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9


果然公式情報只能拿來當參考用!


『這件事,穆妲(媽媽)知道嗎?不,這件事穆妲一定知道!還有多少人知道?』

抱著頭,亞力克試圖讓自己恢復冷靜,但混亂糾結的情緒正盤據了他所有的腦容量,無法繼續坐著,只披著一件浴袍,亞力克起身在室內不斷的轉圈繞步,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整理自己目前的思緒。

「也就是說…我…我是害死菲尼父親元兇的兒子!?不…不只是害死羅嚴塔爾元帥,要米達麥亞元帥去討伐好友這件事本身,幾乎就可以說是殺死米達麥亞元帥的心了…」

『等一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要冷靜、要冷靜,先想首先能做的事…然後按順序一個一個整理…對…冷靜…冷靜…』

亞力克不斷的對著自己喊話,但是,理智的思考畢竟跟不上非理性的反射神經。

破口而出的是亞力克口不擇言的發洩與怒意。

「混~帳~!!橫衝直撞打下了宇宙就丟著不管!蛋糕上的草莓自己一個人全部吞掉!剩下的生奶油和海綿蛋糕要後人來處理嗎!?死老頭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是薇斯特帕列男爵夫人略帶心焦的聲音。「亞力?怎麼了?我聽到你在裡面大喊大叫?」

被敲門聲敲回理智,亞力克回頭往門後大喊了一聲。「沒事!!」他連忙隔著門對門外的薇斯特帕列解釋。

「瑪格姊姊,我在牆上發現一隻好大的蜘蛛!正在努力打死它!你別進來喔。」

氣魄更勝男兒的薇斯特帕列天不怕地不怕,就對八腳蜘蛛沒辦法,一聽到房間裡有蜘蛛,她嚇得連門把都不敢碰了,戰戰兢兢的對著房內的亞力克打氣。

「啊……那,亞力…你…你加油喔,要把那個…打死喔,不要留下痕跡喔!!」

「好~」乖巧的應答了一聲,聽著薇斯特帕列的腳步聲急促遠離,亞力克才鬆了口氣。

下意識的拉了拉身上的浴袍,之前被熱水蒸的發熱的身體早已冷卻、肌肉緊縮而僵硬。亞力克無法理解,自己的父親為何要在臨終前大費周章交待了這齣「作朋友」的戲碼。

「那個人一定也知道菲尼的身世才對吧…那為什麼!?」還在眾人面前要菲尼與自己結交為對等的朋友?

這是贖罪?

補償心態?

還是……

「病的頭昏眼花不知所云?」

嗯…很有可能。亞力克快速的在心底做了個結論,決定不要再去多想萊因哈特為何要在臨終前做出這樣的安排。

「他倒好了,隨口講講就跑去瓦爾哈拉享福去了,也不想想被留下的人有多麻煩…」

『宇宙要由最強大最賢明的人去支配,如果亞歷山大.齊格飛沒有那個能力,就沒有必要讓羅嚴克拉姆王朝繼續下去了』

萊因哈特的這個宣言,不只是交代給自己的妻子,更是宣示給所有圍繞在身邊重臣們的話語。

而萊因哈特的親生子,亞歷山大,對這句早已為眾人傳頌多次的宣言、卻抱著些微反抗的態度。

而這句話也是亞力克從小就由身邊的宮人、私人教師口中聽到快爛的話,幾乎所有人都用自己心目中的『最強大最賢明』的標準來要求他、甚至連梅菲爾這個只負責亞力克教養文化的老古董,也曾搖頭晃腦的這麼唸過。

「大公殿下,如果您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能力顧好,又怎麼算得上是最賢明的人呢?」

那是亞力克第一次玩漂浮板,在尚不能精準控制出力速度與重心轉移時,自不量力又膽大的從皇宮華麗而精美的樓梯上衝下,一頭撞上樓梯旁的名貴古董花瓶那是梅克林格每回進宮總愛駐足於前,欣賞片刻的藝術品。

