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忠誠 stage 3


 

現在,於帝國軍副司令官的勤室,正上演著一齣奇妙的情景,總參謀長奧貝斯坦維持著一貫挺立而無表情的樣子,一手端著來自副司令官吉爾菲艾斯一級上將沖泡的咖啡,低頭品

而面對不苟言笑的總參謀長,高挑而英俊的副司令官言笑晏晏,彷彿站在他對面的是相知多年的好友一般。

那樣的情景,如果畢典非爾特、米達麥亞、瓦列等提督在場的話,不定會驚的下巴臼也不一定。

一手持著咖啡,奧貝斯坦的白髮低垂,道。

「吉爾菲艾斯提督、您是個謹慎的人……」

キルヒアイス提督、貴官は、トッテモ、用心しておられるようだな・・・

笑聲在喉嚨裡輕巧流轉,吉爾菲艾斯接過奧貝斯坦手中的杯子,放置於自己的桌上。

「我該,多謝參謀長大人的誇獎嗎?」低低蕩開了笑意,吉爾菲艾斯補充。

それはそれは、参謀長閣下に誉めていただき、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您的沒錯,我是個警戒心相當嚴重的人,如果沒有足的把握,我怎麼可能允許像您這樣來明的人物、隨意接近萊因哈特大人呢?」

「所以,下官今天終於合格了是嗎?」

搖了搖頭,紅色的髮絲如閃耀的紅寶石般,在勤室的暖燈光下搖曳。

「我過了,如果沒有足的把握,我怎麼可能允許像您這樣危險的人物、隨意『接近』萊因哈特大人呢?」

「………所以閣下的意思是………」

「在元帥府見面的時候,您表示,因為義眼的故,所以憎恨高登巴姆王朝是吧?」

「………是的。」

「您省略了很多『故』呢、總參謀長閣下」斜靠在辦公桌旁,吉爾菲艾斯雙眼凌厲筆直的射向奧貝斯坦,開口道。

「総参謀長閣下はあの時、いろいろな『ワケ』を省略したようですね・・・」

「我曾經認識一名相當努力的幼校學生,為了隱瞞自己是先天性色彩識別障礙者,他拼命的壓抑自己,努力在既有體制達到最好,就只怕一朝東窗事發,被強制退學……而,奧貝斯坦中將。」

撐在辦公桌上的手指輕緩的滑過擺在桌上的咖啡杯,一邊以指尖確認那流暢優美的線條,吉爾菲艾斯緩緩的接著。

「我實在不懂,比起色盲更加嚴重的雙眼先天失明,為何能平安的就學、加入軍隊而不需要遭受到強制退學?

幼年學校、奧丁士官學校都能順利畢業,即使您的雙眼在醫師診斷上被紀為,『母體懷孕時期的太空旅行而導致的突變結果』,仍然是比那位學生要幸福許多………這樣的人生,不知道您還能有什麼好不滿的?喔……或許周遭的白眼與冷語是免不了的吧?

不過,我不認為總參謀長閣下是一個僅僅因為周圍的冷嘲熱諷、就因而立志推翻王朝的熱血份子?」

吉爾菲艾斯輕描淡寫的,將視線投向站在自己對面的參謀長,奧貝斯坦的臉色在設計為暖色調的照明下顯得蠟而僵硬,就像那張臉並不是活人的臉,而是從死人臉上下面皮貼上似的。

「吉爾菲艾斯提督的想像力實在很豐富……」

「我只是、試著去瞭解您的恨到底是由何而生罷了。然後,正好找到了一些相當有趣的資料,您的外祖父、在您人生的前18年,給了您、…該相當、令人羨慕的保護呢?

如果那位幼年軍校生知道了您的事蹟,可能要嗟嘆帝國法令的執行不徹底以及造物弄人了吧?只是,真可惜,這一切的保障,都隨著令堂的死亡而有了變故……」

「吉爾菲艾斯提督!您到底想什麼?」

這是奧貝斯坦第一次、無法繼續維持一貫的挺立姿態,他的右隨著語調的高昂而往前踏了一

雙手也無法再保持僅貼身側的標準儀態、緊緊握起。

狡猾的,扯起一抹冷笑,吉爾菲艾斯揶揄道。

「原來我們的總參謀長閣下也是有激動情緒的一面?」

將桌上的兩個空杯一手拎起,放心而大膽的讓後背暴露在奧貝斯坦面前,吉爾菲艾斯俐落的清洗著杯子,一邊繼續著。

「我並沒有任何惡意,方才我也過了,只是要『確定』您對高登巴姆王朝的恨意是否為真、其原因來自何處而已。

即使是自古以來有名的武人世家,碰上了門閥貴族的政治鬥爭和醜聞,還是得要屈服於宮省與務省的壓力,對於令堂的悲劇,我致上由衷的歉意。

而、年幼的您即使在事發現場即時取下義眼,企圖以義眼的暫存記憶作為證據,也被以非科學的論理扭曲為『不足以採信』之心因性視覺……」

 

