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1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新帝國曆16年.十月中旬

「ㄟ……結果你們連奧丁軍校聯合演習都參觀了?」

「對啊!亞力克……真想讓你看看!那個場面真不是蓋的!聯合各所軍事專門學校由學生自己編組人員、找尋合作對象分成四組打循環賽耶!」

尚未正式親政的銀河帝國第二任皇帝,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斜倚在寬大的座椅裡、正在自己專屬的休息室,聽取好友菲利克斯前往奧丁參觀士官學校的經過感想。

「喔……聽起來還蠻有趣耶……不過照菲尼你這樣講,三年級以上的士官學校學生、不就幾乎一天到晚都在忙著準備演習的事情了?」

都不用上課了?

「啊……好像也差不多了耶……」

菲利克斯點了點頭,附加著說明。

「他們主張、奧丁的幼年學校已經把必要的理論都教授完畢了,即使是沒有讀過幼校的人,考得進士官學校的話,兩年的一般課程就差不多夠用了,接下來的課程幾乎都是為了準備演習而開設的,即使名稱叫做『高級戰術理論』……」

噗的笑了出來。菲利克斯搖著頭道,「實際上根本就是在跟同組的人討論演習時的戰術應用!」

「ㄟ……也就是說有一半算是掛羊頭賣狗肉囉!」

亞力克微微睜大了那一雙稀有的藍玉眼眸,但是眼底卻沒有明顯的驚訝,只是淡然的發表一些感想。

「啊!說得好!幾乎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尤其是像費沙這邊會有的哲學、數學、文學、歷史、倫理等一般科目,聽說完全就被拿來當作討論時間,有一半以上的學生為了跟專校夥伴互相聯絡,根本就從頭翹到尾!」

「嗯,這倒是相當方便的時間分配呢!」這根本是針對不想唸基本科目的菲利克斯設計的懶人偏頗課程不是嗎!?真糟糕!!

口頭上隨意的附和著,亞力克那秀麗的眉已經不由自主的往中間聚攏。

「對吧!?」

「但是啊……菲尼……」將後倒的身軀往前拉直,亞力克打斷了菲利克斯的興奮情緒。

「?」

「雖然奧丁的士官學校『看起來』還蠻有趣的,當然你也不會忘掉『很早以前』就跟我約好的『男子漢的約定』對吧!?」

菲利克斯楞了一愣,但很快的,便抹掉心底那點遲疑的顏色,他大力的點了下頭,保證似的說道。

「那當然!你怕什麼!?」

「誰怕了!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嘴硬的亞力克立刻加以反擊。

看到亞力克那一副逞強的樣子,菲利克斯忍不住伸出手掌,習慣性的去揉亂他的頭髮,取笑著,「幹麼啊~就算我沒有先入學幫你探路,你自己也有辦法順利入學才對啊!看你緊張的!」

一把拉下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亞力克一邊用手指插梳那總是任意捲翹不聽話的髮稍,一邊噘高了雙唇、不滿的糾正好友的說詞。

「誰在緊張有沒有辦法入學的問題啊!就算我故意交白卷那些老頭也會讓我入學啦!問題是學校裡的實際情形,如果還要自己花時間一個一個了解的話那就太麻煩了啊……」

回瞪了一眼。

「就算是要蹺課,也要先找得到安全路線才行對吧!還有哪些教官的課點不點名的這種技術性資訊,我總不能大喇喇的去問其他同學或是學長吧!!」

言而總之就是把自己當作探路子、先鋒部隊就是了……菲利克斯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就老實去問其他人會怎樣啊……」

橫了一眼,亞力克掃了面前的友人一瞥,狀似無意的隨口一句。

「哼……你真的希望我去跟其他人打探這種事嗎……」

菲利克斯頓了頓,嘴裡的那句「無所謂啊!」卻是在舌頭上打了幾圈,怎麼也說不出來。而亞力克則是一派無責任的輕鬆姿態,丟出問句之後也不等菲利克斯回答,又接著問。

「吶吶……菲尼菲尼!除了這些參觀行程,你們在奧丁還碰到什麼有趣的事了嗎。」

「呃……基本上這次的參觀行程雖然到處跑,但都是團體行動,沒有什麼私人時間……」

「喔……奧丁那邊從現役軍官轉任的教官不是很多嗎?有沒有看到什麼有名人啊?」

唉……與其說是看有名人,倒不如說是被當作有名人觀察了……

菲利克斯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敏感的察覺到好友的心情變化、亞力克一針見血的點出,「啊哈……我知道了!菲尼又被當成稀有動物觀察了嗎?」

黑著臉伸長了手臂,菲利克斯準確而迅速的以手指狠狠捏住亞力克的臉頰,往外拉去!

