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5


「幹麼?克勞斯,我今天有事要急著走……」

 放學後的教室,橘色與暗紫紅的餘暉渲染著空蕩的階梯式大教室, 記掛著複合式

格鬥技費沙星系決賽的開打時間,菲利克斯打算儘快結束這邊的談話,

好趕到獅子之泉去欣賞實況轉播。

 

「是關於士官學校報名的事情……」

「………」挑起了一邊的濃眉,菲利克斯轉頭看向友人,手上的收拾動作卻沒停下。

 「照亞歷克的說法,你是不打算去奧丁就是了?」───餞別對象聽起來只有自己一人。

楞了一愣,菲利克斯不解地反問。

「我不是早說過了,要念費沙的士官學校嗎?」───去奧丁,就只是單純的,跟著去參觀罷了。

 

「我問的是『你』的打算,可不是『亞歷克』的打算喔!」

回過身,克勞斯自書袋裡抽出一個信封,遞給了面前的友人。在信封的正面,印刷了「奧丁士官學校報名簡章」幾個字體,收起了之前的態度,克勞斯一臉認真的提議道。

 「怎麼樣?跟我一起報考奧丁的士官學校吧!?」

 一瞬間,要說菲利克斯沒有一霎那的猶豫與動搖、那是謊言。

沒有多少重量的紙袋,捏在手中卻彷彿突然加重了千斤,但是、伏下視線的

菲利克斯仍然婉拒了好友的提議。

那頭黑褐色的柔軟髮絲俐落地、左右飄盪了一下。

 「……不…還是算了!克勞斯,我早答應他了……」

牽制著菲利克斯心緒的,是他知道亞歷克有多麼期待與自己一同去軍校這件事,

他實在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關係,看到那個人失望的表情。

 嘴裡咂著舌,克勞斯滿面盡是無法認同的表情。

先一步收拾好筆記用品、納入隨身的袋子裡,克勞斯搖晃著一頭蓬鬆飛揚,

緩緩起身,隨即雙手負於身後一級一級的往下踏去,接著,他語重心長的開口。

「我說啊,菲利克斯大爺,你也該從亞歷克身邊畢業了吧?」

 菲利克斯在幼校中人員不算差,甚至可以歸到人緣佳的一類,但同學們也都很清楚「菲利克斯很難約」

找他聯誼,幾乎沒有得空的一天。

找他去玩,總是參加一兩次就不跟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克勞斯才了解,只要不上課的日子,菲利克斯人幾乎都泡在皇宮的。

找他一起趕作業,沒想到連這種事菲利克斯都拿到獅子之泉去與亞歷克商量。

邀他去參加地下樂團的演唱會,只去了一次的菲利克斯之後便再也約不到了,

原因是擔心亞歷克也吵著要去那種充滿牛鬼蛇神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偷渡了大量搖滾樂到皇宮去。

 

午休時的事件也是,菲利克斯對於每個人都保持了一點的距離,學校的正規活動以外,他幾乎鮮少參與同學間的聚會。

如果沒有必要,絕對不主動提起自己的話題,即使被問到了,也總是輕描淡寫的、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來矇混。雖然在下級生之間的風評頗佳,但是在同級之間,菲利克斯是個難以真正親近的同學。

 

「你都已經幾歲了?也差不多該從『亞歷克監護人』的位置上離開了吧?」

雖然這麼說似乎是在挑撥菲利克斯與亞歷克之間的情誼,但是克勞斯認為為了早日讓自己的朋友認清事實,適當的重話也是有必要的。

菲利克斯不服氣的瞪向對方的背影,在費沙星系的恆星所散發出來的橘色光環裡,多年好友的背影卻突然給人一種迷離而遙遠的感覺。

「拜託……你說的是什麼蠢話?好像我巴著亞歷克不放似的!」

應該反過來、是亞歷克離不開自己才是吧?

