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1


鱒のバター焼き(ムニエル)奶油烤鱒魚大概是長像下面這樣

menu.jpg

  • R.C.478.01.01

過了年,為了紀念我們終於平安熬到過完年。買了一本十年日記。
和萊因哈特互相約定要在十年後互相交換,十年後,我們會在哪裡,做什麼呢?
我想像不出來,不過,萊因哈特很認真的說,十年後必定將姐姐給搶回來,我覺得十年有點不可能,不過,他的氣勢讓我相信,也許真的有可能吧!

 

 


 


 

 

當亞力克看到這開宗明義的第一篇時,他的反應是很沒有風度的大笑一陣

「真的是十年日記?不會吧!吉爾菲艾斯叔叔這麼有耐心和毅力?」要是我的話,三天就已經是極限了吧。

雖然一邊這麼嘲諷的想著,不過他還是津津有味的一篇一篇的流覽。

亞力克發現,所謂的日記並不是真的紀錄每天的流水帳,雖然重複的事情還是很多,例如兩三天就會出現的反省文:今天又打架了…云云。

不過吉爾菲艾斯所記錄下來的,多半是特殊事件、或是雜感、自我省思一類的事情,因此以文書來說,還不至於枯燥到令人打哈欠。

剛打開日記的興奮感與驚奇感,敦促著亞力克乖乖的一篇篇接著讀下。

 

  • R.C.478.01.05

今天爸爸媽媽來學校看我,帶了我喜歡的濃湯還有媽媽自己做的黑麵包,爸爸帶了新的筆記本還有一些零用金給我,我不敢告訴他,其實安妮羅潔小姐除了每個月匯錢給萊因哈特,也有我的份,所以我的錢很夠花。

 

萊因哈特沒有人能來看他,我拿了一個黑麵包給他,他看起來有點難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或許,我現在唯一能為他做的,就是少在他面前提到家中的情形吧。

  • R.C.478.01.09

萊因哈特的日記已經被他拿來當作上課用的筆記本還有傳紙條時拿來撕的資源了,本來就想、依他的個性不可能有那個耐心慢慢寫,沒想到這麼快,真不知道該說他是沒耐性,或是喜新厭舊?

我想再努力一下,寫日記可以培養人的反省能力,布朗爾教授也這麼說雖然他批評布朗爾教授是愚蠢的肥青蛙,不過我覺得至少這句話教授沒有說錯。

看到我還在繼續,他居然說反正我們做什麼都都會在一起,紀錄者只要有一個就很夠了。雖然教官們上課的時候常會提醒我們,畢業之後我們就各分東西,總是要我們好好珍惜現在。
不過對他來說,這句話似乎並不適用我們之間。他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即使講的話旁人聽起來一定
會斥為胡言亂語、自大驕傲,可是我就是知道,他並不是胡言亂語、也不是自大的吹牛放空話。

PS今天沒有打架。

 

看到這一天的紀錄,亞力克忍不住又笑了出來。這該說是意料中事嗎?

看來他不需要去找另一本日記的存在了。

 

不過,關於這一天最後的部份,亞力克忍不住以手指輕撫那隱約褪色的字體。

『我就是知道,他並不是胡言亂語、也不是自大的吹牛放空話。』

為什麼你就是知道

喃喃地、亞力克對著那幾行手寫的書體發牢騷,保存良好的紙張只是靜靜的躺著、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

亞力克不得不承認,他是羨慕的。

羨慕這樣無條件的相信,以及無條件的被相信。

那是他認為不可能存在但是又無法不去憧憬的感情。

  • R.C.478.01.25

萊因哈特再次證明了他的美貌只是造物主的額外恩惠,他的才能才是真正 的禮物。

與第二名遠遠拉開距離的首席成績,雖說我早就知道首席非他莫屬,不過實際上看到榜單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要吃驚

我只有第十一名,萊因哈特認為我可以更好,但是老實說我不是很在意。不要太差就好了。

  • R.C.478.01.30

今天又打架了,只要是提到安妮羅潔小姐的事情他就會立刻跳起來。 我能了解他的心情,但是我覺得這已經變成大家要找他打架時最好用的藉口了,只要提起安妮羅潔小姐,就能讓他火冒三丈,就好像是膝反射定律一樣。

