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0


「有什麼稀罕!!我才不要當爸爸的兒子哩!!」!!清亮的聲響迴盪在耳裡,火辣的痛覺出現在驚愕之後。

總是溫柔婉笑的人第一次在臉上出現憤怒、悲傷、激動的表情。

「啊………」

深夜的寢室內為黑幕籠罩,只有床腳的行燈發出一點螢火蟲般的微弱光源。

滿頭大汗自夢中驚醒的菲利克斯,意識朦朧之間環視房內,觸目所及的並非位於費沙的寢室,而是遙遠奧丁的第一幼年學校宿舍。

「呼……」胡亂擦了下額頭略帶涼意的汗水,菲利克斯翻身下床,就著記憶來到桌旁,給自己倒了杯涼水。

喉嚨裡流過清涼的液體,也間接撫平了方才還悸動不已的心跳。

「都那麼久以前的事了……哼……」一定是因為那個第一士官學校的混蛋,才害自己又想起那件事。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受到母親的責罰,或許,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了。

起因,連菲利克斯自己也記不得了,只隱約有個模糊印象,好像是跟亞力克之間相處的態度、還是言語用詞,被父親糾正了。而且還是當著亞力克的面前。

當時自己幾歲來著?

菲利克斯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六歲?七歲?

總之,那時他在亞力克眼中宛如萬能神祇,什麼新鮮玩意、有趣傳聞、最新流行,都是由他帶給亞力克的,而他也相當享受亞力克那崇拜自己、跟隨自己、依賴自己的視線與態度。

因此父親不留情面的糾正與責罵,對當時的他來說,無異是在忠心跟班之前丟了大臉的首領一般。

憤憤不滿的怒氣與怨懟,一直延伸到那天晚上的餐桌。

「菲利克斯,爸爸不是要禁止你和大公殿下的來往,但是你更要記著!你是我沃夫岡.米達麥亞的兒子!更是在皇帝面前宣誓效忠亞力克大公的第一人!!」

「什麼效忠!!齊格飛都找錄影資料給我看過了!只不過是去拉他的手罷了!效忠啦宣誓什麼的,不都是你們大人自己在那邊隨便講講的?」

「菲利克斯!!」

「齊格飛自己都說那個不算數了,只有老爸你自己在那邊一頭熱!!」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你說話給我小心點!!你……你……」

到現在都還能清楚的記憶起當時父親的面容,那是相當難以忘懷的表情,瞠目震怒之下,又帶了點哀傷……甚至,那顫抖的語尾給人一種出於「恐懼」的感覺。

「菲利克斯……」軟軟的打斷父子之間爭吵的是母親。

她略帶無奈的望著自己,那是「你怎麼又惹你爸生氣了?」的神情,是的,母親頂多就是那樣蹙眉搖頭,從來不曾對自己疾言厲色過。

「又不是我錯!!是老爸太莫名其妙了,為什麼我跟齊格飛玩還要跟他講敬語!?齊格飛都沒跟我用敬語了,我幹麼文謅謅的講那些噁心的話?」

深深地倒抽一口氣,自己的辯解讓父親的怒氣更上一層。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你怎麼能這樣想!?對方……亞力克大公,即使還沒有即位親政,他……他可是皇帝啊!!」

父親那時不可思議的是自己居然反過來想要求亞力克對自己使用敬語的想法吧……

十四歲的菲利克斯苦笑著,自己當時的確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一點。但是,在那個時候,「皇帝」、「大公殿下」什麼的,對他與亞力克來說 ,只不過是一個漠然存在的名詞罷了。

「皇帝?哈!皇帝又怎麼樣?什麼了不起!?」

「你、你說什麼?」

父親那渾圓的眼珠幾欲暴突而出,渾身不停的打顫。劇烈起伏的胸口仍然來不及將氧氣送進心臟似的,整張臉脹成朱紅色。

「我沃夫岡.米達麥亞沒有養過這麼大逆不道的兒子!!」

高舉的那隻右手,與自己不馴的雙眼相對,但,終究是沒有落在自己身上。

而自己,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也或許是所謂的反抗期吧,想也不想的,立刻就頂了回去。

「有什麼稀罕!!我才不要當爸爸的兒子哩!!」

!!

清亮的聲響迴盪在耳裡,火辣的痛覺出現在驚愕之後。

總是溫柔婉笑的人第一次在臉上出現憤怒、悲傷、激動的表情。打他的人,居然是連高聲責罵都不曾有過的母親艾芳瑟琳。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立刻向你父親道歉!!」

而更令他吃驚的,則是母親紫羅蘭般美麗眼眸裡所盛滿的悲傷與心痛,倔強的自己不願意就此承認錯誤,實際上他到現在也不認為自己有錯,錯的是讓父母傷心的反抗行為,而不是他的言語與想法。

