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へ行こう 2


七歲的夏天 第一次的大海 2

一行人浩浩蕩蕩,就這麼來到了費沙行星位於亞熱帶與熱帶交界的著名度假區,史蒂芬爾半島。

 

乾燥行星的費沙為了能滿足聚集在此人們對地球自然的需求,硬是以人工方式改變地區氣候以及土質水質,造出了半人工循環式的的大型海水浴場渡假區,培植了各種生物以及地球熱帶植物。

半島南部的海域環繞著數量驚人的珊瑚礁群,淺海域聚集了眾多美麗的熱帶魚與生物,碧藍的海水清澄透明,雖然是有名的觀光地,但是每天定期的專員清掃維持了海灘與水質的清潔。


*(菲尼他們渡假的海邊~以沖繩為借景主題~)

即使是夏季熱門的時期,也不見人滿為患的擁擠紛擾,這是因為各度假旅館都安排好疏散人潮的夏季計劃,有限制的接受遊客預約,加上確實管理下的私人海灘,令來訪的遊客每個人都能享有一段悠閒的度假時光。

關掉電視的米達麥亞,看著一早來自己房裡請安與報告的皇宮保衛官,為了不給其他遊客帶來困擾和不必要的恐慌,每個人都換上了象徵夏日度假勝地的大花襯衫,寬大的半截短褲,口袋裡掛著太陽眼鏡,但,那軍人執勤時的氣氛卻是掩蓋不住的。反而在悠閒懶散的度假地裡顯得更加突兀可疑。

揉了揉有點發疼的太陽穴,米達麥亞想起自己的保安官們、在出發當天才得知亞力克大公同行的消息,每個人都驚得一附隨時要胃潰瘍倒下的樣子,也真難為他們了。

雖然說亞力克大公個人的人身安全由皇宮的保安官直接負責,但是這壓力還是無形的壓在每個人身上。

本次領隊的為威爾納中校,為皇宮警衛副總長,當然,他在人事上的資料是以「年假出遊」的名目離開職位幾天,在亞力克大公還無法公開露面之前,所有關於他的私下出遊護衛工作都只能以「機要任務」的方式來處理。

米達麥亞注意到六名保安官裡只有一名是最融入當地的渡假氣氛,可能是他的頭髮不像其他同僚一樣梳理整齊,也可能是因為他全身散發出來的氣氛輕鬆而不拘謹的關係吧。來不及詢問那人的名字與官階,威爾納中校便開始了綿密冗長的報告

無奈的聽完一板一眼的保安配置報告,米達麥亞點了點頭,囑咐道「都交由中校安排吧,只是要記得別打擾到其他遊客的遊興。」

穿著紅色茱萸花襯衫的威爾納中校謹慎的、向米達麥亞鞠了個躬,即使那場面實在不協調的可笑,但正因為所有人都再認真不過,反而沒有人笑得出來。隨後即領著五顏六色的部下退出房間。

站起身,米達麥亞走到鄰室,準備探看兩個小孩的準備情形。才一推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景象,令米達麥亞明知不妥,也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真是.....」

坐在床邊的化妝椅上,愛妻艾芳瑟琳正專心的在菲利克斯的背上塗抹防曬乳液,而立於艾芳瑟琳旁邊的菲利克斯身前則有盤坐在床上的亞力克,背轉過身讓好友幫忙在背上塗塗抹抹。

看起來就像是三隻猴子坐成一排在抓跳蚤的景象。

強硬的將笑意吞下肚子。米達麥亞問道。

「請問兩位小紳士何時能出發呢?」

亞力克一聽到米達麥的聲音便興奮的轉過身,「現在就出發吧!」

抓起游泳的道具就要跳下床。

「亞力~!菲尼快拉住他!」眼尖的艾芳連忙指揮兒子拉住就要衝出去的亞力克。

她指著亞力克的耳後,「菲尼,幫亞力塗一點在耳朵上,今天太陽大,容易曬傷。」

忠實的執行母親的指示,菲利克斯一手壓住蠢蠢欲動的亞力克,一手挖了防曬乳液就抹上亞力克圓潤的耳朵。

「耳殼的地方,對‧‧‧還有耳朵後面也要。」

一邊溫柔塗抹著乳液在兒子的耳朵周圍,一邊指示著菲利克斯的動作。

「乖乖別亂動啦!齊格飛!」左手拽著亞力克的手臂,菲利克斯一邊唸著,一邊略嫌粗暴的擦著耳廓的部份。

「可是會癢啊!」

心情早就巴不得立即飛出去玩水的亞力克扭動著身子,躲避著菲利克斯的手指。

「叫你不要動你是聽不懂啊!」話還沒說完便動手的菲利克斯,一掌拍在亞力克的背上,留下一個小小的紅印,和亞力克一向玩鬧慣的他沒有注意到父親那一閃即逝的惶恐。忙著將剩下的乳液塗在亞力克的左邊耳朵上。

