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5


suika.gif 這一次主題是進路調查與升學問題


帝國曆480年

升上四年級的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度過了入學以來最「風平浪靜」的兩個月。

在四年級導師的眼裡,這簡直是令人感動到只能以涕淚縱橫來表達心中的激動。超級問題兒總算是有了一點成長的跡象,不再一天到晚與上級生打架鬧事了,這意味著他再也不需要拼命向被打成重傷的學生家長們鞠躬哈腰,或是想破頭去找一些不重不輕的懲罰來處罰這兩人了,畢竟一邊是皇帝寵妃的弟弟,一邊是高官貴族的子弟,兩邊得罪都是吃力不討好啊!

導師當然不知道,平靜的表象是三年級暑假前那場成為全校傳奇的群架所帶來的,當時五年級,現在是奧丁第一士官學校一年級生的卡隆,和三年級的吉爾菲艾斯一對一決鬥,不分勝負!

這當然有誇大之處,實際上當事人,尤其是吉爾菲艾斯根本認為自己是敗者那一方,不過,能夠和「陸戰將軍」相對峙而沒有斷個手或是骨折吐血,已經足以稱之為奇蹟一件了!

至於其他圍剿上來的五年級生,對於自己居然輸給了兩個三年級的小鬼,這種不名譽之極的醜聞,自然都是悶不坑聲,連學校的醫務室都不敢去免得被傳出去,就這樣摸摸鼻子畢了業。

只是紙包不住火,自然那場有名群架還是或多或少流傳出來

,在學生之間已蔚為傳奇,低級生們更是將繆傑爾與吉爾菲艾斯視為崇拜偶像。

「那兩個學長以後一定會是同屆中升官最快!」

或是爭著說,

「我早就知道那兩個人不簡單!」之類感想與評語。

總之,雖然平靜到萊因哈特忍不住要向紅髮的友人大吐苦水,「真是無聊!怎麼都沒有人送上門來了啊~」但在被抱怨者看來,這樣的生活平穩幸福到他不由得要害怕只是夢的地步!

而提醒他這一切都是現實的事件,發生在10月中。

學校的側門到宿舍一帶,植滿了高大的銀杏,樹齡久遠,據說是自從幼校剛設立的時候便已植下,到了秋末,一口氣之間轉為黃澄澄的扇形葉片,便會紛紛落下,將步道整個舖為黃金地毯般豪華。

十月的第二個禮拜五,吉爾菲艾斯和萊因哈特正一邊聊著週末計畫,一邊前往宿舍,在暑假期間終於開始變聲的萊因哈特,嗓音帶著扁平喑啞聲調,但仍然比一些同學鴨子般吵雜刺耳的情形好很多,(註:這當然是吉爾菲艾斯絕對主觀的感想...)吉爾菲艾斯的聲線歷經了轉變期已經安定下來,溫和的男中音比起少年時期多了一點沉穩厚度、少了一點稚氣。

迎面走來了兩個五年級的學長,他們一聽到萊因哈特正在轉變中的音調,立即充滿惡意的相視一笑,不過兩人還沒有勇氣在本人面前出聲嘲笑,待雙方交錯而過之後,其中一人不加掩飾而誇張地嘲弄著。

「聽到了嗎?卡爾~」

「我還以為剛剛那個小鬼是那來的姑娘潛進來玩哩!原來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子啊!真是天下事無奇不有!」

「搞不好人家只是聲音難聽了點,你這麼說太不尊重女孩子了!」

旁邊的友人立刻一搭一唱的附和著,語畢,兩人都捧著肚子誇張地大笑。

還沒笑夠,眼前便閃進了一個修長身影,腳踏金黃落葉,俊美如藝術品般,而那雙眼眸裡燃燒怒意與釋放出來光芒,卻又是任何藝術品都無法再現美。

「你給我再說一次!!」牙關氣打響,?緊了拳頭仍然止不住渾身怒氣,萊因哈特對於自己容貌成為他人取笑對象這一點非常在意,原本他就不認為自己容貌有何過人之處,或許正確來說是非常沒有自覺,但是無論他處在哪個環境裡,他容貌卻總是掙脫本人意願,成為眾人注目焦點,或是評論的對象。

