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レク大公の恐喝



新帝國曆10年四月中旬。

新上任的國務尚書米達麥亞為了還沒上軌道的工作與雜務,天都埋首在一堆以往完全無的文件堆裡。雖然擔任宇宙艦隊司令官與代理軍務尚書時期,他天要批改的文件比現在的量還要多出好幾倍,但是米達麥亞卻直到轉換跑道才瞭解,隔行果然如隔山!

同樣是以標準帝國語書寫成的文件,以往的情形他只要幾個目光掃射就能瞭解大概,接著做出判斷,但是堆在國務尚書專用辦公桌上的成堆文件,卻是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與輔佐官討論確定過之後,才勉強抓得住大意,然後才能開始思考該如何做決策。

天更有數量驚人的各種信件不停送入辦公室裡,不是宴會邀請就是儀式典禮參與的邀請書,即使已經要由秘書官做過再三的篩選,等待他個人判斷的信件還是如雪片般不斷飄入。

四月中的春光暖和,下午難得的一段公務真空態,米達麥亞爬梳了一下凌亂的髮絲,伸了下懶腰,讓設計良好的辦公座椅承接了自己往後仰倘的背。

「啊……真想睡一下……

突然一陣輕巧的敲門,打斷了米達麥亞難得的空閒。他的秘書官之一,神色古怪的踏入米達麥亞的辦公室

「元……厄,尚書閣下」次席秘書官之一手裡捧著一紙白色的信封。

米達麥亞只消抬了抬眼皮,便沒一點好氣,滲入了無奈元素的語氣懶懶問著。

「又是宴會典禮邀請函?」那雙屬於軍人的結實手掌揮了揮,「我現在暫時沒功夫……

「不……尚書閣下,這,這是,給您的私人信函。」秘書官誠惶誠恐的以雙手捧著,微微發著顫的手指將那封蓋有皇室專用封泥的親筆信函擺在米達麥亞的桌上。

署名是連秘書官都沒有親眼見過的皇室成員。

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

米達麥亞一看到那封泥上所浮現的徽章、驚得連些微的睡意都消失到宇宙彼端,亞力克大公是他一個禮拜都會晉見一次的,突然這麼正式的寫了親筆信函來,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通知自己吧。

待秘書官一退下,那封潔白而豪華的信封便在拆信刀一進一出之間,被打了開來。

致親愛的國務尚書米達麥亞.菲尼的父親

如此唐突的來信還請見諒。

另外,要很抱歉的通知您,這是一封恐嚇信。

下個月初就是菲尼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的生日了,想必您一定費盡心思了要準備生日禮物給兒子吧。

但是,請不用再煩惱了。正確的說法是,請千萬不要準備任何生日禮物給菲利克斯.米達麥亞!

在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生日當天,我們在安妮姑姑的住處準備舉辦一個小小的生日派對,因此,當天只要您與艾芳姨尊夫人、令公子一同前來獅子之泉即可,不需要準備任何禮物,也不需要帶任何蛋糕來。

為了能趕在您行動前先行阻止,請原諒這封信這麼早就交到了您的手中,也希望您能配合計畫,不要洩漏任何風聲給令公子。

否則,很抱歉的我必須提醒您,接下來一年以您或許天都會有加不完的班,沒辦法在餐時間回到家享用艾芳姨的美味料理。

另外也可能外加一些突發的小況導致您在上班時間無法集中精神,以致工作效率低落也不定。

因此,請不要懷疑這封恐嚇信的效力,感謝您的理解與配合。

另外,這封信是由惡作劇墨汁所寫成,拆封後20分鐘字跡將完全消失,請將這封信當作可燃垃圾處理即可,感謝您的舉手之勞。

您誠摯的恐怖份子

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 敬上

四月十七日,下午三點二十七分。

國務尚書辦公室外的幾個秘書官與守衛都清楚的聽到,新任尚書那豪爽的大笑,透過厚重的門板,就這麼自房傳了出來,足足持續了有將近十分鐘之久。

之後,因為這封意外的恐嚇信、銀河帝國新任國務尚書,維持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愉悅心情。並且因為不定時回味著信裡的容,嘴角總是呈現微微彎曲向上的弧度。


アレク大公の憂鬱<< >>アレク大公の錬金術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