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4


說明


這一篇是怨念!!


為了怨念而生的!!


來自外傳的片尾,看圖說故事…外加不負責任的妄想。


熱到睡不著(寫成當時為夏季)時截圖&亂掰之下,整理好之後一起貼了。



晚霞燦爛如火。


白日悶熱的氣溫到了這時候一口氣轉為溫柔的涼爽,就像大發嬌嗔的少女在戀人的軟言溫語後展現出來的柔情似水,慢慢打開雙眼,湛藍裡反射著瑰麗的紅霞,顯得特別晶亮,紅髮的少年側過頭去,映入眼簾的是永遠看不膩的燦金。

和自己反向仰躺的萊因哈特也同樣閉起了眼眸,安祥的神情宛如只是躺在碧綠上享受微風打盹,而他嘴角的擦傷和被泥土略為髒污了的臉蛋,顯示了這是戰鬥後的休息而不是浮生半日閒的小憩。

 

破紀錄了呢!萊因哈特...

吉爾菲艾斯喃喃的說道



啊啊.....

總共是多少人,吉爾菲艾斯?

五年級和四年級的學長,加起來總共八人呢.....

你少算了誰?是九人吧.....

啊啊,卡隆學長,不過....他不一樣。


唯有那個人是與自己單打獨鬥的,這是第一個,與自己從正面對決的人吧。

 

的確是有點不一樣,不過,事實上是他先退場的,吉爾菲艾斯,你大可以正大光明的把他加入手下敗將的名單之中!

呵呵....我不認為贏的是自己...



的確,當他們在約定時間來到後山的湖畔,很意外的居然只有兩個人,五年級的卡隆和另外一人,吉爾菲艾斯不認得的人,從制服的設計上他認出那也是五年級的學長。


脫掉了制服外套的卡隆看起來更沒有幼校學生的氣息,身高超過了180公分,健壯的體格一目了然,相較之下,才剛剛攀上170公分的吉爾菲艾斯整個人看起來比起卡隆小了一圈。


看到吉爾菲艾斯前來,卡隆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摩拳擦掌,但萊因哈特更快,他機警的閃身擋在前方,警戒的確認著,「只有你和這一位嗎?」他可不想等會兒突然遇上伏兵被突襲什麼的。


卡隆咧開了闊嘴笑道,「喔呀~你比傳說中更愛打架啊?繆傑爾?」方正寬闊的下巴隨著笑聲震動。

「我說過了,今天找的是吉爾菲艾斯,如果你不插手,那一位。」撇了一下,以鼻頭的方向示意另一位同伴。

「他也不會插手。」
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對看了一眼,後者輕微的點了個頭,要金髮的友人安心。
其實吉爾菲艾斯對於這場勝負並沒有勝算,他看過卡隆在個人賽的表現,那幾乎是已經超乎了幼校學生可以擁有的水準,無論是體型、力道、速度、反應,校內第一這個名號卡隆絕對當之無愧。

要不是個人賽和團體賽的選手規定不能重複,在之前的大會裡、自己才能順利的一路晉級而上。

而萊因哈特卻沒有親眼看過這位高頭大馬的學長在競賽中的表現,因為當時他正在三年級的會場裡待機,還為了紅髮友人遲來觀戰一事發了點牢騷。

自然、萊因哈特也無法敏銳察覺吉爾菲艾斯目前複雜的緊張情緒了,沉默的看了看另一位學長,發現那人似乎真的就雙手環抱,一附作壁上觀的樣子,不得已,自己也就先暫時退了兩步,不過,他對於這些貴族子弟的信心可不如個性寬厚的友人,只要另一人一有所動作,他準備隨時都能加入戰局。

這場私鬥沒有人喊開始,但是互相對峙的兩人都在同時展開了動作,就像是一瞬間之間,紅髮的吉爾菲艾斯與褐髮的卡隆都同時聽到了戰爭女神的那一聲「Kaempfen」!