 走至階梯教室底部的克勞斯回過了頭、睨了一副理直氣壯的友人一眼。

「難道不是嗎?你根本不適合留在費沙讀士官學校!難道你轉了性子想走軍官僚系統了?」

 「你說什麼啊!官僚?我連想都沒想過!」

 「那就一起來吧!」

克勞斯的提議迴盪在教室裡,設計良好的教室裡充塞了他的低音,一字一句的、在教室的空間裡互相激打著、傳送到聽者的耳膜裡。

「奧丁那裡才培養得出真正的現場指揮官啊!費沙那種只靠電腦模擬練習的戰術教學,哪裡比得上奧丁的演習場!!能夠在入伍前就體驗艦隊戰的實地演習,還有空戰、陸戰的綜合演習,那種大場面才配得上『演習』這兩個字啊!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這些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好不好!!」

幾近煩躁的、菲利克斯低吼著截斷克勞斯的話。

「不,我看你完全不知道。」

「你!費沙軍校畢業的也不全然是配屬後方勤務與軍務省好不好!!也是有人投入實戰啊!」

「是啊,有多少人啊?」

克勞斯簡短的截斷菲利克斯的辯駁、抬頭望向長年的好友,在自然光漸漸轉暗的時刻,克勞斯只能隱約確認菲利克斯略為起伏的胸膛與低垂的頭。

「………」

「我說句老實話,菲利克斯,這是你的人生耶!我知道你這傢伙本來就重諾守信。

但是啊,有的時候不是答應了就非得做到,情況是瞬息萬變的!你如果只是為了遵守亞歷克的約定才留在費沙,那在我看來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

緊閉著雙唇的菲利克斯不發一語,那頑固的姿態就像是緊閉的貝殼一般,看在克勞斯眼中,不由得自腹中生出一股惱怒。

「我問你、你──真的是為了亞歷克,留在費沙嗎?是哪一個亞歷克?」

「?」直視克勞斯的天藍眼眸裡掠過一抹不解。

「是你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亞歷克?還是亞歷克『陛下』?我親愛的菲尼!」

「你!!」氣極的菲利克斯猛然起身,學校的制式靴子用力踏在石板地上,發出了一聲有力的敲擊聲響。

克勞斯知道,如果不是隔著一整個階梯大教室、和菲利克斯拉開這麼一段距離,臉上早就要吃上一拳了。

他很清楚,這是菲利克斯最痛恨的說法。

「對我來說亞歷克是重要的友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我留在費沙只是為了實踐和朋友之間的約定!跟他是什麼身份沒有任何關係!!」

對菲利克斯來說,亞歷克的事情是足以排除其他事情列為最優先的,但這並不是因為亞歷克是他「從一歲起便發誓效忠」的對象,也不是因為亞歷克的血統或是加諸於身上的尊貴頭銜。

瞬間沉下臉的菲利克斯,周身籠罩著山雨欲來的低氣壓,一步接著一步,他緩慢的踏下階梯,往克勞斯所佔據的講台前進。

「也就是說,你在皇帝與朋友之間,選擇了朋友?」

察覺了克勞斯的言外之意,菲利克斯停下腳步、在階梯教室的中段,他交抱起雙臂,冷冷的瞪著對方。

「我不想跟你玩文字遊戲,克勞斯,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

舉起雙手投降,即便是多年的友人,克勞斯也難以正面抵擋盛怒下的菲利克斯,明明只是個小自己好幾個月的同學,有時候卻散發著異樣的威壓感。他緩和了語氣裡的尖銳,直接挑明了。

「我只是,有時候會不瞭解你到底是怎麼看待亞歷克的,你和他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罷了。」

對於友人的迂迴問題,菲利克斯煩躁的扒梳了一下飄落前額的髮絲、柔軟的深色緞子往上隨意揚起。

「什麼皇帝、朋友的,克勞斯………」

他低聲嘆了口氣、「亞歷克就是亞歷克啊!難道你能把這兩者分開來看嗎?」

訝然於菲利克斯那理所當然的回答,克勞斯自嘲般的、勾起了嘴角。

───這就是累積了十幾年情誼的差別嗎?

自胸腔吐出一口長氣。克勞斯那帶著一抹淺灰的瞳孔裡、映照著一個身形高挑的少年身影。

「菲利克斯,菲利克斯……有時候我實在很羨慕你……」能夠這麼坦率的說出這種話。

也、不得不擔心,到現在都還沒有意思要區分這兩者的你。

亞歷克就是亞歷克?

