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めての誕生日プレゼント


その後の後・・・・・

之後的之後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Dear Felix~ Happy Birthday To You!!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親愛的~菲利克斯~生日快樂!!」

簡單的幾張桌子,擺設了由安妮羅傑大公妃親自烘烤的蛋糕以及新鮮的果汁與小餅乾,在皇宮、獅子之泉的庭園裡,幾個人圍坐著,正在給年滿八歲的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國務尚書的獨子慶生。

「呼」的,一口氣吹熄了蛋糕上的八跟蠟燭,菲利克斯環視著身邊的人物。

「ふー」って、一気にケーキの8本ロウソクを吹き消したフェリックスは、まわりの人物を見渡した。

雙親、海因里希、自幼一起長大的好友亞力克,以及攝政皇太后希爾德、大公妃安妮羅傑、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都是跟自己最親密的人們。

眾人祝福的目光灑落在自己身上,原本因為父親昨天那句「抱歉,今年忙得忘了給你準備生日禮物」而引起的不滿與哀怨,這時也煙消雲散了。

遞上切蛋糕用的刀子,坐在菲利克斯身邊的亞力克笑著提醒「壽星要切第一刀!!然後等一下第二刀是我切喔~~」

看到亞力克那比平常更燦爛數倍的笑顏,菲利克斯在心底不禁困惑想著,這小子今天心情特別好哪?

但他還是回應給好友一個微笑,接過專用的刀子,慎重而緩慢,從正中央切下第一刀,隨後,將之遞給一旁的亞力克。

亞力克補上象徵「下一個壽星」的第二刀之後,分配蛋糕的工作便交由更專業的安妮羅傑大公妃來進行了。

アレクが「次の生誕者」を象徴する ケーキ切りをしてから、ケーキを分配する仕事はもっとプロなアンネローゼに取って代わりようになった。

趁著大人們起身忙著分配蛋糕與飲料的空檔,亞力克在桌底拉了拉菲利克斯的衣角,悄聲道。

「吶、菲尼!」

「ねぇーフェニ」

「幹嘛?啊……草莓等一下分你啦,不用擔心…」菲利克斯以一種極其自然、幾乎是敷衍一般的口吻回應亞力克。

なに?ああ、イチゴなら後でやるから、心配ない・・・

「不是啦!」不自覺得嘟起了雙唇,睜大了雙眼無言傳遞了『難道我就只會講跟草莓相關的話?』的意思,亞力克有點不滿的澄清。

「チゲーよ!」思わず口を尖らせ、アレクは不満そうに説明を加えた。

「等一下有東西要給你!先跟你講一聲而已。」

「この後ちょっとあげるものがあるんだ!先に言っておくだけ」

但到底是什麼東西,他也沒有特別說明,因為安妮羅潔切好的蛋糕已經遞到自己面前,他立刻掛上滿面的笑容、接過姑姑手上的蛋糕。

被亞力克這摸不著頭緒的發言給弄得有點一愣一愣的,不過菲利克斯倒也不以為意,因為在他的認知中,『這傢伙的想法本來就很瓦普』,聳了聳肩、擁有一頭服貼而閃耀著光澤的黑棕髮絲,八歲的兒童勤快的幫忙傳遞蛋糕盤和飲料杯。


等到每個人面前都配置了蛋糕、烤餅、以及飲料之後,亞力克先一步站了起來,宛如主人似的舉杯招呼眾人。

「呃…咳!」

「今天,很高興可以和大家一起慶祝菲尼的生日,還有,我有個小禮物,要送給今天的壽星!!」

語畢,便從桌底拿出預先藏好的盒子,那是一個相當巨大的紙盒,以亞力克的身形與臂長,根本無法一手抱起的大小,亞力克只有將飲料杯再次放回桌上,略顯吃力的,雙手從桌底拖出那個紙盒,「咚」的放到菲利克斯的面前。