或許這場戰鬥,其實際上的危險與驚險程度都遠低於日後吉爾菲艾斯與華爾特.馮.先寇布的那場對決,但是對吉爾菲艾斯本人來說,心理上的壓力,以及,對未知數結果的恐懼與不確定感,卻幾乎是等同的程度。

交戰開始之後的幾秒間,吉爾菲艾斯第一次在戰鬥中、感受到打從心底恐懼對手的不安,直撲面門而來的拳風,閃躲之後反射般的反擊,即使自己現在實際上小了卡隆2歲半,但他也沒有把握,當自己幼校畢業時,能否有這樣的表現。

在一旁觀戰後不久,萊因哈特則是第一次,嚐到了所謂旁觀者的心焦,很明顯的,即使自己的紅髮友人在技術上不落人後,但在先天的體型差別與經驗差上,還是差了卡隆一大截,吉爾菲艾斯幾乎是以全力在阻擋卡隆的進擊,而對方卻還有餘裕可以開玩笑。

「你比我想像中的能打嘛!學弟」

側揮而來的重拳,在最後時機些微地彎曲起一點角度,吉爾菲艾斯只能吃力地以雙肘擋住。

又重又快的攻擊,擋住攻擊的肌肉隱隱發麻,如果被這樣的拳頭直接打中肚子或是太陽穴,不是立刻趴在地上嘔吐,就是直接往後倒下了吧。

屈起手肘以尖部攻向卡隆的喉結,卻只擦過對方的豎領,為了防止後背為立刻轉換身形的卡隆給捉到,連續的套路攻擊沒有辦法有效發揮,畢竟兩人都接受了同一套近身搏擊的訓練,招式的連動與組合,對雙方來說都可說是意料中事。

撥開了吉爾菲艾斯反擊而來的勾拳,卡隆牽動著一邊嘴角笑道。

「只可惜,力道還不夠,再吃胖一點吧!」

面對卡隆不斷誘導式的要引自己說話,吉爾菲艾斯以意志力控制了聽覺,要自己當成耳邊風一般不要去在意。

儘量縮起了身軀,吉爾菲艾斯放低了自己的重心,眼神凌厲不斷地尋找可供反擊的破綻。

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卡隆遵守了諾言,另一位同伴並沒有對萊因哈特出手,在今天這種情況下,他實在沒有辦法再去顧慮或是保護金髮友人的安全了。

但也只不過是以眼角餘光去確定的這一瞬間,卡隆的拳便由側面襲擊而來,閃避不及的吉爾菲艾斯狼狽的以左手腕隔開,但力道強大的拳速直接打在他的左手上,劇烈的震動直達頭部,眼前閃過一陣暈眩,身體似乎浮了起來,這是頭部受到重擊的人會出現的徵狀。
「哈!專心點!紅髮的帥小子。」得意的諷刺著對手,卡隆語帶興奮的,他已經很久沒有碰到可以讓他如此熱血沸騰的對手了,自然不允許對方在對決中閃神。

腳底一個踉蹌,吉爾菲艾斯連忙拉開兩人的距離,試圖爭取一點恢復的時間,但已沉浸在嗜血的快感興奮中的卡隆,立刻追了上來,長腳就要往吉爾菲艾斯的腹部踢去。

看到這裡,萊因哈特幾乎要不顧先前約定的衝了出去,反正對方是以大欺小,這邊就算以二對一也沒什麼不對的!

但下一瞬間,卻又因為突發的變化而強壓下插手的心情。這其中的轉變,都發生在千分之一秒裡。
搖晃著往後退的吉爾菲艾斯,途中被蔓生的草給絆了一下,一個不小心跌坐在地上,也因此驚險的躲過了卡隆的追擊,甚至讓他捉到了機會,奮力往斜前一撞,成功的破壞了卡隆的平衡,令他摔倒在地,翻過身正要撲過去追擊之時,卻發現自己被人自身後架住!

回頭一看,竟是與卡隆同組的其他學長。

「你!」果然還是不該輕易相信嗎?

