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力克大公的憂鬱-2


亞力克一手支著下巴,當他將桌上的鋼筆轉了第十二圈時,叩門聲響起,門口的侍衛請亞力克的私人教師,同時也是有名的心理學者、專欄作者維克哈爾博士入室。

一看到來人,亞力克趕緊將手上的筆給歸位,站起身迎接。

「日安,維克哈爾。」

「日安!亞歷山大!」熱情的維克哈爾蹲下了身,給了亞力克一個差點喘不過氣來的擁抱。

亞力克的私人教育課程幾乎都在皇宮內舉行,而維克哈爾博士和文學家托比更可說是擔任亞力克啟蒙教育的重要兩人。

拉了椅子逕自坐下,維克哈爾深灰色的眼睛裡總是閃爍著各式各樣的點子,他和亞力克進行的「課程」在旁人眼裡根本可說是辦家家酒一般的,既沒有所謂的背誦、也沒有抄筆記、講授的過程。

「亞歷山大,你說~我們今天玩什麼好呢?」作為亞力克的私人家教,維克哈爾有權利直呼亞力克的名字。

而當他第一天來到這位大公殿下面前時,他彎下了龐大的身軀,笑著問道。

「大公殿下,您希望維克哈爾怎麼稱呼您呢?我給您的第一個課題,就是請您來決定稱呼!」

亞力克下意識的咬著小手指,歪著頭想了一下,興奮的答道。「亞歷山大!」

身軀像頭巨大灰熊的維克哈爾呵呵笑著,「為什麼呢?」深灰色的雙眼眨也不眨的直盯著面前的兒童。

「因為齊格飛給菲尼了,亞力克是母親大人還有安妮姑姑、瑪格姊姊用的,只剩下亞歷山大沒人叫過,就亞歷山大吧!」

大笑著,眼角的笑紋不斷擴大,維克哈爾回覆著,「好─那麼以後我就叫你『亞歷山大』了!請多指教~亞歷山大,請稱呼我為維克哈爾就好。」

維克哈爾伸出厚實的手掌,隨即,握住了亞力克小小的手。

「嗯!請多指教,維克哈爾!」

從此兩人的「上課」便多半以遊戲的方式來進行,由亞力克決定主題,維克哈爾制定規則與勝負判定。

亞力克對這樣的上課方式不但樂在其中,也自此學習到了許多。而對於亞力克影響最為深遠的,也正是這位維克哈爾博士以及文學家托比。

不過現在比起上課,亞力克目前有件更煩心的事情,他遲疑了一下,在心底打定了主意後,便一臉嚴肅的,「維克哈爾,跟你說喔,其實,我現在有件很煩惱的事情。」

比起上課,這件事如果不解決的話,亞力克想他大概也無法專心「玩」了。

灰色的眼一亮、維克哈爾接著問。「喔喔!那很好啊?什麼樣的煩惱呢?」(おお、それは素晴らしい!どのようなお悩みでしょうか?)

對於維克哈爾的回話,亞力克疑惑的反問。

「有煩惱怎麼會好呢?一點都不好啊!」(悩みって素晴らしいもんじゃないよ!ちっとも良くない!)

為了這件事,亞力克小小的腦袋煩惱了兩天,想來想去頭都快炸開了。

「有煩惱,才會去想辦法解決,如果一個人從來不必煩惱任何事的話,那亞歷山大,你覺得他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嗯……」再次歪著頭,亞力克啃著食指的指甲,想著。

也就是說,從來都不想事情的意思?那就是……

「腦袋都不用?嗯…」有點不敢確定的,亞力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維克哈爾確認著答案。

「就是說……像……笨蛋一樣?」

厚實的手掌用力的相互拍打,維克哈爾以略嫌誇張的方式誇獎亞力克的答案。「太正確了!正是如此!」

隨即神色一凜,「那,亞歷山大,你的煩惱是?」

亞力克帶了一點緊張的力道,捏了捏衣服的下擺,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液,他抬頭說道。「我…我想在五月前存到一百馬克!」

但現狀是,他什麼都不缺,但是沒有一毛現金。

維克哈爾灰色的眼眸裡閃動著莫名的光芒,他偏過頭,小心的確認。

「亞歷山大,你的意思是,你想要的是錢?而不是東西?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嗯…最後最後還是要把錢拿去買東西,但是,重點是,我想要錢!對!維克哈爾,你說的沒錯。」

