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


耐著性子一篇篇讀到478年的2月,天性討厭忍耐的亞力克開始快速的翻動紙頁,隨意選看。

紙張在他的指尖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響,一手撐著頭,碰到一些比較特殊的日子、或是一些關鍵字亞力克才停下來仔細瀏覽。

例如:

  • R.C.478.03.14

今天萊因哈特的生日,但是他心情非常不好。

收到了安妮羅潔小姐由宮廷內特別送來的手工蛋糕,是他喜歡的藍苺戚楓蛋糕,但是他反而更難過,因為安妮羅潔小姐只能這樣為他過生日,而無法和他一起享用蛋糕。
蛋糕應該是很好吃的,但是我卻吃不出味道,沾上滑滑的鮮奶油,軟軟綿綿的蛋糕卻怎麼都沒辦法順利滑進食道裡。

  • R.C.478.3.21

今天又打架了。不過這次很幸運的,沒有回到宿舍之後,又看到熟悉的通知單釘在門上。

萊因哈特真的很討厭有人提到他的長相
其實,他像個精緻的磁娃娃、我倒不認為那是罵人用的詞。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也是被嚇了一跳,沒想到真的有人能長得那麼可愛呢。

回來,我們認識也終於超過一年了,卻覺得,好像已經認識好久了的感覺呢。

 

偶爾,亞力克也會因為這樣的隋感式文字而將目光稍做停留。

  • R.C.479.01.03

進入幼校已經過了一年以上。有適應了的事情、也有還沒適應的事情,以及、大概永遠都不會適應的事情交雜在一起。

適應的事情;總算是習慣了軍校的作息、文化與種種規則從向魯道夫大帝雕像致敬的程序、手勢、角度,到內褲、襪子的顏色都要規定,雖然是莫名奇妙又不合理。不過,也總算是大致抓住該遵守的方向了。
還沒適應的事情
萊因哈特那個凡事先動手的個性雖然早就了解,但是每次都鬧的轟轟烈烈、即使我們能全身而退,接下來的關禁閉卻無法避免,唯一的安慰就是關禁閉的房間是隔壁相連,無聊的等待裡還有辦法互相聊天。
永遠都不會適應的事情,學校裡的階級社會。正如萊因哈特所說的,只是因為出生的血統,如何能證明這些人有資格站在他人之上?既不是實力也非才能。而整個學校充斥著一種腐敗的循環,欺壓者理所當然,被欺壓者竟然也處之泰然。我想我永遠也不會適應這樣的事。

 

像這樣的紀錄,亞力克會稍微停下目光,將文字再消化一遍,有時候他會露出會心一笑、有時候則是凝重的神情,也有時候是隱忍不的爆笑出聲。

每一篇的日記文字量都不算多,但是文字背後所承載的記憶與紀錄者的心情卻令亞力克不得不去多想一點。想那個還在使用舊帝國曆紀元的年代,沉潛了將近五世紀的時代,兩個少年是如何一點一滴的累積實力、想法、意志,去對抗那對兩人來說宛如龐然怪物般的體制。那可是比「螳臂擋車」的程度還要擴張數百倍以上的。

可能是幼年學校的初級課程還太繁重、也有可能之後沒有什麼值得記錄的。總之,跳過了一些日子,接下來直接被記錄的是一月十四,吉爾菲艾斯的十二歲生日。

  • R.C.4790114

今天,我先他一步十二歲了。他問我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我搖搖頭,其實哪需要什麼禮物,我們真正要的,目前正被鎖在名為皇宮的牢籠裡,和那份被奪走的幸福相比,任何高價的禮物都無法填滿吧。不過,我還是笑著告訴他,我今年的願望是,希望他不要那麼衝動,動不動就翻桌子打人,就算開打也要小心不要將對方給打成重傷,如果是輕傷的話,我們都不需要關禁閉,所以希望他能好好克制自己的脾氣。

我不是怕關禁閉,只是關禁閉的時候萊因哈特怕黑又要逞強,結果只有靠著不停講話,來分散被黑暗包圍的心情,結果是第二天兩個人都變成黑眼圈。

 

看到吉爾菲艾斯在日記裡的表現也如此無欲無求,亞力克忍不住讚嘆「吉爾菲艾斯叔叔真是個無欲的人哪~要不是這本日記的所有者是他,我一定會認為這個紀錄者是個史上最厲害的詐欺師!連在日記裡都表現的如此偉大無私……

不,或者該說是因為想得到的太過遙遠不可及,因此執著於眼前的任何禮物反而都失去意義了嗎?