錯了,他不只是「亞歷克」,他還是「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銀河帝國的皇帝陛下。事情並不可能永遠如菲利克斯所宣言的那麼單純。

「什麼意思?」

「不、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很羨慕你。因為對我來說,亞歷克先是皇帝,之後才是我的友人……之一。」

正因為亞歷克和菲利克斯都是友人,對克勞斯來說,失去任何一方、都是難以承受的。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執著於分辨這兩者……」

菲利克斯低聲的、試圖解釋給克勞斯,也似乎是說給自己聽一般。

「我只知道,我答應他了,我不希望他為了這件事失望」

放鬆了肩膀的壓力,長長一口氣吐盡之後,撇過那深色的頭,一雙比費沙的藍天更澄澈的雙眼追隨著裝飾夕陽的幾朵浮雲。幽幽的,菲利克斯低聲道。

「你知道嗎?我就算要陪在他身邊也沒有多少時間了,他……亞歷克是不可能上前線的,那幫臣子是不可能讓他真的上戰場的。

即使進了軍校,他能過的學生生活也不會太久。我……希望,至少,在正式進入軍隊前這一段時間,能儘量陪在他身邊。加入學校對他來說很重要……」

菲利克斯忘不了,當亞歷克被告知必須延後入學的時候,那強忍住所有情緒的表情、

以及之後的悔恨與不甘願。

無論他如何不厭其煩的將幼校的各種細節、鉅細靡遺的跟亞歷克分享,甚至只要是亞歷克開口,有時連自己的作業都實驗性的,交了亞歷克獨自完成的內容上去。

但是,正如過去克勞斯曾說過的。

 ────你怎麼可能將真實的軍校搬到皇宮裡去?────

是的,自己再怎麼努力,都只是間接的讓亞歷克接觸到真實世界罷了。亞歷克必須更真切的、更直接的以自身去接觸真實世界才行!

 「菲利克斯,我實在不懂……」

克勞斯搔了搔造型略顯崩落的頭髮,不解的指出。

「你為甚麼這麼執著於亞歷克要去軍校、不……」搖了搖頭,克勞斯訂正著自己的話。

「應該說,就算他得要進學校好了,你何必這麼固執的要去作陪呢!?」

亞歷克頂多是有點不知世事,好吧,或許有時候還有一點旁若無人的囂張,但還不至於到什麼都不懂要人服侍要人照顧的地步。更何況,菲利克斯也不是那種會去服侍別人的個性。

「老實說我不認為他在學校裡學到的東西會比他在皇宮裡學到的更有用?」

「正因為如此我認為他更要進學校!」

對於菲利克斯衝口而出的理所當然,克勞斯只能微傾著脖子,有一點跟不上內容的茫然。

收斂了自己的理直氣壯,菲利克斯也檢討了一下自己,何必這麼激動?

嘴裡尷尬的咳了幾下,菲利克斯在腦海裡搜尋著可用的詞彙以及可以告訴友人的底線。

「克勞斯……那傢伙、那傢伙有時候……」

該說是沒有神經嗎?還是不太正常?又或者該說是,道德感低落?

「………嗯?」簡短的應了一聲,克勞斯等著下文。

「呃……總之,我覺得他應該要認識一下一般人的想法和生活……」學校能給他的,不只是知識、還有叫做常識、合群、一般觀念的東西。

面對菲利克斯十分鄭重而認真的語氣,「嗯……」茫然的,克勞斯附和著點了點頭。

「但、但是,就只是認識一下就夠了,沒有必要什麼都去體驗……」

察覺到菲利克斯在言詞運用上的謹慎,而這種情況以菲利克斯的例子來說相當罕見,「比如說……?」他很自然的追問。

「比如說去夜店混、抽煙、喝酒、賭博、找女人……」

這是從史提爾那邊聽來的多采多姿士官學校生活錄。

雖然同校的尤利伍斯.瓦列扯著薄唇譏笑史提爾.馮.艾齊納哈根本把自己的特殊案例當成通例,但至少還是反應了一部分的真實吧。

「所以,沒有人在一旁盯著,太危險了……」菲利克斯又加上一句註解。

「啊?」忍不住瞪圓了雙眼、強忍著笑意,克勞斯發出由衷的感想,「菲利克斯,你是家有叛逆期少年的老媽子嗎?」為了兒子會不會學壞而提心吊膽、甚至要這樣盯梢似的保護,還真是辛苦了!

「你說啥!?」

「算了算了……我知道了,這是你的決定,我也不好勉強你,只是希望你也能一起來奧丁……」走上前去,克勞斯對著固執的友人攤手,表示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

雖然不能接受友人那近似自以為是的固執,但是克勞斯卻也明白,此刻再多說什麼也都無用了。菲利克斯留在費沙是出於對朋友的道義以及同情……或許,還加上了一點出於過度保護的傲慢吧。

「這個申請書,你就留著吧!」

「嗯。」

揚了揚手中的申請書,菲利克斯對著多年的友人道謝。「雖然用不到,不過……還是謝謝你!」

「說什麼謝!?都幾年的老朋友了!!」

輕快的一掌拍在菲利克斯的肩膀上。兩人很有默契的結束話題,收拾著手邊的東西,然後一前一後、在巡迴的教官前來趕人前離開教室。

続き


嗯嗯……這個問題蠻麻煩的……有個當皇帝的朋友和有個朋友是皇帝兩者有差別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吉爾菲艾斯有安妮羅潔的咒語加自我催眠…菲利克斯要怎麼辦呢?

