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5


  • R.C. 479.10.08

今天早上起來,發現聲音怪怪的,萊因哈特說我是感冒了,可是我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因為萊因哈特堅持我要去醫護室,所以下課後和他一起去了。校醫說我應該是進入變聲期了。短則幾個月,長則一年到兩年。難怪這幾天一直覺得喉嚨怪怪的。

知道不是生病就安心了,可是萊因哈特又不高興了,他覺得我才大他兩個月為什麼變聲期這麼快就來了,我覺得他真的是很孩子氣又愛爭,連這種東西都要計較,真是拿他沒辦法。不過,我覺得他現在的聲音很好聽,不要變比較好。


「什麼跟什麼!」看到這裡亞力克也忍不住要怪叫出聲,比起吉爾菲艾斯的成熟表現,自己父親在12歲時的表現真是令他不由得臉紅。怎麼會連這種事都跟人家計較,真的是很孩子氣。他頗有同感的點點頭。附和道,「真的有夠孩子氣!」

不過話說回來,吉爾菲艾斯叔叔也實在太寵這個人一點了吧,好像都不會跟他吵架似的。

「真不公平……」小聲的抱怨,但是到底是向誰抱怨?亞力克也說不出個頭緒,一樣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好友菲利克斯,亞力克有99%的把握,即使菲利克斯有寫日記(亞力:前提是那傢伙怎麼可能寫日記!?)的習慣,也不可能在日記裡寫

亞力克的聲音很好聽」,更何況自己現在正在變聲期,所以如果要寫的話,一定是

那小子也終於開始長毛變聲了」之類的。

一邊在嘴裡碎碎唸著,「吉爾菲艾斯叔叔該不會其實謊報了十歲的年齡吧?背後拉鍊拉開之後其實是五十歲的慈祥老媽子?」

不著邊際的應用著從菲利克斯那邊學來的渾話與流行笑話、一邊繼續啪啦啪啦的翻著紙張。

  • R.C. 479.10.29

軍校裡藏污納垢!上級生憑藉著資歷與體力上的優勢,逼迫下級生的各種醜事。

早已聽說,但沒有一件事能比今天我所知道的更卑鄙齷齪。還好今天他沒有和我在 一起,不需要親眼承受那種齷齪的景象。我希望自己能盡快長大,做一個對自己、 對他人都能抬頭挺胸不需羞愧的人。

今天打架的對象其中一個是立典亥姆一族的親戚,很奇怪的是對方居然沒有報告到 校務室,到現在處罰的命令還沒有下來,想是對方也覺得被十二歲的小鬼打敗很丟臉吧。

看到吉爾菲艾斯寫得如此氣憤,可見一定是非常惡劣的壞事,不過………………

「到底是什麼事啊?嗯……………」

只有短短數行的資訊,實在很難令人推測那些貴族子弟們到底是做了什麼「卑鄙齷齪」的好事。一邊在腦袋裡飛快的模擬 各種有可能的惡劣欺負,一邊繼續瀏覽著下面的紀錄。

  • R.C. 479.11.09

新認識了一個學弟,正是前幾天在體能訓練室裡被上級生欺負的海因茲‧馮‧ 克拉典舒坦,老實說是個有點棘手的對象,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不過, 可以確定的是,萊因哈特很討厭他。

  • R.C. 479.11.12

開始教導海因茲格鬥技能,他的根底太差、體力也跟不上,我懷疑他轉學時的體能測驗是經過作假,這也不能怪他,學校裡多的是這樣硬塞進來的貴族子弟。

我覺得他們父母的心態有問題。海因茲家裡只是帝國騎士,據說是父親塞了一大筆錢,硬是將小兒子送進幼年學校裡的,有這樣的父母實在很可悲。

  • R.C. 479.12.01

今天例行體檢,我的身高已經超過165了,萊因哈特也有159,他堅持那是160,我覺得那樣子主張的他有種孩子氣的可愛,不過最近只要在他面前提到可愛、孩子氣、容貌等的,他火氣就很大,會翻桌子揍人的。

萊因哈特期待的變聲期還沒有來臨,可能是因為最近同班的同學們都開始長喉結、聲音開始變化,所以他也有點焦躁吧。

  • R.C. 479.12.24

和萊因哈特吵架了,小吵架不是沒有,但是這次實在很冤枉。

有時候萊因哈特突發的任性真的很令人頭痛,因為先去了一趟海因茲那裡,推不掉他要送的薑餅而遲到了一點,但嚴格來說我根本沒有遲到,我在約定時間內到了,只是萊因哈特先到了。結果他居然氣成那副德性!自顧自的撂下莫名其妙的話、什麼「你就去向他貢獻氾濫的溫柔啦!」我實在不懂、對他人和顏悅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難道一定要冰冷對待別人才行嗎?

