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2


「β@#$%!%#&∞α㊣~~!!!!」

(由於菲尼的慘叫悽慘異常,無法以正常文字顯示,所以變成了亂碼)

「你剛剛有聽到什麼嗎?」

「你也聽到了?」似乎有陣……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慘叫,自亞力克大公的休息室裡傳出。


兩名當差的護衛兵,忍不住一邊一人、趴貼在門板上,想要確認一下裡面的狀況。

隱隱約約的,他們似乎聽到房內有人以相當大的音量正在罵人。無奈厚重的門板發揮了良
善的隔音效果,聽不真確。

「……個性惡劣的……臭狐狸?」

兩人對看了一眼,猶豫著是該遵守保安隊守則;當菲利克斯.米達麥亞來訪時,除非大公
另有吩咐,否則不得任意進入。
還是把這個情形判斷為「非常狀況」破門而入,確保大公的安全。

「喂喂~保安官當到去偷聽了嗎?你們是內國安全保障局的探子嗎?」

「啊!克里希上尉!」

連忙向長官行了個軍禮,兩名保安官七嘴八舌的描述了方才的經過,接著惶恐的請示著長官。

「那……那個,是不是還是請示一下內部情形……會……比較妥善呢?」

克里希那吊兒郎當的微笑始終沒有改變,聽完報告,他擺擺手,
「別理他!裡面是菲利克斯對吧?那就沒關係啦……」反正慘叫的不會是大公。

「但是……」
「不用管不用管!大公如果出了什麼事一定會按緊急鈴,小孩子鬧著玩嘛~沒事沒事……去、去!回崗位!」

這廂房內,被亞力克的「假設」嚇得還心有餘悸的菲利克斯破口大罵。

「什麼叫做看到『什麼』什麼的!?你閉嘴!閉嘴閉嘴!呸呸呸!!」

「冷靜點嘛……菲尼,那只是假設而已啊……」

看到菲利克斯轉眼之間發青的神色、以及隨即因為怒氣而轉紅的變換,簡直就像是實驗試紙一般,亞力克覺得相當有趣,繼續刺激著好友纖細(?)的神經,他接著補述。

「我又沒說那個教官搞不好看到『什麼』趴在『你背上』才被嚇成那樣………啊~對了!菲尼菲尼!!」興奮地拍了拍菲利克斯的肩頭,故作好奇寶寶樣的問道。

「你有沒有注意一下、學校裡面有沒有古井啊~~?」

「咿……」一股類似靜電的搔麻自腳底竄起,瞬間達到頭頂中央。

但是當菲利克斯一看到、金髮少年那附無辜到令他想殺人的表情時,所有的毛骨悚然以及不適感都當場被瞬間轉換成怒氣。

「噫~亞~歷~山~大!!」每一個發音都是咬牙切齒。

為了阻止亞力克那張嘴繼續荼毒自己的精神,菲利克斯迅速的採取對應策,這次可是使出了一半的力量狠狠的掐住亞力克那纖細的脖子。

「我……我真該拿膠布把你的嘴給封起來!!」
(呼呼……菲尼經驗太少,所以還不知道有別的方法可以封嘴)

「…咳……哈哈……菲尼……你剛剛那聲慘叫一定有破房間的分貝測量器!……咳……嗚咳!」

亞力克指的是監測自己房間內的音量是否有突發爆裂聲響的測量器,敏感度是連瓷器等掉落摔破的分貝、都會自動傳送警示訊息到保安隊指揮中心。

為了確保亞力克的安全而兼顧他的個人隱私,在亞力克的私人房間內都配置了火氣感知、爆破音分貝測量、二氧化碳濃度測量、以及傑佛粒子濃度測量等裝置。

「告訴你!!如果要說那傢伙是看到了……」呼嚕呼嚕的甩了甩頭,菲利克斯連「那個」
的指稱代名詞都不願意說出口。

「我寧願相信那傢伙是因為我跟老爸一點都不像而被嚇到!!」

喔喔……原來對菲利克斯而言,同樣是未知的恐怖、他寧願選擇面對自己跟米達麥亞元帥之間可能沒有親子關係這件事嗎?

