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7


雖然是斷斷續續、但帝國曆480年末起,根據齊格飛.吉爾菲艾斯的日記文字所記載,隱約可見他這時期心理的變化較大,對自身的反思,以及對他與友人的將來作了更深刻的整理,而促成這樣的變化,可能是來自於一些外在環境,或是對於一些未知事件的反動。

不過,所謂「看得出來」這件事的人,是指擅自打開了吉爾菲艾斯十年日記之少年;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羅嚴克拉姆王朝的第二任皇帝,被一般民眾暱稱為「亞力克大公」的少年。

其 實在萊因哈特崩殂之後翌日,即舉行了亞力克的及位典禮,只是那是個形式重於實質的儀式,僅僅是為了宣示王朝的正統持續以及安定人心,因此,雖然亞力克的正 式身分該是皇帝,但是不僅是一般帝國民眾,報導媒體,甚至獅子之泉裡的近侍、乃至於亞力克的私人教師、七元帥等,都還是稱呼他為「大公殿下」、「亞力克大 公」。

亞力克能察覺到吉爾菲艾斯微妙的心理變化,並不是在新帝國曆16年9月11日,解讀日記的第一個時間點發現的。

吉爾菲艾斯的日記裡記載的文字雖然偏向簡潔易懂,但是其背後納含的時代背景以及個人性格所致的習慣性語法、省略用法、甚至是當時複雜的人際關係等,都不是僅僅十三歲的 亞力克,隨手翻翻就能通盤理解的。

等到他回到帝都費沙,確定了日記的獨占所有權之後,無數的夜晚他緩慢的一篇篇讀著,並且加以整理評註之後,才得到「帝國曆480年末起,對齊格飛.吉爾菲艾斯來說,是一段奠定他日後行事風格與人格傾向基礎的重要時期」這樣的結論。

一開始得以閱覽日記內容時,亞力克是興奮多於好奇,無暇顧及內容的推敲理解。不過,即使是亞力克,非日記所有者的他要瞭解所有紀錄的真義也是有困難之處,還是有許多的紀錄,對所有者吉爾菲艾斯或許意義深遠難以忘懷,但是簡潔的紀錄文字卻可能只有本人才能理解。


第 一次發現海因茲是個頗有思想主見的人,當然,不論他的保身方式妥當與否,他的確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有時候,正論不見得能夠導向正確的結果,也不見得 就是妥當的。早已有所覺悟,將來要踏上的征途絕不可能是一條光明的康莊大道,為了獲取什麼,勢必要犧牲點什麼,但只要認為那是值得的,所謂的犧牲其實並不 存在,而只是甘願的付出,又或者是,稱之為耕耘更為妥當。我是如此相信的。

  • R.C.480.12.18

這已經是第三場在 學校舉辦的奧丁士官學校說明會了,對於畢業後即準備投入戰場的學生來說,實在有點浪費時間的嫌疑,而照理說幼校和士官學校之間應該沒有所謂上下直屬關係, 但是奧丁第一士官學校卻能夠佔用學生的正常上課時間,使用幼校的設施舉行說明會,於情於理,都不免啟人疑竇。

今天練習劍術,敗在相當意外的地方,我第一次了解到,同樣程度的事件,由不同的人來引發是可能造成莫大的差異!

即使過了好幾個小時,坐在書桌前紀錄的我,一想到下午的事,還是忍不住激動情緒,心跳聲清晰到自己都聽得到的地步,我以為自己對他已經了解透徹,但是我想沒有任何人能全然為另一人所透視,就連自己的心,也不見得有把握,更遑論他人。

  • R.C.480.12.24

這是我們第一次享用『彭美倫』的南歐家庭料理,我想這絕對是往後我們無數次造訪裡,值得紀念的第一次吧!萊因哈特甚至稱讚主廚的蔬菜濃湯是『宇宙第二美味』 的,能夠得到這樣的排名,可見他是極喜愛這裡的味道的。雖然價錢上以幼校學生來說負擔有點大,不過以一年一次的奢侈來說,算是相當划算的。

  • R.C.480.12.28

晚上和家裡聯絡,對於我新年的放假只打算回家兩天一事,媽媽似乎有點不滿,如果萊因哈特願意到我家去作客的話,我想應該可能停留更久吧,只是對他來說,連那棟房子的存在本身都是一種傷痛。