「齊…格飛……你!」

「菲尼,生日快樂!!」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フェニ」

當亞力克將禮物放到好友面前,聰慧的希爾德也立即將這幾個月亞力克不尋常的舉動給串連了起來,她笑著點破,「亞力克,原來這就是你突然孝順又懂事的說要打工的原因?」

「「打工!?」」

米達麥亞父子異口同聲的將視線轉向亞力克,早已預知亞力克會送兒子生日禮物的米達麥亞也掩不住滿面的吃驚,他沒有想到,亞力克大公居然會如此用心。

而菲利克斯更是驚喜交加,他對著亞力克,「…齊格飛,你……」同樣一句台詞僵硬的重複了幾次,卻始終找不到下一句接過。

「ジーク・・・フリード・・・おまえ・・・」

八歲的壽星此時覺得喉頭突然一陣窒息感,在腦中挑揀不出適合的詞語,紅了紅臉,低低吐出一句埋怨似的話語,「你幹嘛這麼大費周章……」

「何もこんな面倒なことしなくてもいいのに・・・」

笑吟吟的打斷好友那不成樣的道謝,亞力克催促著,「快點拆禮物!!我保證你會嚇一跳喔!!」

微笑んでいながら、アレクは親友の感謝の形すら取っていない言葉を遮って、プレゼントを開けることに催促した。「早く開けてみて!絶対びっくりすると思うよ!」

包裝用的彩紙在菲利克斯的手下立刻被撕成碎片,露出來的是一盒封面繪有戰艦的模型。

「天!!人狼一千五百分之一!!」

「な・・・!!人狼千五百分の一!!」

那是去年年底,他們在電視上看到廣告之後,自己就一直想要的戰艦模型!

あれは去年の年末、二人にしてテレビコマーシャルを見てから、フェリックスがずっと欲しがっていた戦艦プラモだった。

菲利克斯原本打算以生日禮物為藉口,跟父親要求的,因此一開始聽到父親居然公務繁忙到無法給自己準備生日禮物時,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但是,失而復得的那份驚喜、更讓他感動到幾乎說不出話來。

他沒有想到、亞力克居然惦記著他當時的那句話。

「哇!人狼耶!!一千五百分之一,目前為止最大的?啊啊……真想組一台給我爸看看!!」

而這幾個月亞力克突然變得忙碌,原本他還有點介意的,但菲利克斯萬萬沒想到,亞力克居然是用打工的方式來籌自己的生日禮物!?

胸口燒灼著一股熱氣,充塞著感動、快樂、雀躍、以及一點酸澀的感覺,逼得菲利克斯幾乎喘不過氣來,突然變得模糊的視界裡,反射著金色光芒的好友笑嘻嘻指著自己的臉。

「菲尼,要手帕嗎?」

胡亂抹掉眼眶裡打轉的淚,菲利克斯粗魯回了一句,「媽的,你不要害我太感動啦!!」連忙灌下幾口果汁,以平復心情。

米達麥亞立即深深皺起眉頭,正想糾正兒子那說不上有教養的用詞,卻發現、其他人都不以為意的,甚至面帶笑意的樣子,責備的話語在胸中與喉頭之間吞吐幾次,還是壓了下去。

「你就老實說你高興死了會怎樣啊?」真是的,為了籌這禮物的資金,自己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呢!!亞力克習慣性的與菲利克斯鬥起嘴來。

「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要我說!!」

「疑?你說什麼?我不知道耶?菲尼要不要說清楚一點啊?」

「齊格飛!!」怒瞪回去,這小子!!

「什麼事!!」理直氣壯的,亞力克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打斷兩人如日常便飯般鬥嘴的是安妮羅傑,她溫婉的插入兩人之間,「好啦好啦~趕快吃蛋糕吧,紅茶和咖啡冷了就不好喝了呢。」

兩個小孩乖順的應了一聲,立即鳴金收兵,埋頭享用起蛋糕與甜點。

孩童時期兩人的吵架就像颱風一般,來的快去的快,吵完之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感情還是一樣的融洽。


掃完面前的盤中物,菲利克斯緩下用餐的速度,他邊啜飲果汁,一邊以眼角餘光掃著那盒巨大的生日禮物,思索了一會,菲利克斯放下水晶雕成的飲料杯,轉過頭去看著身旁正在把草莓都挑出來先吃掉的少年。

「吶…齊格飛!」

「……唔唔嗯?」正在嘴裡嚼著草莓、亞力克含糊的回著。

看到亞力克吃得連臉頰邊的髮絲都沾上鮮奶油的樣子,菲利克斯忍不住苦笑、去把那塊乳白色的附著物給拉下,順道放進自己的嘴裡吮掉。

「可能……趕不上你的生日,不過,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沒多少天之後,就是亞力克的生日了,菲利克斯想,至少也要回送點什麼才行。

幾乎是不加思索的,「飄浮板!!」亞力克迅速答道。這可是他夢想多時的玩具呢!