「你!你還好意思說我!?」

皺著一張端整的臉,「咿呀呀!」齜牙咧嘴的喊痛。

此時的亞力克只是個隨處可見的,愛惡作劇的街頭頑童一般,兩隻腳縮到座椅上,歪倒著身體,在梅菲爾眼中即是典型的「坐沒坐像」!

搖著頭躲掉菲利克斯的第二波攻擊,亞力克一邊笑的得意。

「被我說中了對吧!哈哈……唉!好痛、哈哈……有人惱羞成怒囉!!」

「你這張嘴!你這張嘴……」

氣得從自己的位子上跳起來,菲利克斯也不客氣的壓了上來,雙手並用的將亞力克的一張小嘴往兩旁撕去,惡狠狠的低沉音調裡滿是惱怒。

「事不關己就這附德性!你哪知道我……」這次遭受到多少怪異的眼神!比當初剛進初等學校的時候還慘!!

硬是嚥下之後的語句,菲利克斯放鬆了手上的力道,嘴唇抿成一條嚴肅的線條,只剩下起伏激烈的胸膛顯示著尚未平息的不滿。

這是平時的菲利克斯。

看來米達麥亞元帥佈樁還蠻徹底的,杏核般的美麗眼珠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嘴角微微揚起的線條掩飾不住的是內心的安堵感。

看到亞力克原本柔嫩的臉頰被自己掐出兩個紅印,菲利克斯也覺自己太過情緒化,他在奧丁受到的詭異注目本跟亞力克沒有關係,自己這麼激動,反倒像是遷怒似的。

「啊……抱歉……」囁嚅了一聲,手背輕輕的擦過自己掐出來的印記,試著去撫平那些微的紅腫。

亞力克尷尬的低下頭,反省自己這樣的試探似乎也是過頭了,「不……是我太沒神經了,抱歉……」

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友人陰鬱的臉龐,「菲尼……這次……碰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從一進門就異常興奮的講述奧丁的演習與參觀心得給自己聽,亞力克猜想,或許真的是遭到許多不要的特別注目,菲利克斯才會只把焦點放在參觀行程上吧……

悄悄將手蓋在菲利克斯壓在沙發扶手上的、因為極力隱忍而發白的指節上。

啊啊……被擔心了……

菲利克斯苦笑著,轉身坐上亞力克的沙發扶手,輕輕點了點頭,「嗯……」縮坐在沙發上的亞力克立刻習慣性的歪著身體靠了過去,「不想講……嗎?」

一邊把玩著菲利克斯長袖外套的袖口,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在M.F.的刺繡上描繪著。

「太多了……根本講不完!」

唉呀呀……

在心底吐著舌頭,亞力克此刻十分慶幸從菲利克斯的角度看不清自己的表情。他極力保持若無其事的語調,隨意的接口。

「喔……那就算了、別講了……」

「不……有一個特別……難受的……」

「嗯?」

「那是……我們結束全部的參觀過程……準備要列隊前往奧丁中央宇宙港的時候……」

和幾個好友一起,趁著最後一點的寶貴私有時間逛逛校園,菲利克斯和克勞斯,以及偉格、卡爾馬斯四人,向小隊隨行教官報備之後,便漫無目的的在士官學校的校園裡隨意逛著。

個頭較高的菲利克斯和克勞斯總是習慣走在後面,當他們穿過共同訓練場、正議論紛紛,究竟是要穿過中庭去看操場,或是折返回去參觀歷代演習冠軍的紀錄與錦旗時,迎面而來的是兩位並肩行來的教官,其中一位是費沙幼校的隨行教官之一拉傑爾,而另外一位,則是沒見過的面孔,想必是奧丁這邊的教官吧。

一見到往自己這邊前來的人影以及服裝,菲利克斯一行人立刻端正了身形、舉手行軍禮。

兩位教官也微笑著對幾位訪問者舉手以回禮,就在兩方交會的那一瞬間,突然,拉傑爾身邊的那位教官看到了菲利克斯,瞬間,他的臉似乎在瞬間被抽光了血液、一片慘白,沒有一絲血色,頓時楞在當場,他盯著菲利克斯,顫抖著雙唇。

「不……不可能……你……你是……」

但那位教官還來不及說出下一句,就被身旁的拉傑爾給一把拖走。只留下菲利克斯等人呆楞在當場,不知所措。

「你沒看到那傢伙的臉色有多難看!!不不……」用力甩了甩頭,菲利克斯強調。

「豈只是難看而已,根本是驚悚、只差沒尖叫了!!他那附樣子,根本就像看到『沙妲口』(SADAKO)從井裡爬出來一樣!」憤憤不平的,菲利克斯怒氣沖沖的對著好友抱怨自己遭受到的「歧視」。