羞憤、不甘、委屈、驚嚇等,複雜的情緒一瞬之間如浪潮般向他撲去,他沒有正式道歉,只是順由情緒而宣洩出驚天動地的號哭。

§ § §

很久以後的某一天,當他已經不再稱呼亞力克為「齊格飛」、而改為跟其他的元帥後代們一樣,叫「亞力克」的時候。

亞力克曾似笑非笑的這麼談論自己與他的關係。

「吶……菲尼,你不覺得人生真是充滿了未知的危險嗎?」

「嗯……」的,隨口應了一聲,當時自己正忙著設定亞力克房內的音響裝置,等著播出自己帶來的搖滾樂給他聽。因此,回應的也相當隨性,「你昨天看了什麼人生哲學了嗎?」

「不是啦……」呵呵笑著,湊上前來看自己忙得團團轉的亞力克接著說。

「就只是去牽一下小嬰兒的手而已,就被當作賣身契定下來了,喔……」故作誇張的抖了一下。

「真是恐怖啊……」

「哼……」接上低重音的擴音器,檢視了一下排線,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所以呢……」用肩肘抵了一下身旁礙事的人,示意他讓開。

「但是啊……」金黃的狐狸讓開了左邊,繞到菲利克斯前面、便索性盤腿坐了下來。

「看你現在這麼辛苦的在弄這些東西,就覺得,唉……」口中嘖嘖作響,外加搖頭嘆氣。

眼底那股晶瑩的光芒裡有著莞爾的笑意。

「果然還是照著大人們的預設道路走了嗎?」

這小子!!

菲利克斯可以很肯定的告訴自己,再也沒人能夠比亞力克更有效率地以簡短兩三句話惹得人想揍人!這傢伙吐出討打話的功力真是無人能出其右了!!

丟下手中弄到一半的器材,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起身,菲利克斯黑著一張臉、刻意壓低了音調、故作猙獰的靠了過去,「那我就來實行一下預設道路以外的事情好了。」

隨即一把掐住亞力克的脖子,憤憤的罵道:「你這張嘴、這張嘴,安靜一下是會怎樣?看我掐死你!!」

笑得歪倒在一旁的亞力克根本不以為意,陪著自己做戲般的喊著,「哇……哈哈,來人喔~救駕喔~~」一邊伸手去自己的腋下搔著。

格開亞力克的攻擊,靠著體重把對方壓倒在地上,菲利克斯的雙手繼續圈攏著亞力克的白皙頸項,順著亞力克的玩笑故意惡狠狠地說。

「哼…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的!!」

亞力克更是笑得不停的揉著肚子,邊咳嗽邊斷斷續續的,「噗!菲尼……不對啦,這個是惡代官欺負民女的時候用的……咳咳……你要換個……嘻嘻…別的說詞才對!!噗……咳咳……」

聽到身下的人連連咳嗽,連忙鬆開了雙手的箝制,查看亞力克的樣子。

「喂……你還好吧?」

笑著點點頭「沒事啦,只是菲尼,你會覺得出生在米達麥亞元帥家,是不幸的事嗎?」

堅定的搖了搖頭,反問,「你覺得生為萊因哈特大帝的繼承人,很不幸嗎?」

輕輕抬高了下顎,亞力克驕傲的撇了撇唇,說。

「管他幸還是不幸,既然我都出生了,這就是我的人生!」

自信而高傲的目光往自己直射而來,「才不讓其他人來插手干涉呢!」

啊啊…這個人……果然是帝國的大公呢!一邊在心底唸著欽佩的感想、菲利克斯不由得一邊肅穆起心情,不自主的他跟著回應,「我也是這麼想的……」

明明,是自己跨坐在亞力克的身上,俯瞰著他才對,但是,當亞力克打開眸子,澄澈而無垢的目光直視自己的時候,菲利克斯卻有一種錯覺,彷彿被壓在底下的、被由高處而俯瞰的是自己。

「像忠誠這種東西,要、就靠自己的力量贏得,別人隨隨便便講個兩三句就叫效忠?」

冰藍的眼珠裡洩漏出一抹輕蔑的笑意。

「那種東西?我也不想要!!」

菲利克斯一直之間喪失了言語的能力,他無法得知,亞力克突然這麼說的真意。

幾天前,一位同校的同學突然積極的接近自己,因為無意間得知自己是「萊因哈特大帝在臨終前親定給皇太子的對等友人」。

為此,菲利克斯免不了又跟自己父親鬧了點彆扭、也向亞力克吐了苦水。

但是他無法確定,亞力克目前的這一席話,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只是單純的有感而發?

「亞力克……你………」

微微笑著,亞力克從地上坐起,習慣性的梳整了一下卷翹的頭髮,頑皮的補上一句。

「不過,以結果論還是得要感謝死老頭的多此一舉!」

菲利克斯知道,亞力克口中的「死老頭」是誰,因為沒有其他人在場,所以他也懶得糾正了,只是深深聚起眉頭,表示自己的不贊同。

「要不是那傢伙的多管閒事,我要認識菲尼、可能得要慢上好幾年也說不定!」

「像這樣有人幫我偷渡禁書、禁曲的,也就更不可能了!」

金黃的狐狸拐了個彎,又回到面前的音響設施前,笑吟吟的指著面前的樂曲,「所以……我們先從哪一片聽起呢?菲尼?」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菲利克斯收起方才那一瞬間無以名狀的感佩,告訴自己,剛才的那一番話,只不過是亞力克心血來潮的有感而發罷了。

只是………

隨著年歲的增加,十四歲的菲利克斯已經能確信,當時的亞力克是在安慰自己沒錯,而另一方面,或許也在暗示,他雖然把自己當作好友看待,卻還未能將自己當作推心置腹的臣子看待,當然,也就不至於要求自己的忠誠了。

像忠誠這種東西,要、就靠自己的力量贏得,別人隨隨便便講個兩三句就叫效忠?