感覺上對菲利克斯的「怕鬼」又加深了一層認識。

「菲尼……你就這麼怕鬼啊……」不知好歹的亞力克繼續落井下石。

「你給我閉嘴!!不准提那個字!!」加重了指頭上的力道,兼之前後搖晃亞力克的身軀,阻止他繼續出聲。

「嗚!咳咳……等……」等一下!你真想掐死我啊!!

被菲利克斯一陣猛搖,腦部漸漸缺氧的亞力克還來不及討饒,就在逐漸恍惚的意識中、軟軟的歪斜倒下。

等到他再次恢復知覺的時候,在眼前無限放大的是菲利克斯擔憂的臉龐。

「嗯……菲尼?」

「你……你嚇死我了!!齊格飛!!」一把抱住身前的少年,自責不已的菲利克斯緊緊攬了亞力克在胸前,隨即又拉開一點距離,細細的審視。

「你……你突然就沒聲音了,我還以為你又在騙人……但是看起來又不像……啊……但是
你以前……」

察覺到自己因為混亂的精神狀態而語無倫次,趕緊找回理智的菲利克斯搖了搖頭。

訂正著自己的話語,「不…我、我的意思是……」

放軟了聲調、他輕聲問著面前仍顯得虛弱蒼白的少年。

「齊格……不、亞力克,你還好吧?要不要喝點東西?」

搖了搖頭,喉嚨裡仍留有一點緊迫感、亞力克又淺淺的咳了一兩聲,反過來安慰原本該被控以「謀殺皇帝」的友人。

「最近睡得比較少,可能是因為這樣……搖一搖就頭昏腦脹……呵……果然有欠鍛鍊耶!」

而實情是、除了應付私人教師的作業之外,亞力克連睡眠時間都被省下來用於埋首各種資料查詢、紀錄之上。

連續好幾天的精神緊張與疲勞都達到臨界點的關係、當他確信了菲利克斯還不知情時,一擁而上的安心感以及放鬆感便瞬時攫住了他,精神早已呈現半放鬆狀態了。

左手一伸毫不客氣地便捏起亞力克的尖削下巴、偏著頭左右端詳了一番,發現美麗的雙眼下方的確淺淺刷了一層黑影,菲利克斯反省著只顧感想發表、生氣、遷怒的自己,居然對亞力克的身體狀況沒有一絲警覺。

後悔和自責的神色、染上了菲利克斯益發英俊的臉龐。 指腹輕輕地按上亞力克眼下的黑影,方才五顏六色的激動情緒、早就被這擔憂沖得一乾二淨。

「半夜不睡覺……你又在搞什麼啦……真是……」習慣性地,他用指責式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關心。

查你親生父親的舊部屬們都被派到哪了……

當然不能老實跟菲利克斯這樣說明,訕訕的偏過頭,亞力克隨口編著藉口。

「嗯……布魯克多爾夫老師最近出的作業變多了……」

「騙人!」

那些私人教師的作業內容是什麼菲利克斯的確不清楚,但他能肯定的是,即使作業再多也難不倒他眼前的這位狐狸。

會讓這隻狐狸寧願少睡也要執意進行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麼正經事,理由除了好玩之外就是好奇!