頭上除了撞出了個洞、縫了好幾針,還因此以「養病」的名義、被鎖在房間裡禁足一個月的時候所發生的事。

百般無聊的亞力克當時歪斜的躺在床上,沒好氣的回了句,「是啊,真是蠢透了,趕快宣佈羅嚴克拉姆王朝結束了吧!」

衝口而出的氣話,嚇壞了在場的大人們,當天傍晚,希爾德提早結束了公務,來到亞力克的房間探問。

下午接到了梅菲爾子爵的報告與冗長的心急臆測,希爾德想,反正這件事懸在心頭是無法繼續辦公了,倒不如提早結束公務、和兒子好好談一談。

長裙摩挲的細微聲響一進入室內,躺在床上閉著眼休息的亞力克便出聲問道。

「母親大人?」

屏退了其他的侍從,希爾德微笑著在床邊坐下,手指翻了下亞力克的燦金頭髮,檢查一下仍然包著繃帶的傷口,問著「怎麼知道是我?」

「因為有裙子的聲音…」亞力克知道自己該坐起身回話,但是,希爾德難得顯露的溫柔令他眷戀,他半撒嬌的把臉轉過去貼在希爾德的手掌旁,輕輕蹭了一下。

「只憑聲音就知道?」希爾德屈起指節,愛憐的在亞力克柔嫩的臉頰上巡迴著。

「沒有香水…所以不是姑姑、也不是瑪麗佳阿姨,走路的節奏是慢板、所以不是瑪格姊姊。」

希爾德滿足的笑了,可惜的是只有亞力克一人看到。那個笑容不是平日朝臣所見的沉穩微笑、也不是她對皇宮內的近侍們展露的有禮謙和、更不是她與安妮羅潔、瑪麗佳、薇斯特帕列男爵夫人等一同午茶聚會時的笑容,那是唯有當母親感受到對子女的愛、自胸腔滿溢而出之時,所自然流露的表情。

亞力克呆呆的盯著希爾德的臉龐一會兒,藍玉般的眼捨不得移開面前的臉孔,他悄悄捏緊了希爾德停留在自己頰邊的手指,突然一本正經的、像是發表什麼重要演說般。

「我的穆妲是全宇宙最美的。」一字一句的說出。

這突如其來的讚美,直接又無任何修飾,令希爾德不由得紅了紅臉,連萊因哈特都不曾稱讚過自己的容貌,沒想到卻由兒子口中聽到這麼簡單明瞭的讚美,希爾德反而顯得有些侷促、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手指順勢捏了下亞力克的臉頰「怎麼啦,做了什麼壞事、要油腔滑調的來轉移媽媽的注意力?」

「才沒有!」連忙伸出手將希爾德即將要收回的手指又留下,亞力克嘟了嘟嘴,語帶不滿的強調,「我真的認為穆妲是全宇宙最美的啊。」

亞力克那句獨有的「穆妲」發音並不標準。

但是每當他這麼發音稱呼時,總會牽出希爾德內心深處對兒子的一股近似原罪般的歉意。

亞力克不像一般尋常人家的孩子,有父母在身邊,每天教他喊「爸爸」及「媽媽」,當他還在襁褓時期,周圍的宮人就喊他殿下,見到安妮羅潔則喊大公妃,而見到希爾德則是喊陛下。

亞力克第一句清楚發音的稱呼是姑姑,而第二句,則是令希爾德及安妮羅潔都傻眼的「陛下」。

當希爾德聽到兒子以稚嫩的聲音,對著自己綻放燦爛的笑意,卻喊出「陛…下…」的時候,她的心整個都涼了。亞力克是認得自己的,但是周圍的人卻無法教他「姆妲」……「媽媽」這句話。因此亞力克只有跟著其他人對自己的稱呼叫。

安妮羅潔慌張的想要糾正亞力克的稱呼,但是年紀還小的亞力克卻無法理解,明明都是同一個人,但是自己卻不能跟著其他人喊「陛下」而是「媽媽」才對。

這樣的僵局直到菲利克斯開始進宮才有所打破。

一開始,亞力克學著菲利克斯,以生澀的發音喊艾芳瑟琳為「穆妲」,但立即被獨占欲強烈的菲利克斯阻止,「媽媽是菲尼的媽媽!不是你的!」

而後來,經由與菲利克斯之間的互動,亞力克才開始瞭解,「媽媽」這種人,就是自己叫做「陛下」的人,而且每個人都該叫自己的媽媽為「姆妲」。

於是,亞力克在已經能簡單會話的兩歲,才終於開始學著喊希爾德為「姆妲」「媽媽」,卻因為學習的時機晚了一點,公開場合裡的稱謂又在梅菲爾的教育下養成「母親大人」的說法,他那一聲「穆妲」的不標準發音—-依照菲利克斯的說法,就是「你是還在學講話的小孩子嗎?」——聽在希爾德耳裡,卻是千頭萬緒、包含了多重的意義在內。

察覺到希爾德突然的沉默,亞力克抬起頭,映入眼中的是希爾德那略帶憂傷的神色,嘆了一口氣,亞力克猜想希爾德會突然提早過來看自己,八成是因為下午自己的氣話吧。

「梅菲爾子爵……跑去跟您告狀了?」

沉浸在往事裡的希爾德有一瞬間的走神,隨即拉回意識,她點了點頭,「他很擔心……」欲言又止,希爾德很清楚,亞力克要承受的壓力是足以逼瘋一個正常人的程度,她雖然心疼,卻也不得不跟著其他人一起繼續把擔子放在這不到八歲的小孩子身上。