10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5

  1. 千风扶柳 說:

    「菲利克斯,你是家有叛逆期少年的老媽子嗎?」為了兒子會不會學壞而提心吊膽、甚至要這樣盯梢似的保護,還真是辛苦了!

    。。辛苦了,米达麦亚家的少爷。。
    其实是怕。。。丈夫去喝花酒的小媳妇心理吧<–被抽打。。。

    欧耶,真高兴,今天是沙发么?

  2. Reinhardly 說:

    「亚力克就是亚力克嘛!~」这个宣告很正哦,小菲尼保姆(啥?)^^同样是多年的交情不一样还是不一样的哦~~~
    对小莴苣进行德智体美劳全方位教育的美少年保姆啊……T T好想要一个(被殴)……

  3. 赛琉西亚 說:

    “有個當皇帝的朋友”
    这个说法让我想到尤里安说姆莱“总会考虑自己是职业人”,类似的说法好像就是说无论军人还是皇帝什么的都只是“职业”而已,甚至可能是不情愿才从事的职业,并非一个人的本质
    而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好像更接近一般人的习惯…

  4. Umitan 說:

    我自己的想法是話者把哪個當主要聚焦點的問題

    有個當皇帝的朋友
    表示對說話的人來說,朋友是重點,剛好他也是皇帝

    至於有個朋友是皇帝
    重點變成是皇帝,朋友只是表示交情還不錯的意思

    不過,也只是我自己想這樣分、或許也有很多種其他的解讀方式

    >萊茵哈德利(可以直接這樣稱呼嗎?)

    菲尼是亞力克的監護人(XD 自稱)啊!!
    從男子漢守則到常識人公約,讓亞力克不要走太偏的就是菲尼,勞苦功高呢!!

  5. Reinhardly 說:

    啊那个称呼没关系的,方便就好^^
    小菲尼的确很劳苦功高的说。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他保证了亚力克还能成为一个完整的“少年”吧!~

  6. catonline 說:

    – -felix……真是个操心命……..
    目前小鬼的发展等等还都看不出来,除了前面几位提到的老妈子特性,属于他的光芒被小莴苣掩盖了么?

    吉尔菲艾斯附体啦……米达麦亚!快来给你儿子找个巫婆来瞧瞧||||||

  7. Lily 說:

    這麼說好了

    我有一個大集團企業二世祖的好朋友

    他呢,對我們一群姊妹來說,就是XXX,屬性是好友,附加屬性是他家非常有錢

    平時跟別人介紹時的定義,就是「他是我朋友,啊但是他也是那個XXX的兒子唷~~我們等下叫他請客好了~~」之類的

    就像對菲尼來說,亞力克是不是皇帝似乎沒有『那麼』重要的感覺耶~~

    這就像一個叫『亞力克』的大集合裡面,還有『皇帝』、『朋友』、『任性』、『黑白來』、『不食人間煙火』等小集合存在的感覺是一樣的~~

    《如果名為『亞力克』集合的外面還有一個更大的叫『菲尼專屬』的集合就再好不過啦~~》

    • Umitan 說:

      Lily提出的這個集合概念真是棒!

      應用這個概念可以很輕易的解釋菲尼和其他朋友對亞力克態度不同的原因呢!

      例如對克勞斯來說,亞力克是,屬於「銀河帝國皇帝」這個大集合之下,裡面的屬性有「朋友的朋友」、「有趣的怪人」、「(大家都叫他)亞力克」、「浪費基因的完美臉蛋」、「腦筋動得很快」等等。由於一開始的母集合和菲利克斯不同。所以常常會有、明明談論的是同一個人,但是兩個人認知會有所差異、合不起來的問題。

      對菲尼來說,「亞力克」這個大集合裡,當然有個「此人是我罩的」小集合囉~至於那個「菲尼專屬」的大集合~嗯嗯,該說是屬性會比較簡單。就像爸爸、媽媽那樣,有個最大的前提是「我的」父母(但是這個屬性是不說自明的、也可以說是無意識的)。亞力克基本上已經跟那個前提同等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