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8


現実は時に嘘より残酷 8

第二部

回到了史瓦齊別館,亞力克一踏進準備給安妮羅潔和薇斯特帕列男爵夫人專用的休息套房,迎面而來的是薇斯特帕列連珠砲般的抱怨。

諸如「你們居然把我丟在這裡兩天!!」

又或是「我也想去看看齊格的故居啊!!」

為了躲避薇斯特帕列的砲火,也為了兩天沒洗發癢到不行的頭皮,亞力克以讀稿機一般沒有誠意的音調、迅速的向薇斯特帕列解釋。

「瑪格姊姊,只有我和姑姑兩個人接受巴爾特伯父的邀請去住了兩天真是不好意思。因為那裡真的是只有一間客房、連我都『只好』睡吉爾菲艾斯叔叔以前的房間。有鑑於瑪格姊姊平時習慣的生活品質可能會因此受到影響,所以這一次真的是『非常的不得已』無法邀請您一起去了。」

隨即從懷裡摸出一張影像,當作收買薇斯特帕列的心情。

「這是……」紅髮的少年身著幼校的軍服,笑容如和煦的夏日微風般。

那是吉爾菲艾斯幼校畢業時的單獨照,亞力克在臨走前又即時反悔,翻出來複製的影像。

「亞力~喔…你這孩子,你這孩子!!」一把抱住亞力克的脖子,忍不住左右開弓、印了好幾個唇印在亞力克的臉頰上。

「算我沒白疼你了。亞力!真是青出於藍!!想當初我跟你父親要了好久都拿不到哩!!」無奈的搔著發癢的頭皮,亞力克在心底悄悄答道,他自然是不可能給你,不論是生性小氣或是要留著自己用……

薇斯特帕列興奮激動的模樣,就像是還在做夢年紀的少女、得到了心儀偶像的珍貴影像般雀躍,令人無法想像這是已經超過四十#歲(噓……)的女性會有的表現。

好不容易掙脫了薇斯特帕列、防止她在自己臉上繼續荼毒,亞力克苦著一張臉陪笑,「您喜歡就好」。

一邊使勁擦著臉上被強迫印上的紅色—–據說是今秋最流行的水嫩珍珠紅。

亞力克很慶幸自己臨時又想起,準備了孝敬用的土產,否則大概還要站在起居間裡聽薇斯特帕列的數落好一陣子。雖然對亞力克來說,和「瑪格姊姊」唇槍舌劍的鬥嘴也一種閒暇消遣,不過目前他只想快點躲進浴室,好好洗個頭,再狠狠的泡個澡。

應付完薇斯特帕列,躲進套房附設的浴室後,亞力克總算是偷得一點悠閒,好好的把兩天來的緊張情緒給解開。

仰躺在比不上自家浴缸、但卻也夠得上豪華寬廣的浴盆裡,亞力克把頭往水裡縮去,任憑溫熱的水淹過嘴、鼻、到達額頭。在水中閉著氣,感受在水裡與大氣中不同的壓力包圍著自己,亞力克一邊讀著數字、測試自己在水中閉氣的時間。

………80、81、82、83、84……些微的暈眩浮現。但亞力克繼續將頭沉在水中。

110、111、112、113、114…暈眩感已經大到足以妨礙他數數的穩定節奏,肺裡僅剩的氣體似乎都被搾光,「噗啊…」的一聲,亞力克趕緊將頭部浮出水面。大口的喘著。

「嘖!菲尼說他可以撐130,不知道有沒有灌水。」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親自測一下。

打定了主意,亞力克又在寬大的浴盆中逗留了一會兒才起身,拉了條預備在浴室裡的大毛巾胡亂擦著。浴室中的鏡子啟動了防霧機制,白氣蒸氳中仍然清楚的映出他的身影。

白皙中透著剛沐浴完的血色粉紅,自然卷的頭髮全都垂下,軟貼在頭顱之上、脖頸之間,蓋住了一點視線,手腳細長而優美,肌肉的生成雖然趕不上骨骼的拉拔,卻沒有弱不禁風的骨感,亞力克撥開遮住視界的髮絲,又用力甩了一下頭髮,一抬眼、便看到了鏡中倒映的人影,不由得下意識的回想起那張令他驚愕的影像。