過去當他剛轉進吉爾菲艾斯就讀的初等學校時,就曾經因為同學笑他一句「娘娘腔」,把對方打到鼻血直流。

進入多為貴族子弟就讀學校之後,這種取笑更是如日常飯菜一般,三天兩頭就發生一次,三級之後,這樣情形總算是稍微減輕了一些,而當同學陸陸續續進入發育期,長出喉結.開始變聲之後,萊因哈特又不自覺開始焦慮起來,尤其是吉爾菲艾斯比他快了許多發育期,更是讓他有種「被背叛了」複雜心境。

好不容易,暑假期間他也終於開始長喉結、變聲,每天晚上睡覺時候都感受得到骨骼在拉扯微疼,卻還要接受這種侮辱!?

對方一看到萊因哈特一副隨時要開打樣子,也不多做口舌之爭,趕緊先溜為快,但仍然不甘心一面放話一面逃跑。

「喔~喔~大美人生氣了!快溜快溜!」

吉爾菲艾斯拉住了萊因哈特,搖著頭,「一一在意這種低俗挑撥,是沒完沒了!」

「吉爾菲艾斯!你放開我!我非要撕爛那兩個混蛋嘴,看他們還敢不敢拿這種無聊話題作文章!」

萊因哈特手肘一甩,欲掙脫好友鉗制,但是吉爾菲艾斯鬆了右手卻又在下一秒擒拿住萊因哈特左手。

「正因為這些人只能以這種無聊話題來填補扭曲自尊心,所以他們永遠都只能停留在這種低層次水準,不是嗎?」

平靜說著理所當然話,是吉爾菲艾斯平息友人怒氣方法之一。

愣了愣,萊因哈特也收拾了滿腔怒意,吉爾菲艾斯這才笑著放開他捉在掌中手。

「你說對,我們和那群敗類是不一樣!」

習慣性拂了一下好友前額流海,恢復明朗神色俊美少笑著說,「剛剛我們講到哪?週末計畫...」

兩人繼續著返回宿舍路程,彷彿方才衝突沒有發生過一般。

暗自在心理鬆了口氣.吉爾菲艾斯當天晚上,在自己日記上如此紀錄。

  • 480 10 16

差一點又要開打,好歹升上了四級,我以為他個性已經變比較

沉穩了,看來只是前來挑釁人數變少而已,這就是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嗎?

但是不可否認,唯有透過戰鬥才能充分展現出他活力,而反之亦然。本以為, 這是環境與境遇造成,但我發現,其實是他個性深處流著好戰因子,如果他失去了戰場,那會不會也失去了展現活力場所了呢?

萬一把爭鬥自他生命中抽走,是不是也等於一併將他命脈給斷絕了呢?我只能祈禱,這樣一天能無限延後來臨。

進入四級第一學期尾聲,幼學校生也開始要為自己前途做個打算了,四總導師在12月初發下了升學意願調查書。更開了幾場奧丁士官學校說明會,當時位於奧丁士官學校共有3所,分別為第一志願奧丁士官學校,以及工兵、技術官僚專門奧丁技術士官學校,和醫療、生化專門醫科士官預備學校。

一般士官學校以及技術士官學校都是畢業後必須進入軍隊服役,只有醫科士官預備學校因為醫療人才到處都不足情況下,即使不進入軍隊體系服務,也不會被要求返還學費,畢竟當時是總力拼戰爭時代,無論在哪個單位服務,軍隊傷患都是第一優先處理,因此即使不進入軍隊成為隨行軍醫,也同樣為軍隊醫療體系出了一份力。

