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4


「壯行會?」巧克力色的捲髮被在髮雕的作用下呈現一種人為的無規則造型,少年微微瞠目,淺棕帶了一抹灰色的瞳孔望向站在自己面前身形高挑的友人。

嘆了一口氣,比一般同齡學生要高出半個頭以上的菲利克斯歪了歪唇角,半分無奈的,「嗯,說是要給你餞行,還說……」

「?」背靠著牆,隱身於校園僻靜死角的克勞斯交抱起雙手,等著下文。

『說不定是最後一次和克勞斯聚在一起的機會了……反正要我去送機是幾乎不可能,就當餞別吧!』

嘴裡轉述著亞力克的說詞,菲利克斯在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悵然。

眼前這位自從初等學校以來的好友,早已打定了主意要去奧丁,即使只是轉述他人的話,一提到餞別這個詞,菲利克斯還是不由得隱然生出一種淡淡的離情。

克勞斯觀察著高挑友人,多年的相處讓他察覺,菲利克斯心中有個自相矛盾的心結未解。

他笑了笑、習慣性的,抬手掠過髮際造型,回道。

「那真是榮幸啊!沒想到亞力克願意幫我餞別!」


其實克勞斯自己是蠻喜歡聚會這種社交場所,而且又有機會可以再次進入皇宮,亞歷克的主廚薛克利先生的料理也令人懷念,不吃白不吃!

無謂的聳聳肩,語氣裡有個超過菲利克斯所預期的爽快,克勞斯承諾著。

「請轉告他克勞斯非常樂意。不過,我說菲利克斯啊……」黯淡了一瞬間的眼神,克勞斯將手按上菲利克斯的肩頭。欲言又止。


「喲!克勞斯、菲利克斯!」

克勞斯企圖轉移話題的意圖被打斷,一位經過的幼校生輕快的與兩人打招呼。

「嘿……摩利茲。」

一旦中斷對話,菲利克斯與克勞斯一齊轉向來者。

「週末尼可和萊納計畫要去賓特地區參加漂浮板比賽,怎麼樣?菲利克斯,你也一起來吧!」

笑著擺擺手,菲利克斯臉上浮起一絲帶了點距離的苦笑,「啊…不了,摩利茲…週末我有點事…」

摩利茲轉頭望向一旁的克勞斯,投以詢問的眼神,後者連忙澄清似的搖手「不、不…我沒跟他約喔!我自己有約會了!」

再接再厲的,摩利茲勸誘著費沙幼校著名的飄浮板名手。

「菲利克斯,一起來嘛!萊納他們這次勢在必得,說什麼也要給第三工專的人一點顏色。」

費沙第三工專,全稱是費沙第三工業專門學校,學校的性質屬於軍方工業關聯學校,主要教授課程為艦艇相關的建造、修復、設計以及軍事建設等。由於同為軍方系統的學校,自然、與幼校生的競爭意識也極深。

「已經連續兩屆都讓第三工專的人抱走優勝杯了耶!再輸下去我們費沙幼校的面子要往哪擺!不能調整一下行程嗎?什麼事情那麼重要啊!?」

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只是例行性的去皇宮罷了。


不過菲利克斯也不好說出實情,他只能尷尬的扯著笑,避重就輕的,「嗯……那個,家裏……有點事,所以不太方便去……太遠的地方,抱歉……」


拒絕邀約的原因,與其說是菲利克斯重視與亞力克例行性的會面,倒不如說是他深知亞力克那愛湊熱鬧的習性,萬一讓那小子知道自己要參加漂浮板的比賽,可不又要百般設計、要求外出去參加了?

到時候麻煩的又是自己,一想到那個情形,菲利克斯就頭皮發麻,反正費沙杯獎落誰家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一般軍校生常有的積極向心力、愛校習性,在他身上倒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影子。

了解菲利克斯所謂的「家裏有事」是怎麼回事的克勞斯、在一旁幫著腔掩飾。

「啊啊~摩利茲,這小子週末得要在家裏當乖小孩啦!你也知道…他爸可是很嚴格的,要趁週末看他的功課!」

「這樣啊…果然有個首席元帥的老爸就是比較不自由喔?」

摩利茲搔搔頭,沒有質疑的接受了克勞斯的瞎掰。而當事人除了給好友一個白眼,也只能順著話講、意思意思的吐吐家長的苦水。

「就是說啊……煩歸煩,也不能就這樣翹頭,我老爸發起火來有時也蠻恐怖的!」

「ㄟ~那你在家裏都是軍事化作息嗎?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和菲利克斯同班的摩利茲聊性一起,索性探問起同學的家庭狀況。

