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1


翌日,菲利克斯以及一同前來的第二幼校生們,便在奧丁士官學校人員的導引之下,展開了他們為期三天的參觀行程。

 

展現在費沙幼校生面前的,是令人屏息的壯闊場面。

 

隨著導引人員,他們搭乘著導護用中型戰艦,觀摩士官學校三年級生的例行演習模擬戰。

 

 

地點為奧丁軍校專屬的宇宙演習空間。

 

身為費沙幼校的高年級生,菲利克斯自己也參加過兩次模擬演習,但是,那全都是在室,戴上擬像頭盔、在精密的電腦儀器計算下進行的模擬戰。

 

而不是像現在他們所看到的,使用除役艦艇,在真實的宇宙空間中進行。

一旁的克勞斯也瞪大了眼睛,不由得喃喃自語。

 

「天!居然用這麼奢侈的方式來進行模擬演習?難道不怕一個閃失有學生傷亡嗎……」

 

隨行負責解的一名士官學校的學生以驕傲自負的語氣接著道。

 

「連演習都會出錯的草包,我們奧丁第一士官學校也不想收!」

 

或許是被那名士官學校學生語句中的嚴厲給嚇到,菲利克斯這一隊的幼校生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察覺到自己的言詞過於嚴苛,士官學校的學生又連忙附註,「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任何學生死於模擬戰的紀只要事前確實檢、遵守教官們教導過的教誨,演習時不慌不忙,就不會有問題的!」

 

這才叫演習!跟奧丁軍校的作法比起來,費沙軍校的演習根本就是小孩子玩的戰爭遊戲!!

 

鼻端嗅得的是不同於平時所熟悉的氣味,也不是恆星間旅行太空船的船艙中會有的過濾還原氧氣。

 

那是若有似無的氣味。還原氧中混雜著電子機器運轉時發出的細微電子臭,飄盪在戰艦中,附著在軍人的皮膚、衣著上之後又再次散發出來,所構成一種獨有的氣味。
對於馳騁於星海之中百轉征戰的將士們,那或許是比故
的水更令人懷念而熟悉的氣味也不定。

 

隨意移動了一下身形、津津有味的以目光追逐著兩方陣營裡不斷回傳出來的數突然,菲利克斯皺了皺眉頭,又試著走了一兩,他回過頭,舉手發問。

接收到菲利克斯的目光,負責帶領他這一隊的士官學校學生頷首。

 

「米達麥亞,請。」

 

「艦的重力設定……是不是比平常的宇宙船隻還要小?而且各個區塊的重力設定好像也不太一樣……

 

毫不掩飾眼底的激發出來的讚賞眼神,上級生笑著解釋,「是的,為了士兵的行動方便,戰艦裡的重力設定會略低於一般的宇宙船隻……

 

接著,他點頭示意,要其他人跟自己移動。

 

來到了另外一個工作區塊,指著面板上展示出來的、太空艇各部份的隔間位置以及名稱。

「像這裡……

 

他指著太空艇中央部份的隔間,明道「因為是下級士兵作業的場所,更是主要的聯絡空間,所以重力比艦橋部份還要低,以便於各部人員移動。

「而像這種地方……」他指著艦艇靠近外壁部份的隔間。

 

「因為考慮到容易受到外敵強襲登入艦的侵入或是破壞,設計上將隔間增加、並且施以較大的重力控制……

 

上級生笑著搖了搖頭,略帶諷刺的加以明。

 

「呵……像這種設計是戰艦設計師在研究室裡埋頭構想出來的東西,真要發揮效力、也只能抵擋得了一時,如果對方的裝甲衣備有更強力的反重力裝置,那也沒有什麼意義,不過……哼哼……聊勝於無嘛……

 

聽完上級生的解,菲利克斯不由得玩味起他言語中若有似無的嘲諷,而其他的幼校生有的不住點頭、以表示讚同,也有人對於他輕視戰艦設計的言論感到不能苟同而大皺眉頭。


接下來眾人又在上級生的帶領之下,參觀艦橋以外的幾個工作區,簡單的加以解之後,回到主螢幕顯示區。

 

「那麼……」菲利克斯身邊的克勞斯,在取得對方的點頭許可之後,他問。

「請問您認為進入奧丁士官學校最大的好處在哪裡呢?或許是我未來學長的亞辛斯先生?」

 