成績優秀人才,更是士官學校爭先攏絡對象。

例如學年首席的萊因哈特.馮.繆傑爾。

加上他又是皇帝寵妃之親弟,奧丁士官學校說明會召集人甚至在說明會結束後,慎重其事將萊因哈特給召進副校長室,擠眉弄眼暗示只要他有意願升學,絕對不需要擔心入學考試問題。以及入學後各種福利制度保障等等,只是,聽在自尊心極重萊因哈特耳裡,這無異於認定自己在幼校成績是因為身分而來,並非源於自己實力。

冷淡而近乎無禮,萊因哈特簡短拒絕了士官學校教官美意,他以一種完全感受不到熱誠溫度,像是背頌台詞般敘述。

「學生為了能儘早一日報答皇恩浩大,早已下定決心一畢業便加入前線,與叛軍作戰以實踐所學,對於閣下美意只能心領,而恕無法接受,告辭。」

說完便端正行軍禮退室,留下一室尷尬氣氛與不知該如何緩頰副校長。

「呃....呵呵,這個,繆傑爾同學一向沒什麼幽默感,呵呵....請別在意...請別在意!」

一踏出副校長室門口,原本正悶著一口氣沒地方出,但轉眼便是那個能令自己全然放鬆存在,萊因哈特原本緊蹦的面部線條瞬間鬆開,換上一副爽朗的表情迎上前。

「吉爾菲艾斯!久等了!真是,那個教官有夠囉唆哩!」

「結果,怎麼樣呢?」

聳了聳肩,萊因哈特誇張攤了雙手「還能怎樣?就是來挖角囉!!啐!!」想到士官學校那位教官言語,他憤怒一拳打入左掌之中,清脆一記聲響清楚地表達了他心中怒意。

「什麼叫做『不用擔心入學考』啊!我是不想去才不是考不進去!!他以為我成績是偷來嗎!!欺人太甚!!」

「完全沒有想進入士官學校想法嗎?」吉爾菲艾斯微笑著問著,其實目前在第一線活躍高級將領們多是士官學校畢業,由少尉出發,幼學校畢業就加入軍隊人多半被視為「考不上」士官學校「劣等生」,即使日後出人頭地,也難免遭人非議,不過...他知道萊因哈特本來就不在乎這方面攻擊,只是考量到人才收集層面,或許士官學校裡能有所斬獲也不一定。

「不...吉爾菲艾斯,在學校根本學不到什麼東西!」堅定搖了搖頭。萊因哈特毫不猶疑說著。

「你也知道,基礎東西我們大致上都學會了,只剩下經驗與運用了,而這部分唯有在戰場上才能真正領會!而且,我想不到有任何理由能夠再浪費5時光在這種腐敗環境裡,我想早一日畢業,早一日上戰場!打勝仗!然後....」他止住了,和並肩而行友人相視一笑。

然後,就不用直說了,要早日獲得權力,把姐姐從皇宮裡給救出來!!

吉爾菲艾斯點了點頭,他不由自主想著,萊因哈特是急躁,不過,他本身能力確實構成了他得以急躁理由。只是....

「我很能了解你心情,萊因哈特,只是,目前我們近程目標是平安.順利從幼校畢業,這一點,還請等不及要上戰場萊因哈特『大人』稍安勿躁,切勿躁進壞事!」

「我知道啦!」拍了一個力道不小掌在吉爾菲艾斯肩上,萊因哈特取笑著友人。

「吉爾菲艾斯愛操心老毛病又犯了!小心少白呀!!」

無奈嘆了口氣,吉爾菲艾斯在心底辯駁。

我也不是自願這麼愛操心,如果令我操心元兇能夠多少安分一點話,我也不需要這麼辛苦了吧...