ほとんど即答のように、「フロート・ボード!」とアレクは言った。

「不行!!」(駄目だ!!)

「不可以。」(いけません。)

反對的意見,很罕見的來自希爾德與米達麥亞口中。

米達麥亞慌張的制止兒子想要回報的心理,他對著菲利克斯囑咐,「菲利克斯,飄、飄浮板就是那個,之前你天天在家裏摔來摔去的那個玩具對不對?不可以!不准你送那種東西給大公殿下!」

開什麼玩笑!?

他不是沒見過菲利克斯在練習時到處摔成烏青的慘狀,那麼危險的玩具,怎麼能讓亞力克大公接觸!

而一方,希爾德則是等米達麥亞結束完訓話之後,才緩緩開口,「亞力克,飄浮板如果我沒記錯,是八歲以上兒童適用的玩具對吧?你今年才剛要滿七歲,媽媽不是禁止你玩飄浮板,但是……」

輕巧的將咖啡杯放回桌上,希爾德那滿是笑容的面龐、一言一句卻都充滿了威嚴。

「你必須達到法定年齡才有資格要求。」

一聽完希爾德的解釋,米達麥亞更是大驚失色,原來,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覺中買了超齡玩具給兒子!?

即便是不知情,以自己目前國務尚書的身份來說,這毋寧是一個不良的示範!

「什麼啊……七歲跟八歲哪有什麼差別~菲尼學校的人大家都在玩耶!!」

亞力克抗議似的繼續尋求母親的許可。

但是……

「的確沒有什麼差別、但是『你』不能明知故犯!」

很顯然的,只是徒勞無功。

看到亞力克垂頭喪氣的可憐樣,菲利克斯忍不住低聲安慰,「沒關係……我下次偷偷帶來……」

卻仍然被耳尖的父親給聽到,接收到父親那在部下之間被稱之為「電光」的嚴厲眼神和示警般的「嗯哼!」,菲利克斯也只有改口,「咳……嗯,那既然皇太后這麼說了……咳!齊格飛,你想個別的東西吧……嗯……」

即使理智上想要欽佩母親的謀略與連動作戰,在心理情感上,亞力克還是忍不住要埋怨母親希爾德的不通人情,語調頹喪的回著「不了……沒關係,我暫時……沒有其他想要的了……」

那幾句虛弱無力的話語、幾乎是可憐兮兮的回應。讓菲利克斯頓時生出一種「大公這種身份真是莫名其妙」的義憤填膺,但現在又不方便表現自己的同情,礙於大人們都在場,也不好跟亞力克保證什麼,只有拍拍鄰座好友的肩頭。

「嗯…那等你想到你要什麼的時候,再跟我說就好了!」算是聊表安慰。

隨之又插了一塊蛋糕到自己盤中,把頂上的草莓移到亞力克的盤中,「諾,給你給你!」

「嗯」和那聲有氣無力的回應相反,金髮少年優雅而修長的手指操縱著叉子,準確無誤又迅速的一口一口將盤中鮮紅欲滴的果實送進口裡。

—————————————–

一個半月後………..

——————————————

「齊格飛─齊格飛!!」無視於梅菲爾子爵三令五申的,『不要在走廊上奔跑』以及『在宮中請輕聲細語』,菲利克斯滿頭大汗的一口氣從走廊的底部往亞力克的私人休息室衝去,一邊大聲呼喊著友人的名字。

「怎麼了?菲尼?」老早就接到菲利克斯從側門進宮的消息,亞力克換下了正裝,探出頭來迎接好友。

「跟你說!我爸說,今年要帶我們去海邊玩耶!」

「海邊?」

「嗯!!我第一次去海邊耶~啊啊,暑假怎麼還不快點來呢!!」

「那……你暑假就不來找我玩了?」

「嗯…嗯。抱歉啦,不過我們只去一個禮拜,老爸也不能放假太久的樣子,你放心!我會帶很多土產回來給你的!!」

「吶……菲尼……」

如夏日裡一帖清涼的冰藍眼珠,眨也不眨的,澄澈而直率的。

被那樣的眸子盯著,不知為何、菲利克斯卻突然有股微微的涼意爬升。

「我突然想到,今年的生日禮物想要什麼了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