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19


隨著大公妃一行人浩浩蕩蕩自獅子之泉正門回到皇宮裡,隨行的人員一一退去後,亞力克趁著訪問團人員向攝政皇太后做簡短會報這段時間,回到自己的房間。

簡短的梳洗,以加了藥劑的水沖洗掉頭上的染髮劑,不久,他接到了希爾德想和自己談談的通知。


將預先抽出的平面影像和日記分別藏在不同的地方,亞力克拍打了一下臉頰提振情緒,便隨著侍從長哈歇爾巴克男爵來到自己母親的辦公室門口,輕輕一擺手,他叮嚀了一杯熱奶茶,便要求哈歇爾巴克先行離去。

深深吸入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亞力克扣了兩聲清脆在門板上。

「亞力克,歡迎回來。」

希爾德迎上前,給了亞力克一個輕巧的擁抱,隨之親暱地在亞力克兩頰各碰觸了一下。

「穆妲,我回來了。」合乎禮儀的擁抱了一下自己的母親,和母親交換了一下頰吻。亞力克退了一,好讓母親仔細打量自己。

牽著幾日不見似乎又拔高了一些的兒子坐下,希爾德含笑將亞力克垂落在頰邊的髮絲往耳後順去。關心了一下兒子旅途中的情形,以及簡短交換了一下此次行程的再確認,希爾德便拉著亞力克的手收在自己身側。

「亞力克,奧丁怎麼樣?」

「穆妲!奧丁好美呢!跟費沙完全不一樣!人好少!空氣裡的含水量好高!!」

冰藍色的眼眸閃耀著碎冰一般的點點光芒,亞力克興奮的情緒染紅了雙頰,忍不住想要一股腦的向母親傾訴這次的旅行感想。

此時,又是兩聲簡短的叩門聲響起,哈歇爾巴克簡短的打擾了母子倆,送上奶茶與咖啡之後,又安靜的退了出去。

亞力克等到房只剩下自己與母親,才又將方才中斷的情緒給連回,從他們進駐史瓦齊別館開始講起。

……結果啊!瑪格姊姊奧丁是她從小生長的地方,都看到不想看了,還糗我是觀光客心態!穆妲,您也是從小住奧丁吧?會想念那裡嗎?」

……其實奧丁我只住了56年,算不上是奧丁出身耶。」端起了香醇的咖啡,希爾德柔柔地牽起一抹微笑解釋。

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亞力克不禁驚奇道。「為什麼?」

「是為了讀大學,才開始在奧丁生活的。在那之前,我可是『邊境領地星』出身的『粗野村姑』呢!」

呵呵地笑著,希爾德告訴亞力克當年她剛從馬林道夫伯爵屬地的行星搬到奧丁定居時,被奧丁社交界所排擠的情形。

瞪大了眼,不可置信般,亞力克問道,「可是!可是穆妲不是伯爵小姐嗎?以身份來不是應該自小在帝都成長嗎?」

當時的「常識」不都是這樣嗎?

高登巴姆王朝時代的門閥貴族們,尤其是伯爵以上的階級,都會在帝都星擁有幾座行館或別墅什麼的,平時的生活圈也都以帝都為中心,即使是邊境貴族,也不見得會真心將自己的領地星域當作長期居住的星球珍惜愛護。

通常都是只有收租納稅的時期才會回到領地去,因此,當時幾個「名符其實」的邊境貴族,例如馬林道夫伯爵家、克萊因基爾特子爵家等,在奧丁社交界裡都被當成是「異類」而敬而遠之。

,照理是這樣,但,這就是你『歐帕』(爺爺)了不起的地方啊!」

點了下頭,希爾德淺淺笑著。

薄如紙張的杯在唇邊停下,「怎麼呢?」亞力克催促著母親講古。

這個嘛,當時的皇帝……

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希爾德停了下來。

「喔,腓特列四世對吧?」

是個縱情聲色、酒精中毒的傢伙。

「他,只對『比較』年輕的女孩子有興趣,當時,許多貴族們甚至爭相讓家裏未成年的女兒們提早在社交界露面,以求…………你知道的……

「喔,就是,讓色老頭有多一點機會看上自己的女兒?」

!」的一聲,希爾德為了亞力克簡單精準的總結而噴笑,「簡單來,正是如此!」

一個瞭然於心的擊掌,亞力克恍然大悟接著。

「所以,歐帕反而是怕色老頭看上穆妲,所以才讓穆妲留在領地星了嗎?」

,可以這麼。」

頓了一下,希爾德打趣道,「其實你歐帕根本是杞人憂天……

她俏皮的眨了眨眼,攝政皇太后的嚴肅神情褪去,湖綠色的雙眼晶亮有神,重現少女時代被帝國軍大本營暗地讚為月神的迷人風采,希爾德閃爍著慧黠的神情道,「當時我留著短髮,一天到野在外頭,皮膚黑頭髮又粗,不會女紅不會音樂也不會跳舞,連漢斯都要擔心我嫁不出去那種程度,即使出現在奧丁街頭也不怕被宮省的人釘上啦!哈哈哈……

