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2


自我申告
因為懶的打字,有一大部分是小說剪貼版,加上卡通聽寫修正而來的!

  • 我想有看到未修改版本的人應該只有一人吧… 總之,變動不大,請不用太在意哪裡改掉了,都是字詞的連貫部份~

 

「事實上,米達麥亞元帥要收養菲利克斯這件事,我還算是第一個知道的……」

 

 

希爾德望向高懸在辦公室裡,繪著萊因哈特威武立姿的肖像,神情悠然地娓娓道來,那是米達麥亞甫平定羅嚴塔爾起兵叛變、回到新帝都星的時候……

在退出大本營,回到自己家裏以前,米達麥亞前往瑪林道夫伯爵家拜訪。而原來擔任羅嚴塔爾侍從的少年海因里希手裏,則抱著羅嚴塔爾的孩子,隨同前往。

米達麥亞和希爾德在寬敞而明亮的會客室裡會面,向她說出事情的經過情形之後,便提到自己造訪的主要目的。

「那個……如您所知,我們夫婦一直沒有孩子,所以我想把這個孩子當作自己的小孩來撫養,如果伯爵小姐能夠幫忙跟陛下取得許可的話,那就真是太感謝了……」

「您是說,撫養羅嚴塔爾元帥的小孩……」

「是的,不過,再怎麼說,這孩子算是謀反者的孩子,父親的罪或許會牽連到小孩,不過這個部份都由我一人來承擔,您覺得怎麼樣呢?」

「有關這一點,我想您應該不用擔心的,元帥。第一,這孩子並非法律上的嫡生子,所以父親的罪並不會牽連到孩子身上。第二、在新帝國的法令裡,個人的罪行本就不會牽連到其家族。更何況是無辜的兒子呢?」

頓了一下,希爾德輕輕的笑了開來,

「況且羅嚴塔爾元帥的孩子,由米達麥亞元帥您來撫養,將來不知會成長為一名多了不起的名將啊……」

希爾德對著少年懷中的嬰兒又看了一眼,繼續道「我沒有任何異議,也很高興能夠替您在皇帝面前幫忙說話。不過,我倒是忽然想起一件事……」

「啊,什麼事呢?」

看到米達麥亞臉上一瞬間緊張的神色,好像慢動作攝影似地筋肉正在緊縮的樣子,希爾德不由得莞爾。

「是您夫人的想法呀!米達麥亞元帥。您的夫人是不是和您有相同的想法呢?」

被這麼一問,帝國軍至寶頓時面紅耳赤。

「唉!我…我這真是……真是粗心大意,其實我還沒有跟內人提起這件事,不過,我想內人應該也會答應……吧?」

「如果是您的夫人,她一定會很高興地答應吧!」

「我也是這麼相信,所以才忘了先問內人的意思。」

米達麥亞接著又說,為羅嚴塔爾擔任勤務兵的少年,最近幾年失去了雙親,所以如果可能的話,也一併和妻子商量,把他收養在米達麥亞家。

關於這件事,希爾德也一併點頭含笑應允。

談話告一段落的時候,米達麥亞起身準備告辭的時候,希爾德誠懇的把他叫住。

 

 

「米達麥亞元帥。」

「什麼事,伯爵小姐?」

「您身為帝國軍的至寶,陛下的身旁已經變得愈來愈空虛,請求元帥,今後仍如往常一樣,守護在陛下身旁,拜託您了!」

米達麥亞感嘆的回道,

「要說才能,我遠比不上已成為故人的齊格飛.吉爾菲艾斯或者奧斯卡.馮.羅嚴塔爾,頂說是僥幸地存活下來罷了,實在承擔不起如此過度的稱呼。」

隨即神色一凜,鄭重的與希爾德約定,

「不過我願意在此發誓,會連他們的份,也一起效忠於皇帝。無論皇帝意欲如何,我的忠心都絕不改變!」

將那蜂蜜色的頭顱深深地低下之後,年輕的元帥,轉過他那不甚高、身穿黑銀軍服的身軀,從這個在不久的將來,將成為銀河帝國皇妃的女性面前走遠了。

而當他回到自己的住處時,面對前來迎接他的妻子,米達麥亞有些猶豫、小心翼翼地說道:「艾芳,其實有個、嗯,該說是土產嗎……我把它拿……,不,帶回來了……」

 

