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3


「我『應該』比菲尼早知道這件事……

 

又或是,『應該』要和菲尼『同時』知道?

 

還是……『應該』要比菲尼晚知道?」

頓了頓,亞力克擔憂的望向希爾德。難得的顯露出一點焦急的神色。

「而現下我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那菲尼……不……」亞力克急忙的搖了搖頭。

自我修正著用語,「菲利克斯呢?會因為這個變數而改變菲利克斯知道真相的時機嗎?」

會因此而,改變菲利克斯的人生方向嗎?

這才是亞力克最害怕的。

對於任性的留下吉爾菲艾斯的日記一事、或是強行打開密碼鎖這件事,他沒有任何後悔,但是,唯獨這件事,十三歲的亞力克還無法判斷,自己在這個時機發現了這件事實,會不會牽連到好友將來的人生。

 

「亞力克……亞力克!你別急,冷靜一點,嗯? 」

 

忍不住輕輕的抱住兒子的頭,希爾德充滿愛憐的、慈愛的音調安撫著唯一的兒子。

不會的,不會的……亞力克,米達麥亞元帥那邊,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輕輕的以柔美的側臉摩娑著獨子那柔軟而豪華的金絲,希爾德努力的想要將全身的溫暖都傳送給亞力克般,像是要去除亞力克心中的不安般,她輕柔而確實的、以那雙臂圈緊了亞力克。

「我們沒有時間表,亞力克……

希爾德頓了一頓,接著道。

「米達麥亞元帥那邊,我也沒有和他約好甚麼時候會告訴你這件事實,原本,我是打算,等到米達麥亞元帥讓菲利克斯知道全部事實之後,交由菲利克斯來做決定的,如果他願意告訴你,那麼我也會把一切所知都告訴你………如果……

希爾德黯淡了眼中的神采,輕輕地收緊了雙臂的力道,像是要捍衛兒子似的,將亞力克擁進胸前。

「如果菲利克斯不願意親自告訴你………那麼,我會在你正式親政之前……讓你知道這個事實。」

「如果菲尼不願意自己跟我說………」亞力克在希爾德的懷抱中打了個冷顫,不敢繼續想下去

那可能代表著,菲利克斯與自己友情的終結,甚至是………憎恨的開始………

感受到兒子徬徨不安的心情,希爾德竭盡所能地想要安慰亞力克那顆尚未成熟、還稱不上堅強的心靈,她優美的手掌緩慢而穩定的撫著亞力克的頭髮,將垂落於頰邊的髮絲一一往耳後梳去。

不同於萊因哈特少年時期的俐落短髮,亞力克的髮型在宮內省人員以及梅菲爾子爵等人的堅持之下,仿傚千年以前的人類社會、王公貴族的子弟們常有的髮型。

 

豐厚的前髮削剪層次打薄、在頭部兩側留起較長的頭髮蓋住耳朵, 而希爾德則總是習慣性的將頰邊髮絲往亞力克的耳後別去。

「不會的………不會的,亞力克,你的艾芳姨常說,雖然最初你們倆是由大人們湊在一起的,可是,之後你們的感情已經是自己的東西了,不是我們可以插手改變的了

 

捧起亞力克的臉龐,希爾德定定地審視愛子的面容。

如果你覺得這十幾年來的情誼都是真的,那亞力克,你應該要更有自信一點,嗯?

 

但是穆妲!!

如果是偷改菲尼的作業、隨便重漆人狼模型、在灰狼(菲利克斯的馬)身上塗鴉畫小花那種程度的話,我當然不怕了……

自信和信用卡額度一樣,都是有限的!!

 

在心中苦澀地吶喊,但亞力克卻也不願再讓母親多為自己操心這事,牽起嘴角,回了一個懂事的微笑。

「嗯……我知道……穆妲……」

 

情況對自己不利……

而這種無法掌握的變數令亞力克的心情更加陰鬱。

一想到自己與菲利克斯之間的關係,就不由得為了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各種限制、枷鎖而感到忿忿不平。

亞力克半分自暴自棄地想著;本來自己對菲利克斯來說,就是眾多友人之中來往較長的其中之一罷了。

加上皇帝的頭銜綁著,菲利克斯如果想要疏遠自己,多得是用不完的藉口,而且還是堂堂正正到不行的藉口!

而自己呢?

