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力克大公的鍊金術2


 

 

三月底

 

「齊格飛!我進來了!」

 

話還沒說完,話者便隨著開啟又闔上的門扉、風一陣的來到亞力克面前,慌忙的想要把書桌上未完的「工作」給收起,亞力克急紅了小臉,不自覺的抱怨。

「喂喂….至少敲一下門吧!真沒禮貌!!」

 

菲利克斯狐疑的挑高了一邊的眉,反問。

 

「什麼時候你這麼文謅謅啦?還要敲門才請進!?」

看到面前的書桌上堆放了成束的邀請函與空白的信箋,菲利克斯隨手捻起一封想看,卻被亞力克一把搶回。

 

「別……這不能看!!」

連忙將桌上未完成、已完成的信箋與回函一股腦掃進抽屜裡,亞力克那不尋常的表現讓菲利克斯感到一絲不對勁。

「幹嘛?」這小子又在搞什麼鬼?

「嗯…………

不著痕跡的將抽屜鎖上,亞力克重新揚起微笑,解釋道。

「我在練習寫宴會的邀請函和回函啦……

垂下視線,左手無意識的抹著右手肘沾上的墨水污漬,「托比的……作業……你知道……」

 

「トビーの宿題で・・・ほら・・・その・・・」

 

「喔」

「あ、そう」

 

菲利克斯倒也不以為意,雖然這樣的課程他從沒有接受過,不過亞力克學的東西本來就跟他在學校學的東西差很多,因此他並不會針對這點多作探問。

 

只是,那慌亂的神情,很明顯的是想要隱瞞什麼、通常是做了虧心事的時候才會有的神情。

 

「那你緊張成那樣幹嘛?」絕對有鬼。

「我……」右手肘的墨水污漬早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因為過度摩擦而略帶紅腫的顏色。

 

亞力克心虛而小聲的解釋「我的字還很醜…不想給別人看到…啦…」

 

忍不住的噴笑出聲、菲利克斯搖著頭輕笑。

 

想到自己的字體也是一天到晚被父親叨唸像個鬼畫符,他就覺得亞力克那心虛的樣子實在沒有必要,雖然亞力克的藉口他很能感同身受,卻還是覺得太過大驚小怪。

 

菲利克斯輕鬆而瀟灑的拍上亞力克的肩頭,借用母親的話語安慰著好友,「我們才幾歲?字醜很正常啦!」

 

「像我還不是一天到晚被我老爸唸,說什麼我的字不應該這麼醜!」

 


從鼻孔哼了一聲,菲利克斯有點不服氣的喃喃自語「也不想想他自己!!還有臉說我!!」

 

聽到這,亞力克好奇的瞪大了眼追問,「米達麥亞元帥的字不好看嗎?」

擺擺手,菲利克斯解釋,「現在普普啦!不過媽媽有把爸爸軍校時代寫的家書偷偷拿給我看過!哈………

宛如一個頑皮告密者般,菲利克斯興高采烈的對著好友洩密,「跟我現在的字也差不多啦!還有拼錯的喔!!」

被菲利克斯所帶來的小八卦給逗出笑,亞力克一邊確認般的追問,「真的嗎?」一邊央著菲利克斯回想是什麼詞彙拼錯。

一下子就轉移了注意力焦點的兩人又在房裡談笑了一會,便一同轉往馬場去了。

 

牽出各自的馬,熱身完畢之後跑了三四圈,菲利克斯與亞力克都放慢了速度,雙馬並騎著緩步前進、讓坐騎稍作休息。

 

「吶…菲尼。」

 

「嗯?」

 

「你今年生日會來我這邊過吧?」

 

「啊?」側過頭沉吟著,菲利克斯一向對一個月以後的行程沒有什麼概念。

 


「是…也可以啦,只是怎啦?還有一個多月耶?」現在才三月底啊。

一副茫然的,菲利克斯反問。

「我…我怕你到時候要跟學校的朋友去慶祝啊…」

頓了一下,亞力克接著道「你最近變忙了、又跟學校的同學越來越熟……都比較不常來找我玩了……」若有似無的怨懟語氣飄散。

 

「如果沒先跟你約的話…哪還約得到你這大忙人啊!?」到最後,根本是挖苦似的言語了。

 

「有嗎?」菲利克斯不以為然。

 

 

他覺得只是學校的活動變多了,當然與克勞斯結為好友之後,學校生活是比以前有趣多了,不過菲利克斯本人倒沒有因此而「冷落」亞力克的自覺。

 

「有啦!」斬釘截鐵的、大力的控訴。

「你本來一個禮拜至少有六天都會來找我的耶!」亞力克扳起了手指算著,「現在都變成一個禮拜來個三、四天意思意思……」以比率來看的話,下降率可是很高的哩!

