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1


「那繆傑爾學長又為何代替齊格飛學長拒絕了呢?他又不是你的家臣侍從,你為什麼不讓齊格飛學長自己決定?」

 

 

!!

 

被海因茲堵的無法還口的萊因哈特氣的渾身都在打顫,卻又無從發作。

吉爾菲艾斯伸出長腿輕輕的碰了一下坐在對面的萊因哈特,以沉穩的目光安撫這隻張牙舞爪的幼獅。

嘆了口氣,吉爾菲艾斯盤算著....

沒有理由可以拒絕。

當然,如果單純的以「我就是不幹」這種非理性的理由的話,要多少都有,但是,這不是吉爾菲艾斯會採取的拒絕方式,如果海因茲真的有意要自我鍛鍊,那麼吉爾菲艾斯是樂意教導的。

 

只是,他也感覺的出,海因茲並不是真心在討教,倒比較像是在挑釁萊因哈特似的,只是,照理說沒有瓜葛的兩人、有什麼理由驅使海因茲這麼做,就不是人生閱歷尚淺的吉爾菲艾斯可以察覺的。

「可以是可以....」

才剛發出這一句話,吉爾菲艾斯修長的小腿就被對面的萊因哈特狠狠踢了一腳,忍著痛,吉爾菲艾斯裝做沒事人的樣子繼續說道。

「但是我話先說在前頭,我的訓練是很嚴格的,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話,歡迎你!」

綻出了一個某些高年級生一致評為「燦如春花」的笑靨,海因茲高興的說「那就這麼說定了!下禮拜我會再來跟學長約定時間!」

電子合成的鐘聲響起,提醒食堂裡的學生下午的課程即將開始,即使海因茲還想多做逗留,也不得不先行離席、為接下來的課堂作準備。

而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則因為下一堂的王爾古雷模擬課程,必須先回宿舍作準備。才一回到房間,萊因哈特立刻發難。

「吉爾菲艾斯!你何必對那個獻媚者那麼溫柔!」像是要把怒氣都出在鍛鍊衣上似的,萊因哈特從衣櫃中抽出衣類、洩憤似的摔進袋子裡。

「我說過了,我只是路見不平、救了他一把罷了,並不是特別溫柔對待。」於心中再次嘆了一大口氣,這人的火氣還是這麼大....

「那你為什麼要答應教他?反正都是幌子,搞不好是肌肉尼可的陰謀!」

「萊因哈特,我沒有理由不答應教他啊?我的確有餘裕,而且,他想自保是一件好事啊?」

「才怪!那種寄生蟲只知道不停的吸取宿主的養分,一個換過一個,吉爾菲艾斯!」

轉過身,萊因哈特緊抓住吉爾菲艾斯的手臂。

「吉爾菲艾斯!你可別成為那種人的宿主啊!」眼裡半是認真,半是玩笑的神色,直勾勾的望進吉爾菲艾斯的靈魂之窗裡。

 

一瞬間,吉爾菲艾斯竟被那燃燒著火焰的雙眸給吸引住,淺色冰藍的顏色只是覆蓋在火焰之上的假象,底下藏著的是烈火般的性情。送到舌尖的辯解卻一個辭都吐不出來,就這麼暫時性的喪失了言語機能呆立著。

過長的沉默喚醒了吉爾菲艾斯的意志,他尷尬的清了下喉嚨。

「嗯……咳,萊因哈特…我沒有意思要成為他的保護者,只是盡自己所能的,增強一點他的自保能力罷了。如果他跟不上、自然就會放棄吧」

「那好!!你第一天就把他操的半死,叫他永遠不敢再要你教他!」

苦笑著,還是對他人這麼不留情面啊!就算不是故意,要跟上我的操練科目應該也不簡單吧!

他一面這麼說著,安撫著在房內咆嘯的幼獅,一面注意時間,提醒著友人上課的時間。

不然的話,萊因哈特也一起來好了?

前往模擬訓練室途中,吉爾菲艾斯提議著,反正頂多只是加強體力、訓練反射神經之類的程度,如果萊因哈特那麼在意的話,多一個人盯著海因茲也是不錯的,雖然自認為坦蕩,但是吉爾菲艾斯並沒有忘記當時在體能準備室裡體驗到的恐怖感,下意識的,他覺得這個學弟是個相當棘手、不好與之相處的人。

「這個主意好!不...不!不要!還是算了」拼命的搖晃著頭,揚起一陣金色的波浪,臉上滿是厭惡的神情。

「我討厭看到他!連多看一眼都討厭!」

在這個時候,萊因哈特雖然厭惡海因茲,極度排斥這個學弟意圖不明的接近,但他也很有把握,那個入學體能測驗作假的傢伙怎麼可能跟得上紅髮友人的訓練課程!?因此在他的預想中,這種荒謬的兒戲只要忍受個一次就夠了。

但萊因哈特沒想到的是,雖然海因茲的根底的確差到不行,但居然也就這麼忍受了吉爾菲艾斯的訓練課程,持續了一個月沒有怨言、也沒有喊停的跡象。而且事情的發展更是大幅的超乎他原先的預料...

