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5.6


所以,是那個人討厭而又有能力造成危機的,那麼至少是握有權利、或是背後有人支持的。亞力克如此推論,但即便如此,可疑份子也太多了!他再次無力的垂下一頭亂髮。


最後,亞力克抱著半放棄的心態,詢了四八零到四九零年代幾個宮中的名女人,一個個文字上看起來大同小異的人名不斷掠過眼前,雜夾著尚未理清的思緒亞力克一邊隨著文字變動而瀏覽、一邊猜想著,夫人………會不會是指布朗胥百克或是立典亥姆、立典拉德等大貴族的妻子呢?

不,他迅速的否定了這個想法。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至於會被單獨提出,此人搞不好是和瑪格姐姐一樣,擁有爵位的未婚女性也不定,還必須是有能力造成禍害的地步………

「萵苣危機解除………會這麼紀錄表示,這個夫人是曾經造成了一些危機吧………

亞力克隨意的將目光掃向當時皇帝的幾名寵妃,名單上有個亞力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格留尼華格伯爵夫人─安妮羅潔。

看到這個稱號與名字,亞力克突然靈光乍現、宛如劃破腦中的灰暗,直到思考中樞。

少年猛地一拍桌,興奮的大叫。

「是啦!所謂的危機,除了針對那個人自身外,針對安妮姑姑的危險對他們來也是危機!」

因此,所謂的萵苣夫人,應該就是在安妮姑姑出現後失勢的───培尼明根夫人。

這麼的話,Y將對T不利,這個意思是把夫人的名稱省略,也就應該是指『培尼明根夫人』將對『格林華德夫人』不利的意思。

縮寫來看的話……亞力克不禁興奮的自言自語起來.

「B為Y而G為T的話,那麼就代表A為Z而M為N!!」

為求保險起見,亞力克飛快的運用這套規則證了一下分在軍務之下的細則,隨便翻出一條,套用了規則之後的解讀為:

「憲兵系統的改善」

憲兵系統有其存在的必要,必須由部以及上層同時加以改善之,目前理想人選────

伍爾利希‧克斯拉

「賓果!!」

亞力克興奮的跳了起來,雀躍的情緒鼓動著他的心臟,激動到連自己的心跳聲都彷彿清晰可聞似的。一手按住不斷上下起伏的胸腔,右手一個一個以指尖在文字盤上轉動排列。

ANNEROSE

套用密碼之後就是

ZMMVILHV

仔細而小心的確認,亞力克排出了八碼文字。

沒有動靜。

「為什麼!!!!!」這次對沒有問題才對!為什麼!!??

亞力克無法理解,難道還有另一套密碼?又或者是關鍵字不是安妮姑姑的名字?

重新確定了一次自己組合後的文字是否依照順序無誤,但是,仍然毫無動靜。接著,一開始試過的幾個他預先想到的名詞,在套用了密碼編排後仍然毫無動靜。

喪的倒進座椅裡,亞力克覺得頭皮劇烈的發癢起來,煩悶的搔了搔,接著又用力甩了甩頭。

在心底有個聲音提醒著他。

你還有一個名詞沒有試……

但是他卻刻意去忽略那個聲音那個名詞,一種莫名的情緒或是感覺在最深層的意識裡不停的喊著停。

『繼續的話,你會後悔的。一定會後悔的。』

但是,卻有另一邊的聲音告訴他『世界上大多數的人、比起為了自己的行動而後悔,更多的人是為了自己沒有行動而後悔!』

纖長優美的手指用力的握緊為拳,深深的扎進自己的手掌側。亞力克深深吸了一口氣。對自己道,「都到了這個地步,難道你要因為區區的不安感而半途而廢嗎?」

就算關鍵字真的是Reinhard,那又怎麼樣!!


「好!試就試吧!!」

IVRMSZIW

當亞力克將八個文字排列妥當之後,十七年都不曾運轉過的機械裝置忠實的動了。兩個雷射生成器的安全裝置──緣器動了。

汗,從亞力克的額角緩緩流下,劃過他美好的臉龐。

解開了一半的密碼,另一半要推測就比較容易了,只是,事態果然如亞力克所預感,他將為了自己的行動而後悔。

將混亂的心緒透過幾個深呼吸穩定後,亞力克將雜念、不信、不安都暫時排除,專心於思索數字碼可能的組合。

「對兩個人,或是對吉爾菲艾斯叔叔來是與那個人相關聯的數字,應該就是日期不會有錯……但是,不是自己或是對方的生日,也不是兩個人共有的紀念日,畢業、入學、第一次出任務、甚至也不是酒鬼皇帝的忌日

那還會是什麼?他遺漏了什麼?

「話回來,這兩個人如果沒有見面的話,對彼此會不會都是好事一樁呢……呵呵」亞力克喃喃的發表著感想。

的時候,兩個人,不,應該是三個人相識了,從此之後三個人的命運就被絞在一起了………

!?

「對了!」

亞力克趕忙拿出電子記事本,切換到連線詢模式,飛快的鍵入一串認證密碼之後,詢著一棟房子的權轉移經過,地址,就是自己從窗看出去就可一目瞭然的隔壁。

「有了!47738日轉為塞巴斯丁‧馮‧繆傑爾名下。」

4770308

「不對?」為什麼?

對了!權的移轉不等於搬家當天,搬家當天也不等於當天就見面!

4770309

沒有動靜!亞力克啐了一聲「我就不信!」手指又把數字盤往後扳了一碼

4770310


動了!


書背部分的封殼自動的彈開,亞力克顫抖著雙手,不,其實現在他全身都因為過度的激動而發著顫。


將整個殼子反過來立起,裡面的日記便緩緩的滑了出來。


亞力克甚至忘了要把保護殼移到安全的地方,他漫不經心,隨手將封殼擱在書桌上一角。因為現在佔據他所有心神的,除了手上這本厚重的日記外,再也沒有別的了。


困難的吞嚥著口水,緩慢的,翻開了封皮。紙頁因為太久沒有接觸外面的空氣,隱隱約約發出沙沙的微弱聲響,但是容本身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清晰的墨跡、略帶稚氣而工整的字跡。一筆一劃的。


R.C.478.01.01

過了年,為了紀念我們終於平安熬到過完年。買了一本十年日記。

和萊因哈特互相約定要在十年後互相交換,十年後,我們會在哪裡,做什麼呢?

我想像不出來,不過,萊因哈特很認真的,十年後必定將姐姐給搶回來

我覺得十年有點不可能,不過,他的氣勢讓我相信,也許真的有可能吧!


NEXT

日記總算現身了

辛苦了小亞力~~~摸摸頭~~~~

接下來會有一長段都是回顧過去

擔任時空解員與替作者發表感想的還是辛苦的小亞力

總算龜速爬到重點了


力ある者、我を畏れ

力なき者、我を求め

目録へ戻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