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6


真実はいつも嘘より残酷 6

死命的盯著手中的平面影像,不敢置信的眼神像是炙熱的火焰燒灼著手中的物品,又希望能用強力的念力、迫使影像的構圖產生變化,但即使雙眸目光如電,非超能力者的亞力克,無論眨了幾次雙眼,結果還是不動如山,亞力克嘆了口氣,將手中的平面相片丟回桌上,頹喪的趴在混亂的書桌上,把頭埋在臂窩裡。

「這算什麼?」

長長地嘆了口氣,濃濃的不滿語調從臂窩裡隱約傳來。

影像中的被寫者只有一人,一位擁有濃密而豪奢金髮的年輕人正沉睡著,安詳的神情與微微向上的嘴角顯示著這人似乎正作著好夢,水藍色交織著綠色樹枝花紋的薄被蓋到那人的肩下,露出一抹白皙的肩,睡著的人兒側躺如嬰孩,略為蜷曲著身。整個構圖與畫面顯示著祥和與安穩,濃濃的幸福氛圍飄蕩著。

亞力克記起梅克林格元帥曾如此評論過立體影像不如平面影像的原因。

「平面影像是人類以靈魂之窗的眼睛,透過機械的界面去重新詮釋他所看到的一切,比起自動設定生成的立體影像更多了情感與意志的投入。」

整張圖像所散發出來的幸福感,就是所謂的拍攝者「情感與意志的投入」嗎?亞力克無奈的想著。

亞力克搔了搔兩天沒洗的頭,揚高音調、用力地對著書桌上重如百科全書般的日記以及夾在書頁裡的圖片吼著。「這算什麼!」一拳槌在略微老舊但被保持的很好的書桌上,懲罰自己似的。

「這算什麼!?犯罪現場的第一手證據照片?」自嘲的笑了一聲。

還是炫耀?紀念?

無論這張照片是以何種心態下被拍攝保存下來,已經永遠失去了確認當事人的心態的機會了。

「我兩天來沒命的查資料解密碼就是為了看這個嗎?」咕嚕~的一聲,提醒亞力克他已經超過40個小時沒有好好吃過一餐像樣的餐了。

重新將自己的腦袋擱回桌上,無力的低聲喃喃「好奇心會殺死貓....一步錯全盤皆錯,唉~」

把頭轉了一百八十度,撇向另一邊,位於閣樓的房間裡四散著書本與資料,還有好幾個凌亂拆了封的箱子。

眼神一黯、責備起自己來。

「不應該來奧丁的,我是笨蛋,不應該來奧丁的…不,追根究底的話,就是我不應該去文字叢林、翻開那本爛書的,那樣的話至少還可以當個幸福的傻子而不是知道真相的笨蛋。」

梅菲爾一天到晚掛在嘴邊的,非禮勿視。

這下子還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了…他哀怨的在心中反省著。

#  #  #

花了兩天,沒有好好用餐也沒好好休息,埋頭在各式資料中找尋可用的資訊,好不容易解開了密碼,亞力克少年興奮的以貪婪的心情不斷啃蝕著頁面的紀錄文字,但這畢竟是他人的日記,有些紀錄是只有當事者才知道意義的,也有些紀錄是只對當事者有意義的,因此要全部掌握日記裡所記載的內容,對亞力克來說還是有經驗上的困難。

幼校的部分他到最後也沒來得及一一看完,貪快地、他翻動著整本日記,發現到許多頁面裡或多或少都夾著一些紙片或是平面影像。

而令他驚喜的是,這些夾著影像的部分多半都附有吉爾菲艾斯對相片中人物的評價,簡單分析經歷、人格,對銀河帝國的想法,還有,最重要的是,此人能否為萊因哈特所用,以及,該用於何處等,有好幾張面孔都是亞力克熟悉的。

