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7


下午一點二十八分,亞力克和菲利克斯雙雙喘著氣,總算是在時間限制內趕回記者會會場,想起過去亞力克使用的染髮劑曾因為流汗而消退顏色,菲利克斯忍不住擔憂的撥了一下亞力克的頭髮,發現髮根處都還好好的維持著顏色,稍微安下心來。

「這次換了新牌子?」墨色濃黑如暗夜,完全遮掩了原有的亮麗髮色。

點了點頭「嗯,不容易掉色喔!」亞力克臉上一副發現新大陸似的得意神情。

菲利克斯拍了拍友人的肩膀,說道「那我就送到這裡,你去吧。」催促著亞力克進入記者會場。

但一頭黑髮的少年才踏出了一步,隨即又轉過頭,猶豫著神色欲言又止。

「怎麼啦?」

「菲尼……」亞力克靠了過來,不安的再次確認,「只是去參觀一下對吧?」

菲利克斯好笑的望著亞力克,他伸出手擰了下亞力克的臉頰糗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扭扭捏捏?娘兒們似的!怎麼?這麼捨不得我去奧丁啊?」

一把打掉菲利克斯拉扯著自己腮幫子的手,亞力克像隻刺蝟般地鼓動怒氣、脹著臉頰氣呼呼地罵道,「才不是哩!!只是,約定就是約定!」

「那當然!」毫無遲疑的回答,菲利克斯給了亞力克一劑最有效的定神劑。

交叉起雙臂,菲利克斯注意到克萊巴正往他們這邊前進,稍微揮了一下手做了個招呼,他再次提醒:

「快去吧,中尉對時間很敏感的」趕著亞力克去與中尉會合。

「嗯,那你什麼時候回費沙?」不情願的往後退了兩三步,亞力克詢問著參觀行程。

「參觀只有2天,加上宇宙飛行的時間,大概要十天左右吧。」

「那我要聽奧丁士官學校的情形!」

這次因為感冒的關係沒法擠進行程裡,亞力克頗為遺憾。

笑著又摸了摸亞力克的頭,菲利克斯把他的身軀往會場推去,保證地說道:

「當然!我回來再找你。」目送亞力克小跑去前往克萊巴中尉所在之處,兩人似乎談了一下,隨後亞力克又朝向自己這邊,小幅度地揮了下手,反射性的、菲利克斯也舉起手回應。

直到確認亞力克加入了大公妃隨行人員的行列,菲利克斯才收回目光,轉身,邁開腳步前往參觀團集合的地方。

「對了,一磅肉到底是什麼啊?」

聽完令人直打呵欠的行前說明,不外乎是不得脫隊,要遵照既定路線……之類的例行交代。菲利克斯和克勞斯兩人歪斜在椅子上,正從昏沉的瞌睡中清醒,甩了下頭,為了提振精神,克勞斯小聲找著話題與身旁的人聊著。

「威尼斯商人。」無聲的打了個呵欠,菲利克斯回道。

「啊?那是啥?」

「克勞斯,偶爾也要唸點古典,免的泡馬子的時候被人嫌沒有文化素養」

「喲!國文拿B歷史拿C的傢伙教訓我唸的古典不多?」

「拜託,那都初等學校的事了好不好!」

膝頭撞了一下旁邊專愛虧自己的損友。

「那戰史拿C就有什麼進步了嗎?」斜睨著身旁的友人,克勞斯繼續挖苦著。

「那種幾年發生什麼合戰、主戰場在哪裡、戰術在哪些時間點做了多少次修正、最後用什麼方法決定勝負這種鬼東西背了又有什麼用?只要學會過去那些人用什麼方法打贏就好了吧!?」

「唉唉,我們親愛的包特曼教官會淚撒當場也不是沒有原因啊~~」

「囉唆!那老頭淚腺太發達了啦!」紅了紅臉,菲利克斯罵道。

那名包特曼教官以前據說也教過菲利克斯的父親,也就是當今國務尚書米達麥亞、菲利克斯的父親。

當戰史成績發表的時候,年近六十的教官當場流下眼淚,檢討自身教學方針不進則退,據說過去米達麥亞在戰史方面一直保持A到B的好成績,而身為兒子的菲利克斯卻頂多只有C的成績,表示整體來說他沒辦法讓學生瞭解教學內容。

自責不已的教官還特地打電話去跟菲利克斯的父親─米達麥亞國務尚書─請罪,一想到這兒,菲利克斯忍不住恨恨的暗罵了一聲,害得那天他回家之後被父親叨唸了將近1個小時。

連對亞力克的效忠什麼的都被扯出來,真是荒唐!