對著妻子露出如此緊張的神色,可能是自手捧黃色薔薇向妻子求婚以來的第一次吧。只是他這次手裡拿著的、不是嬌美的鮮花,而是個出生不到八個月的嬰兒。

從丈夫那令人擔憂的懷裡,艾芳瑟琳以遠比丈夫更為熟練而穩當的方式,把嬰兒接過來。

一面溫柔地逗著孩子,一面她那發亮的紫羅蘭色眼眸望著丈夫說道:「唉呀呀、這是從哪個高麗菜田裏撿到的呢,渥佛?」

「不、這個,怎麼說呢……」

漾開柔美的笑顏,甜甜的聲音俏皮地接著:

「我知道,你是從那個叫羅嚴塔爾的高麗菜田裏撿到的是吧?」

面對著丈夫無言以對的表情,艾芳瑟琳便加以說明,在他還沒回來之前,瑪林道夫伯爵千金就已經經由視訊電話說明事情的經過了。

「我認為你會把這個孩子帶回來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我很高興能當這孩子的媽媽。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唯獨這一件事,我希望你一定要聽我的……」

 

「啊……」面對妻子不容轉圜的嚴肅面容,米達麥亞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液、緊張了起來,他略帶了一點結巴地承諾。

看到丈夫那副緊張的神色,艾芳瑟琳也忍不住噗哧一笑,揭開了謎底。

 

「那就是……讓我決定這孩子的名字,好不好呢?親愛的?」

 

「啊……啊啊。這當然好,不過你想取什麼樣的名字呢?」

 

明顯地鬆了一口大氣,米達麥亞詢問著妻子的意見。

 

「我想……就取名菲利克斯,你覺得怎麼樣?」

 

「菲利克斯……」

 

米達麥亞知道,這是一個古早、古早時代言語裡,代表著「幸福」的意思。

當然,他的妻子也知道,或許早已經把這個名字放在胸口上好幾年了吧?

為了還沒有出生的孩子,為了不知何時才會出生的孩子,為了或許根本不會出生的孩子……

 

 

自妻子手中接過剛命完名的兒子,米達麥亞將菲利克斯高高的舉起,這個動作現在雖還稍嫌生硬,但是在他往後的人生裡,這卻是他帶給菲利克斯無數次「舉高高」的第一次,蜜色髮絲的勇將跟著興奮附和:

「菲利克斯……真是個好名字,決定了!這個孩子,從今天開始就叫做菲利克斯.米達麥亞!」

而在那之後不久,菲利克斯的母親,也就是艾芳瑟琳又以視訊電話與當時還被稱為「瑪林道夫伯爵小姐」的希爾德聯絡。

除了報告了兒子的命名,艾芳瑟琳也閃爍著美麗的雙瞳,不吝嗇的與希爾德分享剛開始不久的為人母心得。已經得知自己懷孕的希爾德,笑彎了一雙綠眼,津津有味的一同分享米達麥亞夫人的喜悅。

 

 

「那麼……那個人呢?」

打斷了母親的回憶,亞力克提了一個簡短的問題。

「咦?」

「那個人接受了穆妲的報告後,有說什麼嗎?」

他是你的父親,不是一個指稱代名詞的『那個人』啊……

壓抑著內心的嘆息與無奈,希爾德告訴自己的兒子。

萊因哈特沒有特別反對或是特別欣慰的意見,只是「唔」了一聲,之後,關於羅嚴塔爾元帥反逆之罪是否追及之時,萊因哈特也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親罪不及子」。

聽到這裡,亞力克卻克制不住心中的冷笑。

果真是人之將逝其言也善!

 

親罪不及子!?

 

當年要不是他血洗立典拉德侯爵一門,也不至於牽扯出之後羅嚴塔爾元帥被控以「與立典拉德一門之女有染」的事件。

真是感情用事雙面標準的死老頭!!