「作為一個副官來說,吉爾菲艾斯叔叔的能力真是太強了....萬一習慣了這個人的輔佐,怎麼可能還忍受得了其他的庸才啊....」笑著搖了搖頭。

亞力克不自覺的發出了和自己父親同樣的感想,或許,這樣的結果與其說是基因的遺傳,倒不如說是吉爾菲艾斯的能力、是足以令所有人都不得不給予同樣水準的評價。

例如帝國曆483年的六月,吉爾菲艾斯在日記裡紀錄了新的人事命令以及對萊因哈特副官的評價。

亞力克一看到影像中的人物,不由得「阿哈!」一笑。

「這不是瓦列元帥嗎?天啊───!!怎麼和現在沒多少差別啊!?哈哈哈哈...難怪尤利伍斯一天到晚說他爸是天生老人臉,二十幾歲就是這樣的面容……還好人的年齡會增長……元帥還是年紀大一點比較好看呢!」這就是所謂的『年齡與經驗』的累積才能顯得相應的姿態風範嗎?

R.C.483.06.20

新人事命令下來,因為上次依謝爾倫攻防戰的功績,他昇為中校,從驅逐艦艦長轉任巡航艦艦長。我則升為中尉。

艦名是古代童話中的勉人努力進取的主角,醜小鴨。他對於這樣的命名似乎頗有微詞,我倒是認為這該是艘,能為他未來開拓出一道好運的巡航艦。雖然出自好意的感想又被他嘲笑了一番。

「嗯,的確是艘好運的艦名…」這簡直就是在暗示那個人之後獲賜伯倫希爾,是醜小鴨變天鵝一般哪!

渾身通白瑩亮的伯倫希爾,又被人稱為「虛空的貴婦」或是「戰場上的白色巨鳥」,在戰場上亮眼的程度,唯有被稱之為「紅玉」的巴爾巴洛沙稍微可與之分庭抗禮。

亞力克已經記不清他第一次聽到有關伯倫希爾的事蹟是在幾歲了,自他有記憶裡來,那純白到可稱之為刺眼的帝國軍總旗艦、就像軍旗有翼黃金獅旗一般,是米達麥亞元帥、瓦列元帥、繆拉叔叔們口中不斷傳頌的「帝國軍的象徵」。也是至高無上的榮譽表徵。

如果撇開「伯倫希爾」附加的各種額外意涵不談,亞力克也是喜愛那艘美麗的戰艦的。流線型的設計令人愛不釋手,在他的遊戲間裡,就展示著一艘兩千分之一的模型。

亞力克移動視線,快速的掃描接下來吉爾菲艾斯對於六月的機密奪還任務所作的描述,以及之後對於瓦列的評論。

R.C.483.06.22

這次因為與他位階的差距無法繼續擔任副官之職,在他的授意之下就任保安主任。副官則啟用人事部派任而來的奧古斯特.札姆耶.瓦列。意外的是個值得期待的人才。

此人個性穩重,雖然稍微欠缺了點獨創性,但是如果以艦隊指揮官的資質來看,不論是補給或是擔任中鋒都能有令人安心的表現吧,硬要說有不適合的位置,大概就是前鋒頭陣吧。

據說已有交往多年的女友,每個禮拜一封的書信往來似乎是他的生命支柱,是一個對感情能夠忠實堅持的人。

「天哪~連這種私人資料都查得到!吉爾菲艾斯叔叔如果當時出生於費沙的話,肯定是出色的情報頭子!」笑著將平面影像給夾回紙頁中,繼續翻著厚重的日記。

然後,翻了幾頁,又是一張夾在紙張中的平面影像,抽出一看,「咻~」的一聲,亞力克吹出響亮的長口哨。

「天哪~~繆拉叔叔!!!」

照片中的人物有著端整的面容,因為是直接從軍方人事單位翻拍過來的吧,解析度有點低,但是也夠清楚供人便認了。

「好青春...噗!」相片中的繆拉臉上還帶著稚氣,由軍服上的徽章來看,還是少尉階級吧。不過也有可能是士官學校畢業時的大頭照,亞力克夾著不到巴掌大的照片左右翻轉,看著日記裡簡短的介紹。

