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悪意なき秒殺Round 2


 

皇室成員在層層戒備下抵達音樂廳周圍是晚間的九點十五分,層層的警備人員將皇室地上車預備經過的道路加以嚴格管制,逐一清空,只劃分了音樂廳週邊的幾個等候區,供民眾等待迎接皇室成員的到來。

這樣的作法雖然有其風險存在,但是為了拉近皇室成員,特別是亞力克與民眾之間距離的好機會,為了這部份的行程要不要省略,宮內省與民政省典禮部的官員近一個月來,幾乎每天都與內國安全保證局、憲兵警備總部的官員們周旋、各持己見相持不下,最後還是在希爾德的一句「其實我也希望亞力克大公能夠有個和人民直接接觸的機會……」的輕描淡寫之下,行程安排才有了定案。

乘坐在地上車內,經由安排好的管制道路往會場前進時,亞力克望著前方聚集的民眾,在嚴重的警備之下等著緩緩移動的地上車前來,忍不住轉頭問著自己的母親。

「穆妲,好多人站在外面耶!」

「ねぇ、ムター、人がいっぱいよ」

「是啊,他們等著要看亞力你一眼啊。」

「そうですよ、みんなは一目でもいい、アレクを見たがっているのよ」

「真奇怪……他們又不認識我,為甚麼要看我呢?」亞力克歪著頭不解。

「変ね・・・何でだろう?ボクのことも知らないし、なんで見たがっているの?」

「認識啊,亞力克,你忘了每個月聶菲男爵都會找人來給你拍攝影像、請你說幾句話了?那些東西,都是要傳送給大家看的喔。」

「もちろん知りますわ、アレク。毎月ネーフェ男爵が撮影をしたり、お話しを取ったりこと、覚えてません?あれは全部、みんなに見せるものですわよ」

「咦咦~就只有那樣?那樣不算數啦!!」

「ええ?あれが!?あんなのナシだよ!絶対ナシ!」

亞力克連忙猛搖著頭,匆忙間、他憶起上個月男爵前來給自己拍照的時候,不但調皮不合作,還故意擠眉弄眼。不管攝影師怎麼說、硬是拌了醜怪鬼臉相對。

那樣的搞怪姿態……亞力克忍不住有點擔心;自己人看看笑笑就算了,萬一都給大家看到了的話,那豈不是丟臉死了!?

亞力克當然不會知道,在那之後聶菲男爵會同林克貝爾次官,是如何的不辭辛勞、甚至親自扛起攝影器材,在不被亞力克發現的情況下,偷偷的又捕拍了好幾張影像,自其中選擇了最合適的、發佈在「本月皇室」的刊物上。

「亞力你可能覺得不算數,可是,你看看……」

希爾德指著前方的群眾,興奮的情緒早已傳到車內的乘客這邊。

「沒有抽到簽進場的人,在這麼冷的天氣還願意站在外面,大家等的就是想見亞力一面,你不跟大家打招呼嗎?」

 

大公殿下,微笑與打招呼是基本中的基本!

(プリンツ・アレク!微笑みと挨拶は基本中の基本でございます!)

 

不用笑得太過,也不可以假笑,您要知道,一個人的第一印象幾乎就決定了他之後被評價的百分之六十!

梅菲爾、百分之六十是什麼意思?第一印象是什麼?假笑是什麼樣的笑法?

這麼說起來,梅菲爾子爵似乎從自己小時候就不斷的囉唆這些事情啊……

そういえば、メフェールのヤツって、昔からこういうことばっかりうるさいよね・・・・

亞力克想起過去自己與梅菲爾子爵的對話,忍不住笑意的臉上有著領悟的神情,他對著自己說道。

第一印象嗎?這就是梅菲爾今天比平常更緊張兮兮的原因吧。

地上車緩慢而確實的開進夾道圍觀的人群之中,司機取得了希爾德的同意之後,將原本設定為全黑的防護玻璃、切換成透明的。

在那一瞬間,亞力克大公以即使天使都比不上的神聖笑容,對著我點頭揮手!