上午說明會佔了整整三個小時,結束後還預留了一些讓學生發問時間,一個早上課程就這麼整個被挪用了,不過,這對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來說,並不會造成任何學習上障礙。兩個人沒有意思回到會場去人擠人,趁著離午餐時間還有幾分鐘,便決定先一步移動到學生食堂去佔位子。

一邊以刀拆卸著合成漢堡肉,一邊愉快與吉爾菲艾斯議論著學校制度腐敗與不合理,萊因哈特以略帶興奮高昂語調談論著,染上一點粉色臉頰與眼底流光熠熠生輝,吞下口中肉,吉爾菲艾斯有點困惑問著對面友人。

「萊因哈特,你今天好像心情特別好?」連每次例行『這種難吃食物是從哪裡飼料偷來!』這種抱怨都沒說出來,這可真難得了。

停下了刀叉,萊因哈特將水盃舉到唇邊,附和著,「說也是....」

突然眉頭一皺,冷冷說,「啊啊~是因為會令人消化不良東西還沒出現吧!」

吉爾菲艾斯察覺到萊因哈特突然轉變心情與犀利視線,回頭一看,升上三海因茲正端了自己盤子走了過來。

即使每個月都參加2次『吉爾菲艾斯個人指導集訓』,似乎也不能令海因茲體型有一絲一毫進步,和去此時幾乎沒有變化體型與臉孔,停留在雌雄莫辨階段。

他笑吟吟無視著萊因哈特目光,理所當然坐到吉爾菲艾斯身邊,每個禮拜總有兩三天他會出現在這兩個學長面前,享受著萊因哈特殺人般目光,與兩人共進午餐。萊因哈特雖然不像一開始那樣、會射出殺傷力十足的冰箭,但也總是維持著包圍周身的那股、足以維持永凍土表面溫度。

「你們在談什麼呢?學長,看起來很高興樣子哪!」

雖然指稱著『你們』,但是海因茲卻調過頭詢問著吉爾菲艾斯,彷彿在場只有吉爾菲艾斯一人。

「上午士官學校人來開了說明會....」吉爾菲艾斯溫和給了個安全答案。

他總不能直接說,我們在計畫著以後該怎麼處置這腐敗軍校系統吧!?

「所以,學長們以後要進入士官學校就讀嗎?如果是學長話一定沒問題!」

萊因哈特將心中劍化為手中刀叉,用力切割著盤子上肉,假想那是某人臉,咬牙切齒般,什麼叫做學長一定沒問題!馬屁精!苦笑著看著萊因哈特那只要海因茲一出現就開始變調優雅,吉爾菲艾斯解釋著說,

「不...事實上,我們打算一畢業就加入軍隊....」

睜大了眼睛,海因茲打斷了吉爾菲艾斯話「什麼!!我聽說幼校畢業就加入軍隊話,幾乎等於是去當砲灰呢!!學長,你確定嗎?」

萊因哈特恨恨抬起頭,怒視著海因茲擔心表情,這算什麼詛咒人家早死!?

「那是無能人才會落得那種下場!」

「戰場上比起能力來說更重要是運氣,碰到無能指揮官或是腦殘上司就算再有能力也是一砲就沒了!」轉過頭,海因茲難得展露了口舌犀利與思辯清晰。

聞言,萊因哈特不禁愣了一下,這個人,似乎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般無知。

但隨即否定了這一瞬間動搖,沒錯,海因茲說是一般論,但是自己怎麼會讓吉爾菲艾斯碰到那樣事情!?即使會麻煩到姐姐,他也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不過,這番想法會令吉爾菲艾斯難過吧,他一定是極力避免姐姐為了自己事情而向皇帝作出請求

「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淡淡,萊因哈特喝了一口水之後,像是宣示,又像是喃喃自語。

