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2


 

擤鼻涕擤得頭隱隱發昏,亞力克撐著身體坐起,想讓鼻子順暢一點,一陣風來到自己身邊,克萊巴端了杯開水,遞了上來。

「殿下。請。」

接了過去,「啊…謝謝。」一小口一小口的把開水灌進喉嚨,喉嚨沒有發炎,只有輕微的發燒和流個不停的鼻水,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看著亞力克將開水喝完,克萊巴又沉默的將杯子接過,放到桌上。

眼看著克萊巴又要回去門口的位置,亞力克不禁出聲挽留,「啊…克萊巴中尉!」

「是。」定住,回頭,深棕色的眼眸回望著亞力克。

拍了拍床頭旁的座椅,十分鐘前安妮羅潔才坐過的地方。「陪我聊一下嘛!」

低聲嘆了口氣,克萊巴將電子記事本關上,踏著方正的子來到床旁,規矩的坐下,只坐板凳的前方三分之一,背脊挺直。

「怎麼了?」語調放進了一點柔和。更多時候,克萊巴對待亞力克的態度是超過所謂的不卑不亢,甚至可管教自家幼弟般的嚴肅不容轉圜。

克萊巴被分發到實質上為亞力克大公直屬保安隊、皇宮警備隊第二分隊之時,是亞力克八的秋天。新進的保安官除非有特殊志願的服務單位,否則一律依照成績被遴選分配,可見克萊巴在實習階段的表現是比同梯要優秀,才會被調至負責亞力克安全的小隊裡。

…人家不是都一般人生病的時候就會感到特別寂寞、想找人聊天嗎?」突然想要聊天,只是這樣而已。如果還有什麼其他的,大概就是這段期間承受了太多秘密,想要大喊「國王的耳是驢耳!!」卻又無處可發洩吧。

克萊巴回給亞力克的話也是一,「除了殿下以外,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適用上述那句話。」

笑彎了一對杏眼,蒼冰色的眼珠閃動著淺淺如碎冰的光輝,「唉呀呀!怎麼這樣啊…」但是亞力克並不介意,這種程度的反擊,比起拜把好友菲利克斯可預期的攻擊;「你如果是可以歸類到『一般人』的話,那天下都沒有一般人了」,要善良許多。

拿起原本蓋在絲被上的保用薄毯,有點笨拙的圍在亞力克的肩頭,克萊巴解釋道「這樣,坐起來也不怕受涼。」

…謝謝」濃厚的鼻音再次吸了下鼻子,亞力克扯著話題。

「吶…克萊巴…」

注意到亞力克撇掉了職稱,不自覺得挑高了一邊眉毛,克萊巴保持著沈靜的姿態嚴陣以待。

「我常常聽克里希叫你基特學弟,為什麼啊?」

來了,來了來了,克萊巴在心中念著,看來亞力克大公真的是無聊到不行了,開始挖身邊人的八卦了。

「殿下,如果您無聊的話,最新一期的銀河快報,我想門口的守衛可能有買。」

「喔,那個啊,回費沙再看也一樣!」反正菲利克斯會帶到獅子之泉裡,而且,他先看的話就失去了兩個人一起看『大人的樂報』(ps銀河快報是十八禁的雜誌)的樂趣了,萬一連載的單元他先看了,就會忍不住先把後面的劇情先抖出來,讓菲利克斯少了點追連載的樂趣。這麼沒有道德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草莓…摩德爾先生還沒回來嗎?」克萊巴轉頭看著身後的門板、顧左右而言他。

,對呀,好慢喔。你和克里希都是奧丁的士官學校畢業的吧?可是舒伯爾也是奧丁出身,就沒聽過克里希叫他『同學』啊?」

完全沒有受到克萊巴轉移話題的影響,亞力克繼續把話題拉回自己想要的方向。

「你們在學校就認識了嗎?」

追加了第二個問題,亞力克觀察著中尉臉上交錯的為難神色。感到一點點類似惡作劇成功的快感。

「這…這是命令嗎?」深灰色的眼眸裡藏有一絲、會被有心人檢舉成「不敬」的顏色。

「咦?」

「請問殿下這番詢問,是命令嗎?」

不會吧,生氣了?