費沙駐留武官,奈特哈特.繆拉。六月的機密任務多虧了他從中協調幫忙,尤其是傳遞情報的縝密與事後補給的聯絡方式,現在或許還言之過早,但是個值得期待的人。有種優等生的習氣在,但又不致於落入書呆式作風。

他也評「再多磨練幾年,先記住他的名字吧。現在他還太年輕了。」

看到這裡的紀錄,亞力克不禁失笑,即使繆拉當時再年輕,也比他父親大上幾歲吧。

「果然夠自大!」不禁搖頭一陣苦笑。

他知道,在過去高登巴姆(黃金樹)王朝時代,萊因哈特的行事作風總是招致各方的攻擊,例如「驕傲的金髮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靠女人的裙子升官」...

雖然這些攻擊多半是來自嫉妒、歧視、偏見而來,但是,亞力克想著,即使不是百分之五十,大概也有百分之十是來自那個人不好相處、辛辣、且眼高於頂的個性吧。

「到底是誰太年輕啊...真是!」舌尖彈了一聲響。

亞力克將擁有沙色頭髮的年輕人的照片夾回原處,連續翻到了兩個認識的人物,亞力克改變瀏覽的方針,專門去翻看夾有額外紙張的書頁。

「接下來還有誰呢...呵呵...」亞力克興奮的自言自語起來。

「至少七元帥都會出場吧…不知道吉爾菲艾斯叔叔怎麼評這些人…嗯…舒坦梅茲元帥應該也會有吧,啦啦啦…」整個情緒立刻進入飛揚的八卦心態,亞力克幾乎要哼起小曲了。

將厚重的日記一邊立起,快速翻找著有夾頁的部份,突然,一張比方才兩張照片都要略大的照片又出現了。

習慣性的,亞力克隨即停下來,抽出一看.....

「!!」

原以為又是哪位提督年輕時的剪影,卻沒想到,看到的是自己父親全然放鬆的睡顏,那樣的安祥神情,無論在任何肖像、雕像、立體影像、紀錄片裡都不曾出現過。

甚至,亞力克懷疑這世上除了自己的姑姑之外,還有誰能一睹有翼黃金獅收起羽翅的休憩模樣.....

「穆妲(媽媽)她....」看過嗎?

不敢想,也不願去揣測。

十年日記的手寫字體溫柔而工整,反映著擁有者的人格。目前攤開的書頁上除了夾著那張令亞力克頹喪不已的圖像外,還有幾行字,較之其他日期裡所記錄的文字量,這一天的記載算是少的了。

R.C.486.11.18

今天,我獨佔了全世界的幸福。如果這份幸福是夢的話,我情願這個美夢永遠都不要醒....

亞力克爬梳著前額的劉海,煩躁的,將視線移到書桌上的透明封殼。

堆積了各式書籍與資料的桌上,隨意擺放著一個類似保護封殼的透明物體。裡面夾層透過午後的陽光,折射出詭異的色彩,那是濃度極高的傑弗粒子,防護殼的四角裝著小型的雷射光生成器,只要有外力想要強行破壞防護殼、雷射就會以簡單的機械式的方式被啟動生成,將整本書炸成粉末,以物理方式制御著整個裝置的是再古老不過的密碼鎖,一組文字和一組數字,簡單而忠實的保護著日記超過十年以上的歲月。

「哼.....想來,這個危險的點火器就是為了這張影像吧....」

而實際上,亞力克的推測是正確的,只要再翻一頁,他就可以看到吉爾菲艾斯在回到奧丁之後,如何苦心的去定製了這樣一個危險而激烈的保護殼,只為了鎖住這一瞬間,那是他心中永恆不可磨滅的幸福。