而這時,艾芳也總算完成了手邊的工作,輕輕推了一下菲利克斯,她走到亞力克身邊,彎下腰笑著說,「再忍耐一下喔,亞力,不然到時候曬傷了會很難受的。」

「會怎麼樣?」

從來與「曬傷」、「凍傷」、甚至連「擦傷」都很少有經驗的亞力克睜著好奇的眼睛抬頭問著。

艾芳瑟琳笑著挽起奶油色的中長髮,隨意的用一支珍珠髮飾固定在腦後,一邊說道。

「嗯,這個嘛,首先會癢癢的,然後會脫皮,碰到稍微熱一點的水就會痛的睡不著喔。」

菲利克斯大功告成的報告母親,「媽媽,都好了!」

她嘉獎般的摸摸菲利克斯的頭,繼續解釋。

「有時候曬傷太嚴重的話,背部還會起水泡,連睡都沒辦法平躺喔!」

在「菲尼的媽媽」、「艾芳姨」面前,亞力克的乖順是足可比擬在安妮羅潔大公妃面前的。他懂事的點點頭,向艾芳瑟琳道謝,才揹起自己的行李,跟著菲利克斯走出房間。

看著自己的妻子與大公殿下宛若自家人般的互動,米達麥亞再一次打心底慶幸自己娶到了一位難能可貴的女性。

「辛苦妳了,艾芳。」

嬌小的艾芳瑟琳回看著自己的丈夫,輕笑著說「一點也不辛苦啊!」

自然的將手挽上丈夫的臂彎裡,悠閒的跟著兩個一馬當先的孩童身後,離開投宿的房間。

或許是要消除身邊人的擔心吧,她慢慢的走在菲利克斯他們身後,等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才說著

「大公殿下是個很可愛的孩子,有任性的地方、但不過份,對事情充滿好奇心,行動力也強,而且,他和菲尼的感情很好,即使一開始是出於我們的刻意湊合,但現在他們之間的感情已經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了。」早就不是我們可以插手改變的。

米達麥亞點了點頭,他能夠理解妻子這番話的用意,只是……

「我擔心的是,大公再怎麼說也是未來的皇帝……不!」

蜂蜜色的頭髮左右搖晃著。

「他已經是皇帝了,即使還未親政。」

視線追著轉眼間已經衝到電梯間的兩個孩童。米達麥亞喃喃的說道。

「現在菲利克斯以平輩的姿態對待大公,等他十歲、等他十五歲,等到大公親政之後,他又該如何調適,而且……

一咬牙,將接下去想說出的話語吞回肚裡,而且,等到羅嚴塔爾的事情再也瞞不住的時候,小時後的情誼能否繼續成為維繫兩人之後信賴關係的基礎?米達麥亞沒有把握。

右手輕輕的拍著丈夫勾住自己的臂膀,艾芳瑟琳表現出比丈夫還要豁達的神情。

「到那時候,也是菲尼與亞力兩個人要解決的事情,即使我們現在操心,也沒有什麼用,不是嗎?」

一出飯店,無畏強烈的刺眼日光,亞力克和菲利克斯歡呼了一聲,一前一後往海濱衝去,從未學習過游泳的亞力克一馬當先,踏在灼熱的白沙上,率先踩進不算清涼,帶點溫度的海水中,一個浪捲來,他感受著腳底的細沙隨著退後的浪流逝的奇妙感觸

不由得又往前踏了幾步,但一個不小心便摔進突然下沉的地方,還吃了一口海水,由後方趕到的菲利克斯不像父親臉色發白,一副立刻就要衝上前問候的舉動,反而語帶嘲笑的立於亞力克身後。

「哇哈,你小心點啊!怎麼就這麼簡單摔進水裡!?」

嘴裡「呸呸」的想將剩餘的鹹味給吐掉,亞力克沒有懼水的樣子,抹了抹臉,他興奮的與好友分享心得。

「菲尼!!海水真的是鹹的耶!!」

笑著回了句「廢話!」菲利克斯伸手拿掉黏在亞力克額頭上的海草碎屑。

「而且,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苦!!」這就是鹽要精製提煉的原因嗎?亞力克發表著「體驗」心得。

菲利克斯擺擺手,擺出「年長者」的架式,指示亞力克戴上潛用蛙鏡,把輔助圈套上亞力克的臂上,神氣的下達著命令

「好!你先練習一下換氣吧!」

他回想著自己在費沙接受游泳訓練時,教練教導的順序,一一重複給亞力克。

先適應臉部在水裡的感覺,抓住吐氣和吸氣的韻律。然後練習打水,之後是手部划水動作....

