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悪意なき秒殺Round 1


亞力克大公的童言無忌

「希望明年也是個安穩而平和的好年」,在人們互相祝福的招呼聲中、新帝國曆八年的尾聲也逐漸接近了。

被全帝國的人們暱稱為亞力克大公的亞力克‧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也在五歲的歲末裡,準備迎接第一個公務。

那就是,與為數不多的皇室成員,一同參加新年音樂會。

這是亞力克大公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雖然嚴格的報導管制以及安全檢查令費沙的電視局、報社主管們恨的牙癢癢,但是,為了多搶一張「非宮內省發佈」的亞力克大公影像,所有人員也只能乖乖簽署由宮內省、民政省、軍務省、憲兵處、內國安全保障局等發出的各式誓約書、協定,以及詳讀各部會彙整各種情況而編纂出來的「新年音樂晚會‧報導相關需知手冊」了。那是被記者們稱之為「最適合拿來當作殺人兇器」的,厚如磚頭的印刷品。

而宮內省與民政省的人員,也自一個月前就人人繃緊了每一條神經的末梢,嚴密而再三的檢查各個流程與環節,以求當天皇室成員能夠度過一個沒有危險而安穩的年夜。

不過,對於當事人來說,最能雀躍亞力克心情的則是,終於能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晚睡這一件事。

負責亞力克的生活起居、儀禮教養的梅菲爾子爵,奉「規律的生活才有規律的人生」為最高準則,每天晚上9點整熄燈,早上7點準時起床,是亞力克不斷重複的作息。

相對於好友菲利克斯看比賽轉播、或是拉著晚歸的父親玩摔角、又或是吵著母親講述一個接一個的床邊故事,亞力克的夜晚幾乎是「睡眠」的代名詞。

因此,對亞力克來說「超過九點以後睡覺」這件事本身,就足夠他樂翻天了。

(呼呼……小孩子真是容易滿足啊~)

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間八點,即使還不到音樂會入場的時間,費沙皇立音樂廳之外已經被人潮所包圍,磨拳霍霍準備卡位的記者們、以及幸運被抽中得以入場參加跨年音樂會的人們,都提早了好幾個小時先行聚集在音樂廳外,準備在這個值得紀念的夜晚,搶先一步目睹亞力克大公的風采。

「大公殿下,梅菲爾的話都能理解了嗎?」

神經質的用毛刷再次為沒有一絲雜質灰塵的外套掃了掃,亞力克的儀禮教師梅菲爾子爵正理所當然般的,搶過原本該由侍從長來進行的工作,為亞力克進行最後的儀容確認。

翻了個白眼,亞力克沒好氣的。

「梅菲爾子爵,我都快背起來了啦,你不要那麼緊張好不好!」


口中嘖嘖兩聲,隨即蹲下身子,皺著眉頭將亞力克脖子上早已繫好的領巾又拆開,口中喃喃自語的,「這個摺痕、怎麼都不妥當……真是的,難得了兩面雙色領巾的設計……」

當然,梅菲爾也沒漏聽亞力克的回話,埋怨完領巾的不服貼之後,帶著仿古假髮的梅菲爾子爵抬起頭,沒有喘息換氣的繼續叨唸。

「大公殿下,梅菲爾怎麼能不緊張!?這可是殿下第一次出現在公開場合!?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頓了一會,又重複了方才已經重複過至少10次以上的叮嚀,「殿下,這新年音樂會、連同兩首安可曲,直到午夜1215分才結束,長達兩個半小時,如果殿下途中累了、睏了,沒關係,就要哈歇爾巴克把殿下的座椅往後挪到死角,隨您怎麼睡都行!!但是……但是!!」

「總之最後的安可曲『仰望黃金獅子旗』進行曲和華爾茲『新世界』我一定得要醒著拍手對吧?」

亞力克以快板而咬字清晰回話堵住了梅菲爾的滔滔不絕。

嘆了一口氣,「都跟你說我都背起來了!!嗚……咳!!」


被梅菲爾打領巾的動作給勒到,忍不住嗆了起來。

「啊!!大公殿下!真是抱歉,太緊了嗎?不舒服嗎?」

連忙將剛打好的領巾又鬆開一點。

「梅菲爾子爵,一定要帶領巾嗎?好熱喔……」忍不住就要用手去把領巾給拉的更開,卻被梅菲爾給一把拉住。


「別!!萬萬不可!大公殿下!!」


開玩笑!