希爾德難得放鬆自己笑得開懷,耳垂上精緻輕巧的珍珠耳飾跟著笑聲晃動著。

一旁的亞力克㚲則口中嘖嘖作響一邊搖著頭,擺起了嚴肅的神情糾正「唉呀,穆妲,這你就不懂了,跟實際美醜無關,個父親眼裡,自己的女兒都是公主天仙般美麗啊!!」

聽到兒子這故作老成的回答,希爾德笑著擰上亞力克堅挺的鼻頭,「好哇~跟『實際美醜』無關是吧?你這小鬼……

被希爾德捏著鼻子的亞力克,倒也不閃,笑嘻嘻的以濃重的鼻音求饒著「冤枉啊……大人冤枉啊!我只是引用克斯拉元帥的話罷了~」

想必是瑪麗嘉洩的底,希爾德笑著放開兒子的鼻尖,輕輕拍了拍亞力克的瑰色臉頰,提醒著,「取笑元帥們該有個限度,你自己要好好拿捏。」

乖順的點了點頭,亞力克知道這親暱與距離的掌握,一個弄不好總是落人口實,不是被批評為不尊重開國元老,就是元帥們被扣上跋扈不尊重皇帝的帽子。

平復了一下玩笑的心情,希爾德又飲了一口咖啡,輕巧的至於桌上,似隨意的啟口問道。

「那麼,你在奧丁還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心底突得一驚,但亞力克仍在表面上維持面不改色,他提起面前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半的紅茶,又好整以暇地加入牛奶、兩匙糖,攪拌均,無聲啜飲一口後,才緩緩接口。

「穆妲您也真是壞心眼,中尉的報告您應該早就過目了啊?有什麼有趣、什麼沒趣,都早就寫在上面了嘛。」

語畢穩穩將茶杯放回磁盤上,輕微的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希爾德笑笑,隨著啜飲了一口咖啡、螓首微傾。

「但是,我希望聽我的兒子親口告訴我啊。」

也就是,穆妲認為有些事不詳細,或是她想聽聽自己的法與補述?或是……看法?

亞力克迅速的在腦中整理了一下思緒,緩慢的從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來訪開始起。

當希爾德聽到亞力克什麼都要獨自一人面對那機關未解的日記時,她忍不住凝神蹙眉,即使吉爾菲艾斯大公殿下的父親有其個人原因,要堅持那樣的作法,亞力克也沒有理由要配合。

她搖了搖頭,溫和而圓潤的聲音裡有著符合身份與立場的犀利「雖然結果上你沒有出事,亞力克。」

希爾德肅穆起神情,正色道「但是你這樣任意使性子,會造成很多人的困擾,尤其是你的保安官們,他們的工作守則就是要排除一切可能危及你個人安全的事情,你這樣會害保安官克萊巴、有可能被彈劾以『瀆職』之罪行知道嗎?甚至是追溯克羅特維爾上將的統率管理能力喔!」

不經意吐了下舌頭,亞力克也自知理虧,縮起脖子小聲地道了歉,「所以才讓克萊巴中尉罵罵我,讓巴爾特伯父自己讓啊?」

再次搖了搖頭,希爾德道,「但是三天之期也太長了……」轉過頭來著亞力克的臉龐,
「我不相信你只有這種有勇無謀的能力。你應該也知道公務行程任意改換對皇家的公信力有多大傷害吧?」

最後一句令亞力克無話可,他乖乖垂下頭,再次鄭重地向希爾德道歉。

希爾德抿著薄唇,接受了亞力克的誠心致歉,她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

「亞力克,我不會要求你下不為例,因為不會有完全相同的情況再次出現。」

與亡夫那對總是被眾人形容為蘊有雷電般鬥志光芒、予人喘不過氣壓力的雙眸相差甚遠,希爾德的湖綠色雙眼總是溫和而睿智,卻能以言詞令人感受到另一種無形的壓力。

「但是我希望你能瞭解,你的一個決定與行動都關係到許多人,你有義務要想得更多、更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請記住你所處的位置。?」

