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忠誠 stage 2


「吉爾菲艾斯提督,您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嗎!?」

「キルヒアイス提督、ご自分は何をなっていること、ご存知ですか!?」

「奧貝斯坦中將,請回答我的問題。」
「オーベルシュタン中将、私の問題を、お答えください。」

奧貝斯坦彷彿看到紅髮的青年將官微微彎曲了那好看的唇,但短暫的令奧貝斯坦甚至要懷疑,那是因為義眼只剩下一邊而產生的不平衡視覺,吉爾菲艾斯若無其事的,輕柔的繼續玩弄著出力調整裝置,一邊以好聽的音調、提醒著對方自己的問題。

「閣下!」

一陣激光,奧貝斯坦連忙按住右眼,幾乎是生平第一次感覺到的戰慄感爬上這位半白髮絲的參謀長身上。

這個人是認真的!どうやらこの人は本気です!

即使出力被調到最低,即使是這般的近距離,能夠一槍打進自己的義眼,這等能力本身就幾乎是匪夷所思,失去完全視覺能力的奧貝斯坦感覺到一隻冰冷的槍管沒有一點猶疑的壓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吉爾菲艾斯那平靜的美聲靠近自己的耳旁「總參謀長閣下,很抱歉弄壞了您的隨身物品,但請您理解,我並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請回答我方才的問題。」

隱然有股寒意自那美好的低沉聲調裡竄出。奧貝斯坦的理性告訴自己應該要虛與委蛇,先應付過這一關才是。

但是,吉爾菲艾斯那股認真的態度,讓他不能分辨出,到底這位紅髮提督是演一齣大戲、用以試探自己的忠誠,或是認真的要逼迫自己向他靠攏?

奧貝斯坦頭腦中冷靜理性的那一面,主張著這正是副司令官吉爾菲艾斯露出馬腳的時刻。

掌有全軍1/3的兵力、又接收了大批、來自貴族聯合軍歸降的兵力與火力,如果吉爾菲艾斯在這個時刻立即以活證人為籌碼聯合宰相發出聲明書、反咬萊因哈特的話,瓦列、魯茲兩提督本不用提,很有可能連米達麥亞、畢典非爾德提督之流都會倒向吉爾菲艾斯這邊。

引爆吉爾菲艾斯與萊因哈特兩人的爭執點,不用多想也知道,正是威斯塔朗特虐殺事件!

吉爾菲艾斯必定已經與萊因哈特會談過,結果……應該是瀕臨破裂!

以吉爾菲艾斯的兵力與號召力,要反、再也沒有比這個時間點更恰好的。

與萊因哈特一樣,吉爾菲艾斯並沒有有力的參謀,此時他如此威脅表態,表示事態已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是,這個人真的有必要啟用自己作為參謀嗎?

無論自己答應或是不答應,很可能都是死路一條,如果答應的話。現在答應、往後自己很有可能立刻被吉爾菲艾斯拿來當作擋箭牌、平眾怒的箭靶……
而自己若是不答應,看這情況必定是活不過今天,甚至拿自己的事作為藉口,正當化對元帥的謀反行徑吧?
吉爾菲艾斯叛變!

這樣的情景早在萊因哈特執意要將過多的兵力、過多的權力授與吉爾菲艾斯的時候,奧貝斯坦便有此疑慮。
甚至奧貝斯坦並不否認,自己一部分的人格或許還期待著這樣的事情發生、好作為吉爾菲艾斯不穩的事實。但當現實逼近到鼻尖時,他也戰慄的發現,在心中仍然有一絲微弱的聲音,期待著否定。

但不論是哪一邊,目前的情況都容不得奧貝斯坦有多餘的時間來思考。

挺直的背脊很明顯的,感受到一道冷汗自脊椎順流而下。

當槍管上微微施以第二次壓力時,奧貝斯坦的兩片薄唇所吐露的是拒絕合作的言詞,
「……很抱歉,下官還是認為唯有羅嚴克拉姆侯爵、才是唯一能擔任新王朝領導者的人選……」

但在事後,當奧貝斯坦回想起那個緊迫的時刻,他甚至無法確定,那個回答、到底是算計之下所做的回應,又或者是什麼都不加多想下的直覺反應。

壓在奧貝斯坦太陽穴上的槍枝隱隱發出一點作動聲,在那一瞬間,奧貝斯坦幾乎以為自己將要死於下一秒了,但是過了一會,他發現手裡的義眼被取走,隨之塞了兩個球形物到手中。長年使用義眼的經驗令奧貝斯坦明瞭,這是新的義眼。