「你有膽看著我的眼再說一次!」剛剛這小子很明顯的偏過了頭。

轉過臉,亞力克淺色的藍玉對上大氣層最上方的藍,筆直的眼神沒有一絲遲疑的、射進比自己瞳孔顏色還要深的瞳孔裡。

「是真的啊……布、魯、克、多、爾、夫、老、師、最近出的作業變、多、了!」

頹喪的放下箝制住亞力克雙肩的手。
不行!這小子是打定主意不想說了……菲利克斯只能無力的在心中嘆息。

呼了一口氣,「算了!」他放開亞力克,然後習慣性地又掐了掐亞力克的臉頰一把。

長手一伸、指示著亞力克睡房的方向,「沒事的話就去隔壁躺一下吧,看到你的黑眼圈,梅菲爾那傢伙不是又要歇斯底里發作了!?」

「唔……可是現在還好亮……睡不著……」其實精神上的疲勞已經達到了極點,但是亞力克卻可惜著難得與菲利克斯相聚的時間,嘴硬的搖了搖頭。

「拜託……把窗簾拉上不就全暗了?怎麼……」
取笑似的彈了一下亞力克的鼻頭,菲利克斯得意的接口。

「難道還要我唱搖籃曲給你聽才睡得著嗎?」

討厭被當作小孩子對待的亞力克一定會氣呼呼的反擊,這是菲利克斯的想法,但是沒想到,亞力克居然遲疑了一下,便點了點頭。

「嗯……那你陪我講話到我睡著為止。」

結果就是陪著這小子坐在床邊說話嗎……

無奈的,菲利克斯將視線移向乖乖躺在床上的亞力克,後者在自己的強硬指揮下,乖乖換了睡衣鑽進被窩裡躺著,但是一對蒼冰色的眼睛還是不肯休息,一下子看看自己,一下子又看看天花板的星象投影。

一揮手,將手掌蓋在那對稀有的眸子之上,菲利克斯不自覺得又嘆了口氣。

「把眼睛閉上啦!你到底要不要休息?」

聽話的「喔──」了一聲,纖長的睫毛卻在菲利克斯的手心刷了幾下,造成一陣搔癢後,
才乖乖的垂下。

「那……你想要聽什麼?」

盡責的擔任起吟唱「搖籃曲」的工作,菲利克斯詢問亞力克的「點歌」。

「那……我要聽菲尼參觀奧丁軍校的後續報導……」

嗤的一笑「什麼後續報導,就差不多都是那樣了啊……」

「那……其他學生有沒有跑來跟菲尼結交認識啊?」

「嗯……我們這一隊的導覽生有跟我們交換聯絡資料,其他的……算了吧!」

「嗯?」

察覺到菲利克斯語調裡的微妙變調、就像是往下沉了半個音階的小調,忍不住又睜開雙眼的亞力克側過頭,看著心情似乎又變差了的友人。

再次將亞力克的雙眼給蓋住,幾個呼吸過後,菲利克斯平靜解釋。

「反正、對那些人來說,我跟老爸不像這件事比我是什麼人還重要就是了!還有人笑說我八成是突變再不然就是撿來的……哼……」

「嗯……」他們猜中了。

「我……」菲利克斯一咬牙,第一次向亞力克坦承了過去曾有過的懷疑與不安。

「我當然也不是蠢到從沒有懷疑過……但是,那也輪不到別人來說吧!!」

心裡突的一跳,亞力克小心翼翼的確認「懷疑……什麼?」

「就我可能是撿來的這件事啊?」

真糟糕……心跳太快了,不過……心跳快慢表面上應該看不出來的吧……

相對於內心的激昂與膽顫,亞力克連眼皮都不敢跳動一下、口乾舌燥,卻連下意識那想要去舔一下嘴唇的渴望都以意志力去壓制,勉強的吞了幾下口水,全身都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卻又努力的想以精神力量去控制那顫動。

「嗯……為甚麼……」

只為了接菲利克斯的一句話,亞力克感覺原本就所剩無幾的體力似乎都在這裡消耗殆盡。

沒有察覺亞力克那細微的變化,菲利克斯故作輕鬆的接著說明。

「你看,海因里希大哥不也是因為戰爭失去了父母,所以被老爸接到家裏來照顧……」

「嗯……」但是他會到你家的原因也是因為羅嚴塔爾元帥。

輕輕的點點頭,海因里希是養子這件事、菲利克斯與亞力克從小就知悉了。

海因里希個人不但不隱瞞,米達麥亞元帥對待他的態度也完全不同於菲利克斯,就像是在經濟上支援一個友人的兒子一般,雙方都拉開了一點距離相待,而海因里希近年來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幾乎都在奧丁生活,只有重要假日才回到費沙與米達麥亞一家團聚。

「……所以啦……像老爸那種老好人,搞不好也是在哪裡撿到我,把我帶回家養也說不定……」

「……嗯……」米達麥亞元帥雖然有點老好人性格,但是他可沒有閒到有空到處撿小孩開救濟院的程度啊……

不過,還好……菲尼還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因為整個人安心下來、疲勞感立即一擁而上,亞力克漸漸有個身體似乎正在慢慢浮起的錯覺。

「但是,那也是我們家自己的事情吧!!」旁人哪有資格在那邊囉唆啊!!

