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7


帝國曆479年十月,奧丁的幼年學校裡,有兩個聞名全校的美少年。

一位是萊因哈特.馮.繆傑爾。

當時三年級、十二歲,美麗的冰藍色眼眸生氣勃勃,閃耀的金髮如同將天上的太陽光都收納於自己頭上,而無法與他的美貌產生聯想的,就是他那絕不饒人的辛辣以及對抗高年級生也毫不退卻的身手。

討厭他的學生稱他為「驕傲的暴發戶」「裙帶關係的金髮小子」,而對他即使沒有惡意的人也會稱呼他為「女王」。不過,不論這些名詞背後帶有惡意與否,這些稱呼最好都不要讓本人聽到,如果還想保持己身安全的話……

而另一名就是海因茲.馮.克拉典舒坦。

近似白金的頭髮直且平整,包圍著心型的臉蛋顯得惹人憐愛,透明的肌膚,翡翠般的眼眸,身材偏瘦小,是插入二年級的新生,十一歲。若不是穿上挺拔的幼校制服,總給人少女般的柔弱印象。許多學生、無論帶有惡意與否,都稱呼海因茲為「公主」。

兩個人在幾個地方極為相似,出身同為無爵位的帝國騎士,同樣美貌到令人懷疑有造物主的偏愛這回事,同樣是吸引眾人目光的金髮,不過,當然也有很多地方是完全不同的。

剛進學校就令眾人驚艷的萊因哈特,充滿生氣的眼眸釋放著無人能及的自信與飛揚。而海因茲的眼眸裡卻有著沉靜到可稱之為死氣的情緒,雖然美麗的深綠色眼眸令人難以移開視線,但是瞳孔裡帶著冷漠和無所謂。

而兩人在個性上也差別很大,萊因哈特入學不久後的一場與上級生的鬥毆結果,令眾人再也不敢把萊因哈特的美貌與娘娘腔、無能畫上等號。

海因茲則採取了不同的方式保護自己,他積極的接近當時校內的最有實力、不論是體力上或是家世上,都是校內頂尖的尼可拉斯‧卡爾斯坦‧馮‧恩格巴爾特,這位高頭大馬的四年級生是布朗胥百克一族,海因茲以驚人的美貌為武器,卑屈的姿態與柔順的態度博取對方的寵愛,以避免其他上級生的騷擾與欺壓。

恩格巴爾特在幼年學校內儼然如帝王一般,連一些教官們也不得不對他有所退讓。

因為、雖然是非公開的傳言,但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恩格巴爾特其實就是當今皇帝的女婿,布朗胥百克公爵的私生子。

布朗胥百克在成為皇親的同時,也失去了──原本就不能算是正當的權利──將自己的私生子接回家裡,掛名於妻子名下撫養的權利。這在貴族社會裡算是某種常識上的特權,但無論布朗胥百克權力再大,表面上他還是必須尊重皇室,以及名義上是自己的妻子,但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身為「皇女」的高貴女性的自尊。

因此,布朗胥百克將自己的私生子託給比他年幼一歲的堂弟──恩格巴爾特伯爵扶養,成為伯爵家的次男。

尼可拉斯‧卡爾斯坦‧馮‧恩格巴爾特,很明顯的繼承了布朗胥百克公爵的一些身體上的特徵,包括那方正的臉,寬闊的下巴以及比起同齡少年更高壯的身軀。被萊因哈特譏笑為「肌肉尼可」的恩格巴爾特,正如嘴上不饒人的萊因哈特所評,是一個在體型上遠勝於同齡學童的人,「不過!也就只有肌肉了!如果解剖那傢伙的腦,一定能重新發現人的腦容量居然能窮酸至此吧!這可是醫學上的重要突破呢!」
伴隨著充滿惡意但在聽覺上卻宛如饗宴般的笑聲,萊因哈特曾經這樣對著紅頭髮的友人發表自己尖酸的言論。

恩格巴爾特也的確自恃甚高,雖然對萊因哈特的惡意並不亞於其他大貴族的子弟,但除了鼓勵、首肯手下的人去攻擊之外,自己倒是不曾直接上門找碴。

「如果肌肉尼可來單挑!」萊因哈特對於這一點,曾雙眼炯炯有神的問過吉爾菲艾斯。

「吉爾菲艾斯!你覺得有多少把握?」即使是剛入學的時候,吉爾菲艾斯都能頑強的抵抗四年級的學長而不顯敗勢。萊因哈特對自己友人的戰鬥力是抱持著高度信心的。

苦笑了一下,吉爾菲艾斯知道萊因哈特與其說是在問自己,倒不如是希望那個恩格巴爾特哪天自動送上門來,才有藉口打一架。

真是個好戰的人哪,吉爾菲艾斯在心底嘆道。

「這個………實在是沒有什麼把握呢?畢竟體重實在相差太多了,而且」接著、吉爾菲艾斯微笑著附加一句。

「我認為『肌肉尼可』是不可能來『單挑』的。」如果這些貴族子弟們都如此富有公正的挑戰精神,那麼他們也沒有必要像結仇似的、每次打架都得要與對方拼個你死我活了。

仗著人多勢眾、年齡及體型的差距,藉以欺壓弱者是那些人的唯一戰略。

「嗯……從基本戰略學來看的話,掌握比對方更多的兵力是基本中的基本,但是!」

萊因哈特揚起惡意的微笑,在吉爾菲艾斯眼裡看來就像是以前當萊因哈特還住在他家隔壁時、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前提是他們兵力根本算不上兵力!啊哈哈哈……」