累得我現在這麼麻煩,自己早早跑到瓦爾哈拉乘涼去,可惡!!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穆妲……」亞力克略帶僵硬的臉部線條,沉著臉點了點頭。

「亞力克,你要知道,我們是……」

看到兒子那明顯寫著「微怒」的表情,希爾德著急的想要再多做解釋。

隱瞞這件事,不只是為了菲利克斯,也是為了不讓亞力克提早承擔故人們所留下的複雜人際關係,能夠單純的只跟「菲利克斯」這個人相交。

「不,穆妲,我不怪你們,我只想確認幾件事!」

「死‧‧‧」

 

咬了一下舌頭,畢竟是自己母親面前,還直呼『死老頭』就太不妥當了。

連忙又喝了一口奶茶,巧妙的轉換著語句接道。

「那個人臨死前,特地要艾芳姨抱來菲尼跟我作朋友……當時在場的人全部都知道菲尼的出身嗎?」

希爾德點了點頭,「內閣重要閣臣當時都在場,七元帥們沒有理由不知道菲利克斯的生父是誰,而其他的成員,嗯……」

沉吟了一會兒,希爾德接著道。

「當時的民政尚書、財務尚書、工部尚書等人應該並不清楚……」

亞力克點了點頭,也就是說,應該要知道這件事的有內務尚書、司法尚書、宮內尚書、學藝尚書等人了……

司法尚書也是自己的私人教師,本就不是會在這種事情上計較的人物,亞力克以自身對布魯克多爾夫的瞭解,很清楚,只有邏輯上的正確與否以及法理上的適當與否才會引起老師的注意。

除非菲利克斯的收養手續不合規定,否則老師應該是不可能對這種事情多看一眼的,亞力克不自覺得又點了點頭,把心中的「危險名單列表」上,布魯克多爾夫的名字給劃掉。

而那位到現在都還戰戰兢兢的,埋首於前任工部尚書所遺留下來的龐大計畫的現任「代理」工部尚書古爾克,亞力克不意中流洩出一絲莞爾,即使古爾克被告知了這件事,他也沒有那個閒暇來插手這件事吧……

而宮內尚書以及學藝尚書方面,兩者都是亞力克自小就熟習的人物,他不加思索地將兩人的名字由「危險名單」上剔除。

至於辭掉民政尚書跑去教書的布拉格……

也曾經指導過亞力克一陣子,個性上有時候會在莫名奇妙的地方執著,不過亞力克很清楚,以布拉格那個一天到晚打著「開明」、「改革」旗幟的性格來看,即使知道了事實真相,也不至於會站在反對派的立場吧。搞不好還會跳出來駁斥反對意見呢!

問題是……

 

「但是現在的民政尚書,是當年跟著羅嚴塔爾元帥赴海尼森就任的文官之一,與元帥面識頗深,即使不知道菲尼……菲利克斯被收養的事情,看到菲利克斯來往宮中,不可能推測不出來吧……」

艾爾斯海瑪個人的氣度、涵養、能力都是毋庸置疑,雖然一開始是因為身為魯茲元帥的妹夫而受到注目,不過事後他以自身的能力說明了其存在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單純的「攀親帶故」的範圍。

「至於現任內務尚書麥恩荷夫……」

 

亞力克禁不住皺起眉來思索。

亞力克思緒翻轉,憶起當初推薦他接任第二代內務尚書的為自己的外公瑪林道夫,以能力表現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否則外公也不至於推薦,而母親那關也不會那麼容易就通過,就亞力克所得到的情報來看,對職務上也有一定的野心。

以當時那樣的年齡與資歷來說,內務尚書算是榮升了,只是本人是否滿足於內務尚書的位置就很難說了……

而內務省轄下的內國安全保障局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就更令人玩味了……

有了朗古之流的先例在前,內國安全保障局的存在總是多少被染上一點污色,但是以政府的立場來說,還是有必要確立一個非軍系的情報管理組織吧……

但轉念一想,亞力克猜測,這或許當時母親同意讓麥恩荷夫接任內務尚書的部分原因也不一定,一半施恩一半作為箝制嗎?