名牌上印有正體字「亞瑟.亞辛斯」的上級生微微起了狹長的雙眼,答道。

「如果各位將來想要進入帝國軍投入前線戰場的話,進入敝校可以提高各位的生存率與升遷速度,但是……


挺直的鼻樑裡淡淡的飄散出一股不予苟同的氣息。

 

「如果各位將來的目標是進入軍務省、軍醫院,想要擔任後方補給勤務、醫護工作、計算與發放士兵們的薪水之類的文書工作的話……我誠摯的建議各位不要加入敝校。」

 

「但是……補給和醫護對軍隊也是很重要的啊……」菲利克斯身邊一位個頭略嫌單薄的同級生囁嚅著。

 

「是沒錯!只是不適合本校校風罷了!」語氣裡沒有一絲的贊同,亞辛斯草草的以一句話帶過,甚至連看也不看那位少年,便逕自踏著結實的伐、大往下一個解點前進。

 


菲利克斯無言的跟隨著隊伍前進,腦海裡卻不自主的想起過去亞力克開玩笑似的言語。

 

?為甚麼不直接把奧丁的軍校整個遷過來、反而要大費工夫的在費沙設立新的學校嗎?」

 

當時尚未變聲的亞力克、搖晃著一頭匯集了日光在頭頂的金色髮絲,笑著如此答道。

 

「分散資源囉!或許老傢伙們不希望那麼早的又培養出一個軍事方面的全才吧,哈哈……他們真以為死老頭的才能是學校教育的成果嗎?他只不過『剛好』很會考試罷了!!」


自己當時只著眼於糾正亞力克對先帝的不敬言論,卻沒有想到,對於奧丁與費沙兩種截然不同的軍校系統,亞力克在當時便已經看得如此透徹。

 

自己是實際接觸了奧丁士官學校學生的言行,才發現,兩校在相似的課程設定與實演科目的包裝之下,新政府的確有意無意的造成奧丁與費沙兩方軍校截然不同的校風。

 

而隱藏在這些措施背後的真意,正如同亞力克輕鬆笑語背後所指的犀利,即是不願意培養出軍略與戰術方面的通才士官,更精確來,是不願培養出第二個萊因哈特,更甚者、意圖要讓這兩種人才分離……

 

至於這種措施下會生什麼樣的結果,菲利克斯禁不住心頭一寒,那不是故意要在軍隊部造成派閥鬥爭,間接用以削弱軍部的力量嗎?

 

亞力克他,知道嗎……

 

堅定的晃了晃腦袋,柔軟的深色髮絲飄散眼前,反射性的、菲利克斯將之往上抹去,緊閉的雙唇將答案給咬在嘴裡。

 

不,他一定早就知道了,而且,或許早就已經開始構想、該如何應對不久的將來可能發生的軍部派系紛爭,但是……

 

不由得心底一沉……

 

這是菲利克斯第一次開始懊悔自己的天真、以及能力不足。

 

亞力克從不曾在自己的面前和自己談論過這些事情,更遑論亞力克自身打算要如何做、有什麼計畫了……

 

在自己面前的亞力克,頂多是淡淡揶揄著大人們的想法或是行事作風,或是抱怨一下宮省的人員對自己的過度保護,嘲諷一下梅菲爾子爵的歇斯底里之類的。

 

更多時候,他總是彎起一雙美麗的杏仁核般的雙眼,「菲尼菲尼!」的喚著。

 

總是央著自己講學校的生活趣聞、半撒嬌、半請託的要自己偷偷夾帶東西進宮、拉著自己一起看轉播、看影,又或者是,吵著要吃草莓吃甜點的……

 

是的,有時候連自己都會忘掉,在眼前的,可是統治全人類社會的皇帝,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可能對上千萬、上億的人造成重大影響的人物;而不只是一個從小長大鄰家少年。

 

不只是因為自己從來不問,亞力克的私人教師給他上了什麼……

 

也不只是因為,自己不曾在亞力克面前提這些事情……

 

他想,或許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只是」亞力克的朋友罷了,而不是可以共謀大事的戰友。


但如今,一想到亞力克可能和自己以外的人談論這樣的事情,菲利克斯胸口卻燃起一把無名火,焦躁、不滿、以及嫉妒……

 

是的,他居然開始嫉妒起那未來可能站在亞力克身側,和他一同謀劃政事、議論軍事的,那名尚未存在的人物。一想到亞力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總是帶著一點嘲諷意味的言語不是對著自己,而是向著其他人的時候,菲利克斯止不住的是滿腹的焦躁與煩悶。