不過,我也討厭他們那樣講安妮羅潔小姐。所以並沒有阻止。

  • R.C.478.02.01

已經二月了,但是雪還是下個不停。 一早起來,昨天的風暴已經平息,整個學校都變成了白色。結束完早上的課程,我們有將近半天的自由時間。和萊因哈特一起去學校外面的小鎮去逛。老實說都來到幼校三個多月了,我們居然都對學校附近的環境一點都不熟悉。

他很興奮的拉著我到處探險,說是要去掌握周邊情報。我們發現了兩家立體電影院、一些便宜的小吃店,文具店,還有流動的小攤。
今天最大的收穫,就是終於吃到了人稱「幼校名產」的奶油烤鱒魚。肥嫩嫩的魚肉,外表烤的有點焦,皮脆脆的,奶油又香又濃,再加上老闆很大方的擠了一堆檸檬汁給我們,即使一咬之下幾乎燙破了嘴,也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的吃!

 

帝國曆478年。

二月的第一天,歷史還靜靜的沉在一攤死水之中,不停的循環而找不到出口。
經由安妮羅潔穿針引線而得以順利進入幼校就讀的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在努力適應幼校生活與環境的同時,也在金髮友人所謂「腐敗的同源」──幼校裡,找到了一點點自得其樂的方式,和小小的幸福。

買完點心,萊因哈特和吉爾菲艾斯兩人慢慢的走在雪地裡,回學校的路上兩人都忙著享受傳說中的「幼校名產」而沒有交談。

萊因哈特在前,而吉爾菲艾斯在後,低著頭踩在新雪上,腳底的觸感是軟綿綿的、帶了一點不安定感,因為你無法預知前方的正確地型。新落下的雪尚未結成冰,不需要擔心滑倒的危險,而且每一步都發出「嘰、嘰」的聲響,吉爾菲艾斯嘴裡一邊啃咬著烤鱒魚、看著前方留下來的一排足跡,不禁玩心大起,一步一步的踏在萊因哈特留在雪地上的鞋印裡,被壓縮過一次的新雪不再發出聲響,腳底下的觸感是平實而穩定的。

吉爾菲艾斯想,他還蠻喜歡這樣的感覺的。

前方的萊因哈特停了下來,他已經啃完一整隻烤鱒魚了,捏著包裝的紙袋,對著吉爾菲艾斯抱怨:「吉爾菲艾斯!還在想你怎麼都沒聲音了,原來找到新的遊戲啦!」輕快的跳了兩三步回到紅髮友人的身邊,他強硬的要求:「換我玩!吉爾菲艾斯你走前面吧。」

說完便強制剝奪了吉爾菲艾斯的小小樂趣,將他的身軀往前推,催促著他製造腳印。

可是,這個天生就不適合走在任何人背後的少年,很快的就嚷著無聊,不好玩。他甚至半耍賴、半撒嬌似的責怪吉爾菲艾斯。

什麼嘛~吉爾菲艾斯走前面弄的一點都不好玩!算了算了!還是換我走前面!」

不由分說又抄到吉爾菲艾斯的前方,故意不規則的拉開距離、左往右跳,在雪地上留下一排難以跟上的足跡。

「怎麼樣?跟上來啊!吉爾菲艾斯!」少年得意的笑著,取代被烏雲遮住的太陽,他的金髮就像地上的太陽般閃耀,雖然刺眼卻又令人嚮往。

「好哇!看我的!」吉爾菲艾斯也不甘示弱,邁開了步伐,準確而穩健的,一步一步踏在萊因哈特的足跡上,往前追著。

「萊因哈特,你再不快點!就要被我抓到囉!」紅髮的少年加緊了腳步、緊緊的跟了上來、一邊撂下聽者與話者都不認為那是威脅的威脅。

兩個人笑鬧著,追逐著。清脆的笑聲迴盪在被新雪覆蓋的校園裡。

在那個瞬間,雖然比起他們失去的幸福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兩個人也的確掌握了那如同初雪般、一觸即融宛如夢幻的小小幸福。

因此,當吉爾菲艾斯當天晚上在寫日記時,他忍不住在最後又加上幾行。

今天的奶油烤鱒魚,雖然比不上安妮羅潔小姐烤的派,但是給人帶來的幸福感卻是相似的。
萊因哈特也很喜歡
的樣子,真是太好了。

 

 

続き

Back to Diary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