笑著擺擺手,菲利克斯澄清道,「沒那麼嚴重啦!」實情是,在米達麥亞家裏最大的是艾芳瑟琳,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小至「親愛的、你讓一下」,大至「親愛的,馬鈴薯和起士不夠了……」米達麥亞都會乖乖達成。

「聽說令尊是有名的愛妻家,你父母的感情一定很好囉!」

曾去菲利克斯家裏拜訪過幾次的克勞斯是少數親眼目睹過實情的、在一旁加油添醋著,「何止好,簡直是旁人看了要臉紅呢!」

「那有那麼誇張!!」轉頭斥道,「克勞斯你別誤導摩利茲啦!」

「至少我家老頭不會每吃一口菜就反射性的說出『真好吃,老婆你的手藝又進步了?』這種台詞喔!」

吹了聲口哨,摩利茲艷羨的,「果然甜蜜!」

三人又交換了一下家庭生活的心得與趣聞,直至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才偕同返回教室。

沿途上,克勞斯不著痕跡的拉了下菲利克斯的衣角,面對後者疑惑的眼神,他悄聲的要菲利克斯放學後留下。

「幹麼?」不解的眨了眨澄澈的天藍雙眼,菲利克斯記掛著今天有複合式格鬥技的轉播,和亞力克約好了要一起看的。

留給身旁的友人一個神秘的眼神,「有要事相談。」克勞斯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座,開始午後的課程。

而同一時間,身在獅子之泉裡的亞力克,正即將結束與私人教師,民政尚書艾爾斯海瑪的私人授課時間。

一邊收拾著播放影片的資料晶片與散落的印刷資料,曾任內務省次官艾爾斯海瑪總結著這次的授課議題。

「………以上大概就是內國安全保障局在實際執行工作時的存檔影像,一些『交涉與說服』的應用大致如影片資料所提示,基本上都不脫金錢、主義主張、弱點掌握、以及虛榮心煽動這四項基礎的交互配方。不知道,大公還有什麼其他疑問嗎?」

亞歷克點了點頭,回應著。

「MICE這種理論,呵……說起來也真是老套了,不過,正因為是老套所以才能成為古典吧……」

「是的,其實重點都在如何運用與操作之上,理論頂多只是輔助我們思考策略上是否有遺漏罷了。」

「嗯……看實例都會覺得理所當然,但是真的碰到需要實踐的時候,又不是那麼簡單了……」

細長的手指摩挲著下吧,亞歷克附和著艾爾斯海瑪,一邊喃喃道。「最好是找個機會實驗……」

「嗯?實驗?」

掛起好學生的微笑、亞歷克搖搖頭。

「啊啊……沒什麼沒什麼!」

亞歷克那怡人的微笑感染著內務尚書,艾爾斯海瑪忍不住也跟著牽動起嘴角的弧度。轉身繼續收拾著桌面準備告退。

「對了,艾爾斯海瑪!」

「是」

「尊夫人最近還好吧?」

 艾爾斯海瑪的妻子正是已逝魯茲元帥的親妹妹。

在魯茲為了保護先皇而犧牲之後,理應發配給魯茲後人的遺族年金、在魯茲的妹妹以早已結婚為由婉拒、而未婚妻克拉拉也以有正當職業為由婉拒之後,由當時的皇帝首席秘書官、希爾德主導,設立了從軍看護士的培訓、輔助基金。

由克拉拉擔任基金會營運委員長,而執行長,很自然的,由魯茲的親妹娜娜莉接任。

「從軍看護士育成基金會」,私底下被簡稱為「魯茲基金會」、不但充分的發揮了克拉拉原有的專業、也運用了娜娜莉來自於夫方的人脈關係,近年來穩定成長,更以基金會的名義,設立了幾所專業學校。

「啊…托殿下的福,娜娜莉最近忙是忙了點、但是精神相當好。」

一提起愛妻,艾爾斯海瑪原本低沉而穩重的音調也不自覺得染上一層輕柔。

或許比不上遠近馳名的愛妻家米達麥亞,但艾爾斯海瑪對於夫人的擁護與疼愛在內閣中也是出名的。甚至有閣員私底下揶揄他「上班時是內務尚書、下班後是無支薪的魯茲基金會萬能打雜工」!

對於「打牌時要帶墨鏡」的提督本人,亞力克自然沒有親眼見過。

不過,對於那位提督的唯一親妹,亞力克倒是印象深刻,尤其是那一雙不可思議的、介於藤紫色與淡灰色之間的美眸。

憶起幾日前才翻過的紀錄,亞力克忍不住自然的問道。

「聽說你當年為了追求尊夫人、被魯茲元帥抓去決鬥?沒想到內務尚書這麼浪漫有勇氣啊!」

「呃!咦咦────?殿…殿下!!」

一看到艾爾斯海瑪那詫異到接近駭然的神色,亞力克不禁暗叫不好,沒想到自己所看到的紀錄內容並不是眾人皆知的事實。

「殿下…是自何處得知?」不可能!這件事應該是當事者三人之間的秘密啊!

