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へ行こう 4


七歲的夏天 第一次的大海4

尾隨在兩人之後,克里希有一下沒一下的踢動雙腿,突然,前方傳來小孩子「噫噫唔唔」的聲音。只留個通氣管最尖端露出海面,兩名孩童在海裡手舞足蹈的筆劃著,雖然看起來不像溺水,不過克里希還是連忙跟上去一瞧。

原來,這兩個小鬼發現章魚的巢穴啦!

想起自己士官學校的時候也常在暑假時和幾個學校的朋友、學弟跑到海邊抓海膽、章魚的,一時技癢,克里希幾個打水游到菲利克斯身邊,在水中拍拍他的肩膀。

發現有生人突然接近,在水中尚不能靈活自由的菲利克斯嚇得張開口,小吞了一口鹹水入腹,他連忙浮上海面,大口喘氣,警戒的靠到亞力克身邊,天空藍的雙眼透過蛙鏡瞪視著來人。

亞力克也發現到有人接近,直立於水中慌忙的踩打著水,仔細一看,雖然對方帶著蛙鏡,但是那身連身泳衣他可是認得的。

那是之前威爾那中校在飯店一口氣買了六件的「制服」!

記得當時還有幾名隊員暗自抱怨中校的美感不足,選的樣式老氣又乏味。

亞力克在水中揮舞的手趕忙拉了拉菲利克斯,接著「噗呼」的吐掉啣在嘴中的通氣管,努力的往下踏著水,以保持頭部浮出水面。

艱難的開口問道。「你是....?」他還沒辦法只憑對方的臉型來判斷來者何人。

「我是克里希。飛利浦.克里希。」亞力克對這個名字有印象,他的雙腳持續在水裡擺動,斷斷續續的問。

「怎....怎麼了?克里希少尉...咕嚕...先生。」

「叫我克里希就好了」看樣子還是儘量讓大公少說話為上策吧,不然看這情形還要多喝好幾公升的海水下肚。

童心未泯的克里希略帶神秘的語氣提案著。

「殿下...你們想看章魚吐墨汁嗎?」

他抽出了原本用來『撲殺有害生物』用的伸縮魚槍,拆下了前方的尖刺,把槍頭收到腰間的袋子裡。

菲利克斯立即興奮的大喊。「要!」

「我也....咕嚕...要!」亞力克也跟著高興的附和,雖然其間仍是吞了一口水。

準備就緒,克里希比比兩人的通氣管,示意兩人先做好準備,接著自己也咬住通氣管,一個漂亮的反轉下潛,便垂直往海底深處潛去。菲利克斯和亞力克還學不會潛水,只能漂浮在靠近海面處低頭觀察克里希的動作。

克里希一直潛到幾乎與海底貼平才停下動作,一手握著沒了尖刺的長棒,一手扶住章魚藏身之處的礁岩。

然後將長棒往岩縫裡一送,受驚的章魚往裡頭鑽去,移動之中隱約可見長足晃動,亞力克和菲利克斯興奮的在水中拍手。藉由棒子傳來的感觸,確認著章魚的位置,克里希小心的避開足部的吸盤與交纏而來的攻擊,直接往章魚的頭部中樞戳去,但看來這礁岩比他想像中的還龐大,章魚沒有被趕出來,反而往更深處躲去。不過,倒是如他所宣言的,為了嚇阻敵人而噴出了一股濃墨的黑汁。

黑色的汁液先是包圍了岩縫周圍,然後像是有生命般,順著海流漸漸擴散,往自己的視界撲面而來,看到這裡,克里希也只好暫時放棄,先浮上水面換氣。

一浮到水面,亞力克與菲利克斯立即游到身邊。爭相讚美道。

「克里希,咕嚕...你好厲害!」

「哇賽!剛剛那一招超強的。」

「就這樣...咕嚕...『咻』~~的噴出墨汁耶!」

「對呀!章魚的墨汁原來這麼黑!」

「嗯!我還以為...一下子就會被海水沖散...的說....」沒想到濃度可以支持這麼久!

被人稱讚的感覺自然是愉快的,特別是被米達麥亞家的兒子還有帝國大公稱讚崇拜的感覺更是令克里希樂得暈陶陶的,他樂到自己的任務都丟到了腦後。

雖然說這也是以某個形式「隨護在側」的盯哨,不,或許說是帶頭玩耍更貼切吧。

總之,比較起來更加「盡忠職守」的舒伯爾,在一旁看到的就是克里希孩子王般的行徑,帶著大公與菲利克斯翻遍海底的礁石,指指蝦群,逗逗鮑魚,戳戳海膽,挑起在海底休息的海參給亞力克把玩,後者自然又把可憐的生物丟到菲利克斯身邊去嚇人。

