嗎?」

「我問你!這件事我什麼時候詢問了你的意見了?」

「………沒有……您沒有……」

「我問你、你到底是我的什麼人?」

痛苦的,吉爾菲艾斯閉上雙眼,努力忍住眼底流竄的熱流,萊因哈特的任性是自己放縱的成果,但是,他絕對不希望萊因哈特連看待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如此任性。

「齊格……萊因哈特有時候或許會衝動行事、有時候撒嬌的方式太孩子氣、有時候會說一些違心之論,但是請你體諒,他是真的……真的非常的依賴你……」

安妮羅潔小姐……如果萊因哈特大人連我都不願依賴的時候呢?我又該怎麼辦……

齊格飛.吉爾菲艾斯捫心自問,現在與萊因哈特的對話,目的到底是什麼?

責備他?不……

看到那人的面容身形,自己除了心疼之外,哪還有心思要責備,何況,雖然手法粗糙,卻也的確造成了大部分民眾對於貴族階級的猜忌。

以效果來說倒也是個可以接受的方式,那麼……自己這份心焦與憤怒到底從何而來?

對自己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為何?能作的挽救為何?

幾個深深吸氣、吐氣,再次睜開的雙眼裡找回了平靜,吉爾菲艾斯反問。

「說得也是……萊因哈特大人,我到底是您的什麼人?」

其實在當時脫口而出的瞬間,萊因哈特便後悔了,與其說是質問,倒不如說是惱羞成怒下的反抗,接下來吉爾菲艾斯那令人窒息般的長時間沉默,萊因哈特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突然被反問的瞬間,他楞了楞,只發出了一聲單音,無法明瞭吉爾菲艾斯的真意。

「最初、我是您的鄰人、之後五年,我是您的同校同學、同寢室友, 再之後,我同您一起作戰、是副手、是屬下,成為您的代理人……指揮全軍三分之一的部隊為您平定邊境星域……」

但是在愛情的領域裡,我只是甘於臣屬於你的卑微奴僕。

在瀕臨心碎與憤恨爆發的邊際,將吉爾菲艾斯再次拉回理性與平靜的,除了安妮羅潔總是不斷提及的,咒語般不斷重複的請託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歸功於吉爾菲艾斯個人平時的努力。

他是個時時刻刻不斷在要求自己、反問自己的人。藉由平日不間斷的努力與自我控制、吉爾菲艾斯才得以成為「吉爾菲艾斯」,不同於萊因哈特隨意所至的人格,為了這對金髮的姐弟,吉爾菲艾斯要求自己、為了萊因哈特,必須能成為「任何人」。

隨著心意讓言詞恣意而出,那種舒暢的感覺或許能讓吉爾菲艾斯受傷的心得到一時的撫慰,但是,比起表達自己一時的憤怒與心痛,吉爾菲艾斯更重視的,是與萊因哈特之間的紐帶聯繫。

不想失去、不能失去,因此……他決不放手。

紅色的髮絲左右搖晃了一下。「萊因哈特大人,您問的很好,我到底是您的什麼人……其實,我自己,有時候也會分不清楚呢……」

揚起一抹自嘲般的苦笑,吉爾菲艾斯接著。

「萊因哈特大人,我們在一起,已經有多久了呢?

想想……居然已經超過十年了,有時候,我也常常會這麼問自己,到底,我算是您的什麼人………

或許,什麼都是,或許,什麼都不是……

我並不知道自己『該』是您的什麼人,但是……

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海藍的眸子穩穩的、定定的捕捉住對面那雙、閃著驚疑與不安的蒼冰色眼珠。

吉爾菲艾斯靜謐的雙眼裡透著自信,他一直知道自己要什麼,正如金髮的天使想要掌握宇宙那樣的明確,他不要萊因哈特的道歉,對自己的道歉更是於事無補,死者也無法復生。

對於見都沒見過、毫無瓜葛的偏遠星球居民,吉爾菲艾斯除了感到一丁點可有可無的同情之外,沒有更多的情緒,但是,如果因為這件決策而產生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會傷害到自己所守護的天使,那麼,他豈能坐視不管!?

他要的是萊因哈特絕對的安全、為他排除一切可能傷害他的要素。

如有必要、即使要他再坑殺二百萬人,吉爾菲艾斯也下得了手。

傷害他人、希冀流血的理由,不只是基於憎恨與敗德,更多時候,那是基於更巨大質量的愛情與正義……

「您是我的什麼人,卻是個非常簡單的答案……您是我存在的理由。您是什麼樣的人,我有自信比您本身更清楚。

十年以上的歲月待在您的身邊,我了解您的本性,我知道,這樣的構想並不是萊因哈特大人一個人有辦法想出來的……

請不要生氣,但是,在這方面,我清楚萊因哈特大人是沒有這份能力的,正因為我了解您,因此,我才能有這樣的自信,能夠去跟下面的部屬說,『這絕對不是羅連克拉姆侯爵一個人所下的決定!』但是,即使我這麼深信了……

即使,我知道萊因哈特大人為了這件事好幾天睡不好覺、或許,還瘦了一點?