「如果……是真的……那菲尼……要怎麼辦呢……」

意識正在飄散,亞力克只覺得後腦似乎就要與軟硬適中的枕頭融合在一塊兒,手腳沈重宛若被灌了鉛似的,使不出一點力氣,只不過是幾句簡單的問話,舌頭也無法靈活地正確發音,有一大半都被含在嘴裡。

「咦?」

輕飄飄的語句自亞力克的口中吐出,明顯放慢的速度顯示亞力克已經逼近了睡眠邊緣。

「菲尼……會……跑去尋找親生……父母?」

菲利克斯不能肯定亞力克到底是認真的、還是隨口接著自己的話講,又或是這不過是他快睡著前的半夢話。

「還是……怪……元帥騙你……這麼久……?」

斷斷續續的詞彙從亞力克兩片薄唇裡飄出,菲利克斯幾乎要全神貫注才有辦法明白亞力克方才的話,他笑了笑,將亞力克的略嫌過長的瀏海給撥到一邊。

果然是快睡著了……這小子……

菲利克斯如此想著。但他仍然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亞力克的問話,即使那回答、菲利克斯懷疑可能連發問的人都來不及聽到了……

「找到了……又如何,我的父母從頭到尾就只有沃夫岡.米達麥亞和艾芳瑟琳.米達麥亞而已……」而且,搞不好都不在了!

指尖貪戀著亞力克柔軟的前髮,數不清是第幾次讓手指刷過他優美的額頭,將幾乎要蓋上眼睛的前額髮絲給順到頭部右側。

菲利克斯記得,小時候他看過無數次、美麗的安妮羅潔大公妃總是這樣的,邊順著亞力克的前髮,邊輕聲細語地給亞力克說著話,直到他睡去為止。那樣的情景總給他一種安祥寧和的氣氛,不需要旁人解說,他也知道那該是所謂的「幸福」的瞬間。

菲利克斯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模仿、有沒有安妮羅潔那雙宛如帶了羽翅般輕柔雙手的一半溫柔,但是,隱約的他似乎能理解,這麼做的確是給人一種幸福的感覺、以及、想要把這個幸福也完整的傳達給對方的感覺。

「嗯……」泛了個似有若無的微笑,亞力克側過身,把臉埋在菲利克斯的手掌裡,開始了
規律平穩而深長的呼息。

「喂……」別把我的手當枕頭的一部分啊……

半分無奈、半分好笑的,菲利克斯看著亞力克壓住自己右手手掌的睡姿,以手掌直接感受著亞力克眉骨的形狀以及溫熱的額頭。

看向窗外,已是接近黃昏的時刻,離亞力克以往固定的晚膳時間還有3個小時,菲利克斯觀察著亞力克眼底下淺淺的黑影,心疼他好不容易才入睡,也就不忍心硬是將手給抽回了。

他想,就讓這小子睡到晚膳前吧……

嘆了口氣,菲利克斯輕巧的抽出口袋裡的聯絡器,以左手俐落的撥通了家裏的號碼。

「喂……媽?」

「嗯……是我……」

「咦?太小聲嗎?啊……抱歉,現在……呃……不方便大聲說話……」

「嗯……對,剛剛跟亞力克一起,那個……今天晚上,我想說難得……就留在他這邊吃晚飯了……」

「嗯,抱歉,你跟老爸也說一聲……」

「嗯,對,晚餐後我就回去,對……咦?明天要上學啊……我會回家睡啦!」

「嗯……嗯嗯。知道了,那bye。」

收了線,菲利克斯看向壓在自己手掌上睡得香甜的亞力克,又嘆了一口氣。

「齊格飛……」總覺得你瞞著我的秘密越來越多了,這是我的錯覺嗎?

「我就這麼……不可靠嗎……」不經意流露的言詞裡、夾帶了一點懊惱與不甘心的口吻。


關於菲尼怕鬼的來由

 如羅嚴塔爾曾說過的,「說實在的,米達麥亞,直到現在,我還時常有個錯覺、那個紅髮的年輕人似乎還一直伴隨在公爵的左右……」

(那時萊因哈特已升為公爵的樣子)
「俺は今も時々、公の傍らにあの赤毛の若者を感じることがある・・・・」

(By霊能者ロイエンタール

 嗯嗯……銀英裡都沒有超能力人、靈能者之類的、連個青蛙型宇宙人都沒有,太無聊了所以我加上了可供怪談的要素。

つづく

目録へ

12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2

  1. ninaan 說:

    噗哈哈~~
    終於進到這個部份了
    是說最近都沒遇到你耶
    人家新改好的人物想給你看哦~~
    小萊沒有改多少
    不過大公我覺得還蠻滿意的
    意外的有溫柔的感覺出來
    不過還是先給你看一下啦~~~

    另外哀悼一下你的吵架文
    加油加油,就算被蓋過去了~~也總有一天能重見天日的!

