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3


費沙.獅子之泉。

 

「壯行會!?」

從堆疊如小山般的課題用紙、參考資料中抬起頭,菲利克斯飛快移動的雙手停頓了一秒,天藍的眼眸裡有一絲摸不著頭緒。

 

「對!」

時序進入11月,費沙這個受惠於行星改造系統與行星氣候控制機制的星球,基本上沒有很明顯的四季變化,但自從萊茵哈特大帝遷都之後,依照著奧丁的時序變遷,逐步將費沙的季節轉換「修正」得更加明顯。

已經換上長袖的亞歷克頭抬也不抬的,繼續著書寫工作、輕快簡短的回覆。

暗罵了聲貪玩,「誰要出遠門啊?」

瞄了坐在書桌對面的金髮少年,菲利克斯將飄落到前額的深色髮絲往後一撥,繼續著手上的打字,努力想將注意力拉回眼前的課題上。

 

將整理好的讀書心得報告,按照順序排了排夾訂起來,亞歷克遞了一疊紙張給對面的好友。「菲尼,這個弄好了!」

 喔了一聲,菲利克斯順手接過、擺在一旁準備等一下輸入成文字檔。

 而坐在椅子上的亞歷克此時伸展了一下上身,轉動完肩頸僵硬的關節之後,才重拾方才的話題。

「克勞斯啊!」

  學期已經過了一半以上,積欠的各種讀書報告與會戰紀錄心得報告等、一個個都隨著迫近的截止期限,重新被學生們從有意識的遺忘裡招領出來。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絕對不是著疏於課業、打混摸魚的學生,但是,也絕對不是個按部就班、一步步按照課表完成各種作業的勤勉學生。

他只是和大部分的學生一樣,不到截止日期開始倒數,就提不起勁去動筆罷了。

這一天,和過往的每一個學期末一樣,菲利克斯扛著一堆參考資料與報告用紙,直奔好友的書房,劈頭第一句就是,「亞歷克!快!下禮拜要交報告了!」 

這天菲利克斯帶來的總共有三篇讀書心得,一篇是旅遊文學、兩篇是關於古典戰略的文章,以及關於兩場會戰紀錄的心得報告。

若問菲利克斯是否誠實閱讀過?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他對於要如何將區區幾十字的心得擴充到好幾頁報告用紙這方面的技術問題,比之亞歷克要遜色多了。

而亞歷克則是擅長將好友的簡短心得,諸如「太空旅行的時候、一是航路圖二是燃料確保!碰到宇宙海賊的時候,最好是先溜為上。即使要硬幹,也先衡量一下資源與武力、不要以為戰鬥艇都不用燃料的!」,之類的個人式發言,拓展為「讀雷歐船長冒險記:論一般商船宇宙航行時之危機與風險」這般派頭十足的報告,洋洋灑灑佔用十幾張報告用紙。

 

而菲利克斯所必須要做的,則是將被亞歷克增量過的報告,再轉成文字檔案,順便將過於「亞歷克式」的言論改回自己的語言。有時候,兩人也常常為了這個部份而爭執不休,雙方都堅持自己的想法才是正確的,有時候亞歷克會因為菲利克斯的「有沒有搞錯!這可是我的作業!」這句話而讓步,有時候菲利克斯也會因為亞歷克的「再囉唆下次不幫你了!」而讓步。

 

這一天,報告的分工進行的相當順利,雖然幾分鐘前兩人還是為了「把戰鬥艇當索敵偵察機用」是否合乎效率與實用目的這一點、拌嘴了好一陣子,不過,整體來說,這次的分工合作進展是快速的。

 先完成了手邊的工作,就只等菲利克斯將剩下的文字資料輸入完畢,亞歷克提議著為克勞斯餞行的計畫。

 怔楞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亞歷克所謂的「餞行」,是指克勞斯即將前往奧丁就讀士官學校,一直沒把「與友人的離別」擺在心上的菲利克斯停下手邊的作業。這才體認到,已經是11月底了,距離克勞斯報考的日子,只剩下不到半年。胸中五味雜陳的,連帶著回話的勁道也沒了。