……知道了,我很抱歉沒有想的更多。攝政皇太后陛下。」

亞力克很自然的對自己母親使用了皇太后的稱謂,因為此時希爾德並不是以單純一位母親的立場、而是以攝政皇太后的身份,譴責了亞力克身為帝國大公的不當舉止。

在這個瞬間,她不只是亞力克的母親,更是治理整個銀河帝國的代理人。

但是這樣的回話聽在希爾德耳裡、卻還是略略黯淡了她眼底的神采,不自覺得,她俯首檢討起自己的態度,或許總是不自覺得對兒子擺出了一個上位者的姿態也不定。

論理講情,她有自信與任何人都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只是對於自己的兒子,既不能仿效自己父親那樣一昧的放任疼寵,卻又捨不得單純以「攝政皇太后」的地位來看待亞力克的事情。

雙排的纖纖長睫落下,陰影隱約在面前的咖啡上造成一道深色,希爾德沉吟了一會、輕聲道,「嗯……然後呢?日記你是怎麼開的?」催促亞力克繼續未完的報告。

鬆了口氣,亞力克知道這件事在希爾德心中就到此為止了。他接著開始講述如何在吉爾菲艾斯家的閣樓裡挖掘出多少的珍貴私人用品,講到興頭時,更忍不住起身筆劃著,說明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在幼年學校時代使用的制服長褲有多麼長。而不可避免地在提到如何拆解正確密碼時,亞力克頓了頓,不過須臾的轉瞬,他以略帶倉促的語音解釋道。

「結果密碼是安妮羅潔姑姑的名字,用字母反排的方式編成的密碼,數字碼則比較難猜,是與姑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第一次,對自己的母親撒了謊。

胸中有股悶悶的感覺,就像是許久以前一口氣了太多草莓,哽在喉中那樣的不適感……

但是,亞力克卻無法對自己的母親坦白,他該怎麼說?

用史堤爾那種看好戲的八卦神情說:

『穆妲您知道其實吉爾菲艾斯大公和老爸好像有一腿喔!?』

還是用克勞斯那種沒個正經的玩笑語氣說:

『大家都說死老頭俊秀無雙是宇宙第一的美男子,吉爾菲艾斯大公被吸引也是很正常的?』

還是要用尤利伍斯那個公事公辦的平鋪直述的語氣說:

『根據日記被設定的密碼以及自舊帝國曆478488年為止的文字紀錄、加上夾頁的影像資料判斷,齊格飛.吉爾菲艾斯與萊因哈特大帝之間應該存有超過目前官方史料以上的親密關係,甚至可推斷有複數次的性關係。』

 

他怎麼講得出口!?

 

自己難過就算了,亞力克無法去想像母親會有多大的打擊,他想起過去曾偷聽到母親與姑姑這麼提起那位紅髮早逝的帝國大公。

「如果……希爾德,我一直無法克制自己這麼想……如果,我沒跟齊格說,『要和萊因哈特做好朋友喔』的話……齊格……說不定會有個更幸福的人生……也說不定。」

「安妮羅潔姊姊……」

「我的請託似乎不斷地帶給身邊的人們不幸,齊格是……你也是……希爾德,我實在,對你感到非常的抱歉……」

 

「不……不,安妮羅潔姊姊,請不要這麼說,嫁給陛下,是我自己的決定,我並不後悔,即使只能以他的未亡人身份,抱著對他的回憶這麼活下去,也是我自己的選擇。至於吉爾菲艾斯大公……安妮羅潔姊姊,我想,對他來說,您那句話才是他開啟幸福之門的鑰匙。雖然我只見過他一面,但是,我想……吉爾菲艾斯大公他……自始至終,也不曾後悔過。」

 

 

 

 

當時亞力克便深深相信,那位紅髮高大,比起自己父親更要完美傑出的吉爾菲艾斯,一定是因為深愛著姑姑,才無怨無悔的跟隨自己父親,守護自己所愛之人的唯一血親,這真是宛如神話般的騎士風範不是嗎?

他怎麼能、又怎麼有權力,去破壞母親的回憶?那不只是對丈夫的,還有對父親的救命恩人─齊格飛.吉爾菲艾斯─的回憶以及看法!

不……不!

這件事不能讓穆妲知道!!

察覺到亞力克黯淡的神情,希爾德側過頭來凝神問道,「怎麼啦?亞力克……你的臉色好差!」

糟了!不能讓穆妲察覺有異!


亞力克連忙將頭垂得更低,他很清楚,要蓋過一件事,就必須用更大的事件來掩飾。

壓低了聲音,延續著對母親撒謊的惴惴不安,亞力克甚至沒有勇氣將頭抬起,讓視線接受母親的審查。

「菲尼……菲尼的父親,其實是羅嚴塔爾元帥吧……」

「亞力克!你!」希爾德倒抽了一口氣,她沒料到,亞力克會突然得知這件事。

「我在日記裡,看到元帥清楚的近照了,穆妲,你也知道這件事吧……

近照!?