尷尬的乾笑幾聲,亞力克也只有打著哈哈,「呃……這個,意外聽到的小道消息罷了,抱歉……我不知道是這麼嚴重的秘密……」

這自然是因為、當魯茲在酒館裡喝悶酒、爛醉之餘一邊大罵『拐人妹妹的混蛋』、『娜娜莉才不交給你』時,有個心地善良而倒楣的紅髮提督、耐著性子聽了一整晚的苦水兼咒罵,最後淪落到得要把醉到不省人事的提督給送回官舍的緣故。

而這位好心提督的災難至此卻尚未完結,回到住所後、還得繼續忍受同居人的挖苦與鬧彆扭。

這位倒楣的提督甚至在日記裡留下這樣的感想:

他的賭氣,給了我一點希望,至少,我可以說服自己,在他心中我還有值得賭氣與彆扭的重要性。

 當時,亞力克是忍不住對著那段文字,大嘆,「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甘於自虐的人啊!!」

 也因為這篇紀錄的緣故,亞力克才得以窺見舊王朝末期,那個激動的年代所遺留下的一點吉光片羽。

 「是瓦列元帥說的嗎?啊!難道是………是克斯拉元帥?」

 聽著艾爾斯海瑪的臆測,亞力克隱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在內務尚書的眼底,這兩元帥是有可能知悉魯茲元帥私事的人?

瓦列元帥是因為私交吧?從畢典菲爾特那兒聽到的解釋,據說那兩人是「一起咒罵『那個』奧貝斯坦」的深厚交情。不過,關於這個奇妙的解釋,亞力克懷疑、至少那名橘髮的猛將也是「乾冰咒罵團」的其中一員才是。

至於克斯拉元帥……亞力克不由得猜想,是因為官職的緣故嗎?

 不過……

 「啊……嗯嗯,我答應過不說出是誰講的了,抱歉!」既然艾爾斯海瑪有這樣的預設答案,那麼就讓他繼續誤會下去也無所謂吧,亞力克狡猾的誤導著話題、躲過艾爾斯海瑪的質問。

 艾爾斯海瑪努力平撫著心跳,力圖鎮靜的。

「不、呃,其實也不是那麼嚴重的秘密…只是,當時我正在服役中,基於規定軍中是不准決鬥的……」

事過境遷、在魯茲也去世的當下,當時的決鬥,已經漸漸褪色為緬懷青春的美好回憶、而不再是不能公布的秘密了。

點了點頭,亞力克回想起紀錄裡對兩位當事人的看法。

 他也只是想要守護重要的親人罷了,雖然以職業軍人的身份挑起決鬥這一點有欠周詳

雖然未曾謀面、但是勇於向神射手魯茲挑戰的那位青年,也值得欽佩

亞力克感覺,透過故人所遺留下來的文字紀錄,他間接的、接觸到那些已逝去的提督們,透過故人的描述,他確實的感受到,一縷看不見的細繩將自己與過去聯繫了起來,也牽引出更多與現存人物的瓜葛與關聯。


魯茲如果是妹控……

如果因為結婚問題而兄妹吵架成絕緣狀態……

那麼萊因哈特對於他要跟著去海尼森一事也會痛快允諾了吧?

欣慰的想「啊啊、這對兄妹終於要和解了嗎?」之類的……

至於魯茲妹的名字來源、呃,只是撿了最近看到的、名妹控的寶貝妹妹名字來用罷了。

反正他未婚妻是克「拉拉」、配上妹妹「娜娜」莉剛剛好~

つづく

目録へ

5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4

  1. 千风扶柳 說:

    上班時是內務尚書、下班後是無支薪的魯茲基金會萬能打雜工<–笑喷

    对大米家可爱的家庭生活HC中,
    UMI大,多写点菲尼的家庭生活吧~~

  2. catonline 說:

    反正他未婚妻是克「拉拉」、配上妹妹「娜娜」莉剛剛好~

    >>>>>>>>>>>>
    一旦遇见那种n,l不分的方言同学,读起来就—~~~~~=v=

  3. Reinhardly 說:

    看见“娜娜莉”三个字时候的反应:=口=
    ……Lelouch~~~鲁兹咩?~~~想象不能ing……
    米帅果然是银字一号爱妻好男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