奧貝斯坦挺立的身軀似乎搖晃了一下,但隨即他又找回了控制全身肌肉的力氣,將自己的姿勢重新調整為軍校所要求的最標準形式。

 

「您有足的理由支持這份恨、而這股情感足以大到想要推翻現……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輕快的結論聽在奧貝斯坦耳裡成為最無情的諷刺,那是曾經擁有卻被硬生生奪的人才會有的不滿、憎恨。如果從來不曾擁有,也就沒有什麼好恨的。

而、那樣的憎恨,吉爾菲艾斯相當瞭解,因為他就是切身感受了十年、並目睹身旁無憂無慮的少年蛻變成激昂的戰鬥天使。為了填補被奪的暖而燃起的熊熊烈火、在背後支撐的是無人能敵的強勁意志。

 

隨著被吉爾菲艾斯重新提起的過往,那時的慘劇似乎又重現在奧貝斯坦的腦海裡,火光、雜沓的人聲、母親的悲鳴、父親的叫罵、以及造成一切毀滅的兇手及幕後指使者……

這一切的一切,早該在自己進入統帥本部情報處理課時,就被葬送到無底深淵才是,8年前外祖父死後,他以為再也不會有人能提醒他這件事了。除了自己的心以外……

 

「吉爾菲艾斯提督……下官真的是、太小看您了……」

順利加入羅嚴克拉姆元帥府這件事,代表了吉爾菲艾斯已經確認過自己對於高登巴姆王朝的恨意並非假,而今天這個人的一場大戲,只不過是進一確認自己的忠誠罷了。

「您言重了,總參謀長閣下……」

輕鬆的聳了聳肩,吉爾菲艾斯微笑著解釋。

「在下只是剛好認識了一名退休警官,拜託他運用人脈了一點舊案罷了……」

電子儀器的冷光閃爍了一下,奧貝斯坦不得不承認,齊格飛.吉爾菲艾斯的確是羅嚴克拉姆侯爵不二之腹心,不論在才幹、忠誠方面,恐怕再也無人能及。

「最後,可以請閣下回答下官一個問題嗎?」抬起頭,義眼的提督對著紅髮的青年將官提出一個問題。

「請。」

「對您來,羅嚴克拉姆侯爵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是主宰我全部靈魂的對存在。」

瘋狂的愛情嗎?

一瞬間、恍然大悟的奧貝斯坦忍不住要冷笑起來。世界上沒有不會熄滅的火、沒有不會冷卻的愛情。這個人,果然比自己想像中的更要危險。

現在吉爾菲艾斯可以為了愛情、以匪夷所思的方式保護羅嚴克拉姆侯爵,日後,他也有可能由愛生恨、以最有效的方式打擊羅嚴克拉姆侯爵。

「即使如此,下官仍然會基於義務向侯爵進言排除對您的特權待遇……」

「那是總參謀長閣下的職責。」雙手一攤,那樣的自信與無畏,讓奧貝斯坦忍不住聚攏起眉頭。

輕快的踱回到辦公桌前,吉爾菲艾斯自抽屜裡拿出一張紙片,交給奧貝斯坦。

紙片上簡潔的印刷了幾個號碼與標明為通行密碼的一組文字。

 

「…………這個是?」

 

「收容逃兵的場所。」

 

等到奧貝斯坦無言的點頭致意之後,吉爾菲艾斯便收起手中的紙片,掛上那人人稱之為如沐春風的和笑容,叮囑道。

「請總參謀長閣下確實執行善後。」

對於奧貝斯坦,不需要明太多,只要給他簡短的暗示,他便已經了解該怎麼作。

只是,奧貝斯坦再次認識到,這個被眾人公認為人品端正、善良和的將官,在那覆蓋了春天色彩的表面下,其實也藏有如此辛辣情的一面。

再次低頭行了一個禮,奧貝斯坦簡單的與紅髮的副司令官告辭,便離開了房間。

 

 

這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吉爾菲艾斯與奧貝斯坦的私下交談。

因為在那天之後沒過幾天,便是差點陷帝國軍於崩壞局面的九月九日,「安茲巴哈暗殺事件」、也是吉爾菲艾斯大公殉身救主之日的來臨。

奧貝斯坦口不提那天在副司令官勤務室所發生的事件,連他的主君都不曾透露。

因為即使他透露了,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不會有任何人相信「那個」吉爾菲艾斯會有那麼激烈的一面,而奧貝斯坦也不認為有向他人透露的必要,對他來,與吉爾菲艾斯唯一一次的交談,像是一條無形的鎖鏈,牢牢的住了自己。

即使只有一瞬間,奧貝斯坦確切的感受到,吉爾菲艾斯在某一方面的本質與自己相通,即使兩個人所面對的方向不同,但是在某一點上,他們的確是有了交叉點。

有時候奧貝斯坦甚至會有一種錯覺,那就是英年早逝的紅髮提督仍然沒有離開,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以那雙蘊著詭譎波濤的湛藍雙眼,牢牢的注視著自己,提醒著自己那句話。

 

您必須一直活下去,代替萊因哈特大人背負起見死不救的罪名,

代替萊因哈特大人承擔所有的罵名與敵意。

在萊因哈特大人沒有死之前,我不認為您有死的權力。

 

 

続き

Back to the series index

——————————————–

喔耶~再兩篇還是三篇就可以結束了~

我終於也寫得出中篇了!(哼哼……得意中)

在文章尾端打上「完」這個字真是有種莫名的滿足興奮感啊!!