看來亞力克這次的煩惱還蠻有趣的,維克哈爾在心中對著自己說道。

亞力克大公並不缺任何東西,如果他提出要求,宮內省並不會吝嗇於撥出皇族特支費來,帝國即使不如前王朝奢侈,要滿足一個小孩子可以有的奢侈任性那根本是綽綽有餘。

因此,亞力克大公的煩惱,可能在於…

「亞歷山大,我再確認第二點,你最後想要買的東西,是因為,知道提出來會被梅菲爾子爵拒絕,所以才想自己買?」還是……

「不!」用力的搖了搖小腦袋。亞力克鄭重否認著,「是要給別人的,所以不應該要梅菲爾買給我!」

原來是要送人的!維克哈爾博士笑得更開了,他大力拍著亞力克的背部,稱讚著。

「對!沒錯,這樣的話的確不應該向梅菲爾提出請求,因為是要送人的!對不對。我猜,是要籌菲利克斯的生日禮物!沒錯吧?」

原本想要秘密進行的,沒想到三兩下就被揭穿,「討厭!」

亞力克翹高小嘴,不滿的將頭撇到一旁。「維克哈爾,我本來想要保密的耶!」

維克哈爾抓了抓棕灰色的亂髮,連忙向亞力克道歉,「唉呀!真不好意思~」但又故作神秘的壓低了聲音,在亞力克耳邊說道。

「但是,亞歷山大你放心,維克哈爾嘴巴很緊的!不會洩漏出去。而且…」

拍了拍胸口,「維克哈爾可以教你怎麼在3個月內,湊足一百馬克!」

得意的看著亞力克逐開的笑顏,「真的嗎?」亞力克興奮的一骨碌跳起,站到椅子上去,大聲的再次確認。「沒騙我!?」

「那當然!維克哈爾說一是一,決不食言!」

「啊!」亞力克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追加著「但是,不可以再讓其他人知道了!母親大人、姑姑他們也不行喔!」

「那當然,不守約定的人…」維克哈爾抬高了手掌,等著亞力克接出下文。

「要割一磅的肉下來!」

亞力克紅著雙頰、興奮的把自己小小的手掌拍上,發出清脆的一響,與維克哈爾立下約誓。

聽到亞力克翻新的詛咒詞,維克哈爾不禁仰頭大笑,「原來你已經知道那個故事啦!不愧是托比!教的真快!

亞力克的另一個私人教師是有名的作家、文學家托比,除了啟發亞力克在言詞方面的使用,也利用寓言、童話的方式,將人類文明累積至今的文學精華一一傳授給亞力克。

跳下了椅子,亞力克興奮的拉著維克哈爾的手搖晃著,「那快教我!」

「好…好…」嘴裡說著好,維克哈爾卻反而悠閒地坐了下來,看到亞力克眼底的質疑,他解釋,「為了賺這一百馬克呢!我們先玩一個遊戲,等你知道價值這個東西是什麼之後,再來進行這個……嗯……」

又搔搔頭,維克哈爾徵詢著亞力克的意見。

「亞歷山大,你說,這個計畫要叫什麼好呢?」

學著自己的私人教師,歪著頭搔了搔頭髮。

大聲的回道「三個月內存一百馬克大計畫!」

維克哈爾雙手一拍「好!就是這個!」讚同道。

接著,他撫著下巴,環視著亞力克的書房,在紅檜木的書桌上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張便籤,在紙上寫下10,說道,「首先呢,我們假設這是十馬克。」

揚起手中寫上數字的便籤,維克哈爾徵求亞力克的反應。

雖然還不能瞭解維克哈爾為何突然要開始這道遊戲,不過,亞力克還是點點頭,表示同意這個假設。

接著,維克哈爾端起了書桌上白金打造的小座鐘,可兼紙鎮的天使造型小巧可愛,雕工精緻,維克哈爾將小座鐘平放在手中,繼續道,「而我手上的這個天使座鐘呢,值10馬克!」

緩緩的走向亞力克,彎下腰,深灰色的眼裡閃動著機智的光芒,維克哈爾一字一句的繼續把家家酒遊戲的規則補充完。

「亞歷山大非常想要這個座鐘,非常非常想要!」

頓了一下,「而我,也很想把這個座鐘給賣出去!非常想!」

「但是,我不知道亞歷山大有10馬克,亞歷山大……你也不知道這個座鐘值多少!」

「嗯!」亞力克點了點頭,將維克哈爾列出的條件一一在心頭複述。

「好!」愉悅的讚了一聲。

維克哈爾將座鐘放回桌上,張開雙臂、就像是晚會的主持人宣示主秀即將開始一般,「那麼,亞歷山大,你該怎麼做?如果你能以低於10馬克的價錢跟我買,那就算你贏了!如果做不到,就算我贏了!」

宏亮的聲音暗示著,遊戲開始!

亞力克低著頭咀嚼著剛剛的條件,一邊想著,一邊下意識的啃咬著食指的指甲。維克哈爾看了亞力克的表現一眼,嘴角笑意一閃即逝,卻沒有說什麼。

「嗯……嗯……」皺著眉頭,亞力克推算著維克哈爾制定出條件的真意。

他在心裡計量著,既然特地說了,我不知道座鐘的價錢而他也不知道我有多少錢,這意思就是,雖然座鐘值10馬克,但是不一定要賣10馬克的意思?