等到三人終於想到該上岸時,已是日暮時分,接近晚餐的時間。一上岸等著三人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待遇。

克里希被長官、威爾那中校劈頭一陣大罵,雖然是透過無線耳機傳來的聲音,卻大到站在身邊的亞力克他們都聽得到的程度。

「你知道你們三人游多遠嗎?居然帶頭玩樂!你以為你是來值勤還是來渡假的!?跟著小孩子一起野!你幼校畢業了沒啊!!」

挖了挖耳洞,克里希無奈的衝著亞力克笑笑。「耳朵進水了,聽不大清楚哩!」

亞力克故作老成,滿臉無限同情的拍拍克里希。

「嗯,總之,保重...還有...謝謝你了!克里希大哥。」

而早就抱著雙人份毛巾等在岸邊的艾芳瑟琳、一看到兒子與亞力克自海中走出,便急急忙忙迎上前,一人一條毛巾蓋在頭上,披風也俐落地圍在兩人身上。「你們這兩個小鬼...」

艾芳的眼底充滿無奈與不可置信的神色。她用力的以毛巾摩擦著亞力克的身體,又轉而擦著菲利克斯的頭髮,忙得不可開交之餘,嘴上還不忘教訓兩個不知節制的孩童。

「居然就這樣泡在海裡2個小時!?身體都要變成鹽漬肉乾囉!!」擰了擰菲利克斯的左邊臉頰以示薄懲。

「才第一天就玩的這麼瘋,那接下來幾天還要不要玩啊!?」為表示公平,亞力克的右臉頰上也被艾芳瑟琳柔軟的手指捏了一把。

隨即一手一個,推著亞力克與菲利克斯的背,催促著他們趕快回飯店洗掉泥沙準備吃飯。同時禮貌的向著克里希點頭示意。

帶著些許的羨慕神情,克里希喃喃的說。

「一樣是被責備,至少也要被像米達麥亞夫人那樣的美女處罰才好哪....」果然菜鳥到底裡都很倒楣!甩甩頭,滿頭的捲髮因為下水的關係全變成清湯掛麵,遮住了視線。

克里希哀怨著,或許當初畢業考不要那麼用力準備,成績差一點的話說不定就可以被分發去守元帥府了。再不然當希爾格德皇太后陛下的侍衛兵應該也很閒吧。

「唉,千金難買早知道...」

心情很快就自動切換的克里希,在接受完長官暴風般的訓斥之後,開始期待晚上的晚餐會,眾所皆知,費沙的瑪哈海姆飯店除了以度假勝地旅館聞名,飯店的「半島海陸全餐」更是老饕們願意以「度假」為名特地前來一嚐的有名美食。

但很可惜的,由於亞力克與菲利克斯兩人在海裡便將所有精力用盡的關係,這一天晚上他們並沒有機會嚐到瑪哈海姆飯店有名的半島海陸全餐。

因為在晚飯之前,兩人便雙雙耗盡電源進入休眠狀態了。

為了沖洗掉身上的沙石與鹽分,兩人被艾芳瑟琳趕到寬闊到有浪費空間之嫌的浴室裡沖澡。兩人才踏進去不久,浴室裡便傳來連續不斷的災情與慘叫。

「啊!!背好刺!好痛好痛!菲尼水太熱了啦!」

「哪有,才39度的熱水耶。」

「可是淋到背上好刺。」

「我看!哇!真的有點痛,我的手臂也好痛!!」

參雜著水聲與兩人的日曬災情實況報導,一陣陣自浴室方向傳到等在起居間的艾芳瑟琳耳裡。

她邊笑邊搖頭,看來還是輕微晒傷了。她想。俐落地翻出了行李箱底的蘆薈凝膠,準備等會兒幫兩人護理一下,但,不到五分鐘,浴室裡麻雀般的交談聲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淅瀝瀝的水聲,狐疑地推開浴室的門,探頭一看,止不住的笑意爬滿艾芳瑟琳仍然青春嬌美的面龐,掩著嘴,她急急忙忙旋身進入夫婦兩人的臥房,打斷了正努力換上晚宴服正裝的丈夫。

「渥佛,不用換衣服了,先來幫我搬東西!」領著米達麥亞來到浴室,兩人眼前是睡死在半缸溫水裡的兩名孩童,菲利克斯一手還捏著海綿,與亞力克歪歪斜斜的倒睡在浴缸裡。

不算熱的水正穩定的自出水口不斷流出。

捲起了袖子,艾芳瑟琳一把抱起了較輕的亞力克,直接往準備給兩名兒童的臥房走去,一邊指示丈夫說道。

「親愛的,菲利克斯就麻煩你了,順便幫我拿兩條浴巾過來喔。」

因此,當兩名孩童總算充電完畢,喊肚子餓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早上七點的事情了。

つづ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