但是,其他的人不是我、他們沒有機會知道,他們也沒有義務去了解您的內心痛苦,他們只知道,這個影像是由誰的名義所發、由誰授意,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忍不住往後縮了縮身子,被知道了……吉爾菲艾斯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吉爾菲艾斯,採納了奧貝斯坦的建議後,每一刻自己都在後悔與自我說服裡度過,當初自己連聽到都想吐的、奧貝斯坦的論調,今天卻從自己的口裡複述出來,而逼著自己採用和奧貝斯坦相同論調的吉爾菲艾斯,在那一瞬間、自己竟恨到忍不住想衝過去撕裂對方!

真是可笑!!

自己恨的,明明是採納了參謀的進言卻又無法徹底狠下心、被人一指責又氣不過的自身!!不是嗎!?

「萊因哈特大人,您的戰場將越來越廣闊,站在您身後的將士們也將越來越多……我發過誓,無論如何都要護你周身安全,但是,我知道我不是萬能……」

一想到自己假想中的畫面,吉爾菲艾斯忍不住的緊緊交握雙手,十隻指甲狠狠的、互相嵌進肉裡,藉由痛覺,他想將自己從假想中再次拉回現實。手背上烙下深深的指痕、隱隱透著血絲,吉爾菲艾斯抬起頭,佈滿痛苦神色的。

「在部下之中……您不能再樹立敵人了……萬一,萬一您身邊,有一兩名是威斯塔朗特出身的士兵……萬一……他們將失去親人的悲哀轉化為對您的怨恨……」

不!他無法繼續設想下去!紅寶石溶液染成的髮絲慌亂的左右搖晃、一雙大手插進了蓬鬆捲翹的髮中,拉扯著,敲打著……

「吉、爾菲艾斯……」萊因哈特驚訝的,不敢置信在自己面前喪失了理性與沉穩的紅髮青

年。突然抱住了頭,像是要拼命壓抑住發狂的情緒般,洩漏出低微的哀鳴。

血色自那人的面龐退去,迷亂的眼神裡有著瘋狂的因子,在幾年前,他也曾經看過這樣的吉爾菲艾斯,那是克洛普修特事件,開車載著幸運撿回一條命的自己回寄宿處時。

途中一言不發、只是緊握著方向盤瞪視前方的吉爾菲艾斯,突然沒有預警的緊急煞車,然後,才想轉頭詢問出了什麼事,下一瞬間,萊因哈特發現自己已經被吉爾菲艾斯緊緊收在懷裡,藉由吉爾菲艾斯圈緊的雙臂傳來的振動,萊因哈特第一次發現,總是看起來比自己穩重而成熟的吉爾菲艾斯,也有這麼慌亂的時刻,也有害怕到全身發抖的時刻!?

吉爾菲艾斯的力道大到自己肺部的空氣幾乎要被絞空,耳邊絮絮傳來的是吉爾菲艾斯囈語
般的、不停重複的。

「您沒事……您沒事……還好您沒事……我!我………」

萊因哈特隱忍不住的心疼與懊悔,他明白了,吉爾菲艾斯先前的重話、心急,一切的一切,從來都不為了什麼大義名分,從來,就都只為了自己的安全。而自己,卻只知道跟他鬧脾氣,埋怨他的不近人情。

即使全宇宙的人都與自己為敵,吉爾菲艾斯也會站在自己這邊!

這件事,自己應該比任何人都還要有自信才是!而如今,自己卻因為心虛而放棄了這份自信!?還讓吉爾菲艾斯這麼擔心……

「……吉爾菲艾斯……你、你這個、愛操心的勞碌鬼!!」

金髮流動,揚起一陣華麗的弧線,奔上前去、萊因哈特將吉爾菲艾斯整個人擁進懷裡,吉爾菲艾斯原本模糊血紅的視界裡躍入了金色的光芒,那是令人安心的顏色,吉爾菲艾斯再次閉上眼,這次,則是為了享受安堵的放心感而閉上。

