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0


自第二天起,有意無意的、海因茲就出現在吉爾菲艾斯周圍,起先是在教室外或是由遠處盯著吉爾菲艾斯與萊因哈特兩人,然後是讓自己的身影為兩人所察覺。

接著,這一天,三年級的中午課堂休息時間一到,他突然出現在吉爾菲艾斯和萊因哈特的面前,剛結束毫無創意又學不到任何實際上可用理論的戰略初講,萊因哈特正一股腦兒的向吉爾菲艾斯發洩在課堂上隱忍住的所有不滿,「什麼叫做以維持皇帝的威信為大前提……」

不屑的嗤了一聲,萊因哈特在課桌上敲了一拳。

「只憑個人威信就可以稱之為戰略條件的話,那後方補給就要所有士官們憑藉著對『皇帝陛下』的敬愛作為糧食了!哈!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省錢的作戰方式了!」

無奈的聽著萊因哈特的辛辣言詞,吉爾菲艾斯收拾著兩人份的課本與筆記用具,勸解般的企圖柔化友人的情緒。

「就是因為上層的人老是搞不清楚戰術、戰略的區別與意義,所以戰爭才會打了一百多年而沒有任何了結啊。」
「嗯,但是反過來說我們的敵人叛軍們大概也是半斤八兩,真有能力的話怎麼不趕快打到奧丁來,推翻……」

「萊因哈特!!」

察覺到有其他人靠近的氣息,吉爾菲艾斯略為緊張的打斷了萊因哈特的大放厥詞。
站在兩人面前的是海因茲‧馮‧克拉典舒坦,長袖的幼校軍服鬆垮的掛在他身上,看起來就像是個偷穿了兄長的制服、混入幼校的少女一般,有個微妙的倒錯感。
萊因哈特雖然沒有直接和海因茲見過面,不過還不至於認不出眼前這名長相如同少女般柔弱的學弟是誰。
先入為主的厭惡感,還有自己的談論被間接打斷的不悅感,使得萊因哈特的表面氣溫一下子下降了好幾度,周身散發起『我不歡迎你』的訊息。
無視於萊因哈特冰冷的拒絕態度,海因茲微笑著望向吉爾菲艾斯。

「齊格飛學長,我想和你一起去學生食堂用午餐,方便嗎?」

不方便!!

萊因哈特以憤怒的眼神回答著,雖然沒有從口頭直接表現出自己的不滿,不過那透過美麗眼眸放射出來的殺人目光,也夠直接的了。

「這個……………」

吉爾菲艾斯也察覺到友人的不悅,但又沒有理由拒絕,只好說
「抱歉,克拉典舒坦,我已經約好和繆傑爾一起午餐了,你找別人吧」
「咦~~?」
噘起了小嘴,海因茲將不滿的情緒完整寫在臉上,不放棄的、他繼續請託著。
那樣的神態、在長期缺乏和女性接觸的其他三年級生眼中,或許是有著『如同小惡魔般可愛到不行』的魅力。

但在看慣了萊因哈特美貌(?)的吉爾菲艾斯眼中,頂多、只是『任性學弟的拜託』這種程度的認知。

而在對自己的長相完全沒有自覺的萊因哈特眼中,比起外在的愛嬌他在意的是對方的言談內容,因此,雖然不至於怒罵『噁心』,但也絕對不會有什麼正向的評語。

「只是吃頓飯罷了,齊格飛學長你連吃飯時間都要伺候繆傑爾學長嗎?還有……請學長別那麼見外、直接叫我海因茲就好了!」

「我說過我和繆傑爾之間無所謂伺候也沒有上下!」

即使平時並不在意被說成「走狗」或是「家臣」,此時吉爾菲艾斯還是有點動怒的。

更何況是在萊因哈特面前!