「誰叫他左一句賢明、右一句強大,連我討厭吃萵苣都可以掰成不強大、不賢明,既然是那麼在意那個人的遺言,我也不過是順著他講的話接下去罷了……」

「那你呢?」你也認為羅嚴克拉姆王朝……對自己來說是是太沈重的負擔……想要放棄嗎?希爾德在心裡問著不敢直接說出口。

「我?」

「你也認為…王朝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嗎?」

希爾德收斂起溫柔的神色,語氣雖然仍然溫和,但眼神卻犀利的追逐著亞力克美麗的藍玉眼珠。

「我……」


不著痕跡的抽回自己被亞力克收在手中的手指,希爾德指示著「坐起來說話。」

撒嬌時間已經結束了,亞力克暗暗吐了下舌頭,「是…」撐起了身子。


「宇宙要由最強大最賢明的人去支配,如果亞歷山大.齊格飛沒有那個能力,就沒有必要讓羅嚴克拉姆王朝繼續下去了」

重申了一次當年萊因哈特在自己耳邊的話語,希爾德強調,「亞力克,這是你父親的願望,也是他的宣言,雖然在君主制裡,繼承是義務,非關選擇,但是,如果你不後悔,你可以選擇當一個沒有能力的人來規避義務。」

「我不是要規避!!」急忙的打斷希爾德的話,亞力克雖然討厭大人們對自己的過度期許,但是對於王朝的榮譽感以及對自身的期許,令他無法接受自己的行為被歸類為「逃避」一詞。他反抗的接著說,「我!我…我只是對那個人的話有疑問!!」

「什麼疑問?」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亞力克幾乎不稱呼萊因哈特為「父親」,這也是希爾德心中另一個痛,雖然希爾德也清楚,這種事是無法強求的。

畢竟對亞力克來說,他幾乎是一出生就失去了父親,對於這個過於耀眼而無法觸及的偉大存在,要亞力克心甘情願喊一聲「父親」本來就有困難。

這、或許該說是自己為人母的一種奢求吧。

「嗯…嗯……」美麗如名貴寶石的眼珠不安的飄動,亞力克在腦中拼命的思索著藉口,「嗯!反正……追根究底,就是他講話有語病!!」沒錯。就是這個!亞力克得意的宣示道。

又好笑又好氣的,希爾德看著一副義憤填膺的亞力克、誇張的握緊了小拳頭數落著自己的亡夫,她接著話說。

「好啊!你說有什麼語病?」

「最強大最賢明?是哪方面的強大,哪方面的賢明啊?」

深深吸了一口氣,有了個話頭,接下去就簡單多了,亞力克接著說道。

「說到底、『最賢明』這種詞根本就不對!賢明這種形容詞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每個人心目中對『賢明』的想像和標準也不一樣!至於最強大?是說身體能力最強大?那從遺傳來看我不是肯定不合格了?您沒看到新帝國元年團體照裡,那傢伙看起來就矮得像小孩似的!又瘦又小,我老是長不高一定都是他害的!」

回過頭去,亞力克尋求母親的同意般問道。

「穆妲!!您要我如何符合所有人心目中千奇百怪標準不一的『強大』和『賢明』啊!?」

明知不妥,但希爾德仍不由自主的被亞力克這番言詞給逗笑了,她「噗哧」一聲,然後笑聲漸大、最後連整個肩膀都顫抖不已,好一會兒,才以手指輕巧拭去眼角因為大笑而浮現的淚光。

「好過份哪~母親大人,我現在可不是在說玩笑話要逗您笑啊!」亞力克嘟起了嘴抗議著。

希爾德此時心底很明白了,亞力克的一些私人家教為何對亞力克的伶牙俐齒感到頭疼,他這個愛挑人語病的習慣,看來很多家教都吃過苦頭吧,再說,如果那個人——亞力克的父親還活著的話,這兩父子不知道要吵成什麼樣子了。

「咳咳…嗯。呵呵…」強自鎮定的希爾德清了清喉嚨,她試圖把不停湧現的笑意壓下,伸出白皙優美的手,半是懲罰、半是笑鬧的捏了下亞力克的腮幫子,忍不住笑罵。

「父親的遺言你也拿來玩,你呀!真的是被托比給寵壞了,盡學些和人吵架的嘴上功夫!」

配合希爾德的動作、亞力克誇張的齜牙咧嘴、喊了聲「咿咿…疼死啦」倒也不再強辯,乖巧的道了歉。

希爾德順了一下亞力克額前因為睡姿不佳而壓出的浮躁瀏海,一邊說道。

「你父親、是個比任何人都瞧不起血緣的承傳,比任何人都還要相信實力才是一切的人,但是即使他得到了宇宙、站在全人類的頂點。卻也不得不將自己的王朝交付給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血脈子孫,所以,他才會做出那樣的宣示。」