在那之後幾乎所有的圍觀民眾都如此確信著。

或許是天生的直覺與魅力也說不定,亞力克側過了身體,維持著笑靨、不厭其煩的與圍觀的民眾一一揮手,點頭,他的目光一一掃過視界可及的每一張臉龐,他想,即使只是一瞬間也好,至少也要讓自己也「認識」這些已經「認識」了自己的人才行。

地上車緩緩的穿過音樂廳正門的兩百公尺,直到正門口停下,早已列隊於兩旁的保安官們恭敬的為亞力克一行人打開車門,希爾德、安妮羅傑,最後是亞力克,當亞力克重新踏上土地之時,所有的攝影器材一齊朝著他啟動所有機能,閃光燈以及快門的聲音、錄影機運作的細微電子音、強力的補強燈光,都以他為中心如潮水般湧來。

在梅菲爾子爵的囉唆叮嚀下亞力克沒有顯露出一絲懼意,迎向炫目的燈光,回以無造作而更甚人工光源數倍的光輝笑顏。

皇室成員一行人隨著保安官以及隨行的人員直接往二樓的包廂前進,有幸得以進入音樂廳的媒體們,將亞力克一行人通過的地方照耀的有如白晝一般。參雜著現場的負責人大聲傳令「快去查亞力克大公所穿的衣著是哪一家的!」

「安妮羅傑大公妃所戴的頭飾是哪裡的!特製品還是現有品?快查!!」

「攝政皇太后陛下的禮服由哪一家縫製,資料上沒有寫嗎!?」

場面一時之間顯得混亂,而在通往二樓階梯盡頭的是,早已等候多時的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與她今日的男伴。亞力克忍不住放開了母親牽著自己的手,三步並作兩步的往上奔去。

「梅克林格元帥!!好久不見了。」

「メックリンガー元帥!!お久しぶりです」

在閃耀的鎂光燈洗禮之下,攝影記者們貪婪的自樓梯底部往上調整角度、企圖擷取亞力克與梅克林格之間的所有互動。

向亞力克恭敬的行了一鞠躬,梅克林格從容不迫的導引亞力克到席位上。

「大公殿下,今晚由下官與瑪格達蕾達小姐充當殿下的解說員,希望殿下能有個美好的年夜,也先預祝大公殿下、新年快樂。」

「原來是這樣!我還在猜今天瑪格姊姊的男伴會是誰呢?要請你多多指點了,梅克林格元帥。」

「なるほど、さっきまでずっと気にしていたよ、マギお姉ちゃま今日の『どうはん』は誰かなぁって、とにかく、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メックリンガー元帥」

有禮而乖巧的向梅克林格低了低頭,亞力克在侍從長哈歇爾巴克的扶助下,坐上了對他來說、還嫌過高的椅子,調整完亞力克的座位之後,哈歇爾巴克便退至後方,讓亞力克與安妮羅傑、希爾德三人並坐於包廂的最前列。

第二列則是國務尚書、希爾德的父親瑪林道夫伯爵以及宮內省尚書貝倫海姆,以及安妮羅潔長年來的友人夏夫豪簡子爵夫婦等,被安排於希爾德、安妮羅傑的身後,亞力克的身後則是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與梅克林格元帥。

九點半,音樂會準時開始。

新年的音樂會,在過去舊帝國時期,是專屬於皇宮貴族的宴會享樂。

萊因哈特歿後,新銀河帝國政府在費沙打造起新的傳統,那就是每年的最後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由帝國軍軍樂隊所演奏的樂曲,伴隨所有的人民一起迎接新年。

不同於標榜藝術性的音樂會,由於新年音樂會的樂團為軍樂隊的關係,選曲上輕一色都是輕快而充滿活力的進行曲、軍歌,以及華爾茲、波卡舞曲等膾炙人口的輕鬆樂曲。聽眾與演奏者同樂是新年音樂會的最大目的,因此當演奏到眾人都熟悉的曲目時,常常有全體聽眾一同起立、拍手踏步的跟著唱和的情景發生。

事實證明,梅菲爾的擔心,完全是白費了。

會場那高懸於壁上的黃金大鐘,時針指向十一點整,亞力克那一雙青藍稀有的眸子沒有一絲睡意與倦意,盛滿了好奇、驚嘆與興奮。

會場正演奏著古老的快步舞曲「山賊」,隨著節奏越來越激昂,突然,一聲巨響!