 

在大部分的保安官面前,甚至是連自己父親面前,亞力克總是笑容可掬,乖巧聽話的,這當然一半得要歸功梅菲爾子爵從小到大的耳提面命,養成了他見人就笑的習慣。另一半,則是隨著年成長的亞力克漸漸開始隱藏自己心的作法。

 

 

菲利克斯相當清楚,真實的亞力克是矛盾的綜合體。

 

他一方面是孩子氣的,愛撒嬌的,好奇的,坦率的,理性的,但另一方面,亞力克也是反抗的,自負的,世故的,扭的,不留人情面的,逞強的……

 


一直以來,完整的亞力克只有自己和少數幾人才得以窺見,但是……以後呢?

 

 

亞力克在自己的面前總是延續著孩提時代的模樣,沒什麼改變,但是,他們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這個認知在一瞬間如槌子般重重地敲打在菲利克斯胸中。

 

去巴拉特星系時亞力克無意間流露出來的自我主張,和尤里安.敏茲的談話,他知道,亞力克不可能一直維持著「亞力克」的樣子。而自己,也不可能永遠只當他的「菲尼」。但是,此時的菲利克斯還無法確定,自己能不能即時找到「之後」的方向。

 

「來到奧丁、參觀、然後……」耳中突然鳴響起一陣嗡嗡聲,聽覺與視覺似乎在這短暫的瞬間被阻隔,不由得、菲利克斯下踉蹌了一下,身後的克勞斯拉過他的手肘,關心道。


「菲利克斯,幹麼,你暈戰艦啊?」

 

笑著離友人的扶持,菲利克斯輕快的以「早餐吃太多」這種藉口來混過,止不住的是方才心悸的感覺。

 

自己,究竟為甚麼來到奧丁呢?參觀這個明知不會來就讀的學校……

 

相對於菲利克斯心中的煩悶與徬徨,奧丁第一士官學校的人員以及隨行而來的費沙幼校教官們,也在暗處談論著菲利克斯。

 

 

「那個就是……

 

……還不到可以公開的時刻!」

 

「該怎麼……看外表,只能血脈真是不爭的事實……

 

「你如果看了他在幼校的成績和表現,就會知道養比生更重要了!」

 

「有那麼慘嗎?」

 

「你什麼意思?」

 

「呃……不,失禮了,我的意思是,那麼不像嗎……

 

「應該,比較起來更像米達麥亞元帥當年的作風吧……身邊圍繞著友人,對低年級生又親切照顧,沒有架子,而且個性直爽乾脆……

 

「我知道你從以前就是米達麥亞元帥的崇拜者,但是講成這樣也是過度投射了吧……

 

「閉嘴,你這羅嚴塔爾崇拜者!!」

 

続く

Back To Index

11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1

  1. catonline 說:

    “「閉嘴,你這羅嚴塔爾崇拜者!!」"

    —–喵喵喵~~!!HCing~罗严塔尔元帅阿~
    by [看到罗严塔尔四个字就四处飞舞的猫]

    不过话说回来,仍然希望菲尼的作风当中带着生父的味道多一些。

  2. catonline 說:

    他一方面是孩子氣的,愛撒嬌的,好奇的,坦率的,理性的,但另一方面,亞力克也是反抗的,自負的,世故的,彆扭的,不留人情面的,逞強的……

    这一段,也可以理解为作者借小肉丸子来表述小莴苣的某些个性?如果有类似的用意,小莴苣跟大莴苣的个性相似度是不是太高了?

    [散发怨念的猫]

  3. Umitan 說:

    有相似也有相反的地方喔,同樣都是孩子氣又逞強、理性又世故(小萊世故的地方比較少吧?),表現的方向完全不一樣的話,還是不一樣的。

    不過自然會用各種方式影射「故人」囉~

  4. 赛琉西亚 說:

    说到小莱和作者大人的亚历克相似又相反的的地方,觉得小莱的心思在某方面非常善良,像个小孩子一样追求一种单纯的好结果,比如他会为新无忧宫的老弱仆役着想。但是亚历克(或者说小莴苣,这个称呼太厉害了)有的时候实在是聪明敏锐到不像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或者说,政治家的善良本来就和普通人的善良背道而驰吧?
    虽然小莴苣小小年纪就有了政治家的素质,可是很多时候还是很可爱~“草莓外衣下的政治家”么?果然和大莴苣“军神外衣下的甜食爱好者”既相似又相反呢…Umi大能写出这种感觉来真不容易啊。辛苦了,抱~
    可是还要说一句…偶还是最喜欢那苦命的邻居保镖二人组!今后可不可以让他们多一点出场呢…