不遜的笑聲清朗的迴盪在室內,但隨即,萊因哈特便察覺到了另一人過於沉默的反應。

抬起頭,他看到吉爾菲艾斯蔚藍的眼底有擔憂以及無法認同的神色。

說的太過份了,萊因哈特反省著。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吉爾菲艾斯,太過輕敵正是失敗的起點。」翻身坐起,萊因哈特正色對著端坐在鄰床的吉爾菲艾斯,反省自己的輕率發言。

升上了三年級,因為考慮到學生們開始發育的關係,校方的宿舍安排由上下舖的四人同房改為雙人同房。

雖然萊因哈特在低年級時、與吉爾菲艾斯也幾乎是兩個人獨佔四人房的狀態──這一點吉爾菲艾斯不得不感謝總務處與宿舍管理人的巴結心態,至少他們在回到自己房間時是可以稍微放鬆的,而不需要連在睡覺時都提心吊膽。

不過,由於萊因哈特心理上的潔癖,另一邊的上下舖除了堆上一些不用的雜物之外,就任由灰塵覆蓋,並不將之列為可用床位的候補名單。而升上了三年級,對萊因哈特來說,總算能夠光明正大擁有雙人房,比起一二年級時的上下舖,萊因哈特還是喜歡這樣並排的床位設計,因為如此一來躺在床上時,無論何時只要側過頭就能看到那個令自己安心的存在。

一聽到萊因哈特並沒有因為驕傲而忘形得意,吉爾菲艾斯安心的笑了,他回給萊因哈特一個獎勵般的眼神、點了點頭。

「都是多虧了你!吉爾菲艾斯。」伸長了手臂,萊因哈特一掌拍在紅髮友人的肩頭,再次由衷的感謝總是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友人。

「有好幾次,要不是你即時趕到,我大概早就被那些卑鄙的傢伙打個半死了。」

皺了皺眉,即使是假設,吉爾菲艾斯也不希望聽到這樣的話,他連在自己腦內模擬那樣的情形都做不到。

「我也會有趕不及的時候,萊因哈特,我知道很多時候都是對方先挑起戰端,不過還是希望你忍耐的功力能再多提升一點。」

其實吉爾非艾斯更害怕的是,萬一他趕不上的話,這位不知道退後、求饒、服輸的友人又會遭到什麼樣的對待。

萊因哈特不知道,自己的美貌在全部都是由男子所組成的封閉環境中,是多麼引人犯罪的存在。比起萊因哈特的鋒芒畢露,更知道如何跟同年齡的級友虛應故事的吉爾菲艾斯,已經聽過太多令他膽顫心驚的地下傳言。那使得他幾乎無法讓金髮的天使離開自己視線一秒。即使被同級生取笑為繞著女王打轉的哈巴狗、或是被任性的友人埋怨管太多,他都無法讓自己的視線,自那位生氣勃勃、宛如一人獨享了大神所有愛寵的戰鬥天使身上移開一刻。

完全沒有察知隔床友人那波濤洶湧的心緒,萊因哈特抱著頭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以一種近似於發牢騷的語氣開口道。

「什麼嘛!我已經進步很多了耶!你看最近都沒有關禁閉了啊~~吉爾菲艾斯就是愛操心!」那語氣裡甚至還附帶了一點『你怎麼沒誇獎我進步很多?』的邀功意味。

抿著雙唇、吉爾菲艾斯苦笑著回應。

「說得也是,都託了您的福,最近不需要再熬夜聊天了呢!說實在的,連續好幾個小時的馬拉松聊天比起關禁閉來說,更令在下害怕哩!」

枕頭不客氣的砸到他的臉上。

有一點點的惱羞成怒,萊因哈特閉緊了美好的雙唇,臉上難得浮現出羞赧神色。

「吉爾菲艾斯!我早就不怕黑了!」

「咦?我剛剛有提到任何怕黑的字眼嗎?萊因哈特大人?」故意用敬語回覆,俏皮的眨了眨眼。

上當了.....