光是為了這套衣服的選定他和宮內省可是花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不停的開會和審定各式服裝廠商送來的目錄,好不容易才確定這套以群青為基色的禮服,搭配上繡上金絲的奶油色領巾,在音樂廳的燈光照耀之下,最能襯托出亞力克大公的膚色以及閃耀的金髮!

「音樂廳裡有舒適的空調!請不用擔心太熱……」

門板禮貌性的響了兩聲,早已準備妥當的希爾德偕同安妮羅傑一起出現。

「亞力克……唉呀……這是哪來的小公子呢?」

即使是身為母親的希爾德也不禁眼前一亮,一開始,她接到報告、聽說梅菲爾硬是插手亞力克的服裝打扮一事,還有點不滿,畢竟這並不是梅菲爾子爵任內的事務。

不過,以結果來說,他為亞力克 選擇的裝束卻是意外的合適,不過份強調的華美、以及剪裁流利的版型,最難得的是禮服外套的材質與顏色,表面帶有淡淡流光呢絨染成美麗淡雅的群青,希爾德從 不知道藍色的染料裡,能有如此成色優美的效果,不同於加了暗色的深藍,也非豔麗的孔雀藍,而是一種沉穩而溫柔的藍,就像夏日迎面而來的涼風一般令人舒適, 而略嫌華麗感不足的色調,則由外套本身奢華的材質予以補足,稱著亞力克那一頭柔軟的金絲,更顯得熠熠生輝。

「穆妲!!」


不理會身前的人驚惶的「殿下!領巾……」的呼喚。


亞力克理所當然的撲到母親懷裡,藉以逃避看起來永不停止的喋喋不休。

「穆妲今天的裙子好大、好多層喔!姑姑的也是!!」


說著便伸手去拉起希爾德那層層軟紗堆疊起的禮服下擺、捲起寬大而輕軟的薄紗,亞力克好奇的透過那層層薄紗觀看著早已習慣的室內擺設。

「噯!亞力克……」

希爾德被亞力克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到,反而是一旁的安妮羅傑立刻加以制止。

安妮羅傑沉穩的在亞力克的腦袋上輕輕以指節敲了一記,責備著。

「亞力!不可以!女士們的裙擺不是給你捉迷藏玩的喔!」

看到姑姑難得嚴肅的面孔,吐了吐舌頭亞力克也趕緊乖乖的放下手中把玩的群擺,小聲的道了歉。

對於坦率的承認自己錯誤的亞力克,安妮羅傑微笑著摸了摸頭頂以示嘉獎,讚許道,「好孩子……」

回頭張望了一下,亞力克沒有看到熟悉的人影,問道。

「姑姑,瑪格姊姊還沒到嗎?」

「你瑪格姊姊今天要跟男伴直接到會場和我們會合,所以不過來這裡了。」

安妮羅傑愛憐的梳理著亞力克那略略不聽話的髮梢,一邊回答著。

「那,我們要出發了嗎?穆妲?姑姑!」


看到亞力克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希爾德不由得噗哧一笑,牽起兒子的小手,

「是啊,我們要出發囉!」

「耶~~~!!」

高興的跳起來,平時梅菲爾的指導與叮嚀全部拋到腦後,亞力克用力的前後擺蕩母親與自己相連的手,一蹦一跳的跟著銀河帝國身份最為高貴的兩位女性離去。

「殿下……」梅菲爾在後頭跟著,頭疼的企圖喚回亞力克一點平時教導的成果。

但是,對現在的亞力克來說,沉穩優雅的走路方式、不大聲喧嘩、得體的言行等等都早已被即將面臨的興奮感給壓下,他滿腦子期望的,就是可以正當的離開皇宮獅子之泉,參加皇立音樂廳的新年音樂晚會這件事。

続く

<< >>アレク大公の憂鬱

Back to Index

3 thoughts on “アレク大公の悪意なき秒殺Round 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