閉上眼,咬緊了牙關,吉爾菲艾斯打算承受卡隆直撲自己門面的正拳,但意外的,拳風掠過了自己的耳畔,嵌進自己身後的那人臉裡。

「蘭開斯特!我說過別來礙事!」咬牙切齒的,卡隆一附好事被打擾的氣憤。

被稱作蘭開斯特的人應聲而倒。

鬆脫了束縛,吉爾菲艾斯第一個動作不是繼續與卡隆對峙,因為陸續出現的四年級、五年級生已經將自己還有他重要的友人給包圍。

「這跟我們一開始的約定不一樣!」萊因哈特大聲怒斥。

憤怒的程度不亞於萊因哈特的卡隆,直指著其中一人大罵,「古羅曼!是誰要你來插手的!」

威廉.馮.古羅曼仗著自己這邊的人多,完全沒有平時畏懼卡隆的神色,也或許是因為這一次在他背後撐腰的人後台夠硬,他語帶得意、傲慢的回著。

「卡隆,『那個人』怕你處理不了小小一個紅髮小子,所以要我們來幫忙助陣一番,要不是我們來的剛好,你這陸戰將軍只怕就讓個三年級生打個正著了不是嗎?」

話才一完,手便揚了起來,要其他人包上去圍攻,目標,當然是當場年紀最小的兩人。

「萊因哈特!」

吉爾菲艾斯一看情勢不對,趕忙著就要去與友人會合,卻被卡隆一手給扯了回來,力道之大,領子間的釦子脆弱的脫離了縫線的束縛,掉落在草地上。

瞇起了藍灰色的雙眼,卡隆忠告似的在吉爾菲艾斯耳邊低語。

「看來海因茲沒有說謊,你『的確』很在乎某人哪!在乎到什麼都看不見的地步?」

卡隆不滿地以舌頭彈了一聲響記。

「本大爺都還沒跟你打完哩!放著打一半的架就要轉場?這比陪酒的坐檯小姐還沒有職業道德喔!!」

但是看到現場的混亂,他也失去了決鬥的好心情,即使他的大手仍緊緊的抓住吉爾菲艾斯的後領,一手則壓制著肩膀令吉爾菲艾斯難以輕易掙脫。卡隆說教似的繼續道。

「有想要守護的東西才能使人變強,但是,光憑正義是不夠的!快成為骯髒的大人吧!到時候,有機會的話再跟我打一架吧!期待你的成長啊~少年~~」

嘻笑著閃過吉爾菲艾斯一記回身手肘攻擊,往前一推便放開了吉爾菲艾斯。

「啊~還有!」在嘴邊圈起了手掌,卡隆也不管往前方急奔而去的學弟有沒有在聽,他大聲的喊著話。

「想要的東西用看的是不會落到手中的!」

順道補踢了一腳在礙了他好事的蘭開斯特身上,一個人瀟灑的退場,完全不管場上打得火爆的同學和四年級學弟。
真的是位特立獨行的人呢!吉爾菲艾斯為這位學長的性格下了個簡短的結論。


如果不是同時有八人圍攻上來的話,吉爾菲艾斯或許還會目送一下這位學長的離場吧,不過當時的情形不容許他有些許的感傷情懷,回過頭,他忙著加入混亂的戰局,試圖為這場初夏的鬧劇做個明快的句點。

不過‧‧‧‧

萊因哈特睜開了雙眼,淺色的眸光映著天邊一抹美麗的晚霞,笑著說。


我們都進步了呢!


是啊....手腕沒骨折吧?萊因哈特‧‧‧

你也是,臉上看起來眼睛鼻子都還在原來的地方痲!我賢明的朋友啊。


果然平日有鍛鍊的話,在這種地方就能自然將成果展現無遺呢!

哈哈哈....


紅髮的少年領口的釦子被扯下,制服上略為沾了點泥土與草屑,但大致上還保持著儀表的完整,他撐起身坐起。


俯瞰著仍然仰躺在草地上的金髮天使,夕陽最後的餘暉聚集在他的頭頂,彷彿真正的天使光圈般,繞了一圈。

還站得起來嗎?


他問道。

啊啊....

以手肘支起身子的金髮天使回應著,回去吧...


緩緩的伸出手,雙手交握的一瞬間,輕輕一使力,便拉起了比自己低了約十公分左右的金髮天使。


即使是與多數的敵人相對戰,仍然堅持自己儀容的端整,這或許是這位金髮天使潛藏在骨子裡的矜持吧。吉爾菲艾斯微揚的唇角裡藏著對萊因哈特的解讀,一方面,他也再次審視好友的周身,確定那人的『沒事』是真實的而非逞強的表現。

晚霞好漂亮呢!吉爾菲艾斯...

是啊...明天會是個好天氣呢!