但是海因茲卻尖銳著音調詰問著「喔!請問繆傑爾學長要如何扭轉命運?難道你說彈不准打到學長所在之處,彈就會轉彎了嗎?」

越說越機動海因茲站起身來。顧不得在公共場合便指著萊因哈特大聲罵著。

「你自己想早點上戰場送死就一個人去吧!別拖著別人下水!士官學校畢業頂多也才有少尉階級,幼校畢業頂多是預備士官準尉,連自己能去哪裡都無法自己決定....」

一隻寬厚手掌壓下了海因茲,翡翠般眼眸因為怒意變暗深,襯出蒼白臉色顯得更加無血色,因為激動而上下起伏胸口似乎喘不過氣來般,傳出咻咻聲音。吉爾菲艾斯難過阻止了海因茲攻擊,不是因為他說是謬論,正因為他說是普遍現象現實,所以殺傷力才大,但是這番內容會傷害到他最重要人,因此他阻止了海因茲繼續發言。

「海因茲,謝謝你為我擔心,但是我是自願,沒有人強迫我....」

所以,萊因哈特,不要白了你臉,不要自責,那都是我選擇,是我心甘情願

+++++++++++++++++++++++++

+++++++++++++++++++++++++

呃…… 這幾篇沒什麼要改的直接貼上,話說看了標號才發現,日記的幼校篇被我灌成倍增的量!?救命……

這樣不就永遠補不完了嗎?

這篇在BBS上才7的樣子耶~~ 冏

つづく

Back to Diary Index

10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5

  1. ninaan 說:

    哈哈~~~終於又看到日記的更新了
    好讚好讚~~~
    繼續灌水沒有關係啊
    我覺得這樣整個連貫性好超多的
    (而且有新劇情>//////////<)
    快!
    我要快看到小吉『轉大人』那裡啊啊啊!

  2. ninaan 說:

    加加加加!
    給他好好地、兇猛地、狂暴地加上去吧!
    還有美人出浴那一幕啊啊啊!
    其它有海因茲的就先跳過沒關係(喂….)
    那兩篇趕緊改一改然後送出來吧吧!!

  3. ninaan 說:

    突然想到,千億裡面
    小萊陛下對於自己被評做
    『細瘦的象牙雕刻』非常非常不滿
    而小吉卻在心裡暗暗想著:
    「『細瘦』就算了,
    不過『象牙雕刻』的話,應該算一種稱讚吧!」這樣,
    可見小萊陛下對於某些新奇的稱讚法可是非常不能理解的,
    搞不好所有在說他像小姑娘的
    心裡都是有彆扭的稱讚之意吧…..

  4. Umitan 說:

    其實我覺得小萊蠻………「以人廢言」的說……
    他承認的人即使批判自己也會覺得對方坦率or有道理,他瞧不起的人即使偶而說對了什麼他也不當一回事。

    像人家稱讚他不花天酒地人品還不錯,居然被他損成那樣?如果當面說他的容貌如何如何的話一定一拳飛過去……

  5. umi 說:

    唉呀,這篇很有名啊!!
    我也有看過呢!!只是用26個字母去解讀小吉·····就得要苦命的翻英文字典了,這幾年英文退化的很嚴重啊~~要寫的話,大概會從日文的五十音(呃!?自尋死路?算了用接龍好了)入手吧,英文也想重新復習,有機會的確想寫一下

  6. ninaan 說:

    寫啦寫啦!我好想看!
    我可以幫忙~~~
    而且其實~~~你不覺得那篇小萊的
    他英文也沒有用多難,可是解得很道地
    日文五十音的話
    也不錯啊!這樣就要寫50項了!(哈哈!)
    啊你不覺得現在市面上(?)解的小吉和你解的都不一樣,寫一個來看看嘛!

  7. Umitan 說:

    去掉「ん」「を」之類的無效音節,應該也跟26差不多了吧?沒有去數,可以先開一個加密文討論一下喔?
    有些是不用討論就立刻聯想得到的,例如
    あ:赤毛
    ら:ラインハルト
    や:優しさ
    之類的……(話說都是a行耶)其他的就……嗯,再討論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