「是該幫他歡送一下……」

「時間應該是明年8月放榜以後比較好吧!」

「嗯……」

「啊不過,克勞斯該不會落榜吧?」

「嗯……」

「但是,話又說回來,幼校生錄取率百分之90的升學考,他如果還考不上就真的丟臉了呢!」

「嗯……」

「奧丁那邊九月初開學、加上費沙到奧丁的船期,所剩時日不多呢!」

「嗯……」

總算是察覺了菲利克斯的異狀,亞歷克這才把注意力從同時開啟的幾十個查詢畫面上移到好友臉上。他伸出手試探性的在若有所思的菲利克斯面前揮了揮。

「非尼?」

「嗯……」

果不其然沒什麼反應。

再揮了揮,那對大氣層最上方的雙眸總算對焦完成。

「嗯、啊?怎麼了?亞歷克」

「怎麼了的是你吧」亞歷克堆疊起一點點不滿的情緒,鼓著腮幫子對菲利克斯說道。

「突然心不在焉的,怎麼了?」

不等友人回覆,他又逕自接著,「克勞斯要去奧丁,非尼覺得,寂寞了?」不敢說出的則是,你是不是也很想去考考看奧丁士官學校,亞歷克自私的,讓自己在這個時候表現得鈍感。

「嗯,說不感傷,是騙人的……畢竟都同校這麼久了」

「沒關係啊,等到明年秋天我也進費沙士官學校了,到時候克勞斯放長假回來,還可以來個跨校交流呢!」

亞歷克神色輕鬆的建議,完全沒有一絲絲要與菲利克斯的傷感同調的意思。

開玩笑!萬一再繼續加強非尼的傷感,讓他脫口而出說還是想去奧丁,那一切不就白費嗎?亞歷克在心底對著自己如此說。

不僅是我的計畫被打亂,連米達麥亞元帥、穆妲他們的計畫也會因此被迫打亂。

因此即使亞歷克察覺到菲利克斯似乎想跟自己再討論一下士官學校的意念,他也故意當做視而不見,努力的將話題給支開。

「其他嘛……就把尤利伍斯和史堤爾他們都找來!怎麼樣?」

「嗯,不錯啊」

「還要找其他人嗎?繆拉元帥家的……」

「亞歷克……那個……」

繼續忽略菲利克斯的欲言又止,亞歷克立刻接過話題,「啊!不過,邀請了繆拉家的那兩隻的話,以年齡來看瑪麗嘉阿姨那邊的不邀請就說不過去了………」

 

此時,亞歷克書桌上突然閃爍起通話燈,在得到友人聳肩表示無所謂之後,亞歷克按下允許通話的按鈕,傳來以一陣陣飲泣聲作為背景音、保安官誠惶誠恐的請示。

 

「大公殿下,那個,很抱歉打擾……安東尼奧.伍德.克斯拉少爺來訪,那個……那個……」保安官似乎拿身旁正哭個不停的少年沒有辦法,既不能嚴詞嚇阻,又不知該如何安撫,對於吵著要找亞歷克大公的這位孩童,保安官也沒有膽量將這位孩童真的擋下來。

不單單是因為這位孩童的父親是大名鼎鼎的克斯拉元帥,更因為他的母親是希爾德皇太后陛下的親友,享有自由出入皇宮內苑的權利。

 

菲利克斯一聽到保安官報上的人名,立即白眼一翻,「愛哭鬼又來了!」不屑的哼了一聲。兼之瞪了身旁的友人一眼,「說人人到!你這個烏鴉嘴」

 

亞歷克似笑非笑的盯著友人、詢問道「要趕他走嗎?菲尼?」

菲利克斯惱怒的回瞪了一下明知故問的金髮少年,將頭撇到一旁,「我哪裡敢了!」

 

過去,在七元帥攜眷聚會的場合,菲利克斯曾因為看不過被妹妹說了幾句就哭出來的安東尼奧,忍不住罵了句「哭什麼哭!這種程度就被說到哭?你不會罵回去啊!是不是男人啊你!?」而導致安東尼奧益發哭得驚天動地,不可收拾。

