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5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5

「啊!來了來了,比我想像中的還快啊。」

一名身形高挑修長的軍校學生,斜靠在B-23區入口處的欄杆旁,觀望著底下的人群,一邊指著遠方的一角。

「咦?在哪?」

克勞斯順著菲利克斯所點出的方向、往樓下的聯絡通道與大廳望去,只見各種顏色的萬頭鑽動,一陣眼花,他收回視線。抱怨著。

「黑壓壓的一大群人,根本看不到啊。」

巧克力色的頭髮柔軟飛揚,精心捏出的造型正是費沙時下最流行的男子髮型式樣,與身旁的俊美少年身高相差無幾,但氣質上流洩的卻是一股與身上軍校制服相違的隨性與風流。

「怎麼會,很好認啊,你看那個現在正在自動步道上一邊跑一邊超隊的傢伙……」

菲利克斯遙指著至少距離500公尺以外的自動步道,一個不停往前移動的黑點。修長有力的手臂為黑色制服所包裹,延展性極佳的布料就像是第二層皮膚般貼覆在他的肌肉之上,隱約可見鍛鍊有素的優美肌理。

費沙幼年軍校的制服有別於奧丁,出自梅克林格元帥親自審選的式樣,剪裁大方而優雅合身,顏色使用的是正黑色,比起奧丁的灰藍更接近帝國軍軍服的款式,而這一點,更是就讀費沙幼年軍校的學生們情感上引以為傲的地方。

這樣的制服款式,穿在菲利克斯.米達麥亞身上,就像是為了他而量身訂製的款式般合襯。雖然本人的服裝偏好上是傾向於白色系,但是周圍的好友都一致公認,「米達麥亞更適合黑色」。

瞇起了眼仔細的再瞧了瞧,克勞斯舉起雙手放棄

「我是比不上菲利克斯大俠的鷹眼啦!你指的那個黑點真的是亞力克嗎?你的視力有多少啊?該不會遠視吧?」

老實說,如果少了那頭招牌的金色髮絲,克勞斯想自己得要與亞力克面對面才認得出來吧。

皺了下眉,菲利克斯有點沒好氣的回著「雙眼都是1.5很正常的,是你太不會認人了吧?」亞力克跑步時的特徵那麼明顯,哪有認不出來的道理?

「唉?好好好……我看看,現在我們可愛的大公殿下跑到哪啦?」

手肘毫不留情的撞入克勞斯的腰間。

低聲警告道「給我小聲點,克勞斯.馮.安登巴哈!」

「気をつけろ!クラウス・フォン・アンデンバッハー!」押えられた声で友人を警告する。

「喔…菲尼好凶,我等下要跟亞力克告狀!啊!找到了找到了,現在正在爬樓梯的那個嗎?」指著一個黑髮,正爬著樓梯的藍衣少年。

「不~是!你有沒有長眼啊?」翻了下白眼。那怎麼會是亞力克!

亞力克爬樓梯的習慣是兩階當一階跳著爬的,那種又蠢又沒效率的方式,一階一階小跑步往上爬的傢伙怎麼會是亞力克!?

而且如果有快速移動的電梯或是電動步道,他就絕對不會移動雙腳自己爬樓梯的!

再加上,頭部形狀完全不同,髮旋也不一樣!亞力克是頭頂中央一個髮旋,又不是兩個,怎麼會認錯?

「在那邊研究區域地圖的人啦!」菲利克斯指出正站在大張地圖顯示看板前的一個人影。

從他們的位置來看,只見一個黑髮少年的背影,身穿墨黑色的仿古外套以及深藍的長褲,雖然對克勞斯來說,只憑模糊背影還認不出來,但既然是「菲利克斯指認的亞力克」,那就應該沒錯了吧,他趕緊將視線牢牢釘住菲利克斯指認的那個身影。

與菲利克斯他們所在樓層差距了垂直距離將近3樓,平面距離相差200公尺左右的黑髮少年,似乎正扶著下巴思考,之後,微微向左傾斜的頭晃了晃,隨即往B23區的方向移動。而一看到黑髮少年的行進方向,菲利克斯不禁出聲嘲笑道。