一邊揣測著吉爾菲艾斯的心態,一邊掠過幾張填寫的密密實實的紙張。亞力克隨機的瀏覽著幾個日期下的紀錄


  • R.C.479.02.12

人的惡意真的是無窮止盡每次看到那些學長們來找碴就會再一次體會這句話。

今天我和他都進醫護室了,對方有六人,算是有史以來最高人數紀錄吧。雖然對方也失去了反擊能力,但是,今天的戰況只能說是,兩敗俱傷吧。 躺在醫護室的床上,他看起來很不甘心。說想要變的更強,我也是,只有十二歲,我們要學的還有很多呢。

再往後跳過幾個日期,亞力克看到一個自己熟悉的人名。

「啊!是恩狄奴姐姐的母親!」忍不住驚喜的發出聲。

  • R.C.479.03.27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安妮羅潔小姐的宮廷友人。
夏夫豪簡子爵夫人大方的出借自家的日光室,我們請了半天假與安妮羅潔小姐度過了一個珍貴的下午。
夏夫豪簡子爵夫人算不上是美人,但是個性似乎相當柔和、溫婉,她泡的紅茶也很好喝。我們爭著報告在幼校的事情給安妮羅潔小姐聽。
萊因哈特只挑好的講,這也難怪,因為安妮羅潔小姐最擔心萊因哈特動不動就與人動手打架的個性了。更不能在這時候讓她擔心吧。 不過,我想安妮羅潔小姐應該還是感覺到了吧。
什麼事都瞞不過她的。不管我們發生了什麼,她總是一付瞭然於心的樣子,只是微笑的傾聽。

夏夫豪簡子爵與其夫人是當時帝國貴族裡少數的溫和人士。為了與非貴族出身的妻子正式結婚,子爵給宮內省塞了不少錢才如願娶回溫柔良善的多蘿蒂雅。

這段本應屬於「佳話」的小秘辛,在當時卻成了貴族社會揶揄夏夫豪簡子爵與其夫人的最佳題材。

帝國曆4793月下旬

由於皇帝心血來潮的恩賜,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得到了一次臨時與安妮羅潔會面的機會。場所不是在皇宮內,而是安妮羅潔少數的宮廷友人-夏夫豪簡子爵夫人特地出借的日光室。

第一次見到安妮羅潔的宮廷友人,萊因哈特和吉爾菲艾斯兩人都暗自在心中舒了一口氣,互對了一眼,以眼神交換訊息。

太好了,看起來是個溫柔和善的夫人。

安靜文雅的夏夫豪簡子爵夫人,除了幫安妮羅潔他們端上茶點,偶爾穿插一句補充之外,是一個幾乎令人感覺不到存在的女性,但是,有她陪伴在身邊,應該連周圍的空氣都會變得溫和吧。吉爾菲艾斯欣慰的想著。

在這珍貴而短暫的期間,萊因哈特自豪的向姐姐報告自己在幼校的優異成績,「我適應的很好!姐姐不用擔心。」

看了吉爾菲艾斯一眼,萊因哈特補充著「吉爾菲艾斯也幫了我很多….所以,真的,一切都很好。」

至於是幫了什麼,就不用再多說了。總之,幫了很多。

安妮羅潔溫柔的將目光移向坐在萊因哈特身旁的吉爾菲艾斯,兩個人都還只有十二歲,身高相差不大,但是,安妮羅潔已經能感受到,在某個精神層面上,吉爾菲艾斯已經比萊因哈特還要成熟了,這是被迫的成熟嗎?安妮羅潔不敢多想,那是為了自己與弟弟而被剝奪的天真與爛漫。

無關乎齊格本人的意願,她總是希望,能多給這兩個少年一點做夢的時間。但是,到頭來,萊因哈特的眼裡充滿著夢想與野心,也正一步一步的踏上逐夢之路,而紅髮的齊格卻在一瞬間被迫成長了,那溫柔而令人安心的眼裡,看到的是萊因哈特的周圍現實、沒有夢。而她也只能殘忍的成為共犯、把齊格往前多推一把,「齊格萊因哈特,就拜託你多多照顧了。」

