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悪質3/3


アレク大公の悪質=プリンツアレクのあくしつ

~フェニの休暇届 ~

 

 

嘴邊還滴落著咖啡液體的亞力克皺著一張臉,連聲音都發皺似的抱怨道,「嗚……好難喝……好苦,嘴巴裡好噁心……

「う・・・ぷ・・・・・うっへーにがい、苦しい、きもい!」

「閉嘴!只有小鬼才不懂得喝咖啡!」苦就算了,菲利克斯還能理解,但有必要說到「噁心」嗎?

「黙れ!コーヒーの味すら分からないガキ!」きもいって、それはないだろう!?

菲利克斯一邊繼續擦著亞力克毫不在意由嘴角釋放的災情,一邊數落。

「如果所謂的大人就是只會苦中作樂的味覺白痴的話,那我永遠當小孩算了……」努力的想要將嘴裡苦澀的味道吐出,亞力克不留情面 ……」的、繼續把口中的苦澀隨著唾液吐到手帕裡。

看著亞力克痛苦的樣子,菲利克斯倒是隱然生出一種惡作劇成功的快感,雖然亞力克的痛苦與自己的設計及意圖完全沒有關係,但是卻意外得到了作弄成功的樂趣。

揚起一邊的嘴角,菲利克斯半分嘲笑著

「小孩子還是乖乖喝熱牛奶就好!」抽出了幾張面紙,擦了一下亞力克的衣領,黑褐的污漬已經留下,在潔白的衣料上顯得特別顯眼。

皺了下眉頭,菲利克斯總覺得自己無法忽視那幾個黑褐色的污點。

「你這個吃不習慣就隨口吐出來的壞習慣,最好趕快改一改!」

略微粗魯的將亞力克整個人隨著衣領拉到自己面前,亞力克抗議性「唔」了一聲,改為坐上菲利克斯的沙發扶手。

懶散的半靠在菲利克斯身上,讓「雞婆、愛計較」的友人幫他處理方才一口吐出咖啡之後所造成的災情。

即使理智裡清楚亞力克的衣服都有專人負責,這咖啡造成的污漬根本算不上什麼。

但是基於艾芳瑟琳惜物愛物的教導,菲利克斯仍然習慣性的以沾了水的紙巾拍打著變色的衣領。

「那麼難吃的東西為甚麼我要委屈自己吞下去?」

理直氣壯的,任由友人在自己衣領、前襟上拍打處理污漬,亞力克任性的將頭甩到另一邊,賭氣的回著。

「你這樣以後進軍校還得了?吃到不順口的東西就吐出來?浪費食物!!你別以為軍校裡的東西可以跟薛克利大廚的東西比!」狠狠的瞪了面前毫不在意的人一眼。

菲利克斯繼續和衣襟上的褐色污漬奮鬥。

「餐桌禮儀和個人的私下行為又不一樣!!反正不要在餐桌上挑食就好了!」哼了一聲,振振有詞的辯駁道「現在又沒有別人,我幹什麼勉強自己吃不喜歡的東西!」

搖搖頭,菲利克斯再次在心中對自己說道,亞力克的教育絕對在某個環節上出了嚴重的問題,再這樣下去這小子會變成怪人,應該要早點把他送到學校去和一般人一起生活才是。

瞇細了雙眼,檢查了一下作過應急處理的衣襟,雖然痕跡還是留著,不過至少不再顯眼,收了手,拍拍亞力克的肩頭,示意他可以坐回去。

從沙發扶手滾落般、亞力克回到自己的座位,嘴裡分泌的唾液根本無法完整消去已經染在口腔裡的苦味。

看了下亞力克仍是一副低頭皺眉、苦著臉的模樣,菲利克斯提議,「喝點水吧?」

擦了擦嘴角,亞力克搖了搖頭,這麼苦的味道,豈是一兩杯水就壓得下去?

「不必了,我想吃草莓……菲尼你去廚房幫我要一點!」右腳踢了下身旁擦的發亮的軍靴,任性的指使著。

挑高了一邊俊眉,菲利克斯質疑「你不是被規定只有飯後才能吃草莓嗎?」

記得幾個月前和亞力克一起看複合式格鬥技錄影時,他一個人幹光了一整藍草莓 說那整藍是才從其他星域送來的新鮮貢品 結果現世報的立刻鬧胃疼不說,皇宮的大廚看到空空如也的籃子時,當下跟哈歇爾巴克男爵以及梅菲爾子爵抱怨加苦水連續轟炸了將近一小時。

之後,亞力克就被嚴格限制擅自進出廚房了。

「所以才要你去拿啊!」理直氣壯的,亞力克以一副你怎麼會問這麼蠢的問題?的表情回著。

米達麥亞元帥家的帥小子!