看到他的情形,我不得不由衷感謝自己能出生於吉爾菲艾斯家。父親以前常說,人是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的,這裡面,我想有兩個意義,一個是無法埋怨自己的家庭,而另一個則是,除此之外的人際關係都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既然如此,就不應該留下遺憾與後悔,因為那是自己選擇的。

  • R.C.481.01.01

四八一年元旦。

回 到家的感覺還是不同於在幼校,最明顯的地方是,我睡遲了,在幼校的環境裡,幾乎是天一亮就自然醒過來的我,居然睡到十點半才起床,媽媽自然是體諒我沒有來 叫,但還是感到一點慚愧。每次回家總是會被問到「繆傑爾家的少爺對你還好吧?」這次也不例外,昨晚一踏進家門,爸爸就如此問了,而我也總是回答「他很照顧 我,請不用擔心。」

我知道,爸爸對於我和貴族家的子弟來往是有點憂慮的,我也只能盡可能的讓他放心,相信萊因哈特並不同於一般的貴族。不 過實際上,除了馮字姓氏之外,萊因哈特在幼校裡根本不被當成所謂的「貴族」來看待,貴族的社會裡也有貴族與平民之分,相對於大環境裡又有真正的貴族與平民 之分,我想,即使在領有爵位的貴族社會裡,這樣的對立也還是存在吧。

  • R.C.481.01.03

今天趁著無重力訓練室無人使用,我們申請了自主練習,借了一個半小時。
看著他吃力的要適應無重力環境,我擔心的告訴他不要太勉強,但是他卻說「不敢說要樣樣精通,但至少要做到熟練!」我知道,他是隨時準備好要面對各種戰場的,不只是心理上的準備,更包括技術上、體能上的準備,或許勸他休息的我反而是太天真了?
我真的有資格繼續伴隨在他身邊嗎?

突 然被人一本正經的詢問願望,才發現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每年他都會這麼問,「吉爾菲艾斯有什麼願望嗎?」這真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因為真正的願望太過於 奢侈,時間也不可能倒流,而我又不希望隨便敷衍他的問題。今天他更是硬要我說個現階段可行的願望,想了好久,我告訴他,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交換擔任叫醒室 友的工作,這是目前我所能想到對他來說有難度,卻又勉強在實行可能範圍內的願望了。

或許與預期有點出入,看得出來他有點不滿,不過倒也接受了這個小小的願望。

「明天就拜託您擔任起床號了,萊因哈特大人。」我這麼告訴他。

今年收到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生日禮物。

那是遠超過於早晨在他的提醒下起床的禮物。即使是他無意隨口的讚美,對我來說卻是比什麼名貴禮物都重要。
不過,早上還真是有驚無險,還好他沒有發現,不然真是糗大了。

  • R.C.481.01.19

距離明年六月底的畢業還有17個月,雖然不知道現在才急起直追還來不來得及,但是,我希望能在畢業前給自己一點來自外在評價的自信。

雖說學校的成績無法評斷一個人的能力,但我現在急切的想要個證明,證明我的確有資格留在他身邊,不只是因為他對我的信任,更因為我有那份能力。

  • R.C.481.04.18

沒想到我也有淪落到去使用第二洗衣室的一天,看來晚上的工作還是不能省略吧。以前只有聽說沒有親眼看過,原來清晨的第二洗衣室還真的蠻多人排隊的,而負責管理的梅比斯夫人……唉,還真如傳說中一樣,真令人頭痛,還好20分鐘內就處理完畢,沒有驚醒到他的樣子。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麼醜陋、骯髒、卑鄙、自私的人。我不但對不起安妮羅潔小姐、更對不起自己的誓言。或許、我根本沒有資格繼續留在他身邊。

  • R.C.481.5.26

這世上真有所謂的神嗎?如果有,那一定是相當惡質又性喜折磨人的、殘酷的魔神。

為什麼要這麼信任我,我幾乎忍不住想要掐上他的脖子,一無所知的無垢者比起明知故犯的惡人更加罪惡,而更令人絕望的是、我沒有辦法換房。

去了校醫室一趟,演了場大戲要來了安眠藥,希望老校醫所謂的抗藥性不要太早發生。

「嗯……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吉爾菲艾斯叔叔這種人都會氣到想掐人?」歪了歪脖子,亞力克的閱讀在這簡短的紀錄停了下來。
說到掐人,亞力克很自然地聯想到菲利克斯曾有過的口頭禪「我今天絕對要掐死你這怪胎」、或是「誰!誰快來阻止我掐死這個死小子!」等台詞。

不過……

「像吉爾菲艾斯叔叔這麼好脾氣的人也會氣到想殺人?可見死老頭一定做了很過份的事情,嗯……」可有的資訊太少,亞力克的想像力又太過豐富,他一手支撐著下巴,猜想著各種可能。

「例如說……把人家只差了兩關就可以全破的電子遊戲、隨手關掉遊戲機電源?」好像太小家子氣了?