看來自己在一瞬間已經自鬼門關前繞了一圈又回來了。

熟練的裝上義眼,以嶄新的目光、重新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影。奧貝斯坦冷冷的、緩慢的說道。

「吉爾菲艾斯提督,下官或許犯了一個相當大的錯誤……」自己居然看錯了這個人,齊格飛.吉爾菲艾斯,是個遠比自己所想像的更加危險的人物。

紅髮的青年將官笑了開來,「是的……總參謀長閣下。」

些微的差異令奧貝斯坦領悟,現在的笑容才是此人發自內心的微笑,和之前他有禮溫和的微笑並不相同……

「或許我們對於未來即將出現的新霸主,其應有形象的解釋有一點差異。」

些微的停頓了一下,紅髮的一級上將用那好聽的嗓音、帶著一股率直的語氣繼續。

「但是,只要能確認您對於萊因哈特大人的忠誠心是凌駕於理性分析之上,那麼,我也不會再對閣下的言行有任何干涉。」

只要能確認您對於萊因哈特大人的忠誠心是凌駕於理性分析之上………

自認為絕對理性的奧貝斯坦,在這一瞬間,被吉爾菲艾斯狠狠的將了一軍。

是的,如果奧貝斯坦純粹以理性判斷的話,就像當時擅自離開傑克特提督求活路一樣,在吉爾菲艾斯威脅自己的那個時間點,奧貝斯坦沒有拒絕的理由,如果這一切 都只是吉爾菲艾斯獨角大戲,在理性分析上,又超過了奧貝斯坦可以理解的範圍。因為,奧貝斯坦找不到足夠的理由!有必要用這種方式來試探自己的忠誠心嗎?只 要分毫差錯就可能出人命的試探!?

「吉爾菲艾斯,我或許是真的太小看你了……」

對於奧貝斯坦措辭裡稱謂的改變,吉爾菲艾斯不以為意的扯了一下唇角,他點了點頭。

「是的,奧貝斯坦中將,您的確對我有一點誤解也說不定。那個時候,您以為我為甚麼沒有扣下扳機?」

奧貝斯坦知道,這裡所謂的「那個時候」,並不是幾分鐘前的事,而是他第一次前往萊因哈特元帥府,毛遂自薦的時候。

「並不是因為您手無寸鐵,只要是會妨礙萊因哈特大人的人,即使是手無寸鐵、又或者是全然的無辜,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反過來說,只要萊因哈特大人想要的人才,即使是我恨不得想殺掉的仇人,我都會保證那個人的安全。」

「所以說,我在閣下眼中是恨不得除之為後快的對象了。」

「不!」收起了佩槍,吉爾菲艾斯取走奧貝斯坦換下來的兩隻毀損義眼。

「我巴不得您能一直活下去……」

「………」靜靜的、奧貝斯坦等著紅頭髮的青年提督發出下文。

「您必須一直活下去,代替萊因哈特大人背負起見死不救的罪名,代替萊因哈特大人承擔所有的罵名與敵意。在萊因哈特大人沒有死之前,我不認為您有死的權力。」

貴方はこれからも、生きて貰わ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ラインハルト様の汚名を代わりに背負ってもらわ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ラインハルト様に向かい、全ての敵意と憎悪を代わりに受け止めてもらうからだ。
ラインハルト様が亡くなる前、貴方に死ぬ権力などありません。

「…………」

兩人無聲的對峙了一會,平靜無波的湛藍對著電子儀器所發出的些微冷光,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奧貝斯坦才緩緩低下頭。

「………遵命………」
「・・・・・・御意・・・・・・」

唇角往上屈起,吉爾菲艾斯輕輕的一個頷首,重新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品嚐了一口後,微微蹙起兩道濃眉,自言自語道「咖啡有點涼了呢……」

接著轉身走向方才沖泡咖啡的地方,動手煮起咖啡,背對著奧貝斯坦,吉爾菲艾斯以一種毫不在意的親切語調再次詢問,

「總參謀長閣下,要來杯咖啡嗎?」

「総参謀長閣下、コーヒーを如何なさいますか?」
新裝的義眼迅速的閃了一下光芒,隨即,吉爾菲艾斯聽到白髮的參謀長簡短的回了句。

恭敬不如從命。
では、お言葉に甘えて・・・・


 

 

続き

Back to the series index

2 thoughts on “理性與忠誠 stage 2

  1. AlittleMoth 說:

    雖然這樣的回復或許太過突兀而顯得失禮,不過在下只想說……這樣的黑大公,贊!看到并不是只有我認為大公他是白切黑,在下也對自己的解讀安心不少www一邊保持著溫和的笑容一邊(為了萊因哈特而)對其他人做著可怕的事情的大公實在是很有魅力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