「啊啊啊啊~~~」拖長了尾音以大吼的方式發洩情緒之後,亞力克用力的搔了搔頭站起身。

「總之!我要先洗頭洗澡還有吃東西!」再看了一眼影像,「嘖」了一聲,將之收回原來收藏的夾頁,然後把厚重的日記重新蓋上,收進封殼,再將密碼鎖歸零。

努力的伸了個大懶腰,讓僵硬已久的脊椎骨重新活絡,順口打了個大哈欠,「其他的…等我吃飽了睡足了之後再煩惱吧…」

敏捷的跨過散亂一地的資料、書籍、紙張,亞力克打開房門,一邊往樓下喊著,一邊隨手將房門給關上後下樓。

「麗妲伯母~還有牛肉濃湯嗎?巴爾特伯父~跟你說喔!那本日記....」

待續

瓦爾哈拉哈啦哈啦 PART1

然後,又是一張夾在紙張中的平面影像,亞力克習慣性的停下來,抽出一看.....原以為又是哪位提督的年輕時剪影,卻沒想到,看到的是自己父親全然放鬆的睡顏。

那樣的安祥神情,無論在任何肖像、立體影像、紀錄片裡都不曾出現過......

「嗶!嗶!嗶~~~~~~」

身在瓦爾哈拉守護著全銀河、無論如何不願去重新投胎的、新銀河帝國首任皇帝──萊因哈特,正以非常沒有氣質、毫無優雅可言的姿態猛吹著警備用哨鈴。

「給我停!!不准看!!」

氣的暴跳如雷,萊因哈特努力的想要以各種方法,逼迫自己的兒子放下照片,或是瞬間眼盲,但總歸一句,成為靈體狀態的萊因哈特不過就是意志的集合體罷了,對塵世的干涉效果自然為零。

成為靈體之後沒有選擇立即轉生,暫時觀望塵世的萊因哈特,在徹底了解自己已經無任何方法足以干涉俗世之後,將他滿腔的怒火轉向身旁的人。

「吉爾菲艾斯!!!」

「是,萊因哈特大人....」

微笑的承受了金髮天使的怒火,現在的他可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天使了。

「看你幹的好事!!!」怒氣使得萊因哈特全身發著顫,攅緊了雙拳,瑰色的紅霞布滿了白皙的臉蛋。

「非常抱歉...」但是雲淡風輕的樣子,一點都無法令金髮的天使感到對方有抱歉的意思。

「你什麼時候拍的照片!?居然!居然還夾到日記裡!!」可惡!太失策了!沒想到吉爾菲艾斯居然還留了一手。

從亞力克解開密碼之後,萊因哈特的心就被吊的老高。

當他聽到自己兒子對自己的冷潮熱諷;什麼「孩子氣」、什麼「自大」時,他已經氣到臉色脹成豬肝色,在瓦爾哈拉揮舞著雙拳對著兒子罵個不停了。

「不肖子!!你有沒有公德心啊!!居然隨便看別人的日記!給我住手!不准再看了~~~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可惡!!吉爾菲艾斯。都是你!!」

沒事寫什麼日記,居然還真的持續了十年,過分。

「我可是忠實的遵守著與萊因哈特大人的約定,十年後打算把日記交給您的,豈知....」

眼神一黯,是的,他並不想就這樣與萊因哈特結束,誰知道慘劇會發生的這麼突然,叫人措手不及!?

「.............」萊因哈特自知理虧,下唇一咬,便再說不出話來。

但是,坦率的承認自己的錯就不是萊因哈特了,他撇過頭,頓了一會,又繼續抱怨。

「這小子如果鐵了心把日記公開的話…………..」

那我一世英名不就毀了!!賴床、耍賴、撒嬌、無理取鬧、吃醋.....

不行不行!!努力的晃了晃閃耀的豪華金髮,浮現於其上的天使光圈穩穩的與頭顱保持5公分的差距。

「所以還是你不好!」無賴的把結果又推回吉爾菲艾斯身上。

「請放心,小亞力不是那樣的人.....」請對自己的兒子有點信心吧,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溫和的,將修長有力的手指往塵世一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