搶在萊因哈特動怒之前,吉爾菲艾斯先行釋放出情緒,阻隔了周圍的人們想看「女王」vs「公主」對決的好戲。

「既然不是伺候的話……那加我一個人也無所謂吧,還是說你們在午餐時討論的話題是機密到不能給任何人聽到的?」

雖然與海因茲想諷刺的意涵不同,但卻切中了部份的真實,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在私下所交談的各種大不敬言論,的確是不適合給任何人聽到。

不得已,雖然萊因哈特臉上寫滿了不悅,但最後海因茲還是跟著他們來到學生食堂。
進食中略顯沉默的萊因哈特,冷冷的看著坐在吉爾菲艾斯身旁的海因茲,忙著倒茶拿餐巾給吉爾菲艾斯,大獻殷勤。如果說他冰冷的視線能化為實際溫度的話,那麼海因茲大概早就被遠低於冰原的低溫給凍死不知幾百次了。

趁著海因茲去遠處沖泡飯後咖啡的空檔,萊因哈特不滿的將紅髮友人的頭髮一把揪住,懲罰似的略帶力道,牽扯到自己鼻前的至近距離。

「吉爾菲艾斯!哼!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已經成為校內第一實力者了?那傢伙居然轉而向你巴結起來了!?」
惡狠狠的語氣,不滿的情緒火辣辣的,直接噴在吉爾菲艾斯的面上。

「萊因哈特…」

苦笑著任由萊因哈特將自己與他的距離拉近,越過食堂的桌子,吉爾菲艾斯前傾著身解釋道

「我只是之前經過體能準備室時順道救了他罷了……」

「我都不知道吉爾菲艾斯還有英雄救美的嗜好?哼!」放開了吉爾菲艾斯的頭髮,還不忘順便用指節輕輕的敲了一下額頭。

「什麼英雄救美,你講的太誇張了!」

「我沒有遲鈍到那種程度,海因茲.馮.克拉典舒坦在上級生裡被當作什麼,我清楚的很,哼!自甘墮落,腐敗至極!這種人沒去自殺還活的好好的真令人懷疑他的羞恥心是不是因為突變的關係,一生下來就有缺陷發育不全!」

面對金髮少年對學弟「卑鄙、懦弱的媚上行為」所發出的辛辣批判,吉爾菲艾斯感到有點太苛刻了,他無奈的企圖解釋給那位不知道後退、屈服、忍耐的金髮友人聽。

「萊因哈特,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有能力去反擊不合理、撥亂反正的,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依附是保護自己周身安全的唯一途徑,這是整個社會環境的錯誤所造成的悲哀。

我們只能指責以權利去逼迫他人屈服依附的人,只要這種人消失了,那麼悲哀的依附者也會相對減少吧!

這也是你的理想,不是嗎?」

當然,吉爾菲艾斯也並不是無條件的認為依附者都是情有可原的,至少就他所知,二年級的海因茲除了柔順的服從恩格巴爾特之外,並沒有其他狐假虎威、仗勢欺人的行為,也因此他在學生中的評價雖然不好,倒也不至於壞到什麼地步,而這些資訊,都是來自其他低年級生所貢獻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吉爾菲艾斯。」

凜冽的眼神回瞪著吉爾菲艾斯,萊因哈特打斷了吉爾菲艾斯的話語,他知道不應該以先入主觀評斷一個人,也知道責怪海因茲並不會有任何實質上的效益,煩躁的撥了一下垂在額前的劉海,他毫不轉圜的主張。

「但是!我還是要說!我討厭那傢伙!這是生理上的不可抗力!」

在萊因哈特心裡還藏著一句話,我就是討厭那傢伙親密的拉著你,刺眼極了!
但他卻只將這句話藏在心裡,因為自知這樣的發言過於孩子氣的獨占,而沒有將之彰顯在口舌之上。

吉爾菲艾斯苦笑著,兩人之間的交談在海因茲端著兩杯咖啡回來之後嘎然而止。

自然,那兩杯咖啡是給吉爾菲艾斯和海因茲自己享用的。

萊因哈特怒視著和吉爾菲艾斯一起喝著咖啡的海因茲,強烈的不滿視線如光線槍的殺人光線般、投向坐在對面的紅髮友人。

以往都是吉爾菲艾斯好脾氣的去幫自己沖泡飯後咖啡的!

吉爾菲艾斯當然也知道萊因哈特在不滿什麼,嘆了口氣,雖然有點多此一舉,他也只有起身。

「海因茲,你留在這裡,我去多拿一杯咖啡來給繆傑爾。」

「什麼?我才不要,我跟學長一起去拿吧!」開玩笑,他還不想當場死在食堂裡呢!