「不過,亞力克也蠻黏著你的嘛?看他那副緊張的樣子!」

克勞斯呵呵笑了一下。屈起手指摩挲下巴,玩味著回想亞力克當時的表現。

跟著扯了下嘴角,菲利克斯沒說什麼,想到亞力克那副緊張兮兮、猛拉著自己袖子的模樣,也不自覺得跟著搖頭失笑。

那是亞力克小時候的習慣,每當自己要回家時,亞力克總會緊張的拉著自己的衣服,反覆的問「菲尼明天會來嗎?會來嗎?什麼時後會來?真的會來?不可以騙人喔!」

不過長大之後就很少那麼問了,或許說,問的方式收斂了一點,不像從前那般緊張到口吃的地步了。

想起亞力克方才那個完全沒有掩飾的依賴與慌張,要說此時菲利克斯完全沒有一丁點的自豪與虛榮的話,那是假的。雖然十四歲的菲利克斯不可能再如同幼時一般囂張的宣稱「那小子是我罩的」!

但在菲利克斯的內心裡,仍是不由得為了亞力克偶一為之的依賴、生出「那小子還真是沒什麼長進啊……」的感想,進而填滿自己那個、即令是克勞斯、亞力克都絕不能透露的,小小的、隱晦的虛榮心。

「緊張嗎……」舌尖複述著克勞斯的話語,菲利克斯這才想起,自己對父親報告說要參加奧丁士官學校參觀團的時候,父親似乎也有一閃即逝的緊張。

還小心翼翼的確認,「菲利克斯,你想唸奧丁的學校嗎?」

§         §          §

挑了挑眉,當時菲利克斯反問,「不行嗎?」

雖然沒有打算要去,不過當時的菲利克斯卻是不自覺得故意反問,或許只是一點點微弱的反抗意識吧?

在開明而自由的米達麥亞家家風之下成長,14歲的菲利克斯,很少有機會或是藉口發揮他的叛逆,就連時下青少年會有的,和家長或是學校教官作作對、頂頂嘴這種程度的青春期反抗表現,都少有發揮的機會。

「啊……沒有不行啊,你想去哪裡唸爸爸都支持。嗯,都支持喔……」但臉色卻凝重到菲利克斯不由得懷疑這只是父親的逞強之詞。

「那,這邊要監護人簽名,老爸你簽一下吧!」故意無視父親僵硬的神色,菲利克斯聳聳肩,若無其事的指著監護人欄。

「喔,好,我看看,咦?三天後嗎?」

「嗯,對啊。」好笑的看著父親那悵然所失的樣子,菲利克斯暗想,父親八成是以為自己要去奧丁唸,在捨不得卻又不敢反對吧。

「這樣啊,那有一點趕……」喃喃地唸著,米達麥亞倉皇的盤算,等下該先打電話到哪個單位,好保護兒子不至於聽到或是碰到任何突發狀況。

「還好吧?又不用準備什麼行李,只有2天參觀而已啊。」

「呃?啊,嗯……說得也是……」

刷刷幾下,米達麥亞在家長回條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心底也有了人選,就先跟拜耶爾藍講一聲,還有克斯拉那邊也要通知一聲,由軍務省那裡幫忙處理一下臨時人事調動之類的……

等不及到第二天的辦公時間,當菲利克斯一自米達麥亞的書房離去之後不久,米達麥亞開始打緊急電話。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拜耶爾藍,你能幫忙查一下奧丁士官學校那邊的人嗎?」

被過去直屬長官以軍用超光速通訊傳喚的拜耶爾藍一級上將,毫不掩飾的表現出「脫力」的神態,他哀怨著表情問道:

「元帥,你還沒跟菲利克斯說清楚嗎?」

這也太自欺欺人了吧?他還以為菲利克斯該在12或是13歲的時候就知道真相了。

「我『現在』不是元帥!」搥了一下桌面,米達麥亞強調著自己「目前」的身份。

即使轉換跑道,但是過去米達麥亞的屬下甚至是其他元帥們仍然改不了直呼他「元帥」的習慣。

「是……是……國務尚書閣下……您打算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跟菲利克斯說清楚啊?」彆扭㾑的改掉稱呼,拜耶爾藍在心中反駁,反正又不是除役,只是暫時離開軍職罷了。