亞力克皺了下鼻子,「鏡子啊,如果你在反射出影像之前也能稍微思考一下就好了……」

鏡よ、もしお前も映像を映り出す前に 、少しでも考えできれば・・・・

忘記是哪個作古已久的人說的了,不過,亞力克此時卻非常能體會吟出這句雋語之人的心情。

輕微的嘆了口氣,他轉身套上浴袍,繼續在頭上擦著。

踏出浴室,順手給自己到了杯檸檬水,㗿喝了一口,懶散的身子被熱水蒸的發軟,亞力克頭一歪便往床上倒去,頭上蓋著毛巾,腦袋裡混混鈍鈍的,他無聊的盯著天頂細緻的壁紙發了一下呆,轉過頭去,視線落在收在一角的行李箱。再想到裡面所收的東西,亞力克一骨碌的跳了起來。

「啊!對了,還要先檢查一下有沒有其他的犯罪證據。」

回到費沙之後,無論母親是否願意把日記留給自己,還是先把證據都湮滅比較好,亞力克想著。

不過,類似撕掉整頁日記這種容易被人看出來的事他是不會做的,只要把決定性的瞬間證據─照片─給收起來就行了,即使他人閱讀了那天的日記,也頂多知道「那天吉爾菲艾斯過的很幸福」至於是為了什麼事在高興,就隨各人想像了。

憑著記憶,亞力克三兩下便翻出了第一張他所謂的「犯罪證據」,而為了保險起見,他迅速而小心的翻找著所有夾著紙片或是照片的紙頁。許多他熟識的、不熟識的面孔隨著翻飛的頁面出現而消失,突然,亞力克似乎在視覺殘像裡發現了某個他十分熟悉的面孔。

甩不去那份詭異的感覺,他又將日記本慢慢往回翻去。

然後,他確定了自己並不是看走眼,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揉了一下,亞力克瞪大了藍玉般的眼珠,不敢置信手中的平面影像裡所顯現的人像。

「菲…菲尼!?」太像了…但是…不可能!

再次低頭確認日記中的紀錄,無論他如何拆解文字判讀、或是試圖要讀出弦外之音,簡略的文字紀錄都顯示那張照片的主人應該是羅嚴塔爾元帥。

奧斯卡.馮.羅嚴塔爾,已逝的帝國元帥。

不對,羅嚴塔爾元帥不是長這樣的…不是的,應該要更雄壯…更威武…更………

違・・・違う、ロイエンタール元帥はこんな姿の筈じゃない・・・もっと、もっとこう・・・威風堂々 とか、もっと格好良く・・・・

亞力克慌亂的想要說服自己,這張影像中的羅嚴塔爾並不是他在書本裡看到的羅嚴塔爾,但是,即使是善辯的亞力克,對於鐵證如山的事實是無法以狡辯來扭轉的。

羅嚴塔爾的反叛,在新帝國裡被當成禁忌的程度幾乎相當於「威斯塔朗特事件」。

但這並不代表言論受到了統制,萊因哈特在就任首相最初下達的幾個改革便包括了保障言論與集會自由,被當成禁忌的意義在於,沒有人會在公開場合去提起這兩件事。不會有人被允許在八月十五日的時候舉行威斯塔朗特追思儀式。而十二月十六日更不會有人公開追悼甚至提及羅嚴塔爾的事蹟。曾高舉反旗的羅嚴塔爾,現任的高級軍官們都儘量不願去提起,畢竟那衝擊與哀傷仍然深刻的印在每個人心中。

不過對這個時代的軍事評論家或是傳記作者、甚至是近代史作者等來說,羅嚴塔爾這個人是無法省略不談的重要角色,而關於此人的各種著述也頻繁的出現在各種相關文獻中,論述觀點與立場也各有不同,展現了十足的多元性。

幾乎,令人感受不到羅嚴塔爾元帥的事蹟受到了管制或是隱藏。

唯一一點,令人能感受到羅嚴塔爾元帥確實背上「反叛者」之名的處置,便是關於本人影像的稀少。

所有的評傳、論述、甚至是軍務省裡的歷代高級軍官名冊,需要刊出羅嚴塔爾影像的地方,引用的不是新帝國曆元年,所有高級官僚軍屬齊聚一堂的團體照,就是某自由畫家所繪製的畫像。

