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1


尾聲一 梅菲爾的憂鬱 和感動

在渡假聖地體驗了生平第一次海泳的亞力克,帶著一身輕度晒傷的小麥色肌膚以及幾次沖澡都無法洗刷乾淨的海沙回到獅子之泉。

原本亞力克身邊近身服侍的人就不多,因此,知道他這一身膚色轉變的人,除了家庭教師、侍從長、希爾德、安妮羅傑等人以外,多數人甚至是不知道亞力克曾經離開皇宮,又或是以為如報導所述,到費爾萊丁溪谷山莊避暑去了。

自專用的入口進入皇宮裡,亞力克先到希爾德的辦公室去請安,看到曬黑了,似乎長高了一點的亞力克,希爾德寵溺的揉了揉亞力克那因為海水浸泡而顯的略為乾澀粗糙的頭髮。

「玩得高興嗎?沒給米達麥亞他們添麻煩吧?」

而安妮羅傑則是微笑著迎接亞力克,有點心疼的輕撫他曬的皮的鼻頭。

「痛嗎?」

至於負責亞力克的禮儀指導、舉止教養的梅菲爾子爵、見到原本宛如從繪本裡走出的貴公子,變成了海邊漁夫的野小孩似的亞力克時,他倒著嗓子尖叫,隨即準確的昏倒在一旁侍從長伸出來扶持的臂膀中。

他自傲的大公、只要不開口,不惡作劇便是完美無暇的皇家大公,居然只短短的一個禮拜,就變成海邊的小野人!!

撒滿薄荷、迷迭香精油的巾帕被優雅的抽出,梅菲爾子爵以巾帕擦拭著額間與鼻尖若有似無的汗珠,撫了撫心口,整理了一下銀白捲髮的仿古假髮。

他蹲下身子,細細審視亞力克被曬的微微發紅的臉蛋,宛如以精細的電子儀器掃描、檢查珍貴的古董珍玩一般。一分鐘後,安心的了口氣。

「除了曬黑之外,沒有其他損傷,還好還好...」

「只是...」在一旁的皇室發言人聶菲男爵也是面有苦色,雖然當初皇室沒有正面回應,但是亞力克大公這一身,怎麼看都不是去費爾萊丁溪谷山莊避暑下的物啊。

這之後萬一被什麼媒體給捕捉到畫面,又該如何應對是好。

 

拍了拍手,梅菲爾子爵召來負責亞力克生活起居的侍從長哈歇爾巴克男爵,他揚起嘴角自信的安慰著同僚。

「給我15天,我努力還你一個白白的大公。」

隨即以優雅而俐落的腳步、開始以媲美機關槍的速度,然而發音咬字卻又清晰無比的、吩咐侍從長各種美白配方。從飲食、沐浴一路談到上藥、外敷,整齊規律的腳步聲以快板的進行曲速度離去。

聶菲男爵看著超高效率的梅菲爾子爵快速離去的身影,一時忘了亞力克還在身邊,他搖著頭發表感言。

「那傢伙絕對有撈過界的嫌疑!」那略帶神經質且過於完美主義的個性,難怪在前王朝裡、他們家族雖然一直都為宮省所聘用,卻總是無法升到次官以上的職位。

而且!居然連大公的生活起居安排都插手,那該是由皇宮侍從長、或是宮內省次長來決定才是。不過話說回來,生性溫和好說話的哈歇爾巴克也該付一部分責任,就這樣讓梅菲爾牽著鼻子走實在是難辭其咎!

負責教導大公的各種儀禮作法、舉止教養的梅菲爾,據說其家族是個相當古老的家系,當人類還在以西元紀年時,他們家族便是職掌王族生活起居、教導禮儀、舉止應對等的工作。人稱會走路的禮儀典故百科辭典,當然也有其迂腐頑固的一面。