「好哇!!看我怎麼教訓你!」

惱羞成怒的萊因哈特彈起身驅,撲向坐在隔壁床上的紅髮少年。跨坐在比自己略高的友人身上,毫不留情的施以鷹爪攻擊──搔著對方的腋下與腰部。
如果說吉爾非艾斯在先天上有什麼輸給萊因哈特的話,大概就是怕癢這一項了吧,每次都笑到喘不過氣,拼命拍打著床鋪喊棄權,其實他也不是沒有試著反擊,只是每次的互相搔癢大會戰總是被萊因哈特搶到先機,吉爾非艾斯在反擊前便軟倒在地上或是床上,反擊的效果實在不大。

這一天也是,夕陽斜斜的自落地窗射近房內的午後,萊因哈特騎在吉爾非艾斯的身上,搔著吉爾非艾斯的腰間,咧開了嘴大笑不停的吉爾非艾斯雖然想要力挽狂瀾、無奈失了先機,為了反擊而伸出的手總在萊因哈特的攻擊下無力的擦過對方的身上,他笑到眼淚噴
湧而出,身子不斷的扭動想把身上的人給甩下,可惜笑到全身無力的吉爾非艾斯此刻什麼招式都使不上,而實際上他也不可能真的將萊因哈特給摔下床,萬一撞到頭後悔的就是他了。

因此,試圖做一點無力的抵抗...然後被殺,不......是投降。

「呵~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棄權..萊因哈特...棄權、棄權....」

意思意思的拍了拍床鋪,表示放棄。

金髮的少年笑的得意又飛揚,仍然坐在吉爾非艾斯身上的萊因哈特這才停下了攻擊,輕敲了一下手下敗將的胸口,宣示著勝利。

「怎麼樣!服輸了吧!」

「呵...哈...哈哈...服了,服輸服輸。」用手指擦掉淚眼模糊,重新望向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在金色夕陽的餘暉下,房內籠罩在一片暮靄中,萊因哈特的金髮更勝金色的夕陽,彷彿有著自主意志般,散發著光暈,眼底充滿了笑意,那不是在見到安妮羅潔時放鬆而懷念的笑容,是勝利的笑容。

果然,這個人還是最適合勝利的微笑啊。

手,掙脫了理性的控制,不由自主的去追隨那抹笑容,往上伸出,想去確定那笑容並不是金色餘暉下的幻影,而是真實存在的,存在於這個有他的世界裡....

無言的,撫上了萊因哈特垂在頰邊的髮稍,雖然早在第一次碰面時就徹底的為這個人的容貌所懾服,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美不是能因為習慣而被忽略的東西。

「如果能好好摸一把繆傑爾的臉蛋!親上一親!要我被揍也甘願……」

「在那之前你會先被他踹到不能生育!」

「哇哈哈哈哈……沒錯沒錯!!」

無意間聽到的玩笑話,當時他只是慶幸那個好戰又不知隱忍的金髮友人不在自己身邊,但是,這幾句對話,卻在此時又活生生的跳了出來。吉爾菲艾斯的指尖,突然劇烈的感到一陣疼痛。

想!想去觸摸那看起來宛如上好陶瓷燒製的臉頰………

想!想去確認那看起來柔嫩的膚質是否正如想像中一般充滿彈性………

「如果能好好摸一把繆傑爾的臉蛋!親上一親!要我被揍也甘願……」

那個人的話語盤旋在腦海裡,催促著吉爾菲艾斯的手指,也催促著他的心往某個方向急速傾斜。

「吉爾非艾斯?」萊因哈特為狂嵐之後的靜謐而困惑,吉爾非艾斯的眼神,好...好...奇怪,該說是,特別的晶亮,和平時面對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樣,但是,要說哪裡不一樣,萊因哈特此時尚不能理解清楚,那參雜著陌生情感的眼眸注視著自己,有一點壓的人喘不過氣的感覺,卻又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

停下了笑鬧的舉動,兩人間交會的氣流一瞬間轉變顏色,似乎有某種東西正在體內蠢蠢欲動。

意識到吉爾非艾斯漸漸貼近臉頰的手,那速度,緩慢而穩定,一吋一吋的朝著自己前來,停留在頰邊,萊因哈特甚至能些微感受到發自於指尖的一點溫度,那半邊的臉頰幾乎要為了那指尖而豎起所有毛孔!莫名的!他感到一絲近似於恐懼、但又決不等同於恐懼的情緒,萊因哈特心虛地又喚了一聲

「怎...怎麼了?吉爾非艾斯....」

這一聲略帶沙啞的言語喚回了吉爾菲艾斯的理智,他惶惶然的,無法相信自己方才一閃即逝的想法。

他在想什麼?

他想做什麼?

硬生生的,吉爾菲艾斯改變了手指的方向,他輕輕的摘下附著在萊因哈特髮稍的一小片羽毛,那是方才激戰時掀起的羽片。

「沾到羽毛了....」找著不成藉口的藉口,吉爾非艾斯捏著那小小的羽毛,放到唇邊,連同方才那一瞬間的莫名情愫,呼的一聲,將之吹散。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2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7

  1. ninaan 說:

    其實吉爾菲艾斯應該也常被叫出去單挑吧
    學長a:是誰准你那麼接近繆傑爾的?啊?
    學長b:你區區一個平民,還這樣接近一個貴族,知不知道分寸啊?今天我就打到你知道為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