看到亞力克深深曲折起眉間、白皙修長的手指下意識的撫著下巴思索的樣子,希爾德的胸口不禁一熱。

那想事情時的習慣性動作,跟他父親實在太相像了,明明該是只有血脈相連的父子關係,卻在許多小地方都彰顯出,亞力克所繼承的,不只是萊因哈特的外貌而已。連習慣、喜好、以及不服輸的性格……

沉默了半晌,亞力克看向母親、苦笑著解釋。

「即使是皇帝親口應允,但我可不敢樂觀的相信每個人都打從心底欣慰贊同哩……」

一聽到亞力克的話,希爾德不由得失笑、她點頭加以解釋:

「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樂見於米達麥亞扶養羅嚴塔爾元帥的親生子,而那個小孩與皇帝成為所謂的『對等的朋友』,不論立足點是為了米達麥亞元帥,或是為了王朝的安穩……」

她頓了頓,美麗的眼眸沒有因為歲月流逝而被削去了生氣,反而增添了更為醇熟的智慧。

「不過,帝國軍以及這個王朝,是因為有你父親的出現才得以存在的,雖然說為了維持一個組織的生命需要規則來輔助,但是如果只計較規則與各種利益的計算,那因為你父親而存在的組織與王朝也失去了存在意義。」毋寧說是本末倒置了。

亞力克笑著接口,「所以說,如果只注重維持組織的存續而在規則和理論上斤斤計較的話,叫羅嚴克拉姆王朝或是奧貝斯坦王朝也都沒差了!對吧?」 先有人、才得以存在的組織。

亞力克了解,這也是過去一同輔助過自己父親的奧貝斯坦元帥與母親希爾德最大的差異點所在。

希爾德也笑了,笑的是亞力克能如此精準的猜中她所影射的意義,也笑亞力克這略嫌不妥的玩笑。

拎起白皙的手指用力扣了幾下兒子優美的額頭,半分惱怒的責罵,「說甚麼鬼話!即使不敬罪現在已經名存實亡,你這個玩笑也是過大引申囉!」

乖乖的任由母親那用來簽署帝國重大決策的手指,在自己額頭上落下幾個淺淺的印記,亞力克吐著舌頭反駁「哪有~我只是順著穆妲的話接下去罷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收起了構不上懲罰的手指,希爾德悠閒地把眼神往亞力克身上掃去,接口「我可沒指名道姓的,亂批評開國元老喔!!」

亞力克也笑了,心中的重擔總算是先落下了一部分。

看來重臣之間倒是形成了某種共識平衡,暫時還不至於針對菲利克斯的出身多做疑慮,關於自己與菲利克斯的目前關係,不敢說期待有多少樂見其成的贊成者,不過默認的人應該還不在少數吧?

又或者該說,幾個核心軍部實力者的發言力加起來,還足以壓制文官以及其他部分的異議或雜音……

心中盤算幾下,亞力克已在心裡有了些打算。

接著他端正了下身形,向母親提出第二的質問。

「第二件事,我想知道的是,關於這件事,你們……本來打算永遠不讓我知道的嗎? 」

搖了搖頭,察覺了自己的語病,他更正道。

「不……我想確認的是……

 

按照母親大人以及元帥們的計畫,我『應該』在什麼時候才會知道這件事……

 

我『應該』比菲尼早知道這件事……

 

又或是,『應該』要和菲尼『同時』知道?

 

還是……『應該』要比菲尼晚知道?」

頓了頓,亞力克擔憂的望向希爾德。難得的顯露出一點焦急的神色。

続き

Posted in: 未分類

8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2

  1. 赛琉西亚 說:

    这…
    几天不来了,发现好像有更新的样子,大喜,一口红茶呛在嗓子里,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
    点开来一看…呆|||||||||什么都没有~
    精神损害赔偿阿…

  2. catonline 說:

    哎,想来想去,米爸爸给小菲尼的家庭生活,应该比罗爸爸能给他的好很多……>..<……
    暂时寄希望于血统的力量能在小菲尼进入青春期之后大爆发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