菲利克斯側過頭瞪了亞力克一眼,有點無可奈何的反駁道「拜託喔……

「一個禮拜來六天跟來四天哪有什麼差別,而且都是學校的活動行程、不參加不行的!」

「但是……」

「你這麼斤斤計較、如果是在學校的話,一定會被人取笑是娘娘腔、龜毛的!」

抗議似的喊了一聲,亞力克轉而在心中埋怨好友對「男子漢」的定義太過主觀隨性。

但倒也不再追打這個話題,因為他一開始的目的也不過是想吐吐苦水罷了。

隨後兩人又沉默的繞行了一圈,突然,沒有預警的,亞力克故意夾緊了一下馬腹、讓坐騎勃兒帖小快步的往前踏步而去,拉開一段距離之後,才回過頭來,對著身後的友人喊著。

 

「菲─尼─!!來比賽!!」

話沒說完,勃兒帖便在亞力克的催促之下,箭也似地發足往前奔去。

「喂!!」菲利克斯也隨著夾緊馬腹,往前追去。

「你又偷跑!!」

前方的雪白身影隨著加速拉開距離,亞力克的回嘴也因此模糊了發音。只隱約聽他笑的開懷,「因為我年紀小………所以年長者要禮讓……哈…哈!!」

「媽的!只有這種時候會裝小!!」英挺的劍眉倒豎,菲利克斯也催促著身下的坐騎往前追去, 兩人之間,距離又漸漸拉近。

 

就這樣,一灰一白的雙騎在跑馬場中前後追逐繞行。

跑了不到一圈,又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亞力克一瞬間放慢了速度,讓馬頭往友人方向靠去,亞力克焦急的喚著。

「菲尼菲尼!」

「又怎麼了?」跟著連忙放慢速度的菲利克斯猛的扯緊韁繩。

 

「現在是不是快五點了?」

 

 

因為梅菲爾子爵不讓步的美學主張,亞力克是沒有腕錶的,取而代之的是給他準備了古董級精緻而典雅的懷錶。

 

但是對小孩子來說,要懂得欣賞舊式懷錶的功能美還有待歷練,更別說使用上的不便利性了,因此亞力克根本是不配戴那些懷錶的。

 

深知這一點的菲利克斯也習慣於充當好友的報時器,低頭瞄了一眼腕錶,菲利克斯點點頭,道「差不多,還有十分鐘。」

 

換來的卻是亞力克「慘了!」一聲驚叫,接著他立即調轉馬頭、往馬廄奔去。

 

不明究理的菲利克斯楞了一愣,轉瞬之間也急忙一收馬腹,跟了上去。他跟在後方揚聲喚道「齊格飛?怎麼了!?」

 

迅速回過了頭,亞力克大聲對著後方的友人吼著「我答應幫姑姑給溫室裡的蘭花澆水!早上九點和下午五點!!」

什麼?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勤勞乖巧了?

 

菲利克斯摸不著頭緒的、用力「啥啊?」的一聲、吼回去。

 

「菲尼你自己再跑一下!我先下場了!!」

隨即又回過頭提醒,「對了!別忘了生日宴會的事情!!」之後便一溜煙的,驅馬進入馬廄。

沒過一會兒又神色匆匆的往安妮羅傑的溫室方向趕去。

被留在場上的菲利克斯有一點不是滋味,他喃喃自語

 

 

到底是誰才是大忙人啊?去!

 

 

続き

 

アレク大公の恐喝<< >>アレク大公の屁理屈

One thought on “亞力克大公的鍊金術2

  1. Umitan 說:

    「也不想想他自己!!還有臉說我!!」

    聽到這,亞力克好奇的瞪大了眼追問,「米達麥亞元帥的字不好看嗎?」

    擺擺手,菲利克斯解釋,「現在普普啦!不過媽媽有把爸爸軍校時代寫的家書偷偷拿給我看過!哈………」

    「跟我現在的字也差不多啦!還有拼錯的喔!!」

    ——————-
    米爸爸的憂鬱

    「菲利克斯!你這大嘴巴!你爸爸的名譽都被你毀了啦!!」

    ——————–
    夫妻間的對話

    「真奇怪!!羅嚴塔爾的字跡端正優美是有名的,為什麼我們家菲利克斯的字醜的跟鬼畫符似的!?」

    「……親愛的,字跡跟基因遺傳基本上是沒有關係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