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忠誠 stage 4


新帝國曆3年7月26日

「所以說,陛下要撐過今天都很難講了?」

一邊處理著手上的公文,軍務尚書一邊詢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御醫。

「這……呃……很抱歉,可能性極高。」

頭也不抬的,奧貝斯坦抬手制止了滿頭大汗的御醫,想要進一步說明的意圖。

「夠了,只是要確認時間罷了,卿可以退下了,去盡你身為御醫的最後責任吧……」

晚上八點過後。

當恐怖份子在奧貝斯坦巧妙的情報操作之下,誤以為軍務尚書的值勤室即為皇帝寢宮,將整個房間幾乎炸毀。

奧貝斯坦被人搬移至長椅上,他的義眼冷靜的觀察著自己腹上紅黑的焦洞。

「明明沒救的卻要裝成還有救,這不但是一種偽善,而且也是一種技術和勞動的浪費。」

他這種冷漠的說詞讓四周的人感到膽怯,也有一種莫可奈何的認同。接著,他又加了一段話。

「轉告拉貝納特,我的遺書就在書桌的第三個抽屜裡,要他一事不漏地照章執行。

還有,反正他也沒多少時間了,就照自己的意願去做事吧。只要告訴他這些就夠 了。」

吃力的轉動了一下視線,發現大家都對拉貝納特這個名字表現出狐疑的表情時,軍務尚書只好說明那是他宅邸的執事名字。

說明結束時,他閉上了兩眼,遮斷了人們的視線。逐漸模糊的意識裡,他不由自主的,在內心對著某個早已不存在的人這麼說。

這樣就行了吧。我可不像您,按部就班、有始有終一向是下官的行動準則……

三十秒之 後,軍醫確定他已經死了。軍務尚書奧貝斯坦元帥享年三十九歲。

N.R.C. 03 . 07. 26 費沙,夜

奧貝斯坦元帥遇刺身亡。

結果,一直到死,奧貝斯坦的存在都和萊因哈特的影子重疊在一起。

~Finale~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 R.C.488.8.29

安妮羅傑小姐,對不起,我辜負了您的期待。

許久不見的他,憔悴了,瘦了,除了心疼,我什麼都無法幫助他,連他的罪惡感,都無法為他分擔,用話激他、動之以情都沒有用,明知道他是逞強的用這種彆扭的方式贖罪,我卻沒有一點辦法。他固執的、近乎自殘。

明明不想造成他身體多餘的負擔、但是到最後卻失控了。或許、我是一個比自己想像中更要自私的人,也說不定。緊緊抓住對方不放、依賴對方的人,其實是我。

  • R.C.488.8.30

 原本擔心他今天的身體狀況、但早上開作戰會議的時候,他的臉色還不錯,讓我鬆了口氣。

也許是勝利在即、晚上兩人一起用餐的時候,竟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連喝了兩瓶白酒,看樣子就算沒染上酗酒的習慣,離成癮也不遠了,但是難得看他笑得那麼開心,我想,戒酒的計畫就緩一下吧。

 R.C.488.8.31

預想了很多種可能,一場大戲演下來,我很慶幸,最壞的結果只存在於我的假設之中。奧貝斯坦與我都仰望著同一個高塔,只是我們站在相對的兩端,高塔所投射下的影子在我們眼中也有著兩種形象,但是,只要能確信他是真心只想隱身於這座塔下,那麼,我也不擔心他與我所站的位置,並不相同。

 R.C.488.9.2

貝爾根格倫前來報告,一部分脫逃兵擅自離開收容場所,並搶了小型逃生用太空船離去、不得已按照軍法警告過後當場擊毀。

除了目標之外,還多了五人,雖不滿意、但可接受。

 R.C.488.9.4

我知道,他在避開我,或者更準確的講,是努力在公開場合裝作不看我。過去我也曾勸過他至少在眾人面前一視同仁,而這次,殊不知有能的參謀長、是用了何種高明手段,終於服了他?等歸降兵重編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再找時間好好瞭解吧。最近、要處理的事務太過繁多。

 R.C.488.9.5

他 那樣拙劣的演技、實在是稱不上自然,如果真的要疏遠我,就不該衝著我笑之後才猛然把頭轉過去,但或許有能力察覺的還是在少數?原本由他口頭傳達的指令、今 早換了參謀長來傳達。魯茲、瓦列兩人那擔憂又不敢說出的神情、我擔心、我們之間不自然的互動會在其他提督之間造成不必要的不安。羅嚴塔爾似乎也已經察覺我與他之間的不自然,雖然他什麼都沒問。

禿鷹之城陷落、離他想要的那個位置,還差兩步。

  • R.C.488.9.8

今天的事務工作多到令人咋舌的地步,許多事情應該要分層負責,全部都往上推溯的結果只會造成累死的有能上司,和一群無法負責的無能下屬。

明天就是正式受降典禮了,總算是告一段落,我想、明天找個時間和他談談吧,我擔心他是被捏了什麼把柄在參謀長手裡,如果是因為我之前的表態,那麼他根本多慮了,處理這種事情也是當初買下他的目的之一,沒道理被反過來要脅的。

N.R.C.17.XX.XX 費沙,夜

讀完最後一個文字,亞力克茫然的。

「等、等一下……吵架呢?決裂呢?猜忌呢?削權呢?為什麼這裡面完全沒有提到?」

演技?拙劣?把柄?表態?要脅?