這可是皇宮裡的侍女姊姊們私下給菲利克斯的封號,亞力克清楚得很,派菲利克斯去廚房要東西是絕對比自己親自去要更有效的。

尤其是非正餐時間的點心、心血來潮的零食,又或是,非規定時間內的草莓!

「什麼?」

一看到亞力克那一副擺明了利用自己行一己之方便的態度、讓菲利克斯忍不住點燃了火氣。

「快點啦~說不定我吃了草莓就有靈感可以解決剩下的假條了」

迅速的補上賄賂用的藉口,拍拍菲利克斯的背部,照慣例暫時平息了友人小小的火氣

「什麼嘛……你別以為這種低層次的賄賂每次都行得通!」

亞力克掛起微笑,擺擺手,隨意回道「是…是…下不為例!」目送菲利克斯嘴裡嘀咕著不滿,卻還是任勞任怨前往廚房的身影。

 

 

 

 

 

 

 

「沒想到米達麥亞元帥的兒子這麼有幽默感,唉呀~~我以前也教過你父親,他是個相當爽朗好相處的學生,倒看不出來,會是在這種地方開玩笑的人呢!」

面容精悍、臉上刻劃了歲月風霜的教官咧開了大嘴,指著桌上最後幾張假條笑著說道。

咦?什麼?

菲利克斯趕忙抓起桌上一疊假條,等他看到最後三張假條,才知道為什麼昨日亞力克在自己從廚房要了草莓回來這一段時間內,不但迅速處理好假條,還全部釘好、連同資料整理的一絲不亂。

而當自己想要查看內容時,又突然開了複合格鬥技轉播節目、害自己忍不住跟著一起看的原因了。

「頭髮骨折 請病假一天」

「指甲破碎性斷裂 請病假一天」

「膀胱積水 請病假一天」

那個混帳~~~真是有夠惡質!!居然在人家的假條上寫這種東西!!這次決不放過他!!

あんにゃろぅ~~クソッ~なんという悪質!人の休暇届を勝手にしやがって!!今度こそぜってぃ許さん!!


「呃,教官,這個,是因為……」略帶慌亂的,菲利克斯企圖為這幾張荒唐的假條添上解釋,不過反過來說,亞力克幫他瞎掰出來的事由每一個都很荒唐。

什麼叫做「去奧丁旅行尋找自我之旅」!?

什麼叫做「為了掌握最新艦隊入港時刻,赴費沙中央宇宙港作觀察研究」!?

什麼叫做「因為連續吃了10個甜甜圈,導致突發性蛀牙的『帶有發熱現象』的牙疼」!?

「啊,咳……」

看到請假者本人那困惑而憤怒的表情,經驗老道的教官猜測,菲利克斯的假單,八成是請他人捉刀代寫的,而且還是他相當信任的人,才會連內容都沒有檢查就直接交了上來。

看來這位朋友是個相當有幽默感又擁有小聰明的人,居然能擬出這種千奇百怪的假條事由,完全沒有牴觸到手冊裡的禁止事項,而對方敢寫出這麼大膽荒唐的事由,自然也是因為吃定了事務處以「接受任何事由」為大前提的緣故。

看到菲利克斯擔心的神情,老教官微笑的連忙解釋。

不過這並不牴觸請手冊裡的事項,本來我們就只求在手續上能補齊就好,所以,菲利克斯.米達麥亞,你的假單,我就受理了。」

其實原本這位老教官早已有所準備,即使菲利克斯提出造假的傷假證明,事務處也有預備要全盤接受,不遵照查證程序來辦理。只是沒想到菲利克斯所提出的假單卻完全沒有觸碰到這一部份,巧妙的將43天的缺席以單純事假以及「突發性輕微病狀」的病假就彌補起來,老教官不得不佩服起幫菲利克斯寫假條的朋友。

老教官將放在桌上的一疊假條收進抽屜,給了面前的少年一個放心的微笑。

「啊謝謝教官看到教官的表情,才終於鬆了口氣。

菲利克斯道謝之後,對著事務教官行了一個恭敬的軍禮,踏著俐落的步伐,轉身離開事務處。

至於他原本計畫好的報復行動,很巧妙的被亞力克以「新學會的漂浮板技巧切磋」給混過了。

 

————————

人呼んで「ゴマカジャー」

誤魔化すの達人っということでございます

 

アレク大公のうかつ<<  >>アレク大公の平日

Back to Index

One thought on “アレク大公の悪質3/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