抬起頭,亞力克略帶緊張神色的,先扯了一點笑容,「日安,先生。」

打招呼是基本中的基本。

這是梅菲爾子爵的教導。

維克哈爾也有禮的向亞力克一鞠躬,「日安,可愛的小紳士!」

亞力克指著桌上的座鐘,「我想請問,這個座鐘您賣多少?」

維克哈爾故意沉吟了一會兒,然後誇張的搓著雙手,說明著,「小紳士真是好眼光,這個座鐘現在大特價,只賣15馬克喔!」

「疑~~你騙人!」不由得脫口而出,亞力克抗議道,「你剛剛說這個座鐘值10馬克的。」

收斂起「商人」的演技,維克哈爾笑道,「沒錯,但是我也說了,亞歷山大,你不應該知道這個座鐘值多少的喔!」晃著手指提醒了遊戲規則,他趣味盎然的觀察著亞力克微微漲紅的不甘神情。

「怎麼樣?要繼續嗎?」

「當然繼續!」咬著唇,亞力克接著喊價,「10馬克…不對,八馬克你賣不賣?」

差一點就把底價給喊出來的亞力克,慌忙的咬著舌頭更正。

維克哈爾搖搖頭,態度堅決的,「15馬克,小紳士,這是不二價!」

怨恨的眼神直盯著維克哈爾,亞力克在心底腹謗著,什麼不二價,真是奸商!!

「太貴了!不能降一點價錢嗎?」

無言的,維克哈爾抽動了一下鼻頭,做出了一副神色自若的樣子,搖了搖頭。

這樣根本玩不下去嘛!

亞力克一氣之下,氣呼呼的翻臉,「不玩了!這樣根本接不下去啦!」

哦了一聲,維克哈爾抬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睨著亞力克,「這麼快就認輸了?」

「因為你根本沒有降價的意願啊!我又不能出10馬克以上的價錢跟你買,還能怎樣?」

呵呵的笑了開來,維克哈爾提醒道,「但是亞歷山大,你別忘了,不只是你想買,我也想賣啊!」

伸手拿起桌上的小座鐘,維克哈爾緩慢的解釋道,「剛剛你只執著於如何把價錢壓到10馬克以下,卻忘了,這樣一來,我不用擔心賣不出去的問題,只要等你把價錢提高到我可以接受的地步,就可以賣了!」

略有遲疑的,亞力克小心翼翼的確認著,「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轉頭說,太貴了,那我不買了……的話呢?」

「喔喔~~」維克哈爾誇張的捧住自己的臉頰兩旁,做作的表現出一副「大驚失色」的神情。

「到那時候我可就慌了,得要說好說歹,求亞歷山大你願意買我的東西啊!」

低頭兀自思考了一下,亞力克歪著頭,小聲而賭氣似的,「這樣…好像很奸耶…」為甚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啊?

輕輕摸了一下亞力克的頭,維克哈爾輕聲附註,「跟人打交道,多想一點總是沒錯的,尤其當對手是商人的時候,要記得什麼東西對對方來說是最重要的,最有利益的,如果能先掌握到這一點的話,你才有餘力跟對方同起同坐。」

將天使座鐘捧在手心,抽出口袋裡的手帕,維克哈爾一邊細心的擦拭打亮,一邊緩緩說道,「所以說,亞歷山大,你這次輸在太急躁不謹慎,知道嗎?」

對著盈盈發亮的座鐘呵了口氣,像是個古董店老闆似的,珍惜的擦著店裡的商品,他繼續補充著,「你剛剛那種說法,我已經知道你身上最多就10馬克左右了,這麼一來,要賣不賣的權利,商品該賣多少錢,都變成是我決定了,跟你沒有關係了。」

輕巧的將座鐘擺回原處,笑開一張圓圓的臉,維克哈爾宣佈,「所以,亞歷山大,這次是你輸了!」

懊惱的,亞力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自暴自棄的,「那,你也不打算教我,怎麼存錢了?」

心情一下子沉到谷底,亞力克甚至覺得視界所及的景色都染上了一層薄薄的藏青色。

唉……真是憂鬱啊……

前へ 続き

<<  >>アレク大公恐喝

2 thoughts on “亞力克大公的憂鬱-2

  1. 千风扶柳 說:

    嘿嘿,其实威尼斯商人里偶还素比较同情犹太人的。。

    其实他可以叫主角自己割那一磅肉嘛。。干嘛自己动手乜。。
    主角不想给血就不给好啦。。。如果割出来有血。。那还是违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