基於作者的妄想私心,我想看吉爾菲艾斯和奧貝斯坦泡茶喝咖啡,

一邊口傑、口傑、口傑、

口胡、口胡、口胡的閒聊著陰謀與詭計。

4 thoughts on “理性與忠誠 stage 3

  1. Lycoris 說:

    初次來訪請多多指教!
    翻出舊文來回覆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應該還好吧?

    雖然我只是想說一句,啊,好難得看到這麼黑的吉爾菲艾斯啊(笑)
    大部分同人裡的小吉還是走忠犬之路(?)和耍小陰謀這個動作毫無關係。

    這樣說有點奇怪,我倒是覺得有一點黑的小吉比較像是個人啊。小萊至少還有任性的部分來顯示出一點人性,但小吉實在是太聖母化,讓人有點難共鳴起來。當然個人還是很欣賞他,大概只能說是感覺這個東西也可以分很多方面討論的吧。

    胡亂說了這麼多話真是糟糕。總之我很喜歡Umitan你的文啊。時間有時候會帶給人一種叫做悔恨的情緒,而常常迷上舊作品的我更是因此懊悔不已。看到現在仍然有人願意替一些舊作品付出實在令我感動。儘管對我來說銀英算是新接觸的作品,但是看看出版的年代,看看大熱的年代,在看看如今的情況,總是令人不免唏噓。

  2. Umitan 說:

    歡迎新朋友 Lycoris
    舊文回覆當然沒關係囉!歡迎得很!

    關於這麼黑(?其實我覺得寫的還不夠黑說…能力不足?)的吉爾菲艾斯沒有被您鞭,先跟您說句謝謝了~

    個人覺得忠犬和腹黑兩件事是可以並存的。
    不過無論如何最想寫的還是身為一個「人」的吉爾菲艾斯。
    不是沒有徬徨、沒有恐懼、沒有弱點、沒有偶一為之的自私邪念的聖人

    加上又討厭田中寫他們兩人因為那種「正義論」而吵架決裂的一幕,所以就自己亂改了~

    不勝唏噓的感情我也很深刻啊!銀英在台灣大紅的時候,我還是高中剛上大學的年紀(啊……請不要算那是幾年前)那時潛水的很快樂,因為有各式各樣的文章滿足自己,不過,現在因為大家都散了(嗚嗚…)所以一些個人的妄想只能自己寫寫自我滿足一下了。

    謝謝你的來訪~也歡迎多多交流意見!

  3. Lycoris 說:

    據我一個最近被我推入銀英坑的朋友說,看到那段的時候就覺得「吉爾菲艾斯死定了」……說真的銀英傳劇情很好猜啊。雖然說我的感覺除了難過以外還覺得萊因哈特也蠻衰的,只不過一次大大的意見不合後小吉就領便當了XD

    不過這段我倒是沒那麼討厭就是了,比起第三本(沒記錯應該是雌伏篇吧)和落日篇後半部……我還是想不透為什麼小萊會允許要塞對要塞這個作戰,相信他是不會看著這種愚蠢的方式而不管的啊。

    所以說有時候真的希望自己能夠再老一點,這樣就不會錯過那種最為熱鬧的時代。記得我好像啃了三到四個月,一直到上個月才看完本傳,想說這樣子的作品同人作品的品質會有水準以上的表現(嗯,我想隨著原作深度不同,同人至少會達到某個水平,不會莫名其妙的殺必死一大堆這樣)然後才發現大部分都解散了,那種知道又吃不到的感覺很糟啊(笑)

    然而自己創作的功力與所需的時間實在是……Orzlll
    好希望能夠從這個矛盾螺旋中鑽出去啊!(←懷舊的悲哀?笑)

  4. Umitan 說:

    要塞對要塞那段真的……我也很吃驚……
    田中不喜歡鬍子老爹?先是肯普之後是連內肯普……
    實在是很腦殘的一段,還有到最後死命執著於楊的那個表現……

    過去他曾被楊稱讚過,深知「大軍被小艦隊翻弄的憤怒」而成功的引誘同盟軍進入雷神之鎚的有效範圍內。
    但是,結果呢?
    當他自己成為大軍之後,他已經忘了過去自己還是小小分艦隊司令官時的智慧與理性了嗎?
    讓我有點……說真的蠻失望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