希爾德腦中不自覺的嗡了一聲,這是她沒有料想到的,翻閱了克萊巴呈交上來的報告,希爾德就已經在懷疑,日記裡必定記載了過於驚人的事實,導致亞力克第二天發熱倒下,她設想了很多種可能,但沒想到,居然會是這一件!?

「是是的」嘆了口氣,事已至此,希爾德也只有提早對自己的兒子坦白。

「事實上,米達麥亞元帥要收養菲利克斯這件事,我還算是第一個知道的……

 

 

 

 

 

  • 關於希爾德與安妮羅潔的對話……嗯嗯……有很多種解讀方式,總之,亞力克解讀的方式是「連希爾德都認為吉爾菲艾斯對安妮羅潔抱有情愫」

続く

12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19

  1. Reinhardly 說:

    已经潜水潜很久了……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帖||
    今天刚发现有18和19呐~~欢欢喜喜地跑上来看~
    很有些为菲尼担心呐~这么聪明灵秀的孩子,不可能一直对自己与父亲的不相似毫无察觉吧!~(所以看到他听到别人议论的时候忽然就被虐到了……)
    亚力克……总之还是很好很好的小孩啊!~~大爱~~

  2. Umitan 說:

    歡迎喔~~
    回帖只要填上稱呼以及有效信箱就可以了。
    還有這個blog有擋spam的關係,如果放太多連結會被暫時收到spam裡去,我會定時去check把有效留言救回來的。

    >>
    很有些为菲尼担心呐~这么聪明灵秀的孩子,不可能一直对自己与父亲的不相似毫无察觉吧!~
    >>
    當然囉,所以之後的劇情會交代這個部份。
    請耐心等候囉~

    謝謝你喜歡我寫的亞力克 :D

  3. 猫熊 說:

    啊啊~~不知为什么,遇到这种头痛的时刻就很有想吐先人糟的冲动,继而又想看某莱某吉的天上场外评论嗯嗯~~~好看啊~~但是想到事态的发展又有点给他小揪心的说~~~请加油~~!

  4. ninaan 說:

    對不起~~我懺悔~~
    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句話
    『甚至可推斷有複數次的性關係!!』
    嗚嗚嗚嗚
    umi大人考不考慮把所有有複數次現場都呈現出來呢?

  5. 千风扶柳 說:

    『甚至可推斷有複數次的性關係!!』

    握爪,偶看到这句也笑的满地打滚了。。

    其实每一句描述都很萌。。

    不过这么正经地说出来还是好囧呀。。

  6. 赛琉西亚 說:

    恩,是从百度上爬过来的,发现了百度上没有的19,真是开心内。好喜欢大人写的亚历克,不过其实最喜欢的还是他身边那一对苦命邻居保镖二人组(当事人如果听见被这样称呼会不会很抓狂呢…)
    还有,虽然一直是万年潜水,但是看见那句“甚至可推断有复数次的性关系”终于还是忍不住爬出来了…太经典了,打滚ing~大赞一个!让人忍不住一边黑线一边浮想联翩~

  7. Umitan 說:

    果然大家都對那句話頗有感觸啊?
    XD

    歡迎新朋友赛琉西亚
    潛水沒關係,記得要浮上來換氣喔~~
    謝謝你喜歡克萊巴&克里希,真難得有人注意到這兩隻,我在其他短篇裡也有寫到這兩隻喔~~
    算是自創的人物吧(不過他們老爸的角色都從原作裡拉出來)
    百度比起赤金已經比較容易把文貼上了,但是還是常常給我跑出
    「請不要貼不適當的內容」
    讓我很無力,所以進度最快的除了BBS就是這裡囉!

    歡迎多多留言

  8. ninaan 說:

    呵呵~~~
    那一句話真是經典啊~~~
    尤其是用這麼學術研究的方式說出來
    複數次的性關係….
    超過目前官方史料以上的親密關係….

    我非常喜歡大人您加料的版本
    把許多萌點都補齊了

    那麼也快點把戰場篇的日記補齊吧(一直催催不煩耶XD)

  9. Umitan 說:

    >ninaan大人

    所以說「官方資料」不能相信啊 XD
    至於您的催稿……嗚嗚,你也知道我已經快受不了了……
    休息過後會重新開始戰場篇的。

    不夠腹黑的人怎麼能寫腹黑劇情啊~~~(泣)
    是我的設定錯誤啦!!!該死的小鬼沒事耍什麼心機啊!!(惱羞成怒的作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