那種東西?我也不想要!!

禁不住苦澀一笑,「呵呵……齊格飛……你也在等吧?等我有資格向你宣誓效忠的那一天來臨……而我……」

同樣的,也在期待,你有資格要求我全面忠誠的、那一天的來臨,也說不定………

轉頭確定了一下床頭的時刻顯示,電子面板閃爍著03:28,菲利克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兩三口灌下之後。

睡眠被中斷後的疲勞湧來,揉了一下漸漸沈重的眼皮,菲利克斯搖晃了一下,又倒回床上。

続く

12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20

  1. catonline 說:

    [怨念的猫在潜意识中狠狠地咬艾芳]
    = =~小菲尼那么说话~当爹爹的米帅心里一定好难过~估计暗地里又给身在瓦尔哈拉的罗严塔尔身上加算了好多笔帐……

    偶尔瓦尔哈拉的天音缭绕篇也出现罗严塔尔吧……
    [怨念而已~umi大忽略即可]

    继续HC罗严塔尔元帅ing

  2. 赛琉西亚 說:

    如果瓦尔哈拉出现了罗帅…说不定他的第一反应也是想把菲尼臭揍一顿。毕竟他是骄傲地一直在守卫黄金狮子旗的人…

    不过菲尼那两句—-
    齊格飛都沒跟我用敬語
    皇帝?皇帝又怎麼樣?什麼了不起!
    这个,口气比他亲爹还要大||||还好只是小孩子不懂事的脱口而出而已,不然~天下大乱~
    其实偶就是想看天下大乱
    至少,快点让菲尼同学得知真相吧!然后让瓦尔哈拉里的爸爸们开始掐架

    唉,我也想看罗帅呢~虽然在帝国这边我是尚书命(这么说不会被打吧?)

  3. Umitan 說:

    >>唉,我也想看罗帅呢~虽然在帝国这边我是尚书命(这么说不会被打吧?)>>

    不會不會~~作者是粉愛尚書的喔~~
    那個理性與忠誠就是寫給尚書的啊~~

    羅帥之後會在場外亂鬥裡出場啦……這種重大場面當然會有他的份囉

  4. 赛琉西亚 說:

    虽然是写给尚书~不过黄金狮子和驯兽员那一对实在太抢眼了亚(发现"黄金狮子"比"大莴苣"更方便打字,恩)~
    而且,弱弱地说一句…其实理性与忠诚那篇相信所有人都是看前传比较多…正传反而像是"番外"一样…

  5. catonline 說:

    =v=瓦尔哈拉的爸爸控诉会?[大会主持人:尚书- -|||||]

    PS:咦咦??《理性与忠诚》~能在这里找到咩?最近到处趴拉找文看的猫眩晕状飘过。。。。。。

  6. Reinhardly 說:

    ……小,小菲尼啊……你这么说话你爸爸会伤心的……不管是你面前的那个还是在瓦尔哈拉的那一个……
    米帅当时的心情,一定是难以言传的复杂疼痛吧~唉,上一代留下的难题啊……
    还是感觉亚力克满适合当皇帝的~能力霸气比起黄金狮子一点不差的说~菲尼你在这一点上一定要像你老爸啊~争取向全宇宙只向一个人屈膝的位置进发~

  7. Umitan 說:

    >Reinhardly
    就是因為菲尼完全不曾懷疑過自己「可能不是這個家的孩子」那種話才說得出口啊~~
    可見他有多幸福啊!羅帥!羨慕吧!!

    >赛琉西亚
    一開始在BBS上貼文的時候有順序,所以看起來很「美味」的外傳是之後才補貼的。嗚嗚嗚……尚書大人我對不起你~~畢竟乾冰跟馴獸師擺在一起,大家還是先看馴獸師吧?
    另外多謝赛琉西亚的連結回答~親一下!chu!

  8. Umitan 說:

    菲尼這樣的脫口而出算是蠻正常的吧?
    應該很多人小時候的某個時期都會不斷懷疑「我是不是揀來的?」
    而且我總覺得越幸福的小孩子才會越容易把這種「不知死活的鬼話」衝口而出。所謂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所以,嗯嗯,菲尼的童年是很正常又快樂的喔!!
    羅帥的託孤真是託對了。

  9. catonline 說:

    小时候爸爸妈妈还会很乐于吓唬小家伙们说“你是爸爸妈妈用三袋玉米换回来的”或者“从野地里捡回来的”哟。
    不知道狼爸爸和狼妈妈会不会用这种玩笑来逗宝宝——估计不太可能,那实在是一段太令人痛苦的回忆了。
    毫无疑问狼爸爸会很疼小肉丸子的~~^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