「簡直就是活在西元紀年裡的人類哪~」

「你是說梅菲爾子爵嗎?聶菲男爵。」

驚得一跳,聶菲男爵連忙向亞力克請罪。

露齒一笑,襯著小麥色微微發紅的臉蛋,潔白的牙齒看起來更加顯眼,亞力克輕鬆的揮了揮手,角度恰如其分,正是梅菲爾子爵要求的『不失優雅高貴卻又不至於傲慢無禮』的方式。

「不用請罪,聶菲男爵的感想既非獨創也非例外,我先回房休息了。」

聶菲男爵懷著敬意與驚嘆,他知道這是亞力克大公表示不問自己批評同僚之罪的表現。恭謹的彎下身,等亞力克進入個人專用的休息室,才直起身軀。

關上房門,亞力克了一口氣

「啊~一個禮拜真快…」

打開了旅行用的行李袋,他一樣一樣的把紀念品和行李取出,開始整理。

基於安妮羅潔與希爾德的強烈願望,亞力克不像過去高登巴姆王朝的皇儲一般,在私室裡配置了大量的侍從聽候差遣,從三歲起就自己一個人睡的亞力克,只有負責教育他生活禮儀、談吐教養的梅菲爾子爵、和侍從長哈歇爾巴克男爵是亞力克可以只憑一個按鈕便立即召喚前來的人。

仔細的把戰利品一個一個排在地毯上,亞力克歪著頭,思索著該把這些東西收到哪兒,「貝殼和碎珊瑚都小小的,放在模型櫃裡好像不太適合…」而且擺出來才發現……量還真驚人啊!!

果然還是揀太多回來了嗎?但是每一個都捨不得丟啊…怎麼辦呢?

房門規律的響了兩聲,亞力克應答了一聲「請進。」

梅菲爾捧著一個托盤進入室內,他將托盤上的綜合蔬果汁擱在休息間裡的小桌上,囑咐著亞力克有空的時候要記得喝。便踱著優雅而輕巧的步伐,還到亞力克身後,彎下腰檢視亞力克散落在地上的物事。

「大公殿下,您撿了這麼多貝殼回來啊!」


各種形狀、顏色不一的貝殼排列在地毯上,梅菲爾在心中數著,竟有超過三十個以上的數量,不知道亞力克想怎麼處理這些紀念品。


柔嫩的手指在戰利品的陣列上來回搜尋了一陣,亞力克揀定四個顏色不一、形狀相似、而大小幾乎一樣的牡蠣貝,遞到梅菲爾的面前。

「梅菲爾子爵,你看!很可愛吧!」

「啊啊…真的是很難得、這顏色、這形狀、還有幾乎同一個尺寸大小……」

「送你!」一句清脆的發言打斷了梅菲爾的讚美。

「咦?可以嗎?」沒想到亞力克竟然會說要送自己,梅菲爾在驚訝之餘,更有一股說不盡的感動情緒。

「嗯!謝謝你幫忙說服肯拉特哥哥當我的替身陪姑姑去費爾萊丁溪谷山莊避暑。這是謝禮。」

不過其實這個主意也是維斯特帕列想出來的,只是被推去當說客的是梅菲爾子爵。

「不不…其實那根本算不上什麼……」

反射性的想要推辭,但是一看到亞力克那顯得有點失望的眼神,梅菲爾立即接著。

「那…梅菲爾就收下了。謝謝大公殿下。」


回給梅菲爾一個滿足的笑容,亞力克又皺起眉頭,繼續在地毯上挑揀貝殼起來,分成數個小堆。一邊在口中喃喃自語,「這邊是…這邊給
哈歇爾巴克,姑姑是…嗯…還有穆妲……這些就…


手中捏著第一次獲賜於亞力克的貴重珍品,梅菲爾欣喜的確認道,「您在考慮,還要送給哪些人嗎?」

「嗯…對呀…」趕快分一分,這樣剩下的貝殼和碎珊瑚、礁石的數量就變少了,排在書桌上剛剛好!

完全沒有料到亞力克內心的真正想法,梅菲爾不由得拭去眼角浮現的淚花,無與倫比的感動充塞在內心,他在心中呼喊著。

『啊啊…是誰說皇室裡成長的人就會喪失一顆溫柔而為人著想的心呢!?』

『坊間那些報章雜誌總是愛任意武斷的猜測,說什麼亞力克大公在英才的填鴨式教育下會成長為行為詭異、

性格扭曲的陰沉小子!那些人真是可憐復可悲哪~因為他們貧乏的想像力所以無法得知殿下的偉大之處,

可悲的是從沒有機會可以近距離接觸殿下的關係,他們自然無法領會殿下的聰慧靈巧…啊啊…

能夠擔任這樣一個聰慧、溫和、為他人著想、又果決(?)、有擔當(?以下省略)的大公殿下的教養督導,

我拉威爾.卡特里.馮.梅菲爾真是何其有幸啊啊~~』

その後2 ~ ミッヤーマイヤ の 憂鬱と父親失格   ~

ラウェール カトリ フォン メフェール >悪趣味満載のネーミングです。

子爵ごめん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