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悪質2/3


アレク大公の悪質=プリンツアレクのあくしつ

~フェニの休暇届 ~

掃描文字的速度數倍於好友的亞力克,當菲利克斯絞盡腦汁擠出第四張假單的時候,已經將請假須知手冊給翻完了。
拿起好友已經寫好的假單,亞力克一邊看一邊搖頭,「菲尼,這樣不行啊~」
抬起頭,一縷深棕色的髮絲落到眼上,菲利克斯隨手一撥、不解的問「哪裡出錯了?」
「感冒最多只能請兩天假。除非你出示醫師證明你患的是「猛爆型流行性感冒」或是「類感冒急症」之類的……」
淡淡掃了好友一眼,「我想菲尼你大概連醫師證明的造假都不願去弄吧?」亞力克問道。

在預期之下、看到好友略帶遲疑但仍然堅定的點了下頭。

嘆了口氣,亞力克想,這還真是難纏的任務呢!

還有……骨折這種病假是要附醫師證明的,菲利克斯想用骨折住院來混掉十幾天的缺席,亞力克搖搖頭,這樣行不通的。

他將現有的假單一一排在菲利克斯面前的茶几上。

附加著提醒道「而且一學期不能請超過5次的感冒」 。

一學期不能超過五次感冒?

「這是什麼鬼規定!」

なに?この馬鹿げた制限?

有點不滿的,菲利克斯露出了無法認同的神色。

不満そうに、フェリックスは納得のいかない顔色を見せた。

「一天到晚感冒破病的學生,怎麼當軍人啊?」亞力克直接解釋了手冊裡沒有明講的理由。

「不過!事假的規定比較鬆一點,既然事務教官說過會配合!那麼……」

嘴角揚起一絲微笑,亞力克愉快的轉動手上的鋼筆,繼續道。

「就可以用力寫很多天方夜譚的事假了!」

看著亞力克的笑容,菲利克斯不由得感到背脊一陣涼意,這是多年相處下來累積的直覺,他連忙提醒。

「我是要你幫我處理假條,可不是要你幫我寫什麼『天方夜譚』的事由喔!」

大力的拍拍友人的肩頭,亞力克收斂了滿腹的笑意安慰著,故意正色道「放心!我是很有分寸的。」

接著他坐到菲利克斯的身邊,就著茶几彎下腰,將現有的假條排好,沉吟了一會,在腦中飛快的計算著。

「順序嘛……先來個自我研修之旅,地點就去一趟奧丁好了,這樣就可以用掉20天的事假,如此一來事假部份還剩下五天可以用……」

隨著腦中不斷浮現的點子,亞力克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飛快的在假條上寫下事假:前往奧丁。目的:自我啟發之旅。

自言自語開始編織起理由,亞力克低聲念著「回來之後因為旅途勞累,所以請感冒一次,這樣可以耗掉2天」空著日期的感冒假條已經寫好了,亞力克將之排在事假單的旁邊。

「感冒好了之後需要儀容修整,所以到費沙第三大城瓦多剪頭髮、修指甲、SPA,嗯這樣可以把剩下的事假混掉3天,事假還剩2天可用…」

「接下來回來途中不幸又感冒復發,請第二次感冒,再加兩天!」

「然後參觀費沙中央宇宙港事假一天!」

「接上感冒2天。」

「參觀三元帥之城!事假一天」

「再接感冒兩天!」

「去!事假可用天數還真少!」

「還剩下10天的漏洞要補……」

至少留下一個請感冒假的空缺,免得菲利克斯真的感冒卻沒辦法用,亞力克一邊暗自讚嘆自己的細心與為人著想,一邊開始將腦筋動到奇奇怪怪的事由捏造上。

「不需要開醫生證明的病痛……」

亞力克的腦中自動搜尋起方才刷進腦海中的各種足以請假之事由分類。

「嗯……」沉吟了一會,看來可以利用的只有「突發性輕微病狀」的病假了,但麻煩的是,這種輕微症狀的病假頂多只能請2天,而且事由不得重複,手冊裡舉的例子是拔牙導致的發炎症狀。

這一類的事由不需要提出證明,只要寫清楚原因,由事務處認可的話,缺席就能獲得「病假」認可。

亞力克用牙齒輕輕咬著高級的鋼筆尾端,隨著微微上揚的嘴角,他飛快的在剩下的空白假條上接連寫上

「輕微貧血引發之暈眩,請病假兩天」

「長牙而產生的智慧熱,請病假兩天」

這麼一來也挺簡單的,亞力克止不住輕快的心情,在心底陸續生出「牙疼」、「肌肉酸痛」等理由。要掰出這種歪理難道還難得倒自己嗎?

寫到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亞力克又翻了翻手冊確認。

隨即從他優美而帶著粉色的唇中、流露出一句從菲利克斯那兒學來的髒話,引來始作俑者連連皺眉又不好發作。

「*(自主消音),沒有發熱現象的病假不能請超過1天啊…」

所以暈眩只能請一天!

肌肉酸痛也只能是一天!

還差四天 。

亞力克努力搔了搔頭,下意識的又開始咬起手上的筆來,牙齒有一下沒一下的碰撞著堅硬的筆蓋,過了將近一分鐘,亞力克在新的假條上寫下

「眼睛酸澀,請病假一天」

「喂喂!這也太誇張了吧?」看到這裡,菲利克斯也忍不住想喊停了。

「安心啦!這些是可以當作理由但是學校可以拒絕接受也可以認同的事由,你又不要捏造醫生證明說骨折住院一個月什麼的,只好用這種歪理累積囉!」

話是如此說,但亞力克也擠不出剩下的理由了。

煩躁的將垂下的瀏海往上吹去,又搔了搔頭,仍然想不到什麼好藉口來使用。

「啊啊~~還剩下3天!」怎麼辦!還有什麼理由!

苦思不得的亞力克抓起放在茶几上的飲料一口灌下。

一旁的菲利克斯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

亞力克是只喝加了咖啡的牛奶,而不喝加了牛奶的咖啡,何況他方才跟皇宮的近侍點的可是黑咖啡!

果不其然,豪華爽快「噗───!」的一聲。亞力克從嘴裡吐出一道由黑色液體所構成的圓弧,濺濕了幾張已經寫好的假條,也弄得桌上一遍狼狽,更在自己潔白的襯衫上染上黑褐色的斑點。

菲利克斯一邊搶救著桌面的紙張,連忙取出紙巾拍打變色的假條,嘴裡叨念著。

「啊啊~看你搞的!這下子得重寫了啦」

前へ

つづき

アレク大公のうかつ<<  >>アレク大公の平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