事後菲利克斯更被父親連番責罵,「都長這麼大了,怎麼都沒個做哥哥的樣子!你害人家安東尼奧哭到氣喘發作耶!」

「什麼我害的!齊格飛都沒他那麼愛哭!」

「你怎麼可以拿安東尼奧跟大公殿下相比!而且安東還小啊!」

「又沒差幾歲!」

「菲利克斯你!」

因為旁人而害得自己被責罵,甚至弄到父親對自己怒目相視,菲利克斯從此對克斯拉家的長子就採取了不接觸、不講話、不插手管閒事的三不政策。

 

輕聲笑了一笑,亞歷克按下通話鈕,請保安官讓燙手的山芋進入自己房間。

 

「嗚……亞力哥哥……!!!」

已經哭得滿面通紅的安東尼奧,原本一進門便打算拉著亞歷克的手訴苦。

但看到站在一旁、黑著一張臉的菲利克斯,一瞬間、嚇得連哭都暫時忘了,岔到氣的結果就是停不下來的打嗝,他怯生生的、向「看起來很恐怖」的菲利克斯點頭問好,後者皺著眉,輕輕一個頷首,表示有收到。

兩人之間算不上良好的互動看在亞歷克眼裡,他苦笑著嘆了口氣,對於這個老是被妹妹欺負的男孩子、亞歷克是有一點同情的,母親異常的溺愛加上過於嚴格的父親,再加上為父親所寵愛的強勢妹妹,會造成安東尼奧.伍德.克斯拉軟弱的性格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彎下身,亞歷克沒什麼誠意的隨手拍拍安東尼奧的背部,問道。

 

「怎麼啦~又跟克莉斯汀吵架了?」其實亞歷克真正想問的是、這次又是為了什麼事情吵輸了嗎?

 

「咿嗝!嗚嗝……亞力……哥哥,克莉斯好過份!她……她居然說媽媽講的話是騙人的!」

 挑高了一邊的金色細眉,亞歷克接著。「喔……她說瑪麗嘉阿姨講的什麼話是騙人的呢?」

 「她說綠色墨水才沒有幸福魔力!嗚…嗚嗝!我用來寫考試答案用的墨水都被她拿去畫圖用掉了!嗚……那是很重要的墨水耶……咿嗝!她怎麼可以這樣!!咿嗝……」

 在安東尼奧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訴苦中,亞歷克已經理出這次的吵架原因,總之一句話就是寶貝的綠色墨水被妹妹私自拿去用光,想要指責妹妹的不對卻反而被恥笑拿母親的話當真。

 「嗝……亞力哥哥,綠色墨水是真的有魔力對不對?」

 回給淚眼汪汪的安東尼奧一個完美無暇的笑容。

那是這幾年來、銀河帝國所有小具規模的書報攤都會販售的「每月皇室」裡、在封面內頁就看得到的沉穩笑顏,亞歷克不加思索的保證道。

「那當然啦~安東!瑪麗嘉阿姨也說了,綠色墨水有帶來幸福的魔力!所以寫卡片的時候都要用綠色墨水寫不是嗎?」

 隨即他面不改色的、將白皙的手掌放在費沙幼年軍校的新生頭上,沒有一絲保留的讚美。

「安東居然想得到要拿用在考試上,真是好聰明喔!!」

 一旁的菲利克斯則是強忍著當場滑倒吐血的衝動,背轉過身,不忍再看下去。

他知道,用傳說以及古老迷信去哄騙小孩子的瑪麗嘉阿姨固然有不周全的地方,但是亞歷克這樣毫無罪惡感的加深小孩子的錯誤觀念也實在是……

 「真的嗎?」一頭深栗色的柔軟頭髮隨著問句往上抬起,安東尼奧尋求著崇拜者的保證。

 「安東不相信瑪麗嘉阿姨的話嗎?我可是很相信喔~你可以去跟克莉斯汀這樣講!」

 「嗯!我要去跟克莉斯說!人家亞歷克大公也說綠色墨水是有魔力的!!」自認取得了強而有力的背書,安東尼奧一個轉身就想要回去找胞妹理論,而亞歷克則是一個伸手、輕易的將安東尼奧像拎小雞似的捉回,他不懷好意的訂正著安東尼奧的說詞。