但是,由於在浪潮來去頻繁的海邊,亞力克的打水看不太出效果,菲利克斯皺了皺眉,嘖了一聲。決定把打水這部份的練習跳過,只提醒亞力克膝蓋不要彎曲太過。

藉由海水強大的浮力以及輔助圈的幫助,亞力克是不至於沉入水中的。

手部的滑水,訣竅方面菲利克斯自己也沒辦法好好傳授,非常籠統的下著指示:「就是划啦!」

對於菲利克斯無責任的教導,亞力克倒也有模有樣的划起水,雖然姿勢算不上標準,倒也達到「划水」最原始的目的:前進了。

一年幾乎有一半以上的日子都待在皇宮裡的亞力克,可以活動的範圍很小,但在皇宮裡,他看過各式各樣的影片與圖鑑,也曾在寬大的浴缸裡載浮載沉的戲水,他所缺少的,就只是身體上實際的體驗罷了。心理準備與相關知識,都早已輸入腦中。

故作老成的點點頭,菲利克斯在自己急著想要下海游上一圈的玩興催促下,只三十分鐘左右的急就章惡補,就宣布「好啦!基本的你都會了。」

說完套上自己的蛙鏡,走進海裡,「走吧!我們去游一下!」

在海中穿上蛙鞋,一個挺身,游了出去。

亞力克也急忙跟著套上蛙鞋,想要跟上。

但是第一次使用蛙鞋的關係,沒料到這樣的狀態不利於行走,他吃力的跨出一步,笨重的蛙鞋陷入柔軟的沙中,第二腳接著踏出時根本無法保持平衡,五體投地的,又再次跌進海水裡。

由經驗中記取教訓,這次亞力克學乖了,以手撐著海底的細沙,讓自己的身子順著海水浮起,雙腳筆直朝後,效仿海龜的姿勢,以匍伏姿態往海中前進,等海底的深度已經蓋過自己的下巴時,他大膽的放開雙手,往前延伸,海水的浮力便輕飄飄的托起他的身子,隨著浪潮而去,而這次,他可沒興奮到又要發表心得感想。

手忙腳亂的重複才剛學會的吐氣與換氣,一開始仍是因為不習慣的關係,小小吞了幾口鹹水,不過或許是天生膽大不畏新奇的天性使然,也或許是人類自胎兒時期的本能,亞力克一下子便適應了海中狀況,開始享受在海中優游的自在樂趣。

只是岸邊負責保安的幾名護衛,在看到大公那近乎『無謀』的大膽舉動之時,即使陽光普照氣溫炙熱,眾人也不禁嚇出一身冷汗。

其實在海裡游泳是簡單過一般泳池的,海水的浮力加上浪潮的推進,會給人一種「水底蛟龍」的錯覺許多年後,當亞力克正式開始學習游泳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還算是半隻旱鴨子,而大受打擊,不過,那也是許多年後的事情了

海水藍得如寶石般,長有綠色海草的地方則反射出祖母綠般的美麗色澤,深淺不一的海域造成海水的顏色有著多樣的變化

嘴裡咬著浮潛用的管子,睜大了雙眼,亞力克貪婪的觀察海底的世界。

十公尺深的海域清可見底,悠遊的魚群不畏遊客,穿梭在珊瑚礁與海葵、海草之間,尋覓著食物,有時也大方的直接享用潛水客帶來「孝敬用」的碎香腸。

暖風陣陣的迎面而來,夾雜著一點海潮的特有氣味,薰得人直想躺在日陰下打個盹,米達麥亞與愛妻就像一般的尋常觀光客一樣,悠閒的躺在巨大遮陽傘之下的躺椅,享受難得允許腦袋與身體休息的時光,目光偶爾往遠方飄送,確認兩個無懼直射日光輻射的黑髮小鬼所在位置。

亞力克臉上帶著遮光作用的墨黑色浮潛用蛙鏡,兩臂套著輔助環,染成黑色的髮絲因為方才在海裡游了一圈的關係早已溼透,浮貼在額頭與頸項上,他正在淺水域區埋頭玩耍,菲利克斯也帶著相同款式的蛙鏡,在距離亞力克不遠處專心一意收集著各種貝殼與碎珊瑚。

「菲尼菲尼!」將頭埋入海中觀察的亞力克抬起頭,喚著在不遠處的友人

「有魚耶」他指著自己面前不遠的一處珊瑚礁

「廢話!這裡是海,有魚是很正常的。」

菲利克斯瞇起眼,正專心比較兩個白色的小螺貝哪個形狀比較好

「菲尼菲尼!」

「又怎麼了!」

「你看,我找到貝殼了!」

興奮的把戰利品捧到友人面前

「有什麼了不起,你看我已經收集到了這麼多了!」一揮手,展示自己目前辛苦收集到的成果,整齊的排在身後的沙灘上,周圍還築起沙堆以顯示『地盤』所在

「菲尼菲尼!」

「又幹麻!?」

菲利克斯有點不耐煩的回應。他皺著眉頭。

真討厭,難得發現好漂亮的螺貝,結果裡面居然先住了寄居蟹,又不能把他趕出來

「你看!我抓到海蔘了!」

現寶似的捧著長條形狀,外觀無法令人恭維的黑色物體逼到友人面前

菲利克斯慘叫一聲,一把推開,他就是對這種無脊椎軟綿綿又噁心還偶爾得要吃進肚子裡的東西沒有辦法!