  5. Reinhardly 說:

    umi大更新辛苦!!~~*^_^*

    「閉嘴,你這羅嚴塔爾崇拜者!!」

    —-看到这行就开始眼睛放光的又一只罗严塔尔崇拜者>_<

    菲尼是在米达麦亚家成长的,所以在很多方面应该都比他的生父当年更接近一个普通的开朗少年,恩虽然也许会有些遗憾,但是这样应该也算幸福吧!~
    而他与亚力克目前的差距和潜在的隔膜,个人想……几乎可算是必然~他现在觉得才能上跟不上亚力克的思维觉得两个人有了距离,但是即使他有了足够比肩的能力呢?带着皇帝和臣下的身份,关系微妙的两个人能够同舟共济能不能推心置腹?……就像我曾经有过的很欠打的想法“要是大公当时活下来两个人的关系又能保持多久会不会反而停在这里是最好”(自pia……)

    恩总之很喜欢umi大细致的描写哦~还有菲尼啊一定要和亚力克做生死之交的好朋友啊那样的朋友真的很难得很重要的(……呃我又多话了= =|||)

  6. catonline 說:

    大莴苣[莴苣两个字比四个字更容易打出来~~懒啊~~]世故的地方确实略微少一点,还是和幼年成长期的经历有关系~嗯嗯^_^
    大小莴苣的差异从Umi大的文章表现得很明显的~不过父子的羁绊也很浓郁阿~很可爱~^_^

    话说既然小菲尼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小莴苣的差距,自然会想努力追赶而且帮助小莴苣吧~这个时候也许罗严塔尔家的某些天性会很适合的说~~~~

    咕噜咕噜~[继续HCing,猫已然满眼里都是“罗严塔尔”“reuental”什么的字符组合了~挠挠挠~开始想要把菲尼拐走~]

  7. Umitan 說:

    謝謝大家追文這麼快……這篇舊文沒有多大更動,所以更新比較快。

    關於
    >>
    但是亚历克(或者说小莴苣,这个称呼太厉害了)有的时候实在是聪明敏锐到不像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或者说,政治家的善良本来就和普通人的善良背道而驰吧?
    >>
    這邊,嗯……以前讀過哈布斯堡家(Habsburg Empire)的餐桌和家庭的閒書,發現帝王家裡重視的教育裡並沒有「道德」這一項,而是倫理,所謂的倫理,在那個年代當然是「維持帝國優良傳統」才叫倫理,並且更重視的是邏輯與算學。

    其實很多時候,中國人講「情理法」會覺得情該擺最優先,但濫情或是過多的同理心反而會阻礙「理」的運作。這麼一想就會瞭解為什麼德國奧地利系統的王家那麼注重王族子弟初等教育的邏輯訓練,因為那該是基本。

    所以,亞力克是聰明敏銳到不像一個「正常的可愛」小孩,但是他周圍的大人們卻不會責備他「真不可愛」這一點,因此,他自己當然也會認為這都是應該的。
    不過,我想普遍共同的正義還是存在的,因此「政治家的善良本来就和普通人的善良背道而驰吧?」這邊,不能說是背道而馳,只能說不一定會是完全吻合。或許方向是一樣的,但是路徑卻不一定相同。

  8. 赛琉西亚 說:

    “以前讀過哈布斯堡家(Habsburg Empire)的餐桌和家庭的閒書”,这个,umi大还真是…那天看大人关于"大公妃"的论述就觉得大人知识涉及的领域果然是丰富而奇怪,今天算作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中國人講「情理法」會覺得情該擺最優先,但濫情或是過多的同理心反而會阻礙「理」的運作。”,对这句相当赞同呢。其实不仅仅是同情心会做坏事,讲“情”太多,尤其是不正当的“人情”自然会导致官员独断或是腐败的产生。因为我是学法律的学生,暑期做社会实践和社会调查时遇到很多很让人不满的案件,有的是完全凭人情和关系办事,有的对犯罪嫌疑人只讲“民愤”不讲基本法理。去跟那些没受过什么教育、轻视知识和法律或是居住偏远、对法律完全没有概念的人进行法律的普及,相当辛苦啊。额,跑题了…这个,跑题的部分请华丽丽的无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