「呵呵…想抄捷徑?乖乖走B區中央通道啦…笨小子!欲速則不達!」

直線距離上有兩座電扶梯擋在中央,而且是往下的快速電梯,雖然有點繞路,但是宇宙港的商品販賣部總是希望區間移動的旅客能在同一個區多消磨一點時間,也多一點商機。

克勞斯觀察著菲利克斯那一副了然於胸的神情以及評語,忍不住說道,

「吶……菲利克斯,從以前我就想講問這句話了,你……和亞力克……還真是熟啊?」

「有嗎?」嘴裡毫不在意的回著,目光仍然緊緊跟隨著亞力克不停移動的身影。

菲利克斯一邊說著「元帥們的第二代,像是尤利伍斯.瓦列和史提爾、都跟他交情不錯啊,你不也跟他蠻熟的?」他眉頭深鎖,不明瞭亞力克目前所選擇的路線理由何在,不只是繞遠路,根本是走錯路了!

克勞斯下意識的又捏了捏精心整理的髮型,低聲否定「不……」如果我們這樣就叫做熟的話,那你就是亞力克肚裡的蛔蟲了!

「啊!這個笨蛋!」

對於菲利克斯這句突然的罵聲,克勞斯連忙緊張的問道。「怎麼了?」

只見亞力克先搭上通往入口的下樓電梯,然後一個翻身,從兩條電動扶梯的交會之處越過,搭上了由B區總入口前往B23區入口處的電扶梯,正是直通菲利克斯他們等待之處。

一旁的警備人員連忙揮舞著警棒大聲吼道「喂!!臭小子!電梯不是這樣搭的!!」

扮了個鬼臉,亞力克對著警備人員的方向一個行禮,一邊得意的笑著說「對~不~起~大叔!!」

隨即三步併作兩步的、往電扶梯的盡頭衝去。菲利克斯和克勞斯則轉而到電扶梯的入口等著,一等亞力克踏上電梯終端,菲利克斯立刻把亞力克拉到一旁,劈頭就是一陣大吼「你這笨蛋!!」

克勞斯在旁幫襯著點了點頭。

「剛剛那樣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沈痛的點了點頭,克勞斯接著附和,「對呀!亞力克…」

「萬一警備人員跑來要求你出示身份要怎麼辦!」

正想告訴亞力克,那樣轉換電梯一個不小心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克勞斯、被菲利克斯的論調給打斷,他不禁楞了一下。

「可是這樣比較快啊!」

「話是沒錯啦!虧你想得到這種抄捷徑的方式……」嘉許般的,摸了摸亞力克的頭頂。

什麼?居然還誇獎起亞力克來了?

克勞斯在一旁忍不住揮了揮手,想要插進兩人的話題裡。

「我說……」

「但是你也有點自覺好不好!萬一被人發現你的身份的話,就不是幾個宮內省聲明和禁足可以解決的了!!」

「那個……兩位……」

「反正沒有被抓到不是嗎?」

「這次就算了,下次在人多的地方,可別再做那麼引人注目的事情了!」

「是~知道了!管事精!」意思就是沒人注意的時候就沒關係!

菲利克斯瞪視著眼前的黑髮少年,忍不住拿指頭在他額頭上敲了一下。

「請等一下,兩位,那個……菲利克斯,你剛剛教訓的內容好像……有點……」

是不是重心有點偏了?

「有什麼問題嗎?」

身高相差十公分不到的兩名少年一齊回過頭來,異口同聲不解地問道。

「不……沒有問題……」

擺著雙手,克勞斯吞下了自己的話。

原來尤利伍斯.瓦列語重心長的那句「別看菲利克斯平時對亞力克又管又罵的,真正寵壞、縱容亞力克的元兇,就是菲利克斯」是這個意思啊……

克勞斯以一種感懷的心態,在心中咀嚼著前輩的話語。

続き

シリーズ 目録 へ戻る

忘記克勞斯是誰的可以看這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