真是失算!

不只一次在心底如此後悔著,萊因哈特坐在體能訓練室靠牆的板凳上,優美的交疊起比例勻偁的腿,冷眼旁觀著吉爾菲艾斯在軟墊上指導該如何把比自己高大的人摔出去的技巧。

 

旁邊圍了三四個低年級的學弟,正專注的聽著吉爾菲艾斯那比起教官更詳盡也更有訣竅的說明,一開始的第一堂課受教者只有海因茲.馮.克拉典舒坦一人,但從下個禮拜起,其他也在體能訓練室自我鍛鍊的學弟們一個一個湊上來,爭著要吉爾菲艾斯指導。

儼然就成了『吉爾菲艾斯課後指導』班、免費的。

萊因哈特雖然不滿,但他也不至於在學弟面前發洩自己的情緒,更多時候他只是冷冷的坐在一旁,觀看著吉爾菲艾斯在場上的舉動。除了他唯一的紅髮友人外,萊因哈特是不輕易顯露自己的情緒、意見給旁人的。

第一萬次在心底罵道,『老好人吉爾菲艾斯』,萊因哈特再一次為友人那幾乎無止盡的耐心感到折服,都教了這麼多次,還學不會?真是比猴子還不如!白白的浪費了人類的進化!

在理解力、執行力上先天的優勢,萊因哈特在學習上並沒有遭遇到什麼太大的困難,基本上只要了解正確的方法,將之有效執行即可,不管是實技或是理論,頂多是執行階段能否如理解般徹底罷了。萊因哈特學年首席的成績絕不是依靠美貌或是姐姐的地位而來,每一個成績都是他的實力,總合成績上雖然是第一名,但他也很清楚,在實技上自己還是有些不足的地方,射擊、白兵戰、駕駛技術,包括王爾古雷操作等,而這些也是他唯一輸給紅髮友人的幾個項目。一開始他也曾爭強好勝的想要追趕比較,但是,正如他賢明的朋友的建議「身為一個指揮官又何必全知全能?在決策上不出差錯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很快的,他就不再對自己的幾項不足而在意過了。

海因茲脹紅了整張心型小臉,努力想要把比自己略高的同年齡學生給摔出,雖然體型上兩人的確有一段差距,卻還不至於到『絕對』優勢的地步,但海因茲卻無法扳動對方一絲一毫。

看著場上『還蠻有幹勁』的海因茲,萊因哈特在心裡譏著,笨!重心太高了。步伐的順序也錯了!

不過,即使再看不過去,他也沒有打算要下場去指導,反正....看吧,已經有某個老好人去指正了。

「海因茲,你的重心太高了,要把重心再往下放一點....對!差不多要到這種地步....然後你先踏了反向腳,這樣動作無法連貫....對,像這樣....」

糾正了幾個要點,吉爾菲艾斯指示兩人再練習一次,而這次『蓬』的一聲,終於成功了!

海因茲不可置信的看著同學仰倒在墊子上的光景,他忍不住興奮的一把抱住吉爾菲艾斯,叫著、笑著。

「學長!學長你看到了嗎?我成功了!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耶!」

打從心底發出來的感謝與興奮之情沒有算計與壓抑,海因茲像個普通的小男孩一般,感激的擁住他崇拜的偶像,編入幼校之後,他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堂課上成功的完成這個動作過,教官們早就放棄指導,連他自己都放棄了....

而情緒激動之餘,令海因茲錯過了萊因哈特氣到全身發抖的景象,那原本還是他最初的的之一。

接著海因茲又去和被他當作練習靶的同學握手。「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

被他感謝到有點不好意思的二年級生搔了搔頭,這幾次一起訓練下來,他發現這個同學還不至於如同其他人傳言的那樣,雖然一開始有點冷淡,但是和大家熟了之後也會回應幾句,尤其是現在,看到海因茲綻放的笑靨,他不禁感到有點暈陶陶的,突然能夠理解這個同學被人稱之為「公主」的理由了。那是能激發男孩子想要起而保護的愛嬌與柔美哪!

