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平日


アレク大公の平日

~お授業の時間~

讀書心得加新聞觀察一口氣寫成的小短篇,其實通篇都在說教……

內容總覺得不夠有趣,等想到能更引發這個小事件的有趣情節會重新修改,先把想到貼出來

延伸閱讀「一件T恤的全球經濟之旅

有看過的人就知道我讓亞力克撿了哪些人的牙慧~

#############

#############

如果說萊因哈特大帝是天生的軍人,那麼亞歷山大大帝便是天生的政治人。

#############

對恆亙於眼前的問題,萊因哈特所採取的行動、多傾向於堂堂正正以力取勝。

而,一方亞力克則傾向於操作各方利益與權力關係去解決問題。

這並非有優劣高下之別,只是相對於兩者相似的神貌,這對父子在性格上的明顯差異,時而令眾人不得不感到瞠目以對。

「大公殿下,這幾個禮拜正好巴拉特星系發表了一連串的新政策,就這些政策的內容與可能產生的影響,作為我們今天的討論主題。」

「嗯,資料在這兒嗎?我看看……」

對於第一次會面的私人教師,財政省的高級次官,亞力克表示出的是平輩相待的態度,在眾多不特定的私人教師群裡,能得到亞力克心甘情願稱呼一聲「老師」或是打從心底表示出「尊敬」意識的人,屈指可數。

翻開了數個卷宗的第一篇,只消一眼,亞力克便忍不住噴笑出聲。

「噗!禁止販賣巴拉特星系原產羊毛以外的羊毛製品?」好個小裡小氣的特定對象排除條款!

「殿下……

其實類似這樣的國內產業保護政策,不只是巴拉特自治政府,

在過去人類社會尚侷限於行星地球時,各個國家、經濟體也都曾採用過類似的保護政策,舊帝國時期,大貴族的領地上也有類似的『內規』出現……」


財務省次官施陶芬貝爾克是第一次擔任亞力克的私人教師。

面對剛滿15歲的皇帝,青年次官是有一點手足無措的,就專業所需的相關知識,施陶芬貝爾克是有自信不輸給財務省其他官員的,三十歲出頭即出任財務省次官,他的確擁有相應於地位的辦事能力。


只是,對於端坐於自己對面的少年,次官搜腸刮肚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與詞彙,才能讓這位少年、順利而沒有意外的瞭解自己想要解釋的議題。