探知到菲利克斯音調裡的恐懼,亞力克就像是得到了強力的惡作劇玩具似的,笑彎了一雙美麗的杏眼,抓著那隻可憐的生物湊到菲利克斯面前,距離近到菲利克斯聞得到海蔘的海潮腥味,「菲尼~你看!我捉到海蔘了!」奄奄一息的海蔘擠出微弱的白汁,更是把菲利克斯嚇得臉色發白,一屁股坐進水裡。

彎下腰,取笑著友人的膽小,亞力克得意的笑著。

「菲尼?怎麼了!?你不會被海蔘嚇到了吧?」一邊說著,一邊惡質的將海蔘放到菲利克斯身邊。

「嗚哇!!齊格飛,你故意的,你絕對是故意的對吧!?快拿開,拿開啦!!」

「為什麼,梅菲爾說海蔘營養價值很高,是很棒的食材喔!今天晚上可以加菜了!」(PS已經快斃掉的海蔘是不能吃的,換一隻吧,大公殿下)

「齊格飛,你今天很欠揍喔!」菲利克斯額頭上青筋隱約可見,被友人取笑的滋味加上被抓到弱點的不甘,他的音調裡有著瀕臨極限的隱忍

「有嗎?給你海蔘。」一點都不畏懼友人怒氣的爆發,或者說根本樂在其中的亞力克以「不怕死」的頑皮面容,將手中的黑色長條物體逼到菲利克斯鼻頭

這種愛惡作劇的頑童個性在外公瑪林道夫伯爵,宮內省的人員眼底,與其母、當今攝政皇太后陛下希爾格德幼年時期的表現沒有一點肖似的地方,當然,沒有人會把這種個性聯想到他們偉大的、神聖的皇帝身上,也因此,難怪一些私人教師會將亞力克這種愛惡作劇的個性歸咎到菲利克斯身上了。

「嗚哇~~拿開!拿開啦!」

一個不小心踩進較深的凹處,菲利克斯跌進海水裡,苦澀的鹹水灌進了口鼻,嗆得他難受的咳了起來。

「亞歷山大.齊格飛~~~今天的萵苣沙拉,你別想我幫你吃!」

菲利克斯撂著在旁人聽來構不上威脅的狠話,牙關氣得打響。

「難得到了海邊,當然要吃海鮮囉!怎麼還會有萵苣沙拉呢?」

輕描淡寫的,亞力克回擊著。

「哼,有沒有還很難講,看我的超級閃光攻擊!」

話還沒完,便撈起一把海中沙連同海水一同潑向亞力克的胸前。

因為蛙鏡仍帶在臉上的關係,飛濺的沙子與海水都被擋下,不至於造成什麼傷害,有恃無恐的亞力克大喊一聲。

「啊~卑鄙小人!」

隨即回以一腳。

「看我的炫風回旋踢!」

勾起海底的沙子甩向菲利克斯。

「那有什麼了不起,看我的雙十字超級閃光攻擊!!」

「哼!小意思,看我的老虎艾爾岡式爆裂炫風劈!」

雖然招式的名稱一個比一個華麗冗長,兩個小孩子的動作卻漸趨單純,到最後,根本只是互相潑水罷了。

負責菲利克斯安全的隨扈憂心沖沖的觀望著,他低聲詢問離亞力克兩人最近的一個皇宮保安官。

「那個...」

皺起鼻頭,讓太陽眼鏡順勢滑落的克里希「嗯」了一聲。懶散的繼續躺在遮洋傘下。

「不用制止菲利克斯少爺嗎?」

才剛從士官學校畢業的克里希官拜少尉,交疊起修長的腿,他以一副「老鳥」的姿態悠閒地說。

「制止?幹什麼?你沒看過小孩子玩水嗎?」


六人護衛官

威爾那中校(原克斯拉舊屬Maximilian Wernher

上尉一人 雜魚甲

中尉兩人 雜魚乙、雜魚丙

少尉兩人

(克里希少尉:Felipe Kurlich20歲   舒伯爾少尉:Shubelu21歲)

 

 

 

つづ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