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爾哈拉哈啦哈啦part-2


引き続き、ヴァルハラでおしゃべり パート2 をご覧でください。

請繼續觀賞

瓦爾哈拉哈拉哈拉 part 2

「對不起,我在您面前說了大話。」

亞力克滿臉撐起尷尬的笑容,一副坦白直述的樣子,向一頭紅棕髮色的巴爾特.吉爾菲艾斯道著歉。


吉爾菲艾斯湛藍的雙眼裡沒有驚慌也沒有恐懼,他指著顯現塵世的展望台所映出的影像。

「您看....」

「哼!到底是誰的兒子!?你倒是比我清楚啊」繼續堅持而沒有撤下戰線的意思,金色的長髮隨著脖子的扭動飄向一邊。

「我記得....」暖暖的藍色盈滿著笑意,他有無限的時間可以承受金髮天使的撒賴,因此比以前更顯得從容不迫。

「萊因哈特大人曾許諾過,您所有的任何東西,無論是財富、功名、地位,都願意分我一半…」微笑著提醒。

「是又如何?」萊因哈特完全不知道吉爾菲艾斯佈下的陷阱,一步便踏了進去。

「請問您願意與我分享的就只有物質性的東西嗎?您認為我想追求的是那種俗物嗎?」略為悲哀的神情浮上英俊的面容。

「當然不是,我擁有的全部!都與你分享,感動與快樂、悲傷與迷惘!就算是帝位,只要你還活著!我.....我甚至願意....」

修長的手指有力而堅定的堵住了萊因哈特的唇。

說這些,都只是令人徒增傷感罷了。

「那麼....自然!您的兒子有一半也是屬於我的」更何況那還是擅自借用了我的名字來命名不是嗎?

「我會了解小亞力的習性,也是很合理的。」給了萊因哈特一個看起來有點狡詐的微笑,吉爾菲艾斯愉快的導向結論。

「就算他不公開好了,但是!你怎麼可以拍下來!!」

太丟臉了,而且還一丟就丟到兒子那裡去!這可是侵犯個人隱私啊!!

「我當時可是抱著背水一戰的拼死決心,即便第二天您要立即處死我,或是將我撤離身邊,又或是……說您什麼都不記得了,我也打算全盤接受的。」

頓了頓,吉爾菲艾斯誠懇的。

「所以,至少,讓我私心留一點紀念,讓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就心滿意足了…」

「但是!萬一被姊姊…」亞力克如果把這件事透露給安妮羅潔知道,萊因哈特甚至不敢想像,那對安妮羅潔來說該是如何的打擊。

「我想…小亞力很清楚什麼事可以公開、什麼事不能公開的。」而且,吉爾菲艾斯不禁莞爾,其實,安妮羅潔早就知道了。

在三人之中,只有萊因哈特一直將安妮羅潔當成十四歲時的胞姊看待,十四歲的安妮羅潔,純真而甜美,是萊因哈特的姊姊也是萊因哈特的小媽媽,當弟弟犯錯的時候會伸出纖白的手指彈向額頭作為懲罰,皺起美麗的細眉輕聲責備。

但是安妮羅潔的聖潔即使沒有改 變,她卻不是一個停止成長的天使。觀察力、感受力都因為在宮廷裡的關係,一個眼神的轉換都逃不過安妮羅潔的眼底,為了自己的弟弟著想,她盡量過著不引起人 言的樸素生活,除非重大場合否則不出現在社交場中,不談人是非,極力做到人畜無害。雖然這樣的苦心仍是被不知隱忍為何物的萊因哈特給一一打碎。

他與安妮羅潔的約定,早在自己明白本心之時,便與安妮羅潔換過了。

R.C.485 五月

一如往常因為打勝仗的褒獎,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獲得了會見安妮羅潔的機會,金髮的年輕人頑皮的在草地上玩倒立、仰臥在草地上數白雲,而紅髮的年輕人略顯不安的神情,則逃不過安妮羅潔美麗的藍玉眼珠。

「齊格,聽說你也晉升了?恭喜你了。」

「謝謝,安妮羅潔小姐…」

自然的往階梯式大噴泉的方向移動,安妮羅潔知道,吉爾菲艾斯接下來想說的話是不願讓自己的弟弟聽到的。

「怎麼了…齊格…」

「安妮羅傑小姐,我,很抱歉無法遵守與您的約定了。」

「約定?」

「即使捨棄生命,我也想要保護萊因哈特大人」

以前,安妮羅傑將自己的弟弟囑託給紅髮少年的時候,他發誓將以性命相護,但卻被安妮羅傑阻止了,這樣是不行的,當時安妮羅傑如此溫婉而堅定地回覆。

「某一方為了另一方而犧牲的關係,是不會長久的,我希望你們能成為互相支持對方的存在、希望你們能一直維持著共有共享的關係」

「為什麼…」我希望你們兩個都好好的,都活著回來,而不是單方面的犧牲。

「因為,我是個自私的人,我希望,不是由我承受失去萊因哈特大人的痛苦,而是由萊因哈特大人來承受…」如果兩個人之中一定有一個人必須喪失性命,那麼他願意以一切代價來換取萊因哈特的生命,包括自己的性命。這是心甘情願的付出,無所謂犧牲。

「為了能夠成為萊因哈特大人所必要的存在,我會繼續努力、緊緊跟住他的每一步,但是真的到無法避免的時候……我寧願,自己是犧牲的那一方……」

吉爾非艾斯為了這個部份,向安妮羅傑致歉。

當時,安妮羅傑只是靜靜的看著吉爾菲艾斯,然後,悲哀的、淺淺的笑了,她說。

「齊格你,已經長大了呢…」那股認真決絕的眼神曾經環繞在自己身上,或者說,她曾經誤以為那是向著自己的。

輕輕的伸出手,紅髮青年的個頭已經過高,再也不是自己可以彎腰輕觸的程度了。安妮羅傑戴著絲絹手套的指尖梳理了一下吉爾菲艾斯的頭髮,溫柔一如往昔。

「萊因哈特就拜託你了,齊格。請你和他一起飛吧。」直到生命的盡頭。

「是的,我答應您,安妮羅潔小姐…」

「我…會在地上不斷的祈禱,希望你的私心決定,永遠都不會有到來的一天。」無論如何,還是請你和萊因哈特一同活下去。

不過,正如萊因哈特不敢在吉爾菲艾斯面前提起皇妃的由來一般,吉爾菲艾斯也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向萊因哈特坦白一切,所謂的真相,各自被藏在心中、小心翼翼的保存。

続き

One thought on “瓦爾哈拉哈啦哈啦part-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