在今日的授課之前,青年次官已經自上司或是其他部門的同僚那兒聽到各式不一的謠言。

亞力克大公有一點任性。

亞力克大公有一點難纏。

亞力克大公總是問一些和授課主題無關的問題。

亞力克大公的上課態度構不上認真。

亞力克大公有時候會突然開始斤斤計較……


緊張之餘,施陶芬貝爾克只有一股腦的,甚至是近於背誦般的,將自己所知有關、「國內、領內產業保護」的所有資料一口氣吐出。

一抬手,亞力克輕描淡寫的打斷了次官宛如背書般的語調。

「ㄟ……我還以為這種愚行、只有在必須要欺瞞無知大眾獲取選票的政體下才會出現呢……」

纖細而修整完美的手指、順著卷宗上的印刷字體由左上而右下斜劃著,亞力克將瞬間讀完的卷宗闔上,接著提問。

「我很好奇,自治政府如何說服一般市民去購買品質差又昂貴的原產羊毛製品?」

次官沒有想到亞力克這麼快就提到這個部份,他頓了頓,決定刪除原本預定要講解的「產業保護政策歷史及實例」這部份。

「………是的,其實這方面,巴拉特自治政府還配合政令播送了這樣的宣導片,請大公看一下這裡的影片……」

從公事包中,次官取出了幾片影像晶片。將之投影在亞力克的桌面上。

次官播放給亞力克看的是兩隻廣告短片,內容大同小異。

都先剪接了幾段舊銀河帝國時期貴族領主欺壓領地人民、剝削農民等的影像,接著是貧苦而任勞任怨的工人們被關在骯髒而狹小的工廠裡、沒日沒夜的埋頭拼命。

『您買了一件羊毛衫,就等於付費支持苦痛的循環』

『あなたが買ったセーターは、苦しみの循環を支えております』


影片的結尾署名為「人權關愛基金會」所製作、而更小的一行字,若不是次官即時將影片定格,亞力克懷疑收視的所有觀眾根本無法察覺這行文字的存在。

『巴拉特自治政府新聞部指導』



雙手支撐著下巴,亞力克津津有味的將兩隻影片都看完,嘴裡念著感嘆佩服的字句,語氣卻是不成比例的辛辣。

「哇喔~好棒的剪接功力!」


「不知道巴拉特政府的新聞部外包給哪一家影像製作公司拍攝的?花了不少納稅人的錢吧?」吃吃笑著,亞力克揚起一臉探人隱私的八卦語氣詢問著,雖然他的目的也不在得到回應。

「大公殿下,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這樣的舉止很明顯的是在挑釁帝國、醜化帝國形象!」

無法理解亞力克那輕鬆自得的情緒從何而來,施陶芬貝爾克略為加重了語氣,試圖喚醒這個「十五歲的稚子」事情的嚴重性。

我哪裡在開玩笑了!?


發現到施陶芬貝爾克次官似乎沒辦法理解自己的幽默表現,亞力克聳聳肩,在心中將「施陶芬貝爾克」這個名詞歸類到「低度溝通障礙」的腦內檔案夾裡。

雖然收斂起臉上過於輕鬆的神色,但他接下來的無所謂發言仍是讓這位新來的私人教師幾乎吐血。

「喔……那可真是嚴重了,所以呢?」(「へぇ・・・そりゃ大変ね。で?」)

「自然,對於這樣的明顯抵制,我財務省方面也準備了相應的對策。」

「喔─什麼樣的對策呢?」

一瞬間,就僅僅只是一瞬間。

この瞬間、ほんの僅かな一瞬だったが。

施陶芬貝爾克懷疑起這個一副事不關己的少年、其身上是否真正留有獅子帝萊因哈特陛下的血脈。他用盡了一切自制力,在心中否定了這個可稱得上是大不敬的想法,施陶芬貝爾克努力的以自豪的自制力與理性,去壓制那個想要跳起來質問亞力克大公如何能這般無所謂的自己。


他現在只求公事公辦,儘快結束與大公的授課時間。


「首先,會透過內務省對巴拉特政府表示抗議以及警告……」

「為甚麼?」(「なんで?」)

「啊?」(はあ?)無法理解亞力克在此處發問的緣由,施陶芬貝爾克只能反射性的發出一聲無意義的回應。

「為甚麼要抗議?照理說巴拉特星系擁有內政自治權,他們要採用什麼樣的國內產業保護政策、都不是我們可以干涉的範圍吧?」


那群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學取教訓的愚民們要往錯誤的方向全力奔馳,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何必多此一舉善心告知呢?

今まで教訓一つ覚えられない愚民どもが間違った方向に全力疾走しようとしても、あれも彼ら自身の選択であり、なにも引き留める必要ないのではないか?

「但是……大公殿下!」

擦了擦隱隱自額頭上滲出的汗,施陶芬貝爾克解釋著困擾財務省官員多天的難處。

「您可知道因為這政策受到最大波及的並非原帝國領的星系,而是舊同盟領的幾個鄰近星系啊!


如果我方對於這項政策置之不理的話,有可能會引發舊同盟領的不安……


甚至是對帝國政府的不滿!」

「嗯!我知道,所以,要採取的行動並非透過政府組織去運作或是抗議。」

亞力克的手指帶著一股韻律、輕敲著桌面,他歪著頭,不解的問著。

「為甚麼不讓費沙的物流系統相關業者去處理?」語氣裡的那股無邪,彷彿這樣的作法再正常不過。

「您?您的意思是?」瞪大了狹長的雙眼,在施陶芬貝爾克心中,此時單手撐著下巴、狀似隨意而談的「亞力克大公」,就像是顆沾滿泥土外皮的洋蔥,隨著一層層的外皮剝落、一股嗆人而辛辣的滋味撲面而來。