「我!我………是打算等到菲利克斯成年之後……」

握緊了雙拳,米達麥亞吐露了原本的打算。

但立刻遭對方截斷,拜耶爾藍提高了音調怪叫:

「成年!?不可能啦!!元帥!!」

拜耶爾藍調出了自己最近一次見到菲利克斯的印象,斬釘截鐵地搖了搖頭。

「小時候就算了,現在菲利克斯長成那副樣子,只要還對羅嚴塔爾元帥有印象的人都會懷疑的。太像了啦!!」

「不管怎麼樣,拜耶爾藍,拜託你確認一下奧丁那邊,有多少人是不知情的,我要請軍務省幫忙調動一下,拜託你了!我不想讓菲利克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被傷害到。」

影像裡的人再度嘆了一口氣,拜耶爾藍試探著問道。

「那元帥你要不要趁這幾天先跟菲利克斯說?」

選日不如撞日,正好稱這著機會把話說清楚,免得夜長夢多。而且羅嚴塔爾元帥的一些影像資料也可以重見天日,對保存史料、研究史料方面也算功德一件。

此時拜耶爾藍已經不是以一個下屬的身份與米達麥亞對話,而是把對方當作長年的朋友,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輩來看待了。

「不!不……不行,我,我……我自己也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拜耶爾藍再度長長嘆了口氣,平時決斷力十足,做事不拖泥帶水的米達麥亞元帥,怎麼碰到自己家的事情就變得這麼優柔寡斷?

他搖搖頭,給了自己一個解釋,想當初他們家元帥在向夫人求婚的時候,不也是醞釀的好幾年的「心理準備」、才一鼓作氣,從交往直跳到求婚的嗎?

只是,這次一個弄不好,可是很麻煩的,忍不住又嘆了口氣,按摩了一下眉間。

拜耶爾藍答應著。

「好吧,我儘量幫忙,另外,跟克斯拉元帥請求軍務省幫忙插手可以嗎?」

由自己先指認出一些「可能認得羅嚴塔爾元帥長相」的士官學校人員出來,再請克斯拉插手把這些人用各種名目,調到費沙來出差也行,總之只要跟菲利克斯錯開時間就行了吧?

「行。其實我打算等一下也要打電話跟克斯拉講一聲的。」

「好,那,元帥,您也……」請不要再逃避了,該來的就會來,與其讓菲利克斯在意外之下突然遭受打擊,倒不如好好選個時間,好好的跟他把話說清楚!

拜耶爾藍的神情強烈的訴說了這樣的訊息。

米達麥亞的肩膀似乎被這句催促給抽掉了力氣般垮了下來,他沈痛的回應: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儘早做好準備的。」

在不知道長輩們唏噓糾葛的心情之下,菲利克斯在宇宙港與亞力克短暫相會之後,踏上前往奧丁的宇宙船,兩人便如同相互錯開的行星般,再次分離。

§

§

続く

米爸爸超緊張!!

「菲利克斯!!你是嫌我平時還忙得不夠慘嗎?怎麼辦……要先跟哪邊打電話……啊~希爾德攝政皇太后陛下那邊要不要報告……啊啊……克斯拉那邊的號碼在哪!?」

§

§

シリーズ 目録 へ戻る

8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7

  1. catonline 說:

    猛捏米帅的耳朵……酝酿吧酝酿吧,酝酿到你当爷爷好了……|||
    最好菲利克斯喜欢的女孩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到时候看你如何办~~~~牙痒~~~

  2. Umitan 說:

    >catonline 樣
    呵呵,冷靜點啊~~在下還沒有興趣寫[疑似]近親相愛的主題
    不過菲尼來主演
    [妹妹情人]之類的電影應該也蠻有噱頭的吧?

  3. 千风扶柳 說:

    啊啊,虽说父辈们腐了子世代未必腐。。。

    不过菲尼和亚亚好合适啊,感觉越来越合适了。。怎么办怎么办

  4. ninaan 說:

    我,我也很想幫他貼
    不過現在正處於和諧期間
    很怕貼了出不來,那我就會很生氣啊啊啊
    所以
    慢慢來貼…..

  5. 千风扶柳 說:

    已经,已经在CJ看到了的说,
    呜呜呜,<–喜极而泣。。
    偶真素喜欢umi大写的亚亚啊!
    不过=w=IRITA大人。。
    乃的skies of love…啊啊啊,
    等河蟹期过了也一并帖了吧。。
    刚刚跑去你那里打滚。。。都已经19了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