大人們一方面希望自己和菲利克斯「交好」,但是實際上、卻又不能「太好」!

 

這也是母親之所以積極邀請其他元帥的孩子們定期來宮廷裡作客的理由吧,亞力克如此推測。雖然他也沒有直接向希爾德確認過。

首席元帥之子又是皇帝的親友,怎麼說都是值得有心人士大做文章的安排!

既然新帝國沒有分封新的貴族,作為穩定軍部的手段,和元帥們及其第二代們多來往,亞力克知道,除了布拉格之類的人會一肚子不爽外,對大部分的閣臣們來說反而是鬆了一口氣的。

對那些傢伙來說,這樣才能達到所謂的「勢力平衡」吧……

不過以結果論,先認識了尤利伍斯、史堤爾、喬瑟亞等人,亞力克還是打從心底感謝母親希爾德的安排。

不然他的周圍還真的是除了菲利克斯以外,就是瑪麗嘉阿姨會時常帶進宮的克莉斯汀和安東尼奧了,克斯拉元帥家的孩子們、以年齡來說對他根本是「有效玩伴」範圍以外。

 

而且,有時候、從貝倫海姆的一些小動作來看,亞力克總忍不住要煩惱,宮內省的老頭們該不會是打算把自己跟克莉斯汀送做堆吧?

以亞力克對宮內省官員們的瞭解來說,這樣的組合似乎是現成又穩便的吧?

與其期待出現第二個像自己母親一樣的「奇蹟」出現,倒不如撿現成以策安全?

但是他一不想擋人戀情被馬踢死、更不想叫比自己年紀小的安東尼奧為「大舅子」啊!!

如果要打碎那些老頭的幻想,就得要先聲奪人、趕在他們行動之前先下手為強,免得老頭們都喜孜孜跟克斯拉元帥談妥,自己才開始找拒絕理由的話……

亞力克猜想,一定會被愛女成癡的克斯拉元帥恨死,他不由得同意過去私人教師維克哈爾的名言。

「拒絕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啊啊……為什麼正值青春年少的我要煩惱這種老頭們才會煩惱的事情啊!

 

 

 

十三、十四歲的學生,不是煩惱今天出門要穿什麼,

不然就是為了明天的考試臨時抱抱佛腳、

再不然就是煩惱情書要從哪裡抄這種程度的、

 

即使出了差錯也不會死人的和平煩腦……哼哼……

 

一邊在心中為自己的「辛勞」叫屈,一邊理所當然的對著逝去的故人抱怨。

什麼叫「對等的友人」!?這種單行道式的「對等」是哪門子的對等啊!!

菲利克斯隨時都可以來找自己,但是自己連出去庭院散個步都有人跟著,出個門像是要演習似的,這根本不公平!

如果說菲利克斯也跟著自己從小被綁在皇宮裡生活的話……

亞力克不由自主的這樣假設起來……

 

不!!太窩囊了!

狠狠的搖了搖頭,亞力克在心中大聲激勵自己。

振作點!亞歷山大.齊格飛!!居然去想那種不可能實現的假設?

你的腦袋是用來做什麼!?

一旁的希爾德則是被亞力克的動作給嚇到,她吃驚地詢問著。

「亞力克……你還好吧?」

「啊……啊啊!沒事沒事,只是想……」

重新掛上微笑,亞力克解釋著。

「這件事也不可能一直瞞著,穆妲,您覺得米達麥亞元帥有可能在甚麼時候和菲利克斯坦白呢?」側過頭,亞力克問道。

 

 

「這個嘛,你可問倒我了……」希爾德微微蹙起棕色的細眉,沉吟著。

「如果沒有甚麼意外發生,我想,快則一年,慢則等到菲利克斯成人吧……

成人!?

如果人生都能按照計畫進行不出意外的話,那保險公司還有什麼搞頭!