「例如說……偷吃了吉爾菲艾斯叔叔的午餐?把自己不想吃的東西偷偷放到人家的餐盤裝作不知道?」但是這好像算是「明知故犯的惡人」喔……

「或是說……像史堤爾那樣……」很「誠實」的轉告尤利伍斯的愛慕者、尤利伍斯.瓦列收到巧克力之後的坦率感想以及立刻分送旁人的作為?

據瓦列和米達麥亞的「吾家有子初長成」閒聊內容可知,之後瓦列家似乎持續收了一個月左右的怨恨詛咒外加自殺預告信,嚇得米達麥亞一想起這件事就會跟菲利克斯耳提面命,絕對不可以糟蹋女孩子的好意,即使拒絕也要和善告知,煩得菲利克斯轉而向亞力克抱怨連連。

「還是說……本來答應晚點名幫吉爾菲艾斯叔叔的無故外宿做掩護工作,結果完全忘掉這回事?或是自己也無故外宿所以被抓包?」但是那兩人又不像是會需要無故外宿的人……

「啊啊啊~~」煩躁地搔了搔一頭燦爛的金髮,沒有一點形象的,亞力克弄亂了原本就算不上服貼的頭髮。大聲抱怨道。「根本猜不出是什麼事!」吉爾菲艾斯叔叔寫日記都這麼含蓄幹什麼啊!!

對照了前後幾日的紀錄,亞力克突然靈光一亮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他興奮的跳了起來!「磨牙!對了!我知道了!!死老頭晚上睡覺磨牙!!」所以才需要去請安眠藥,所以才說「一無所知的無垢者比起明知故犯的惡人更加罪惡」!所以才「無法換房」!

又重新看了一下文字,越想越是得意的亞力克止不住漸漸往兩旁咧開的雙唇,最後根本是趴在桌上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我就說嘛~那群老傢伙一天到晚『萊因哈特大帝』如何如何、『萊因哈特大帝』怎樣怎樣!還不是個磨牙大聲到會讓室友想掐死人的傢伙!」

突地抬起頭,亞力克想到另一個可能。

「對!說不定不是磨牙!而是打呼!嗯嗯!」亞力克點了點頭,憶起菲利克斯曾經跟自己抱怨過的,當菲利克斯就讀初等學校時,三天兩夜的校外教學,同寢的人打呼聲大到讓他想殺人這件事。

可見打呼磨牙這種不可抗力的事情對旁人來說是困擾到會想殺人的地步。

「唉呀~那這樣穆妲不就很可憐了?」要忍受那傢伙睡在自己身邊磨牙打呼?「嗚哇……好慘……」

亞力克卻沒有想到,讓吉爾菲艾斯痛苦至此,甚至在日記裡留下如此紀錄的,並非磨牙打呼這種程度的事情。

続く

目録へ戻る

  • 「例如說……把人家只差了兩關就可以全破的電子遊戲、隨手關掉遊戲機電源?」

>>>這是克勞斯或是安東會想殺人的情況

  • 「例如說……偷吃了吉爾菲艾斯叔叔的午餐?把自己不想吃的東西偷偷放到人家的餐盤裝作不知道?」

>>>這是亞力克才會做的確信犯行為,通常揚言要宰了他的多半是菲利克斯

  • 「或是說……像史堤爾那樣……」很「誠實」的轉告尤利伍斯的愛慕者、尤利伍斯.瓦列收到巧克力之後的坦率感想以及立刻分送旁人的作為?

>>>尤利伍斯.瓦列所言「這是我第一次有這麼明確的衝動、想搶了我家老爸的配槍來殺人」

  • 「還是說……本來答應晚點名幫吉爾菲艾斯叔叔的無故外宿做掩護工作,結果完全忘掉這回事?或是自己也無故外宿所以被抓包?」

>>>這是史提爾.馮.艾齊納哈會想殺人的情況

2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