亞力克略為吃驚的看著克萊巴少有的變臉,將燦如金絲抽成的瀏海往上撥去,倒也不以為意,淺淺一笑,夾雜著鼻音若無其事的回道。

「當然不是命令啊,克萊巴,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回去問克里希也是一樣的。」

「那傢伙住在我家隔壁!我和他正好都一直就讀同一間學校罷了!」他與克里希之間,是即使用雷神之鎚的主炮都轟不斷的孽!!

克萊巴咬牙切齒的、用最簡短的字數描述完自己與那個同僚的關係。

因為如果真讓亞力克去問克里希的話,不知道會得到什麼荒唐的回答,克萊巴只有咬著牙先公開。

「喔……所以克里希才會有事沒事叫你的小名基特(克里斯多福)嗎?」

「不,那傢伙只是叫好玩的,沒有任何親密或是以上的意思。」幾乎是切斷亞力克的問話似的,克萊巴立即加以澄清。

隨即,他一字一字的、咬字清楚的附加著解釋。「……另外」

「我和克里希是同年,只是出生月過七月,所以一個學年入學!」

因為這樣要被同年齡的人動不動耍著玩、開口閉口「學弟」的叫!

在學校相遇還免不了得要向「同齡的鄰居」行禮!

本以為入了保安隊,總可以避開那個人了。因此當上級通知他即將成為第二保安隊員時,他是鬆了口氣的。

因為克里希從以前就念茲在茲、「要成為皇太后希爾德陛下的保安官,或是安妮羅潔大公妃的保安官」這種聽起來明顯動機不純的志向,在軍校時代是相當有名的。

沒想到報到第一天,直屬的教育擔當竟是自己家的鄰居!

驚得克萊巴當場只想掉頭就跑,立即申請轉調。

「呃……克萊巴你的生日是……」反應這麼激烈、可見一定是……

「八月三日。」

咬著牙,克萊巴生硬的答道,臉上是少見的不甘與憤恨神色。

點點頭,亞力克在心中為中尉默哀,這的確是有理由令人氣得吐血呢!

因為亞力克知道,那個性格外向、老是包庇自己各種行為、甚至有時候離譜到被威爾納中校大罵「幼校都還沒畢業的混小子」克里希,生日是六月三十日,相差一個月的出生,卻相差了一個學年,如果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那可真是嘔的了。

想他當年得知菲利克斯可以去上學、而自己卻因為「只有四」所以還不能上學時,就嘔的快死了,認為因為差一所以不能去上學這種規定真是莫名其妙!甚至突發奇想的對安妮羅潔主張「那亞力從現在起變成新帝國2年出生好了!這樣就是五了!可以去上學了!對吧!?對吧!?」

歪著頭、靜靜觀察著這個被自己戲稱為「執事先生」的克萊巴難得的情緒起伏,亞力克感到一絲莞爾,原來一向冷靜的克萊巴罩門在克里希身上啊。就不知道除了讀情結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耐人尋味的趣事了。

即時解救克萊巴尬處境的是奉命買了一整籃新鮮草莓回來的肯拉特.馮.摩德爾,當他推開房門進來時,克萊巴彷彿看到這個大公妃侍從的背後長了副潔白的羽翼。

他從來沒有像此時這麼感謝這個被大多數皇宮保安官瞧不起的大公妃近侍。

摩德爾並沒有正式自幼校畢業,充其量,頂多算是幼年軍校的中退生。在安妮羅潔當了他的保證人之後,雖然半自修的取得了同大學學,但是並沒有透過正常的程序參加保安官考試,而且、只因為長年隨侍在安妮羅潔身邊,不僅享有上尉待遇,甚至擁有私人佩槍。在皇宮人員編制裡,算是相當異例的存在。

