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へ行こう 3


七歲的夏天 第一次的大海 3

「那個...」

皺起鼻頭,讓太陽眼鏡順勢滑落的克里希「嗯」了一聲。懶散的繼續躺在遮洋傘下。

「不用制止菲利克斯少爺嗎?」

才剛從士官學校畢業的克里希官拜少尉,交疊起修長的腿,他以一副「老鳥」的姿態悠閒地說。

「制止?幹什麼?你沒看過小孩子玩水嗎?」

滿面黑線的護衛官被對方絕對自信的態度給威壓住,不敢再說什麼,但又擔心有什麼變故,只得吶吶的停留在克里希身旁。著急的眺望著一邊潑水一邊捏著沙團互相攻擊的兩人。

耳邊傳來小孩子興奮語調下的各種招式術語,聽在護衛官耳裡,幾乎就跟咒語相差不遠。

他忍不住又問,「那個...話說回來,大公他們在喊的,是什麼咒語啊?」

從來沒有在這麼近的距離與亞力克大公相處,負責菲利克斯安全的護衛官止不住興奮與惶恐的心情。而 更多的,是對於出生以來就保持神秘的亞力克大公的好奇心。即使是國家重要節慶,他也極少出現,人民多半靠著幾張圖片,和皇室發言人的一些形容,來㷃揣測這 為大公的為人性格與容貌特徵。

拿起用公費點的第三杯熱帶水果綜合果汁,啜飲了一口。

克里希懶懶的回答。

「喔,複合式格鬥技的招式啦!大公和菲利克斯都是老虎愛爾岡的迷。」

雖然到現場去觀戰的一天大概 永遠不可能實現,不過諸如小卡收集,比賽用披風,紀念品,虎頭標誌的頭帶,錄影節目,簡易格鬥技教學影片之類的週邊產品,格鬥迷該有的收藏這兩個小鬼大概 一樣都不缺了吧。克里希在心中暗暗補充。

「複合式格鬥技!?」恍然大悟的護衛官點了點頭。

附和著說道。

「啊!這麼說起來,我們家的亞瑟好像也很崇拜老虎艾爾岡的樣子。」

轉頭打量了一下身旁的人,克里希在心中暗暗惋惜,這麼年輕、原來已經有家室了?真沒意思,難得出公差到著名的史蒂芬爾半島,怎能敗興而歸。

按下裝設在遮洋傘骨幹上的呼叫鈴,準備點一杯以熱帶果汁為基底的調酒來試試。一手托住裝飾的華麗鮮艷的杯子,克里希開始趕人。

「好啦,你也快回自己的崗位去吧,要記得,保安官們太過頻繁的直接聯絡,反而會被人懷疑,這對任務遂行將有妨礙....」最後的幾句話刻意壓低了音調,引得對方神色一凜,連忙點頭稱是,離開自己的身旁。

遠方的沙灘傳來一陣陣小孩子尖聲歡笑的聲音,玩在一起的兩名孩童有著更勝夏日光芒的燦爛。那是米達麥亞幾乎無法直視的光芒。

「呐、艾芳,那個和菲利克斯玩在一起的,到底是誰呀?」

瞇起了灰藍的眼珠,感嘆的音調裡有著迷惘的色彩。

菲利克斯與亞歷克這樣玩耍的樣子,米達麥亞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亞歷克大叫著意味不明的言詞(格鬥技的招式名),和菲利克斯互相扯著手腳想要絆倒對方,卻雙雙跌在沙灘上,然後被接著撲上來的浪潮打的一身狼狽。但是兩個孩子一點都不介意,反而開懷地大笑。