下意識的,亞力克啃咬起食指的指甲,試圖在腦海中、將缺了幾塊的拼圖給回復原有的樣子。

就目前為止的日記內容來看,吉爾菲艾斯沒有在日記裡也說謊的傾向,那麼,這裡面的文字記載,姑且不論客觀與否,至少是當事人所認定的「主觀事實」囉!?

但是照這樣看,吉爾菲艾斯和自己的父親,並沒有世間流傳的「因為對正義的解釋不同而決裂」、更沒有所謂「吉爾菲艾斯受到猜忌而被削權」的情形。

頂多是,萊因哈特在九月初,莫名其妙的開始避著吉爾菲艾斯這一點,但是,為什麼?還有、吉爾菲艾斯原本的特權之一「佩槍權」的確在9月9日那天被取消了,原因到底是?

 

日記紀錄的最後一篇,時間紀錄為9.9的前一天。直到前一天為止,吉爾菲艾斯的日記內容裡都沒有任何對萊因哈特不滿的情緒,而且,還掛記著「明天找個時間和他談談」?

那 表示,某一派人士主張吉爾菲艾斯名為救主、實為自殺的說法根本不足以採信。至於威斯塔朗特事件,亞力克完全看不出吉爾菲艾斯和自己父親吵架的任何跡象、連 「意見不合」都沾不上,唯一可解讀為與那件事件有關的紀錄,亞力克推測該為8月29日的紀錄,按照軍方正式紀錄,那天是吉爾菲艾斯艦隊自邊境平定任務歸 來、與羅嚴克拉姆軍合流的日子。

但是,無論亞力克怎麼將那段文字反覆檢視,都看不出兩人之間有決定性的決裂,何況,第二天還親熱的一起用餐!?

吉爾菲艾斯甚至擬定了「戒酒計畫」?

再次把目光調向那幾天的紀錄,皺了皺眉頭,亞力克來回讀著其中一行。

明明不想造成他身體多餘的負擔、但是到最後卻失控了。或許、我是一個比自己想像中更要自私的人,也說不定。

從最初得知父親與吉爾菲艾斯之間關係的震驚、到後來的無可奈何快速跳過、以至於現在幾乎可說是麻木的平常心。亞力克已經能大致抓住吉爾菲艾斯日記裡所要表達的文意、還有被含蓄藏起的意思。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忍不住要搖頭。

「真是的!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那時不是決勝前的一級備戰狀態嗎?就算有必勝信心也不要這麼亂來吧?」

將最後的紀錄再次調出,一手支撐著下巴,亞力克歪斜著身子盯著文字來回讀著,右手的修長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桌面。

「難道……」

 突然、一個無法以道理解釋的想法躍入腦中,雖然無理可尋、卻能填補紀錄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亞力克止不住的戰慄、推想著,吉爾菲艾斯是為了自己父親「表面上」想要一視同仁的幾個動作、而正巧、遇上了暗殺事件,才在複數個巧合之下喪失性命!?

 威斯塔朗特事件對他們兩人來說,至少就日記的紀錄來看,根本沒有造成兩人之間的紛爭,即使有,也在當場就已化解。

回想起吉爾菲艾斯在日記裡所表現出的人格,亞力克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吉爾菲艾斯。

 不 是學藝尚書在列傳裡所評的「善良」、「公正」、「溫和」,當然也不是安妮羅潔回憶中的那個「齊格」,亞力克追著時間順序讀著,了解到軍隊這種地方,是如何 讓一個人漸漸對他人的生死感到漠然麻木,如何自我催眠、才能抵禦偶發的良心譴責。

日記裡記載的,是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如何自一介「常人」轉化為、輔佐自己父親 攀向頂點的「完人」。

 的確,照吉爾菲艾斯自己所紀錄的觀點來看,亞力克也不能認同,吉爾菲艾斯是會拿那種人道觀點、正義公理去責備自己父親的人。

日記裡隨處散見著,只要一扯上和自己父親有關的事物、吉爾菲艾斯的標準以及原則就180度改變的例子

 「是巧合的悲劇?還是必然的悲劇?」

 亞力克回過頭去、滿天的星斗映入眼簾,沒有人、能夠回答他的問題。


理性與忠誠 for 奧貝斯坦與吉爾菲艾斯 (完)

Back to the series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