雖然觀察繆傑爾學長氣的半死的表情很有趣,但是如果還想活著離開食堂的話,當然要跟在吉爾菲艾斯身邊比較保險。

而他跟屁蟲似的舉動更加深了萊因哈特『要鄙視克拉典舒坦到底』的決心。

沒多久,吉爾菲艾斯帶回了給萊因哈特的飯後咖啡,加了大量奶油的咖啡飄盪著濃濃的奶香,份量是萊因哈特習慣的四小盞鮮奶油。
被海因茲打斷的好心情隨著吉爾菲艾斯的讓步與服務重新被喚回,萊因哈特攪拌了一下咖啡,牽引著奶白的線條在褐色的液體中迴旋翻轉,端起杯子才準備要好好品嚐時,海因茲又若無其事的丟下一顆炸彈,打消了萊因哈特在這場午餐中難得重拾的優閒心情。

「齊格飛學長,聽說你在近身搏擊中從沒有輸過?」

不等吉爾菲艾斯說出肯定或是否定的言語,就逕自接著道。

「那~」

「可以請你撥一點時間特別指導我嗎?我也想要多充實一點自己的力量,別老是等待別人來救。」

有意無意的雙手搭著吉爾菲艾斯的手肘,撒嬌似的輕輕晃著。
這番舉動引得萊因哈特將所有的視線以及全身的惡意、都以一點式集中砲火的攻擊方式,狠狠的刺在那雙瘦弱白皙的雙手上。

「吉爾菲艾斯要忙的事情多的很,沒有時間!」

不等吉爾菲艾斯開口,萊因哈特就替紅髮的友人回拒了對方的要求。

「要忙什麼?我知道三年級生的固定課程已經比較少了,一個禮拜抽個兩三小時應該還不至於影響到課業吧?還是說……所謂的忙是要忙著陪學長您?」

牽起一邊的嘴角冷笑,海因茲流暢的吐出辛辣的言詞。

「原來齊格飛學長所有的時間不論公私都由繆傑爾學長所支配,連一丁點的私人時間都沒有?呵呵……就算是主僕,也沒有小氣到連僕人的自由時間都要干涉吧!?這麼小氣的主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哩!」

只要是認識萊因哈特.馮.繆傑爾的人都知道,當場講這種話無異是去揭龍的逆鱗!只有故意要找架打的人才敢當面這麼說,食堂裡幾個三年級的學生不禁為海因茲的大膽而捏了一把冷汗。

甚至有個鄰桌的三年級生好心的試圖為海因茲緩頰。小聲的提醒。

「學弟,你最好趕快道歉……」就算你說的是大家都公認的事實,但是想找死也不是這種方法吧?

海因茲一語命中萊因哈特的痛處,他最恨的就是吉爾菲艾斯被當成是自己的家臣,即使吉爾菲艾斯不在意,他卻比當事人要氣憤百倍!

「吉爾菲艾斯不是我的家臣!你再說一次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雙拳緊握,毫不掩飾的怒氣兇猛地撲向比自己纖細瘦弱許多的學弟,萊因哈特並不認為這是什麼大欺小的表現,而是聲張主張原則的正當表現。

「那繆傑爾學長又為何代替齊格飛學長拒絕了呢?他又不是你的家臣侍從,為什麼不讓齊格飛學長自己決定?」挑了挑眉,海因茲靈巧的反駁著。


  • 小小的疑問與自我解答。
  • 吉爾菲艾斯照田中的描述,不但是孩子王,又很會交朋友的樣子,即使是跟著萊因哈特進了幾乎都是貴族與上流社會小孩就讀的軍校,應該也不至於一個朋友都交不到吧?
    朝之夢、夜之歌裡也簡短提到下級生(啊啊~用這個詞覺得很H的只有我嗎?呼呼…)對吉爾菲艾斯的懷念與正面評價。
    因此,吉爾菲艾斯和萊因哈特變成連體嬰狀態的主因……應該還是某人的燈泡太亮、獨占欲太強的關係吧?
    又加上眾多被迫「強制參加」的群架……嗯。皇帝陛下,最沒有資格說小吉勞碌命的人就是您啦!!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我的征途是腐之大海
    打字跟不上妄想的速度
    修辭跟不上劇情的需要

    2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0

    1. ninaan 說:

      哈哈哈~~~終於有進度了耶~~
      『啟蒙』大公的公主終於現身了嗎?
      期待好久了
      這裡是我最愛看的橋段呢

      既然改到第十集了,那我就把他轉過去赤金了哦

      大人您快加油改吧

      另外,我昨天去看了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祕密』
      實在超好看的~~~~~
      找的到的話不妨去看一看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