那樣的笑容,不是他看習慣的、覲見時展現的、有禮而溫和的微笑,也不是他去接兒子回家時,亞歷克輕揮小手和兒子道再見時的笑容。

現在燒灼在米達麥亞視界裡的,是小孩子玩到瘋時,最直接最單純的表現。

「親愛的,那是亞歷克、大公殿下啊!」

本想直接用自己熟悉的稱呼來回答、頓了一下之後,艾芳瑟琳還是選擇在丈夫面前,使用一般人的普遍稱呼,並且儘量放低了音調。

「如果現在那個和菲利克斯鬧在一起,拼命尖叫的小孩是亞歷克大公的話,那麼,我以前每個禮拜在獅子之泉裡覲見的孩童,又是誰?」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大公也會像一般尋常人家的小孩一樣,一興奮就放聲尖叫。而且那音調還真不是普通的噪音,雖然自己兒子所發出的噪音程度一點也不輸給同伴.....眉間輕蹙,米達麥亞小聲的詢問斜躺在旁邊的妻子。

「吶,艾芳...」

「怎麼了?渥佛?」

「那個,菲利克斯在家裏,該不會一天到晚都像這樣製造噪音吧?」

突然間有種「父親失職」的罪惡感湧現。

他和妻子結婚時已在軍職,一年之間聚少離多,好不容易新帝國底定,雖然又發生了各種令人悲傷的事 件,但是局勢也總算漸漸平穩,才私下以為總算有時間好好補償家人,一年前,馬林道夫伯爵堅稱自己作為國務尚書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硬是辭了內閣裡的 職位,專心做「亞歷克大公的歐帕」去了。

作為第二代國務尚書的米達麥亞,即使在馬林道夫辭職前,就從希爾德那兒得知自己將為接班人,不能說全然沒有心理準備。但當他正式除役、接下尚書之職時,文官與武官的文化差異還是狠狠的衝擊了他的身心。

一年來,為了適應新的職務與新的人事關係,他每天都被龐大的工作量押著上下班、被全新的人事組織與全新的人際關係拖著無法正常回家享用晚餐。

對菲利克斯的管教,他經常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菲利克斯在家裏的表現,就他所能掌握的部份來說,還算是乖巧聽話的,因此,看到和亞歷克瘋鬧在一起的菲利克斯,米達麥亞一方面驚訝於亞歷克的另一面,也對菲利克斯的表現有種不熟識的陌生。