我知道他瞧不起海因茲,認為他向大貴族的子弟們奉承是獻媚的行為,但是,他所做的只是為保自身平安,據我所知,海因茲並沒有仗著恩格巴爾特等人的關係狐假虎威,或是藉此欺壓他人。萊因哈特那樣批判海因茲,我覺得有點太苛刻了。

我們無法責怪他,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萊因哈特一樣,有勇氣、有能力去對抗自己的命運的。更多數的人只能隨波逐流,只求保全自己的周身安全,如何能去苛責他。

  • R.C.479.12.25

放寒假了,今天還是跟萊因哈特冷戰中,正確來說是單方面冷戰。從早上就不和我說話,冷冷的,雖然我們還是一同行動、一同去食堂用早餐,在圖書館溫習時也併排坐在一起,但是我就是覺得有點寂寞。
中午海因茲來找我吃飯。萊因哈特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以前他雖然也會不高興、但還是會與我們同桌,而今天他卻自己一個人跑到別的地方去吃。遠遠的看著他一個人吃飯,我了解到什麼叫做「食不下嚥」。

海因茲還是一樣,令人搞不懂他到底是惡意還是善意。

  • R.C.479.12.26

第三天了,我試著和他講話,但是他連理都不理我,有時候真的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任性。但是又沒辦法放著他不管。今天很多同學都回家準備過年了。宿舍裡變的很安靜。下午我到學校外的小鎮,去買了兩條奶油烤鱒魚,特別要老闆多加一點奶油和檸檬汁。萊因哈特喜歡吃這一攤的烤鱒魚,希望這一招有效。
回到宿舍,我告訴他有吃的,他看了我一眼,還是沒有說話,我把他的份放在他書桌上,然後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先吃了起來,用眼角偷偷確認,萊因哈特看了奶油烤鱒魚一會兒,也伸出手開始吃了。我告訴他,現烤的要趁熱吃。他嗯了一聲。我想,這樣、就算是和好了吧?

發現到這一段時間頻繁出現在日記裡的名詞,亞力克忍不住抓過電子筆記本,打開幼校學生名簿的查詢權限。費沙軍校的名簿因為亞力克人在奧丁的關係、沒有辦法直接連線查詢,不過憑藉著奧丁軍校部份保留給軍務省高級次官以上的查詢權限、還是很容易的就調出了過去的學生名簿。

鍵入「Heinz von Kratenstein」之後

薄薄的螢幕上出現了幾行簡短的訊息以及一張照片

海因茲‧馮‧克拉典舒坦

4790901轉學編入第二學年 F組

4800120學年成績 第82名

4800901升級第三學年 F組

4810125學年成績 第80名

照片上的人看得出來還很年幼,髮色為白金般的淡金色,直且順。眼珠的顏色為翡翠般的深綠,表情,似乎有點僵硬。

「嗯…………是個好看的人呢!」

比起自己的父親萊因哈特被稱之為陶瓷娃娃、亞力克客觀的以為,這個海因茲更有個「娃娃」的感覺,尤其是那毫無生氣的面容與眼神。簡直就是跟人偶一般。

「至於表現……這個……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再接著看 亞力克驚呼。

「死了?」

481.06.06於校內自殺

亞力克連忙翻找著日記的日期。

「四八一六月 四八一六月……」

日記的紙頁快速的往後翻去。

「有了!在這裡!」

  • R.C.481.06.06

海因茲自殺了,不,正確來說是,他死了,死因發表為自殺。在他房間的抽屜裡,有一封信封註明留給我,三年級的舍監透過我們的舍監,把東西轉給我,裡頭什麼都沒寫,只有一張紙籤。他要我記住他。我覺得很悲哀說不上是純粹的同情、或許有點鬆了一口氣吧,但也絕對沒有慶幸的意思,至於究明死因,現在的我什麼都幫不上。

想到今年的聖誕節少了他硬塞過來的薑餅,或許,會有一點寂寞吧。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One thought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5

  1. Umitan 說:

    幼校的內容參雜了許多過去我看過的小說漫畫。
    風X木啦~(這個已經是經典了!)
    エスベランサ(不知道有沒有中文)
    學園愛X絲啦~
    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
    君には勝てない~とか
    未成年啦~~
    總之,就是把一群發育快慢不一、欲求不滿的青少年關在小籠子裡!
    這麼美味的題材,當然要來曖昧一下囉!!
    總之,如果看到哪個場景好像似曾相見、不用懷疑,應該就是你以為的那個經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