亞力克只能打從心底為那位不知情的教官叫屈。

是啊,他一定是以為自己看到亡靈了吧……

身旁的菲利克斯則是繼續著大吐苦水。

「好啦好啦~我是知道我跟老爸不太像啦!但是有必要嚇到那種程度嗎?什麼叫做『不可能』啊!!欺人太甚!!」

噗哧一下,亞力克接著。

「啊哈哈……可能他是米達麥亞元帥的崇拜者,所以擅自想像了菲尼的長相,結果……沒想到本人跟想像實在相差太大,才會表現的那麼誇張吧?」

「那也太~~~誇張了!!他把人當怪物嗎?」

「ㄟ……也有可能喔~~」

揚起視線,亞力克故作神秘的,衝著菲利克斯詭異一笑。

被亞力克那奇妙的眼神看的直發毛,「什……什麼啦……」

垂下視線,再次把玩著菲利克斯的袖緣,亞力克漫不經心的。

「奧丁士官學校,成立也有好幾百年了吧……」

心中的警示訊息告訴菲利克斯,應該要立刻叫亞力克閉嘴,但是,另一個逞強的菲利克斯卻不願示弱的回道。

「對啊!所以呢?」

「老學校嘛……以前又是那種封閉又保守的時代,欺負啦排擠的應該很多吧……」

亞力克!停!別說了……別說了!!!

已經開始全身發毛的菲利克斯不停在心底喊停,無奈此時卻喉嚨乾渴、連一點嘶啞都發不出來。

「所以啦……幾百年來『冤』死個兩三名學生也是很正常的……你說是吧?菲尼?」

音調故意摻雜了一股虛玄,慢慢收緊手上力道,揪住菲利克斯的外套衣袖,亞力克轉過那張天使般美好的臉蛋,緩緩的抬頭。

「搞不好那位教官真的是看到了『什麼』也說不定喔……」


————————

————————

小說明

「沙妲口」SADAKO (E式表記は貞子)

是菲利克斯在、「西元時代經典驚悚片回顧」裡看到的古老驚悚片「連環」裡出現的……「那個」(用菲利克斯的話來說)。

打賭輸給亞力克之後不得已被強拉著一起觀賞的影片,之後有一段時間,菲利克斯連視訊電話的螢幕都不敢正眼以對。

続く

目録へ

3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1

  1. 赛琉西亚 說:

    哈哈,终于看见了,亲一个先~~~~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这么害怕的话就在房间里准备两台电视好了,如果sadako从一台电视里爬出来,就赶紧从另一台里爬进去…

    「就算是要蹺課,也要先找得到安全路線才行對吧!還有哪些教官的課點不點名的這種技術性資訊,我總不能大喇喇的去問其他同學或是學長吧!!」
    这种发言…这种态度…你爸爸会抓狂的也!虽然想必他在学校的时候听那些古板教官的课也不用心,但是一定不会有这种想法冒出来吧…

  2. Umitan 說:

    好快!我還在排版哩!!

    >>
    这种发言…这种态度…你爸爸会抓狂的也!虽然想必他在学校的时候听那些古板教官的课也不用心,但是一定不会有这种想法冒出来吧…
    >>

    呵呵,亞力克吵著想去學校從來就「只是」想去學校而已,跟求知慾是沒關係的。而且又有史堤爾等人在一旁灌輸有點錯誤的觀念

    會把一些錯誤觀念當作「常識」也是沒辦法的吧?

  3. 赛琉西亚 說:

    对的…至少对我而言,在学校里有意义的事物除了学生餐厅的铁板牛排饭,就只有在跷课时和老师们斗智斗勇的过程了…

    突然觉得小莴苣蛮可怜的…
    我已经跷课跷到完全不想跷的地步了,但是对于小莴苣而言跷课还是个完全新鲜,值得蓄谋已久的大事件
    像是圣诞夜全班大混乱闹得老师无法上课啦,教学楼突然停电于是大家聚在一起讲鬼故事啦,餐厅里供应的饭菜质量太差所以学生集体罢餐啦,抗议学校暑期补课我们装中暑晕倒啦…这些我和中学同学聚会时会津津乐道,一次次回忆也不厌倦的事情,小莴苣统统没有经历过呢

    小莴苣啊,这些好玩的事情,错过了就再也不补回来了!所以姐姐我支持你去学校闹翻天,恩!
    好吧,我知道你本质上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呢,再闹也不会翻天的。这样一想就更心疼你了,umi大果然很坏…啊啊啊啊心情复杂,又要折腾半天才能睡着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