艾芳瑟琳掩嘴一笑,安慰著臉上早已寫著「我是個失職父親」而灰心喪志的米達麥亞。

「怎麼可能!?只有難得像今天這樣,可以盡情玩鬧的時候,才會這麼瘋。」

就像是所有瞭解自己小孩的母親一樣,對於小孩子一些看起來稀奇古怪的突發舉動,沒有道理可言的表現方式,艾芳瑟琳的聲調裡有著見怪不怪的沈穩。

「等一下兩個人玩累了,就知道要跑回來,要果汁要汽水了....」

就像占星師所預言般地準確,這句話還沒說完,菲利克斯和亞歷克便一前一後,鑽進了遮洋傘下的陰影,誇張的喘著氣,一邊要著飲料。

「媽....媽....有沒有喝的....呴....呵哈....累死我了....」

「我....我可以點....草莓雪泡嗎?呴....呼....艾芳姨....」

艾芳瑟琳愛憐的將菲利克斯早已濕透的過長前髮往後撥去,親暱的捧著他軟嫩的兩頰,感受小孩子稚嫩的膚觸。忍不住在額頭上「啵」了一下。

「想喝什麼呢?」一邊按下呼叫鈴,一邊問著。

無線電傳呼器響起接通的警示音。一陣公式化的人聲傳來。

「這裡是瑪哈海姆飯店海灘服務處,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服務的地方嗎?」

「檸檬蘇打!」菲利克斯大聲的朝著傳呼器點著飲料。

接著亞力克也依樣畫葫蘆,扯高了喉嚨大喊著「草莓雪泡!」

「一杯檸檬蘇打、一杯草莓雪泡,請問還有其他需要的東西嗎?」

艾芳看了看丈夫早已見底的啤酒杯,加了一句。

「再加一杯生啤酒。」

「謝謝,馬上為您送上。」

兩個小孩接過艾芳瑟琳遞過來的乾爽毛巾,抹著頭上、身上的水滴。並裹上防止身體受寒

的毛巾料披風。

「大公...」米達麥亞打量著和在皇宮裡表現全然不一樣的亞歷克。關心著問道。

「呃...您還好吧?大海有趣嗎?」因為距離遙遠,他只依稀看到亞歷克那拙劣但至少還不至於溺水的泳姿。不知道自己兒子那樣粗略的教法到底發揮了多少作用。

亞歷克胡亂的擦著頭,掩不住興奮的回答。

「嗯!海裡好好玩喔!米達...菲尼的爸爸。」

不好不好,差一點又要說成「米達麥亞元帥」了,亞力克記起威爾那中校的「出外守則」

裡,有這麼一條:不要必要時刻,儘量避免使用職稱。

帝國就這麼幾名元帥,雖然米達麥亞戴上了太陽眼鏡,不過應該還是很好認的吧。

一邊曲著手指數著,一邊回想方才在海中看得到的多種生物。

「我看到好多魚!有各種神仙魚、小丑魚、孔雀魚、鯛魚、紅目鰱....還有啊,海底有好多好多東西喔...」亞歷克如數家珍般、紅著臉蛋一股腦兒的朝著米達麥亞與艾芳瑟琳報告著。

接過飯店人員送過來的飲料,他就著吸管啜飲了一口,又繼續他興奮到幾乎語無倫次的心得報告。

「然後啊,我看到有兩種海星喔!藍色的和紅色的,還有啊,那些魚真的是會吃珊瑚礁上面的微生物耶,我看到一隻火箭蝶魚就在我面前,在珊瑚上啄啄喔!」

米達麥亞笑著聽亞力克吱吱喳喳的心得報告,手舞足蹈的樣子。他想,看起來大公真的是很高興的樣子,能夠帶他來海邊還真是來對了。

原本被算計的不滿在此時早就煙消雲散。他舉起透明的啤酒杯,仰頭飲下清涼的液體。

「還有啊!!海蛇真的是這~~樣在海中游的說!」

舉起被曬的略為發紅的手臂,亞力克學著海蛇的動作抖動著手臂,一邊筆劃著。

「噗!!您!!您說有海蛇?」

「什麼!你怎麼沒叫我去看!」

同樣擁有米達麥亞姓氏的兩個人,對於亞歷克的話語,有著截然不同的反應。

米達麥亞喉頭一緊,喝下去的啤酒嗆了出來,他趕忙直起身,審慎打量亞歷克周身,暗自嘆了口氣,似乎真的只是「看到」而已。

而菲利克斯就不同於父親的反應了,他萬分懊悔的跟小他一歲的有人確定看到海蛇的時間和地點,最後「嘖」了一聲,惋惜著自己當時游太遠沒來得及看到。

唏嚕嚕的,菲利克斯將杯底最後一滴液體吸完。

「好!我再去游一圈了!」

便迫不及待的丟下毛巾站起身。一看到菲利克斯要走,亞歷克也趕緊大口大口的將剩下的草莓雪泡灌下。「我也要去……」口中嚼著碎冰,含混不清地應著。

扯下套在身上的毛巾披風,眼看兩人又要往大海撲去,米達麥亞連忙喊道。「等等!」

開玩笑,在有海蛇出沒的海濱玩耍,這樣不是太危險了嗎?

事關亞力克大公的安危,米達麥亞一時之間也忘了基礎海洋生物學裡的教導;海蛇、海鰻之類的生物,只要人類不去挑撥,對方也不會發動攻擊。

菲利克斯與亞歷克在米達麥亞的出聲喝止下停住了腳步,但是,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米達麥亞傻了,他很清楚如果只是以「有海蛇」這種理由禁止他們在下海玩,大概這兩個小鬼會怨恨死他吧,但是帝國大公的安全又該如何保障呢?