而對於一些一心想發配到大公妃保安小組的「不肖份子」來,摩德爾的存在更是大大提昇了所剩無幾的男性名額競爭率。招致一些不滿份子的敵意也是相當合理的。

克萊巴表現出比以往更多一點的殷勤與禮貌,接過摩德爾手中的提籃,道「我來清洗即可」,便轉入附設流理台,仔細而緩慢的一顆一顆清洗著紅豔的果實。

而被克萊巴瞬間「遺忘」的亞力克,只有懊惱的將瀏海往上一吹,像條蟲似的扭進被窩裡。

反正,回去問克里希也是一樣的!他在心裡這麼想著,隨即又惡意的計算,『搞不好,威脅要去問克里希就足以讓克萊巴自己招認了』不禁越想越得意,即使半張臉蓋在棉被下也忍不住發出輕微的嘻笑聲。

摩德爾隨著聲音轉頭看了亞力克一眼,漠然的神情害亞力克只得尬的假咳幾聲掩飾過去。

從小他就對這個姑姑的資深近侍感到相當棘手。

亞力克甚至一度懷疑過摩德爾是不是姑姑的私生子之類的。

不過當他把這個假設告訴好友菲利克斯的時候,換來的是一拳打在頭上。

是初戀或許太誇張,不過對菲利克斯來,安妮羅潔是不容侵犯的仰慕對象,那種情感不同於自己對母親的感覺,和母親可以耍脾氣,可以鬧性子,可以不聽話。但是在安妮羅潔面前,在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少年階段,菲利克斯卻是有意無意的想要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因此、在安妮羅潔在場時,他會像個沉穩的哥哥般對待亞力克,有限度的容忍亞力克的任性,多移出一點耐性給亞力克。

不過,在安妮羅潔看不到的地方……

「你是草莓吃太多終於連腦漿都變成草莓了嗎?」斜睨了一眼,菲利克斯沒好氣的數落著。

被亞力克天馬行空的假設給弄的有些力,菲利克斯直接提出最有力的事實數據。

「你到底知不知道?摩德爾先生和大公妃才差了11是私生子未免太離譜了吧?」

「啊!」這才楞了一下,接著略為誇張的抱著頭懊悔。「啊啊~~~神算如我居然漏掉這麼重要的實際數據!!」居然漏掉了最大的證據!!

愉快的欣賞亞力克難得頹喪的神情,菲利克斯好心的補了一句就本人來說算是稱讚的話。

「不過,吃醋……有心結……倒是很有可能。」

一語引得亞力克立即抬起頭「?菲尼你的意思是?」追問著。

「男與女的關係啊……」雖然不想承認,但是至少這個解釋是比較合理的。摸索著光滑的下巴,才滿12不久的菲利克斯以一副小大人的樣子,擺出成熟的長者姿態提醒著。

但亞力克卻被這個假設給嚇了,靈活的舌頭難得的結巴起來,「男!男男男男男女……菲尼!!」用力的甩了甩頭,亞力克認真的提出反駁。

「菲尼,姑姑大了摩德爾11耶!!根本就是圈外啊!!是長輩啊!怎麼可能呢!?」

聽著亞力克那個由自己這兒複製過去的獨特用詞,菲利克斯心中不掩得意、又瞪了一下亞力克看起來有點呆楞的樣子,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他涼涼的反問「克斯拉元帥和元帥夫人差了多少!?」

那是因為克斯拉元帥是羅莉控的關係啊…這是畢典菲爾德元帥說的!

無惡意的、但危機程度卻可能掀起兩個帝國元帥當街幹架的、亞力克隨口丟出一枚炸彈。

隨即還附加了一句,「畢典菲爾德元帥還,不是個人都能娶可以當自己女兒年紀的人當老婆的!」

亞力克在這種地方、意外表現出來的單純,倒是讓菲利克斯小小的滿足了一點作為「長輩」的榮感。他在心中告訴自己,亞力克果然還是小孩子!

亞力克又纏著問道,「難道菲尼你的意思是,摩德爾是那種會想娶長輩當老婆的那種人嗎?」

歐巴控!?菲利克斯立即否認,雖然他也不認為安妮羅潔與近侍摩德爾之間真的有什麼曖昧,不過班上暗地裡流傳的一些「大人們的樂書報」裡,卻不乏貴婦人與年輕侍從之間的情色小描寫。因此,他告訴亞力克,那並不是對不可能的關係,只是發生在安妮羅潔身上的機會是零!