雖然說小孩子待在父母身邊才是最完整的形式,可是,現在的繆傑爾家,只能以支離破碎來形容,萊因哈特太鋒利了、繼續把他留在那個家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又沒有其他可以依賴的親戚。安妮羅潔入宮的消息傳來之後,從各種想像不到的地方冒出了很多很遙遠、聽都沒聽過的親戚,他們爭著成為萊因哈特的叔伯姨娘,想藉此獲得「照顧皇帝寵妃之弟」的補助金或是其他名義的金援。

安妮羅潔正是因為洞悉這些人的目的,才答應萊因哈特提出的要求:轉去幼年學校。而她唯一能拜託的,竟然就只有與自己弟弟同齡的少年。

安妮羅潔垂下成排如羽翅的睫毛,在陰影下眼神黯淡。她輕微地、幾乎無人察覺的,嘆了一口氣。

子爵夫人多蘿蒂雅是唯一感受到安妮羅潔不安情緒的人,或許是因為她就坐在安妮羅潔的旁邊,也或許是因為她原本就是那樣一個柔和而敏感的人。她將自己略顯豐腴的手蓋在安妮羅潔柔若無骨的手背上。淡淡的給了她一個微笑,開口說,「伯爵夫人,難得你的家人來看望妳……對了!外子最近成功栽培出一種新式香草,我拿來加在餅乾裡,如果兩位小客人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嚐一點呢?」

安妮羅潔是何等冰雪聰明,自然一聽就知道多蘿蒂雅的意思,的確,難得萊因哈特和齊格都來了,自己困在自責中又能如何?倒不如好好珍惜這次短暫的會面。

萊因哈特和吉爾菲艾斯都還在成長期,一聽到有吃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自然是點頭稱好。多蘿蒂雅又安撫似的拍了拍安妮羅潔的手。

「那我去去就來。你們慢慢聊。」

子爵夫人離席的這短暫期間,萊因哈特也終於把注意力轉到這位姐姐的少數友人身上。他問著面容與自己肖似卻更顯陰柔婉約的安妮羅潔,「姐姐,這位子爵夫人,是在什麼情況下和姐姐認識的?」

安妮羅潔悄悄的重新打起精神,微笑著解釋。

那是安妮羅潔進宮後不久的一個宴會,在廣大的御用苑裡,舉辦了一場只邀請皇親貴族的宴會

即使安妮羅潔已經擁有伯爵夫人的稱號,但因為出身微寒,加上沒有任何有力的支持者,憑仗的只有皇帝的寵愛,這寵愛會持續到何時,沒有任何人能保證。

因此,自重身分的貴族是不屑與她交好的,甚至在皇帝一離開安妮羅潔的身邊,就有各種惡意化為具體的行動向安妮羅潔席捲而來。

!!

冰涼的液體沾濕了胸前「………………」安妮羅潔無措的低頭看著鵝黃禮服的前衿,深紅的液體染在高雅的鵝黃上、像血液一樣怵目驚心。

「喲~這真是!非常的抱歉」肇事者是立典亥姆的夫人,也是當今皇帝的女兒。她的髮式繁複而高聳,就如同她的自尊心一般。

唉……我真是不小心,居然沒注意到這裡還站著個人,一不小心給您造成麻煩了……」優雅的放下自己的酒杯,立典亥姆夫人優雅的、提裙彎腰,向安妮羅潔致歉。雖然言詞與禮儀上無懈可擊,但隱藏在其中的惡意卻是無法以文法結構與禮節用語覆蓋。

「可能是因為我的周圍從沒出現過身份與我相差如此遙遠的人,一時之間無法辨識是人還是別的生物、還請您多多見諒,以後我會多加小心的,呵呵………

安妮羅潔只能無助的站在當場,沒有皇帝的許可她不被允許任意離席,但是被酒染髒了的禮服不處理也不行,像這種宴會都會準備幾個房間以供貴婦人更衣、休憩使用。但是那該是哪個方向?