「巴拉特政府的想法很簡單、也很單方向。總之一句話就是為了保障本地牧農業者的生存。


但是,他們卻沒想到小賣店和百貨流通、量販業者的選票。


羊毛出在羊身上!沒有了鄰近星系物廉價美的原料供應,羊毛紡織品的價格一定會有所波動。


第一個受到衝擊的便是巴拉特星系本地的販賣業者,嗯……如果政府又為了安定人心、不准業者抬高價錢的話……


那就等於是去擠壓到業者的生存空間了……」

沉吟了一下,亞力克接著自言自語,

「但是,如果要等到這些人發現自己活不下去才有所行動的話也太慢了,所以……」

「是,下官了解,由費沙的物流業者居中挑起輿論,組織利益團體以期與自治政府相抗衡……是吧?」眼眶彷彿被真正的洋蔥薰到一般,施陶芬貝爾克感到眼眶裡有股熱流隱隱打轉。

「嗯!反正對費沙的物流業者來說,這也是維護自身利益的一環,沒有道理丟著不管的。」

「但……帝國的威信要如何……」

「啥!威信?」那是啥?能吃嗎?

硬是將後兩句感想收回嘴裡,亞力克青玉般的眼底盛滿了不能認同。

「是的,大公殿下,您的想法確實的解決了問題,但是卻無法讓蒙昧無知的巴拉特人民感到帝國的賢明公正……」

「嗯……真麻煩,那這樣吧,不直接針對巴拉特人民,而是在安撫巴拉特鄰近星系的畜產業者、原料供應產地時,讓他們了解是『誰』讓他們繼續有生意做、有飯吃,並且保障一定期限內的補助,如何?」

「是……是!大公殿下,您說的極是!!」


這的確是個確實而有效的宣傳方式,由本來就關係密切的舊同盟領民去對巴拉特星系人民宣傳帝國的良政,是一個更有效的傳播途徑。


財 務省次官收起了之前的輕蔑意識,重新以嶄新的目光迎向亞力克,這幾天來,為了帝國政府允諾不干涉巴拉特內政以及維護帝國威嚴這兩點上,財政省以及內務省的 人員開了幾次會議都無法有個完善的定案,加上國務尚書米達麥亞傾向於保障巴拉特獨立內政,遲遲不願允諾內務省鷹派的強硬提案,而財務省則夾在兩者之間不知 所措。

但是亞力克卻理所當然的揭示了一個更有效的方式,不但無損於第二次巴拉特條約裡、帝國允諾的內政自主,也有效控制住自治政府的暴走方向、甚至,連對巴拉特人民的逆宣傳都顧及了。


「遵照大公殿下的指示,下官立刻去處理聯絡相關部門召開臨時會議,處理這件議題!

以面對一國之君的恭謹態度、施陶芬貝爾克向亞力克深深一個鞠躬,隨即快步離開。

目送著雀躍萬分、匆匆離開的財務省次官,亞力克怔忡了一下,他喃喃道。


「怪了,這不是我的授課時間嗎?怎麼好像變成辦公時間了?真是虧大了・・・」

嘴角噙著一抹苦笑,他搖了搖金色的頭顱。

「算了~看來這個施陶芬貝爾克也沒有什麼可以教給我的樣子!還是靠自己自修比較可靠~唉唉……」

伸手取了另一個卷宗,亞力克一手支撐著頭,一手隨意按下呼叫鈕,點了一杯咖啡歐蕾之後,開始悠閒地瀏覽起財政省次官所遺留下的幾份資料。

距離下一位私人教師的授課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亞力克翻閱著手上的卷宗。

時而冷笑、時而感慨、時而皺眉、時而專注於查證紀錄文字的真實性、以及運用自身所有的權限查詢與事件相關的情報資訊。

作為判斷力所必須的一切基本能力,包括凡事從大局著眼、分析各方利益關係、正確的邏輯思考、不因襲僵化的創造性發想、查詢搜索資料的技巧、以及整理現有資料的歸納力等。

經由特殊設計而開創的個人教育課程,這些能力亞力克在十歲左右時就已經幾乎具備,這也是他的兩位啟蒙導師雙雙辭退教職的理由。

「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教給大公殿下了,之後的運用以及再成長,就看大公殿下自身的努力了」

除了自發性的讀書自修以外,與私人教師群討論議題、接受近身搏擊術的訓練、小提琴課程、馬術課程……

亞力克的平日,在他正式進入軍校之前,即是這般平淡而穩固的不斷重複。

施陶芬貝爾克

Reiner Claous von Stauffenberg

這邊有精闢的內容簡介

Back to Index

One thought on “アレク大公の平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