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14.7



尾聲

當亞力克少年翻到這天的吉爾菲艾斯所作的紀錄時,他的表情是崇拜而又吃驚的。

  • R.C.480.06.28

今天破了紀錄,雖然算不上什麼值得自豪的紀錄,本該是一對一的對決,卻中途加了其他人,算算最後躺在地上的數目,竟然有八人。我和他在這幾年內的確是成長了不少吧!

能夠全身而退必須要第一個感謝五年級的卡隆,如果他和古羅曼等人串通一氣的話我們連1%的勝算都沒有吧!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學長。很可惜他就要畢業了,或許我們再也沒有相遇的機會了。他擅長的是在地面上的作戰,而我準備跟隨的人,他將有的戰役是奔騰於宇宙的。



晚上,海因茲前來道歉,我想中途亂入的那群學長大概和他、或是恩格巴爾特有關吧,不過當我問到


「你作了什麼必須向我道歉的事情了嗎?」


他搖了搖頭。但是臉上仍是藏不住的歉意。我不認為他必須為這件事自責。因此,我告訴他


「我不希望你推託過錯或是轉嫁責任,但是也不需要為了不屬於你的過錯道歉」


讚服的嘆了一口氣,亞力克再次把目光移到最後那一行。


『我不希望你推託過錯或是轉嫁責任,但是也不需要為了不屬於你的過錯道歉』


他在心底大大的點了個頭,依稀在眼前看得到紅髮的少年公正的態度,和煦的開導著學弟的樣子。


但他不知道的是,當晚吉爾菲艾斯卻為了卡隆離去前的幾句話而輾轉難眠。

原本,這世上就沒有正義與公理不是嗎?

否則安妮羅潔小姐又何必在一紙文書傳達下,前往那個她從不曾想像過的地方,為那個連自己的紐扣都扣不上的老頭,展現應該只屬於萊因哈特與自己的微笑!?

他和萊因哈特準備前往的道路,是要站到貴族們的頭上,以武力搶回安妮羅潔小姐,光憑正義,的確是無法真正守護萊因哈特的,這點他非常同意,但是...


卡隆在離去前對他說的話,硬生生的又自動倒帶重播在耳畔。


「想要的東西用看的是不會落到手中的!」


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其實,當時面對著全身籠罩在夕陽餘暉中的人,吉爾菲艾斯一瞬間迷惘了,陪在這個人身邊,早日將聖殿裡的女神給解救出來,就是他要的,一直以來他都是這麼認為。

但是....然後呢?


雖然不知道那要花上幾年,但是,流逝的時間不會倒回,他和那對姐弟,都不可能回到三年前的初春了...到時候,他又該如何自處?當所有戰鬥都結束之後,在這對姐弟周圍,他將永遠失去容身之處了嗎?

焦躁的翻轉了身,房內傳來萊因哈特平穩的呼吸聲,這更是他連試圖去模擬都不曾有過的情境。


他和金髮的友人曾經如此感嘆過,無法想像安妮羅潔去服侍那個瀕臨酒精中毒的老頭的樣子,但是也無法想像安妮羅潔與任何一個鎮上的青年走在一起、言笑晏晏的模樣。


而今天,他卻被另一種假想模擬給逼的冷汗直流,是的,同樣的,他也無法想像萊因哈特理所當然的呼喊別人的名字、向其他人任性的大發牢騷、或是全然放心的將頭枕在其他人的肩膀上、對著其他人──像個調皮的小鬼般──惡作劇的笑著....

澎湃在心頭的焦躁,令他幾乎無法持續平躺,翻身坐起,吉爾菲艾斯凝視著早已熟睡的室友,室外的公用照明軟弱的穿透窗簾,帶著幽藍的色彩蓋在那人身上如同薄膜,在胸口亂竄的情感脈流爭先的想要湧出,衝刺到喉間,吐出的言詞卻是比月光還要軟膩的溫柔。


「萊因哈特.....」


如果不以全人生來俯瞰,而將世界濃縮成現在這一點來看的話,現在充斥在他心中的,混合了滿足、激動、惶恐、安心、雀躍、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感情,幾乎就是他要的東西了,而他也已經確實得到了。


他想,如果是為了保護現在所得到的東西的話,成為卡隆所謂『骯髒的大人』這件事,根本不是由二擇一的問題,而是必然的唯一。


萊因哈特在姐姐與吉爾菲艾斯有意或是無意的默許保護之下,從他出生到死,他都保持著『萊因哈特』。但是吉爾菲艾斯卻不是一開始就成為『吉爾菲艾斯』的,那是經過不斷的自我反思、摸索、壓抑與克制、鞭策與鍛鍊,才令自己成為『吉爾菲艾斯』的。

NEXT TO>>日記第15回

Back to Diary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