「所以,就是說,萬一我沒那個能力,任何人都有正當理由來推翻我。對吧?」因為這可是開朝皇帝的遺詔、都可以拿來膜拜當神諭了。

亞力克撇了撇嘴,「他的意思明明是這個才對,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拿雞毛當令箭、規定我這個不行、那個不可以?」

「或許,是因為大家認為你是有這份能力的?」

口中發出嘖嘖的聲響,彈著舌頭的亞力克裝作一副小大人的樣子,搖著頭說道。「穆妲,你聽過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故事嗎?」

眨了眨杏仁般的眼珠。

「搞不好我就是那個大了未必佳的小孩也說不定啊?」

笑著將亞力克一把擁進懷裡,希爾德用力的捏著亞力克小巧的鼻尖,取笑著說「你呀!就算現在還小也還沒有到『小時了了』的地步吧?真是不害臊!我看看鼻子有沒有變長?」

亞力克尖叫著躲開希爾德的檢視、一面扭著頭逃開、一邊又伸出手去捏希爾德的鼻子。母子兩人難得的笑鬧在一起,直到侍從的敲門聲打斷了這寶貴的時刻,前來請兩人用晚餐。

続く

目録へもどる

亞力克大公的歪理

亞力克與希爾德之間的互動在短篇集,「アレク大公の屁理屈」裡也有提到,在本篇裡,則是用在這一段裡。

接下來、請繼續觀賞瓦爾哈拉哈啦哈啦小劇場 之 排排站到底誰矮誰高 ~

5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9

  1. Umitan 說:

    ©

    考據結果。

    吉爾菲艾斯(190)

    (以下數據不明)

    畢典菲爾德(不明だが、ハルトちゃんより高くない?)
    坎普(不明,可是看起來蠻壯的?反正他不會排在新帝國團裡照裡……)
    メックリンガー(不明……有可能比皇帝矮?)
    ケスラー(不明、でもハルトより高そう・・・)
    アイゼナッハー(不明)

    羅帥(184)
    ハルト:しっし、あっち行け!俺の傍に来ないで!
    キルヒ:これってロイエンタール提督のトラウマになったわけか?

    奧貝斯坦(190ぐらい?)
    ハルト:かーあっち行け!予の身辺に近寄らないで!
    オベ:・・・・・・・・・・・・・・・・・・・・・・・・御意。

    萊因哈特(182)
    ハルト:ふん、何か異議でも?

    奇斯理(182)ハルト:ふふん!俺が選んだ親衛隊長だ!
    http://www.geocities.co.jp/Playtown-Dice/1441/kisling.html

    ミュラー(183.76)
    ハルト:何じゃそれは!1センチ以下は切り捨てろ!
    キルヒ:そうしたら、四捨五入で184センチになること・・・
    ハルト:前言撤回だ!
    http://www.geocities.co.jp/Playtown-Dice/1441/muller.html

    米達麥亞(172)
    http://homepage2.nifty.com/r-hiaki/hero/hero-mitter.html
    ハルト:おお、ミッターマイヤー、卿こそが予の重臣だ!はいはい、こっちに来て、予の傍において!
    キルヒ:ラインハルト様・・・・(汗)おやめください!お見苦しいぞ!

  2. 千风扶柳 說:

    呃。。。。最后大人的日文看不懂的说。。。

    泪奔,好像是拍照时候的排位置吧。。貌似很搞笑的样子的说~~~

    大人再有中文的解释就好了。。皇帝好可爱啊。。

  3. Umitan 說:

    啊啊…自己註解寫一寫開始自high

    來來、這是新帝國元年、眾將齊聚新無優宮前排排照團體照的時候喔!

    羅帥(184)
    萊:去去…離我遠一點啦!
    吉:這、這就是造成羅嚴塔爾提督心中陰影的主因嗎?

    軍務尚書(190?)
    萊:可惡!!尚書你離朕遠一點,滾遠一點啦!
    奧:…………(撲克臉)遵命

    萊(182)
    萊:怎麼?有什麼異議嗎?(眾將:哪敢啊…)

    奇斯理(182)
    萊:哼哼、這可是我選的親衛隊長!

    繆拉(183.76)
    萊:什麼跟什麼,小數點以下要省略啦!
    吉:這麼一來就四捨五入變成184了喔!
    萊:前言撤回!!

    米達麥亞(172)
    萊:喔喔~米達麥亞,卿不愧是我朝之重臣!來來、過來這邊,站到朕旁邊來!!
    吉:萊因哈特大人!(汗)拜託別這樣,太難看了!!

  4. ninaan 說:

    哈哈哈~~~好可愛啊~~~
    原來這就是造成羅帥傷心難過的原因嗎?
    (人長得太高也有錯,
    要把我發配到巴拉特自治領去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