超過百人以上的團體照裡的羅嚴塔爾元帥,即使他站在前排位置,卻只能勉強辨識得出那高挑的身材,依稀可見的金銀雙瞳,和深棕近似黑色的整齊髮型。

而畫像中的羅嚴塔爾,描繪的是他身為軍政家的一面,那是當萊因哈特剛掌握了全人類社會時,將巴拉特星系等舊同盟領劃為「新領土」之時,被任命為第一代新領土總督的羅嚴塔爾。

微低著頭、正在批改文件的羅嚴塔爾雖然身穿軍服,但畫像中散發出的那股優雅的文官氣質與隱藏起來的武人銳氣,完美的展現了他獨特的兩面性質,背後則高掛著黃金有翼獅子旗,那是羅嚴塔爾即使起兵叛變也未曾取下的軍旗。

因為文字記述方面完全沒有被禁止的關係,一般的人反而很難意識到情報其實受到了操作或是禁止的事實。

所有人一提到羅嚴塔爾,第一個浮現腦海的畫面便是這幅有名的「於新領土」,這幅畫也儼然成為羅嚴塔爾的公定肖像。

「羅嚴塔爾元帥……原來他頭抬起來是這樣……」亞力克比較著手上的影像與記憶中的肖像,猛然理解了那張無名畫家的肖像為何會如此的廣為流傳,不是為了那是唯一的肖像、也不是為了那是死者本人最滿意的作品,只是「模特兒的姿勢」方便隱藏一些訊息。

細細觀察著手中那張翻拍過來的平面影像,被寫者是一名年輕軍官,深棕色的髮絲,比起亞力克所熟知的好友頭髮還要柔軟且直,兩眼的顏色為罕見的一藍一黑,即為著名的金銀妖瞳。

臉部的輪廓、額頭的形狀和下巴的線條,幾乎都和菲利克斯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令亞力克沒有任何自欺欺人的餘地。

「天啊…」這下事情大條了!

『亞力克!知道嗎?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現實總是比小說更離奇…』

アレク!知ってるかい?真実は常に嘘より残酷、現実はいつも小説より奇なり・・・

托比啊…你的人生體驗談…我實在不想在這種地方實際驗證啊。

亞力克苦澀的在心中埋怨著。

「所以說…菲尼的生父是那個羅嚴塔爾元帥?而米達麥亞元帥其實是菲尼的養父!?這兩人照吉爾菲艾斯叔叔的日記來看的話,這……豈只是同僚!?這…」根本是知交摯友啊!

根本不是學藝尚書在帝國將官列傳裡寫的那麼輕描淡寫。

『………齊格飛.吉爾菲艾斯逝去之後,羅嚴塔爾(故)元帥與米達麥亞元帥,繼故.吉爾菲艾斯大公之位,盡忠於萊因哈特大帝麾下,成為帝國軍不可或缺的良將,因而被敬稱為「帝國雙璧」……』

針對這段記述、亞力克從前還曾取笑的說過,要是吉爾菲艾斯叔叔還活著,那不就要湊個「帝國三雄」來當作統稱!?因為是兩個人所以就湊合著叫雙璧,還真是拿隨便當方便啊。

果然公式情報只能拿來當參考用!

続き

はいはい~いよいよ本題に突入!そう、真実とは合理性や物筋に一切関係ない!

だから、時に嘘より残酷。

善意な嘘はあるが、善意な事実などあり得ない!

這世界上只有善意的謊言,可沒什麼善意的真話!

Fiction, after all, has to make sense.
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but it is because Fiction is obliged to stick to possibilities; Truth isn’t. (www.brainyquotes.com)

4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8

  1. 千风扶柳 說:

    umi大人~~
    5555感觉好好的文字,似乎觉得如果亚力克他们如果知道真相真的就是这么回事的感觉呢。。

    继续期待大人的文章

  2. Umitan 說:

    > Lycoris

    嗯,基本上菲尼的神經還沒有像亞力克長得那麼畸型……算是正常人範圍。
    由於會牽扯到之後的劇情,菲尼會怎麼想、這邊就容我賣一個小小的關子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