  2. catonline 說:

    = =
    哈哈哈哈
    好可爱的两只小娃娃~
    不过,还是为小菲尼最后的抱怨哀一下~敲脑袋!喂!你是罗严塔尔的儿子好不好?!不要跟乖猫咪一样!

  3. Umitan 說:

    >>ninaan
    我要看我要看!!
    呵呵~~再私下交易好了!!
    吵架文真的害我一下子心情蕩到谷底~~嗚嗚~~
    正在努力重寫中

    >>catonline
    菲尼是米達麥亞的兒子啊!!!
    連羅嚴塔爾都不承認的!!(重申一下)

  4. catonline 說:

    仰天喷出一口血~栽倒在地上。
    抓住作者……问题是文章中的xx,yy,zz,aa,bb,cc….都不这么认为……比如说那个脸色苍白吓跑了的……||||
    如此一来小菲尼岂不是在不断的错位当中寻求自我定位……
    啊啊啊啊!!!!罗严塔尔……[默默的找瓦尔哈拉专用胶布把元帅的嘴巴糊上……]

  5. ninaan 說:

    啊我先放到我blog上面去,你再去看看
    這個是美體工坊(專做人物)的程式
    衣服什麼的還沒調,不會讓大公穿這樣暴露的衣服啦!
    (是說好像也不錯)
    你可以盡情指教,我再微調~~~~

  6. 千风扶柳 說:

    (呼呼……菲尼經驗太少,所以還不知道有別的方法可以封嘴)

    唔,對啊,菲尼,你可是羅嚴塔爾元帥的兒子啊!!
    怎麽可以不知道另外的封嘴方法呢,
    難怪羅帥不願意認你啊!!

    不過不愧是大米家出品,嗯嗯,很含蓄。。。

  7. catonline 說:

    說得很正確喔~~給你親一個!!
    這樣人才會長大啊?

    =============>
    ^/////^回亲~~

    哎……多咩烦恼的成长~~~~
    可怜的小菲尼~
    还是让罗严塔尔到人间来好好指导你一下吧~捏~

  8. Reinhardly 說:

    啊我出去玩了两天就更新了这么多么咩?~~^^
    好含蓄温馨的两只……~其实菲尼亚力克和罗帅米帅小莱他们都有很多不一样的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故事啦~~~
    很爱这一部分的总标题,《命运是对宿命的反逆》,嗯嗯,有感觉~~~^^

  9. Umitan 說:

    Reinhardly歡迎歸來~~
    就是下一代有不一樣的地方故事才會有趣吧?
    在下一直相信養比生更重要的。
    所以期待小菲尼是羅嚴塔爾翻版的人可能會失望了~

    ————————————————
    怎麽可以不知道另外的封嘴方法呢,
    難怪羅帥不願意認你啊!!

    >>>
    呵呵~~還有居然會怕鬼

    羅:我沒這麼膽小的兒子!!連個小鬼都擺不平、怎麼承繼名花終結者的封號啊!!(基本上菲尼根本是被終結的那邊~)

  10. 千风扶柳 說:

    瓦尔哈拉
    羅:我沒這麼膽小的兒子!!連個小鬼都擺不平、怎麼承繼名花終結者的封號啊!!

    亚亚:(安慰地拍肩膀)等我亲政就册封你为“被终结的名草”
    菲尼:貌似比继承名花终结者的封号还要糟糕

  11. catonline 說:

    猫很用力的偷渡瓦尔哈拉,叼住罗帅的元帅披风往下拽:呔!去教导一下你的亲子啦!连鬼怪都怕!
    罗:[不耐烦,怒]都说了几次小鬼不是我的!找米达麦亚去![揪住猫抛向天边||]真没出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