 「不對~安東,你要跟克莉斯說,『亞歷克大公也認為瑪麗嘉阿姨說得很對』就好了。因為啊……」

蒼冰色的眼眸裡、一閃即逝的是那狡黠的光芒。

 「綠色墨水的魔力、如果一直提的話就會不靈喔!所以,只要說我也同意瑪麗嘉阿姨的話就好了!知道嗎?」

 冷眼看著加害者掛著人畜無害的微笑、揮手送走得到答案而心滿意足的受害者。

在門板被緊密的關上那一霎那,菲利克斯立即交叉起雙臂,斜睨著身旁擁有天使面孔的少年。 

「你這個騙死人不償命的壞心眼!」 

相對於聽起來嚴厲的責備言詞,微揚的嘴角卻洩漏了話者本人的潛意識。

揚起一副無辜的神情,杏核般的美麗雙眸眨了眨,亞歷克漫然輕笑著反問。

 「那你要去告訴他殘酷的事實嗎?正義的使者菲利克斯?」

對上那一雙比自己的雙眼更淡色的瞳孔,哼笑了一聲,菲利克斯壓低了音調回道。

「才.不.要!」

命運讓我們相識,對抗刻印在血肉與靈魂深處的宿命,如果對宿命屈服了,不就白白浪費了命運給予我們的機會!?

つづく

目録へ

7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3

  1. catonline 說:

    ………………克斯拉家里的小孩………………||||
    这得溺爱和严格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这样啊|||||||||||||||||||

  2. Umitan 說:

    還好吧?九歲、十歲的年紀,家裏保護的稍微好一點的小孩其實都還分不太清楚事實跟傳說?
    我自己以前班上就有同學到了小三還真的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小精靈、說謊鼻子會變長等的……
    等這種人被周圍同學欺負了一陣子之後,就會明瞭什麼東西擺在心裡就好,不要拿出來亂講 XD
    安東剛進幼校,時間點上根本是剛滿十歲的小孩,會被「大哥哥」們戲耍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女孩子通常比較早熟不是嗎?
    克斯拉絕對會很寵女兒!!因為他是蘿莉控(堅信)

  3. catonline 說:

    九歲、十歲的年紀,家裏保護的稍微好一點的小孩其實都還分不太清楚事實跟傳說……

    ——————–

    真的……么……|||||||

  4. Reinhardly 說:

    克斯拉元帅大人……您的教育方法是不是有问题……= =|||||
    9,10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好像那个阶段确实女孩子相对要成熟些
    同坚信克斯拉元帅是loli控……

  5. 赛琉西亚 說:

    好久不见,umi大更新蛮多的^^

    to catonline
    那个是真的…虽然我不算家境好的小孩,但是也有类似惨痛经历可以作为证据:

    小时候天天疯玩,不喜欢洗澡,于是娘亲欺骗我:
    “如果洗干净了,蚊子就不会咬你了哦。”
    “真的阿…那我这就洗澡!”
    然后…

    “蚊子很不听话!我已经洗了为什么还要咬我!它没有看见我洗澡吗?”
    于是被所有家长级别的人物嘲笑到现在。还好意思说“你就没有怀疑过是你妈妈在骗你吗”,太冤枉了…六月飞雪阿
    顺便说一句,我的这个观念大概直到小学2年级才纠正过来…

  6. Umitan 說:

    家裏保護的稍微好一點>>>並不一定是家境好的意思喔~
    是家裏會保護小孩子,覺得不能破壞「小孩子的夢想」的那種……

    看個魔術表演就會說「那個叔叔的手杖有魔法,所以你看,敲一敲就有鴿子飛出來對吧!」
    親戚們總動員讓小孩子相信某些詭異的話
    以前班上有男孩子被大家笑說「世上哪有聖誕老人,禮物當然是爸爸媽媽給的!」結果氣得哭出來,說爸爸媽媽不會騙他……(好.可.憐,但是我們笑翻了)
    還有哭太多眼睛會瞎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