引發會場幾名女士的尖叫,負責打擊樂器部份的演奏者拿出道具槍對空鳴了一槍。指揮詼諧的一面以左手指揮著節奏,一面轉過身向受驚的觀眾眨眼致意。隨即還擊似的也摸出懷裡的道具槍,和著節奏對空發了兩槍。

在眾人的驚喜與興奮情緒之下,指揮一個收尾將最後一個樂音結束。

當第一聲巨響響起時,亞力克興奮的轉過頭,跟身後的人確認

「梅克林格元帥!剛剛那是假的!!是假的!!對吧?」

「メックリンガー元帥!さっきのはウソだよね!ね、ねっ!ねっ!」

面對著亞力克的興奮之情,梅克林格是有一點跟不上狀況、甚至有著不知該如何應對的尷尬。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畢竟他和畢典菲爾特是目前七元帥中,絕對的少數派的單身漢。

剛受領元帥封號的時候,梅克林格的單身身份還不是太引人注目的地方,而到了現在,連繆拉都結婚之後,他和畢典菲爾特的單身,就變成最引人注目的差異點了。

不同於畢典菲爾特、會三不五時溜到皇宮找亞力克與菲利克斯玩耍,梅克林格與亞力克相處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更遑論像現在這樣、坐在至近的距離,分享亞力克直率的情緒了。

小孩子都是這麼天真無邪的嗎?為甚麼這樣的演出能讓他高興成這樣?

梅克林格將疑惑與感嘆藏在心中,揚起優雅的笑臉答道,「是啊,請殿下放心,這只是演出的一部分,請不用害怕。這會場已經做了再三的檢查,不會有不法份子入侵打擾的。」

似乎是對梅克林格的回答感到有點不滿,亞力克微微翹起了上唇,回著。

「沒有人在說害怕的事情好不好……」

「だれもコワいなんて言ってないんだよ・・・」

去……好像我很膽小一樣,亞力克忍不住在心中抱怨著苦水。

ちぇ・・・まるで僕が小心者みたいに!っとアレクは心の中に思わず愚痴をこぼれた。

 

他更可惜好友菲利克斯不能一同前來,否則音樂必定會更有趣!

但是他小小的不滿很快的就被下一首輕快的樂音給抹去,拋卻在遠方,亞力克輕輕的跟著明朗的節奏,小手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大腿上,看到亞力克對音樂的接受度這麼高,梅克林格那身為藝術家的習性也被挑起,他想,亞力克大公如果能學點樂器,對他將來絕對是有益而無害的,自己擅長的是鋼琴,如果……

下定了主意,梅克林格挪動了一下座椅,更貼近亞力克的身側,他若無其事的打開了話題。

「殿下,音樂是相當美妙的事吧?」

殿下、音楽って素晴らしいと思わないでしょうか 。

「嗯!元帥。音樂會好有趣、好好玩喔!」

うん!元帥。音楽会って楽しい、面白かったね!

雖然敏感的捉住亞力克把「音樂」和「音樂會」弄混了,但梅克林格決定忽視,他繼續壓低了音調,以不妨礙演奏進行的低聲繼續著。

「想不想多了解一點音樂呢?殿下?」

「嗯!」天使回過頭來給他一個大大的點頭,梅克林格在那直率的表情上彷彿看見了神聖的光芒,壓下激動的情緒,梅克林格繼續問著。

「那麼,殿下想不想學個樂器呢?」

それでは殿下、楽器をお習いましょうか?

「樂器?」青玉的眼瞳裡流過一絲不解。

楽器、ですか?

梅克林格解釋道,「就是,現在舞台上的表演者們拿在手上的東西,那就是樂器,殿下!」

如果可以的話,梅克林格根本希望直接提出「學鋼琴怎麼樣?」的提議,但是他謹慎的想了想,決定還是尊重亞力克大公本人的意見,如果亞力克沒有特別想學的樂器,自己再提議鋼琴也不為遲。

 

「那……我要學那個!」

じゃ、あれ、あれがやりたい!

 

筆直的小手直指舞台正中央,站在指揮台上的男人……手上的指揮棒

続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