「怎麼啦?老爸?」菲利克斯歪著頭湊上前來問。

不等米達麥亞還在煩惱該如何開口,艾芳瑟琳接著說道。

「你們兩個都要再塗一次防曬。」招招手,示意兩人坐下。

發出了一聲不情願的哀鳴,菲利克斯嘟著嘴坐下,亞歷克也只好乖乖坐在菲利克斯身前,再次形成三人一排的奇妙景象。

朝著丈夫暗示性的點了下頭,艾芳拿出預備的防曬乳液,倒了大量的乳液在掌中,分給菲利克斯,再將剩下的部份塗在菲利克斯的背上。

趁著兩個小孩重新為自己背部上保護層的時候,米達麥亞趕緊起身,聯絡負責亞歷克個人安全的威爾那中校。

過了兩分鐘,接到上司的直接命令,克里希和另一名同僚舒伯爾都換上泳衣,手上也都多了一套浮潛用具。舒伯爾先行下水待機,而克里希接到的任務則是在大公下水之後,「不著痕跡」的「就近保護」。

垂頭喪氣的克里希嘴裡一邊嘟囔著,一邊開始起身作柔軟操與檢查器材。

「真是的,還以為在岸上不要弄丟人就好了,誰知道竟然要下海跟哨!?果然菜鳥不管在哪裡都是被使喚的命....」

不過是海蛇罷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克里希不能了解長官那近似歇斯底里的反應。

「什麼叫有害生物一看到就要撲殺啊,又不是會吃人的鯊魚,緊張個什麼勁啊!搞不好等一下還有水母出現呢!」

不著痕跡的扭動腰身,鬆動筋骨,順便以眼角餘光確認後方的遮洋傘下,菲利克斯與亞歷克的身影,一看,卻險些笑岔了氣。

「哈!那是兩隻猴兒抓跳蚤嗎?」

不成不成,這可是大不敬!

為了能夠持續保有對「亞歷克大公」的敬意,克里希決定把視線收回、專注於眼前的沙地上。

而,總算是在背上密密實實塗上第二次保護層,菲利克斯和亞歷克再次以賽跑般的速度、掠過克里希的海灘遮洋傘旁,筆直地衝向大海。

無奈的戴上蛙鏡,甩甩手腳,克里希在心中默數到5才跟著踏出腳步。

有了一開始的經驗,第二次下海浮潛的亞力克比一開始熟練多了,他先拎著蛙鞋走進海中,直到海水高過腰身,才在海裡穿起蛙鞋,左腳一踢,便順著退潮乘浪而去。

兩人低著頭,就著飄蕩如搖籃般的浪潮韻律,讓身子隨意流動,觀察海底的世界。染上湛藍顏色的海中,各式各樣的魚群與海葵、海草搖曳在蕩漾水波中,對兩人來說是百看不膩的美妙景色。雖然嘴裡咬著通氣管,當亞歷克發現兩人左下方散發著藍紫色的海葵時,他還是努力筆劃、興奮的發出「唔唔!!」的聲音,試圖引起菲利克斯的注意。

海水是能傳遞聲波的,尤其又是在相聚不遠的距離內,菲利克斯立刻轉過身子,當他看到友人指給他看的奇景時,不由得豎起大拇指,稱讚同伴的告知。

克里希看到的,就是兩個小鬼在海中漂來盪去,海底觀光似的,一碰到新奇的魚兒或是少見的奇形珊瑚礁便爭先指給對方看的景象。

他悠閒地踢著水,在距離兩人不遠處守護,看來是沒什麼大礙,他想著。

不過,大公還真是難得的大膽不怕事哪,以第一次游泳的人來說,他算是表現的相當好了,雖然浮上海面換氣時還是不熟練,可也是值得鼓勵與嘉獎的了。他以為所有的小孩第一次接觸游泳的時候,都該像他的小姪子一樣,先哭鬧個三十分鐘,尖叫個十分鐘才能克服心理障礙。

什麼事都有例外的可能!在水中翻轉過身,往前踢著水,克里希以後退的方式拉開與保護標的的距離。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