看了看時間,吉爾菲艾斯打算結束這一天的指導課程,他拍了兩下手掌,示意學弟們把注意力集中過來。

「海因茲剛剛的動作大家也看到了,即使是先天條件不佳的人,只要抓對方法還是有辦法對抗比自己還要高大的人的。」頓了一下,另一位二年級的學弟笑著反問。

「學長你就是靠這一招打敗其他學長的嗎?」

微微笑了一下,吉爾菲艾斯沒有否認,但也不做肯定。

「單打獨鬥和有戰友時的戰術又不一樣了....」下意識裡確認了一下原來金髮友人停留的位子,疑惑的發現萊因哈特不知道何時離開了訓練室,怪了....剛剛都還在的啊。

沒有讓自己的在意影響到其他人,吉爾菲艾斯補充道。

「但是,海因茲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得意忘形,這次對方是站著不動讓你摔的,在實戰情形,這是幾乎沒辦法期待的條件。」包括被點名的人在內,所有學弟們都一致點了下頭。

「那麼!」

給了學弟們一個溫暖的微笑,吉爾菲艾斯宣布這天的指導結束,並且提醒著下次的主題。

「下次大家帶劍來吧!我們練習一下有武器的對應法。」

一一回應學弟們的敬禮,吉爾菲艾斯再次環視訓練室,確定都沒有人後,將門給鎖好,準備將鑰匙歸還,才轉身,卻被無聲無息站在自己背後的金髮天使(背後靈?)給嚇了一跳!

「萊因哈特!你嚇到我了!」

「...........」萊因哈特面無表情的,雙手背在背後,無言的跟著吉爾菲艾斯一同前往鑰匙保管處。

「怎麼了,在想什麼?」

關懷的問著,只有他知道,其實這位看似冷淡的金髮天使情緒的波動是很大的,只是都用冰冷的表面覆蓋偽裝罷了。兩人無言的走在長廊下,吉爾菲艾斯耐心的等待萊因哈特願意告訴自己的時機,驟降的溫度引的他不由得抬頭,才十一月底,灰暗的天空竟然開始零落地漂下細白的雪片,今年第一場初雪呢!忍不住踏出走廊,以手承接今年第一個六花結晶。

「下雪了呢!」

如火焰般燃燒的好看紅髮,沾染了少許雪花的結晶,就像珍珠王冠般點綴於其上,少年修長的身形挺立在校園內,略帶興奮的語氣與同伴分享著自己的情緒。

「嗯.....」跟著踏出走廊的萊因哈特呼應了一聲,也抬頭仰望,輕輕閉上眼睛,享受冰涼的感覺如羽毛般落在眼瞼上、臉頰上,再度睜開雙眼時,他望著比自己高了十公分以上、「不顧朋友道義」先發育成長的友人,慎重其事的拍了拍吉爾菲艾斯的肩膀和胸口。

「?」被友人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點莫名其妙,吉爾菲艾斯以眼神詢問著。

「沾到灰塵了。」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萊因哈特又略嫌誇張的拍了拍吉爾菲艾斯的胸前,那是剛剛海因茲興奮之餘抱住的地方......

「??嗯?嗯...謝謝你。」雖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裡沾到灰塵,不過,既然這個舉動能讓他重要的友人回復到好心情,就當作是弄髒了也無所謂吧。吉爾菲艾斯微笑著接受了同伴『撢灰』的動作。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11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1

  1. ninaan 說:

    看到11好像很高興,可是比對後
    這不過只是原來的6而已啊啊啊~~~~~

    照大人這樣的速度,什麼時候才改得完啊啊~~~

    嗚嗚~~~
    原來還到15的的說~~~
    這樣新版的就要等到30嗎??

  2. clera81 說:

    umi大人
    我重作了一個自己的部落格
    我把你這個部落格加入連結好嗎?
    (先加了哦,你不想的話再告訴我^^)

  3. ninaan 說:

    對對~~是我~~真是心有靈犀~~厲害佩服
    那個名字是我本來在你這個部落格的主站申請的
    不過發現不會用~~~
    現在重新找別的部落格用~~
    為什麼要弄新的呢
    就是我想把所有的文章丟上去(有H也丟)
    然後不想讓我家閃光看到……………

  4. Umitan 說:

    因為管理者看得到你填的信箱,發現@之前的名稱是一樣的!
    怎麼樣?有沒有突然覺得網路世界很恐怖啊~~哈哈
    你家閃光夠厲害的話,還是找得到啦……不過應該沒那麼無聊到處查詢……(又不是網路偵探umitan~ XD)

  5. 千风扶柳 說:

    儼然就成了『吉爾菲艾斯課後指導』班、免費的。

    ------------------------

    贫穷的劣根性么。。免费的。。嘿嘿嘿,看了七夕之后看到免费就想笑呢。。

    ========================

    而情緒激動之餘,令海因茲錯過了萊因哈特氣到全身發抖的景象,那原本還是他最初的的之一。

    ------------------------

    最后那句是。。最初的目的之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