亞力克只能陪著輕輕苦笑,「嗯……那就只能希望在米達麥亞元帥講出來之前,不要發生什麼意外了……」

離開了母親的辦公室,門扉在身後輕巧自動關上,亞力克一邊和擦身而過的希爾德直屬保安官們頷首致意,一邊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莫名的,心裡那股委屈和怒意隨著步伐的加大而增幅,當不斷被增幅的怒氣達到頂點時,他哼了一聲,不服氣的噘起了雙唇,

「真是的!我這邊可是出了大麻煩,那傢伙居然優哉游哉的跑去觀光……哼,學生還真好命啊……」

對著距離好幾千光年以外的友人,任性的傳送無言的苦水抱怨。

轉過通往自己住居區塊的轉角,隔著走廊,觸目所及是秋季的紅正點綴皇宮的內庭,雖說沒有心思好好欣賞園丁們竭力維持的造景與花木,亞力克也不禁放慢了腳步,斜靠在牆上,試圖讓紛擾的思緒沈澱。

 

嘆了一口氣,亞力克的視線移向遠方,「總之……也只能先等那傢伙回來了……」

 

 

 

(本篇完)

後接 瓦爾哈拉 之 死老頭們  的  不負責任場外評論  小劇場

 

Go to the Next

運命とは宿命に対する反逆!

12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3

  1. Reinhardly 說:

    皇帝不容易当,背着前后两代错综复杂关系的皇帝,啊不对,是大公,更不容易当……
    “如果人生都能按照計畫進行不出意外的話,那保險公司還有什麼搞頭!”
    一点都没错……
    青梅竹马(?)的两位,前路不那么好走,多保重~~~~

  2. 猫熊 說:

    唉,亚历,不,应该说小莴苣的心情真是复杂的可怜啊,仔细想想他的年龄,真的很可怜啊.不过我还是相信十年的感情假不了,突然想起一篇经典文里面菲力说的话,大概意思是:我是在知道什么是大公,什么是皇帝之前,就已经和他成为朋友了啊~
    他们的相遇是被选择的,相处则是自己付出所得到的回报.
    唉,今天是中秋,也祝愿他们早日团圆吧~~~~~
    嘿嘿,其实看菲尼平时对亚历的小动作就知道他跑不掉的~~
    那个一抹嘴边草莓汁可是让我七岁看老,很看好他们哦~~~
    另:心爱的瓦尔哈啦哈啦哈啦又见面了,幸福啊~~~

  3. Umitan 說:

    >猫熊
    立刻伸手要經典文!!
    非亞的好少喔~~~
    不過這句話依稀也有印象……難道我也看過!!
    基本上菲尼的想法也是喔!!

    看他以前多囂張啊~~皇帝都不放在眼裡了。

  4. Reinhardly 說:

    那篇文……是不是《格林美尔斯豪简文书——新帝国历十八年》?……
    不过十年的感情确实不会假,菲尼,亚力,中秋到了(虽然不知道你们过不过= =),大家要好好团圆一下哦^^

  5. 赛琉西亚 說:

    我的人品啊!为什么总要出故障!想回复,结果总是出来这个网页:Server Maintenance

    Your server is going through a few minutes of routine maintenance. Please don’t touch your browser for a few minutes
    哼…孜孜不倦回下去

  6. 赛琉西亚 說:

    阿…终于可以了…其实我想回复的是这个,恩:

    那篇文章应该就是格林美尔斯,如果我的记忆没出现差错的话…不过前两个月桑桑学园还可以上,当时把这篇文重温了一遍,现在不能上了|||||

    对的对的,黄金狮子和驯兽员,小莴苣和那个专门扼杀你吃草莓的菲尼,苦情保镖二人组,还有瓦尔哈拉的罗元帅,亲爱的尚书大人,中秋到了,送个月饼给你们~
    (小时候我一直坚持以为月饼这种东西是要在月亮最大的那天吃下去谨防自己变成狼人的…所以一直吃得很积极)

  7. Reinhardly 說:

    诶,为什么我也开始回复不能了- -|||
    有个地方可以看的不过好像不全:
    文書
    >>抱歉,這個網站會暫時把有連結的回言收到暫存區,等主人確認過非sapm後才能顯現。
    感謝Reinhardly的通知喔~~
    ps剛剛試了一下連結發現不能直接顯現?
    如果要從天荒迴廊的創作裡連接的話,該怎麼找到呢?

    umi

  8. Umitan 說:

    原來是文書,的確有看過!!
    即使明知希望渺茫也還在私心等待結局說~~
    我喜歡裡面的菲尼說~~憂鬱衝動的少年郎!
    還有聒噪的艾齊納哈,以及冰美人艦長?忘記名字了

  9. Umitan 說:

    Reinhardly 提供的網址經過測試之後
    發現火狐使用者可能無法正常開啟(我灌的是日本狐)
    如果發現連結有問題,可以試試看IE
    應該就能解決問題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