攬住吉爾菲艾斯的脖子,在他的背後交叉,習慣性的汲取他脖子後方散發出來的些微氣味,那是只有萊因哈特知道的、嗅得到的,最能令他心安的氣味。

有一雙結實的臂膀環過萊因哈特的身軀,在他的後腰穩固,兩人之間再也沒有一絲空隙,互相貼近著對方鼓動的胸膛,交頸相擁。

吉爾菲艾斯感覺到,頸邊似乎沾濕了點什麼,兩三滴順著自己的脖子順流而下,金髮的天使隱隱吸了一下鼻子,但是,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維持著姿勢,任憑萊因哈特的金髮若有似無的騷擾著自己的鼻尖,輕輕的,吻著白玉般的耳垂、頸動脈跳動之處,耳後的髮際……無言的傳送安慰。

『別哭了』

過了一會,萊因哈特帶著一點鼻音,在吉爾菲艾斯耳邊強調,「我剛才可沒哭……」

隨即、萊因哈特明顯的感受到相貼的胸膛傳來對方的胸腔振動,在自己的左耳旁,傳來吉爾菲艾斯那溫潤的美聲。

「嗯……我知道。」

「吉爾菲艾斯……」

「嗯?」

「我很孬……」
自己決定的事,卻又要不停後悔,既然要後悔,那麼一開始就不應該決定。

「我幫您分擔一半。」理所當然的,吉爾菲艾斯的聲音流進萊因哈特的耳裡、心裡、流動在全身的血液裡,只為了這一句承諾,萊因哈特感到,自己又得到了繼續戰鬥的能源。

推開了溫暖的所在,萊因哈特看進了吉爾菲艾斯的眼底,堅毅的,他緩緩搖頭。

「不……這件事跟吉爾菲艾斯沒有關係,是我的決定、我的責任。」

吉爾菲艾斯不語,他知道,這是萊因哈特體貼人的表現、也是他試圖負責的表現,可是,自己並不希望他負責,甚至可能的話,他希望萊因哈特更卑鄙一點、更狡猾一點,把罪推給旁人。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所跟隨的戰鬥天使,那高潔的自尊是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為了安撫萊因哈特的心情,吉爾菲艾斯綻開了一個瞭然於心的微笑。

「我就知道您會這麼說……」

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溫柔的用拇指擦去萊因哈特臉上未盡的淚痕,懇願似的,吉爾菲艾斯道。

「那麼,可以請您至少答應我一個請求嗎?」寬闊的手掌捧著瑩白的鵝蛋臉,食指留戀的摩挲著感觸滑嫩的面頰。

留戀著吉爾菲艾斯雙掌散發出來的暖意溫情,萊因哈特撒嬌般的點點頭,「嗯……你說。」

「請軍醫開安眠藥也好,使用睡眠艙也好,請您先真正、完整補充幾個小時的睡眠……可

以嗎?從那天以來,您到底有多少天沒有好好睡覺了!?」

笑聲回復了往常的活力與朝氣,萊因哈特順手撥了下額前的瀏海,笑著。

「真是的!什麼事都瞞不過吉爾菲艾斯啊!!」

看到吉爾菲艾斯那安心鬆了口氣的樣子,又忍不住調笑道。

「真是愛操心的吉爾菲艾斯,小心漂亮的頭髮早早就轉白了喔!」

一如往常的、得到一個吉爾菲艾斯抿著嘴的苦笑。

在吉爾菲艾斯請求退室之前,萊因哈特叫住了他,正色提醒。

「吉爾菲艾斯,這件事你不用再擔心、也不用插手, 知道嗎?」

吉爾菲艾斯微微屈起嘴角,難得反抗似的回問。「這是……命令嗎?」

驕傲的揚起下巴,萊因哈特霸道的宣佈,「如果你希望的話,是的,這是命令!」

「那麼,萊因哈特大人………我遵命。」恭順的低下頭,吉爾菲艾斯沒有猶疑的接受了命令,然後、簡潔的一個回身,準備離開。

「吶……吉爾菲艾斯……」

再次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吉爾菲艾斯,一步一步的走近,萊因哈特緊張的舔了舔下唇,緩緩縮短兩人間的距離。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

「還有一個命令……」

「是的。」

「你還沒給我晚安吻……」

紅髮的青年將官,微微展開了笑顏,三步前進、雙手一伸、一個低頭,

「遵命…………」忠實完成長官吩咐的,令人愉快的任務。

 

 

 

 

—————————————
—————————————

 

對某些人「特別」溫柔的人,很可能因此對其他的人「特別」殘忍……
以上為我為吉爾菲艾斯設定的兩面性

 

傷害他人、希冀流血的理由,不只是基於憎恨與敗德,更多時候

,那是基於更巨大質量的愛情與正義……

(From安妮羅傑評蛇夫人)

Back to the series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