安妮羅潔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低垂著頭,感受到方才一瞬間人群將惡意集中在自己身上,隨後又慢慢散去。

然後,一襲湖綠色的裙襬進入了她的視線內,抬頭一看,是一位略為豐腴、髮式簡單而高雅的夫人,她朝著安妮羅潔微微一笑,臉頰的酒窩看起來相當可人。

「伯爵夫人,您好,我是夏夫豪簡子爵夫人多蘿蒂雅,冒昧的自我介紹還請您多多包涵。」

語畢,退了一小步、提起湖綠色的長裙,淺淺的,友善的,點頭作揖。這是宮廷仕女間見面時必要的寒暄方式。安妮羅潔在進宮時也曾被教導過,趕忙提了下裙擺回禮。

「夏天一到,正式禮服穿在身上就令人感到渾身都溼黏黏的,很不舒服呢?」

輕描淡寫的,彷彿安妮羅潔胸前被酒漬染紅的顏色是原本就存在的搭配設計。一點都不值得多加在意。

「嗳……」安妮羅潔還無法了解這位夫人如此開場的用意,只能下意識的接著話。

「我想到更衣間去換一件輕便一點的短衫、不知道伯爵夫人以為如何?」

「是……」安妮羅潔這才了解這位夫人的用意,她感激的望著夏夫豪簡子爵夫人,綻放了一朵無與倫比的清麗微笑。

出塵的美。這是夏夫豪簡子爵夫人對安妮羅潔的第一個印象。

「那麼,還請伯爵夫人給我一點建議,挑選合適的服飾。」

「這是……我的榮幸。」

隨即,夏夫豪簡子爵夫人便與安妮羅潔一起前往專用的更衣室,不但為安妮羅潔解決了一次危機,又不至於損及皇女的自尊。

之後,雖然沒有頻繁的出現在安妮羅潔面前,但是夏夫豪簡子爵夫人總會適時出現在安妮羅潔面前,簡單的交談,或是禮貌的寒暄,讓安妮羅潔能在枯燥無聊的宮廷宴會裡多一點支持

點了點頭,萊因哈特在心中將夏夫豪簡子爵夫人歸入「好人名單」

當他聽到姐姐雲淡風輕的描述在宮廷宴會受到的污辱時,氣憤的幾乎要罵出聲來,但吉爾菲艾斯即時壓住他的手,沉痛的搖搖頭。

萊因哈特勉強按捺住滿腔的怒火。

現在、在這裡發作,除了增加姐姐的心理負擔,沒有任何作用。

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吧?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感謝的向吉爾菲艾斯點了點頭。對方也給了他一個獎勵式的微笑。

夏夫豪簡子爵與其夫人感情相當好,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結婚多年仍沒有誕下一子半女。

舊帝國時期因為崇尚舊有傳統道德,認為生育子女是神聖不可侵的事情,禁止了人類社會過去累積而來的,關於治療不孕的知識與技術,更別提人工子宮、試管嬰兒等「不敬神」的方法。如果沒有子嗣,那絕對是大神奧丁的旨意,不可擅自違反。

等到萊因哈特一坐上首相的位子,便取消了這樣的禁止非自然生殖法,他認為「想生育的人既然有辦法以科技補償其願望,那麼又未嘗不可?」

事實上他根本沒有放太多心思在這一條法律的廢立上。因為當時他還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完成。

不過,這一項措施,倒是為許多人帶來福音,而其中之一,便是萊因哈特還在少年時期便歸入「好人名單」的安妮羅潔少數友人──多蘿蒂雅夏夫豪簡了。

夫婦倆幾乎是禁令一取消、便立即驅車趕往醫院,將希望寄託於科技力之上。

而努力了一年多,終於成功的以人工子宮的方式,培育出兩人的結晶。那便是亞力克口中的恩狄奴。

恩狄奴夏夫豪簡,大了亞力克兩歲。有時也隨著母親夏夫豪簡子爵夫人進宮,由於血緣上與亞力克侍從長巴歇爾巴克男爵為叔姪,亞力克對這位有著栗色長髮的少女是不陌生的。

只是由於當時人工子宮的技術還未臻成熟,或者正確來說是尚未回復到過去銀河聯邦的程度,恩狄奴在先天身體機能上,有一些功能不全的問題。心臟、內分泌系統等都無法如常人運作,一年中有三分之一都臥病在床。

但是對夏夫豪簡夫婦來說,並不造成他們親情減低的原因。

他們第一眼在人工子宮看到自己的女兒時,便已決定,只要這個孩子就好了,這將是他們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孩子。決定不再培養其他的嬰兒。即使之後被醫師宣稱恩狄奴很可能活不過十五歲,夫婦倆人也沒有改變過主意。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