但不可否認的,這麼臆測安妮羅潔與近侍摩德爾的三流作者(呵呵,偷偷舉手!)似乎還不少。

像最近史堤爾大力推薦的「瑪麗安奴與她周圍的兩男一女」,就是菲利克斯怎麼看都覺得是在影射安妮羅潔大公妃的情色小,由於自己也成為共犯一起看了,即使想暗示自己的父親市面上有這種疑似不敬的書刊在流傳,但這麼一來、就等於是要12的菲利克斯先對父親米達麥亞坦承自己私下看著這樣的書刊!

像兒時一般抓起來打屁股大概是不至於,但正因為不知道會遭到何種懲罰,更令菲利克斯難以對父親齒了。

摩德爾和安妮羅潔之間的關係推測,就在亞力克和菲利克斯又落入千篇一律的吵架中不了了之,不過,亞力克在那之後對安妮羅潔身邊的這位「資深近侍」,更加的感到棘手與不知該如何應對的尬。

安安靜靜的休息了半天,又吃了一點退燒與治傷風的藥,當安妮羅潔和滿臉殺氣騰騰的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回到史瓦齊別館時,亞力克的感冒已經可算是痊癒了。

一進門,一待被當成臨時搬運工的護衛、放下行李一一退出,維斯特帕列立刻開火,「亞力!你這千分之一的模型居然大到這種地!!你怎麼沒先跟我清楚!你知道那有多重嗎!!居然要個淑女……」

本想起身迎接的亞力克一看苗頭不對,趕緊縮回床上,吸了吸揉的通紅的鼻頭,弱的應道。

「瑪格…姊姊,對不起啦……我以為你應該知道巴爾巴洛沙的……咳咳……實際大小有多少……」末了還乾咳了幾聲掩飾。

而聽到亞力克有氣無力的聲音,安妮羅潔連勳帶都來不及下,立即飛奔到亞力克的床前,一手探著額頭,「怎麼?亞力……還是燒著嗎?」專注著感受手背上傳來的度。

而維斯特帕列也被澆熄了大半怒火,她隨著安妮羅潔來到床頭,擔憂的審視著亞力克看來已恢復正常的臉色。

忍不住脖子往下又縮了縮,欺瞞關心自己的人感覺不是很好,「㡪嗯…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度不比自己的額間度高,安妮羅潔一整天都處於心憂態的神色總算是稍微舒展,她拿出量體用的體計。

「來,啊—–」要亞力克張開嘴。

嗚、我討厭咬體計,苦著眉頭,卻不得不乖順的跟著「啊—–」含住包裹著水銀液體的棒物。

続き

 

考えたこと諸々・・・学校の入学年齢制限

據道原漫畫的設定的話…大米和羅帥自士官學校畢業時都過了21歲的樣子。

而小萊、小吉軍校畢業都是15足歲。

從這四個人的生日來猜

1/14 キルP

小吉

3/14 ハルトちゃん

小萊

8/30 みっちゃん

大米

10/26 ロイ

羅帥

再從他們為夏天畢業來猜。

可能入學就直接是九月、或是八月底。

因此,或許是以生日為七月、或是八月作為區分。

例如就學時必須達到規定年齡的足歲。因此八月以後出生的大米和羅帥就變成晚讀了。

在本篇裡為了方便、就直接設定為七月出生者為緩衝月份(可以選擇直接就讀、也可以晚一年)、而八月以後出生的人都必須等下一個學年。

7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2

  1. 千风扶柳 說:

    “「草莓…摩德爾先生還沒回來嗎?」克里希轉頭看著身後的門板、顧左右而言他。”

    举手,umi大~这句里的克里希应该素巴莱克吧~~~

  2. Umitan 說:

    沒有忘呀~~~感覺自己正在被n大鞭策~~
    不過小鬼的吵架才寫完、PTT就當了!?
    嗚呼………
    好吧………

    沒有文可以爬,我自己去孵文算了……泣……

  3. 天华幽草 說:

    啊哈哈,真是可爱啊,小脑瓜里头什么都能想的出来、想到的什么都敢说出口的小孩子,童言无忌的描写太传神了~

    不过,叹,也只是他们私下里–毕竟还是在帝国巅峰出生长大的孩子们啊。他们独特的复杂性写的很好,既有敏感知事,又丝毫不失纯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