你記得嗎?我們以前也一起看過晚霞……

萊因哈特仰望著橘色與黃色交錯織成的晚霞,憶起過去,他似乎也曾這樣抬頭仰望著黃昏的色調,當時,身邊的人有姊姊、有吉爾菲艾斯。

少了姊姊在身邊的現在,萊因哈特發覺,若不是有吉爾菲艾斯在自己身邊,日落時分的晚霞再美,他也分辨不出色澤的豐富層次、更遑論美醜了吧……

「嗯……然後我們追著升空的戰艦拼命跑,害安妮羅潔小姐差一點追不上我們……」

偏過了頭,萊因哈特與紅髮的好友相視一笑,接著,他的視線被吉爾菲艾斯的髮絲顏色給吸引,就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略帶興奮而又鄭重的宣言。

「吉爾菲艾斯,我發現你的頭髮在夕陽下很好看呢!」

「嗯...該怎麼形容呢...對了...就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

忍不住伸長了手臂,去碰觸那沒有溫度的火燄,指尖輕輕的觸摸著吉爾菲艾斯微捲的髮梢,玩弄著,而後將手指繞纏而上,捲起一綹服貼的髮絲,確認那比自己還略細的豔紅在指尖滑梳的感覺。

時間、聲音都在這一瞬間停止了,在這一瞬間,連夕陽也暫停了下沉,向晚的微風也暫停了吹襲,甚至夏蟲的鳴叫也都被抽離了似的...

此刻,吉爾菲艾斯只清晰的聽見來自自己胸腔的共鳴,由腳底爬升而上的燥熱席捲了全身,他下意識的想躲開那玩弄著自己頭髮的白皙指尖,兩腳卻又如生了根似的,動都動不了。只剩下胸腔傳來一陣高過一陣的聲響,提醒自己還沒有化為植物。

允許他人這樣撫摸自己的頭髮,自他有記憶來,除了母親之外,就只有安妮羅潔小姐和,眼前這位好戰的金髮天使了。

第一次見到安妮羅潔小姐時,他為了那絕美清麗的臉孔在眼前無限放大而怦然心動,那時候,安妮羅潔小姐摸了摸自己的頭,掠過一下自己垂在耳側的髮絲。

在那之後,安妮羅潔小姐也時常摸摸自己的頭,他知道,那只不過是像在疼愛弟弟一樣的關愛之舉,獎勵的、鼓舞的、感謝的...

而那溫柔的撫觸總是令自己安心、喜樂以及全然的放鬆。

但現在,他卻被更巨大的、不知名的感情所支配,對於萊因哈特無心的舉動、隨口的讚美,他的心上下起伏,輕輕纏繞著自己髮絲的手指就像插入心臟一般,絞出令人莫名而惶恐的情緒。

「萊...請問...萊因哈特大人玩賞夠了嗎?」

有意識的使用敬稱提醒著自己。加之以小心翼翼的調整自己的面部表情,吉爾菲艾斯自覺僵硬的微笑著。但這不自然的角度可能也只有他自己才察覺得到。

「呵呵...」

沒有特別注意到吉爾菲艾斯心境的轉變,萊因哈特鬆開手,抽回騷擾著友人心湖的修長手指。

「對了,放榜完,我們去申請與姐姐會面吧!」

「帶著剛打完架的痕跡去嗎?」

「說的也是,那麼就等個幾天吧....」

「我想,這種程度的傷口,兩三天之後就看不出來了」

「那就這麼辦!」

即將沒入地平的的夕陽,拉出斜長的兩道影子,靠得是那麼近,但卻終究還不是重疊在一起的兩道陰影。

接著看第15回?

或是看一下不肖子的日記誤(?)讀感想?

目録へ戻る

3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4

  1. ninaan 說:

    呵呵~~我在看這個片尾的時候就想到您這段描述呢!
    很推卡隆那句話
    「想要的東西用看的是不會落到手中的!」
    說回來這個惡劣的集團,
    可是讓小吉長大人的關鍵啊!

  2. Umitan 說:

    呼呼……這就是所謂的「必要惡」嗎?

    話說這個片尾真是太讚了~~
    尤其是一開始小吉張開眼睛的時候,水水亮亮的好溫柔啊~~然後側過頭去看小萊的時候表情也很……
    難以形容的表情……
    嗯!一句話,片尾曲動畫擔當,GJ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